第112章 火中记忆

  • 驱灵二三事
  • 丹西
  • 2243字
  • 2020-09-26 19:43:43

“大人你知道……来堕落街,没人会去问你是谁,又来自哪里……黑有沙没有必要骗你,那个……米隆,他很早之前就在堕落山了,比您早很多,你知道吼吼酒馆吗?”

“听说过。”野猫回到。

“您去吼吼酒馆打听打听,人们有什么不知道的都会去那儿的,在那儿你能听到来自于堕落山各个角落的信息,比我可有用多啦……嘶……好疼……大人您的爪好厉害……黑有沙感觉都快没命了,绝对不会欺骗您的!”

篝火晚会似乎已进入高潮,整齐的呐喊声和叫好声配合着节奏感极强的鼓点和清脆的柳管乐,这声音持续不断地涌入隧道中,黑有沙舔了舔嘴巴。

“大人,蛇女阿莎正围着篝火跳舞呢,还有小鹿们给她伴舞,大嘴鸟们在吹柳管,你听,外面都快疯了……阿莎,阿莎,阿莎……大人您听不到吗?”

火弦走神了,他的确被那音乐声吸引了,他感到有一股力量在自己的四肢冲撞,让他有种想要去奔驰的冲动。他甩了甩头,看到了黑有沙滴溜溜的小眼睛。

“吼——你又在打什么鬼主意!你还知道什么?快说!”黑猫吼道,踩着黑有沙的爪子也更用力了。

黑有沙的眼睛不再滴溜乱转,他又抖了起来。

“大……大人,饶了我吧……黑有沙知道很多,但有关米隆的就这么多了……您这么厉害,为何不直接找他问个清楚……”

黑猫直接忽了黑有沙一巴掌。同时松开了踩着的爪子。

“滚吧,你这鼠辈,以后胆敢再说谎,我一定吃了你!”

黑有沙连忙爬起身来,跌跌撞撞地冲到了门口,撞开门跑了出去,一离开门口他便化作一只大灰老鼠往隧道出口溜去。此刻隧道里又空了,但他却不敢大摇大摆地从正中走,他一路贴着墙根,胸脯上的伤口还在渗血,疼痛让他的行动变得迟缓了一些。

豆油……一定要找到豆油……

鱼婆婆的魔法屋里也没人,黑有沙窜了进去,在鱼婆婆的箱子里翻找,它闻到了豆油的味道。它整个身体都没入了箱内的杂物中,他必须要快些找到豆油,它太痛了。

终于它碰到了那个熟悉的小瓶子,它伸出爪子抓住了它。

“豆油……”

接着它就被人拎了起来。

“该死的赖皮鼠,应该放火烧死你!天天来欺负我这快瞎眼的老太婆!让我看看你这次又偷了什么东西!”

矮小伛偻的鱼婆婆拎着黑有沙的尾巴,她扶起了眼镜,盯着手里的大老鼠看着。

看到了黑有沙胸脯上的伤口的时候,她似乎是吃了一惊,原是愤怒的脸也换上了同情的眼神,看上去似乎还有些心疼。

“嗯?”

她凑近黑有沙的胸脯闻了闻,然后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

“原来是他。”

黑有沙抱着装豆油的瓶子不肯撒手。一双绿豆般的小眼睛盯着老太婆看,虽然是尖嘴猴腮,但也有些可怜的样子。

鱼婆婆把它放在地上,黑有沙抱着豆油半站立着看着她。

“走吧,这次就放过你。”

黑有沙向鱼婆婆施了一礼,然后就抱着豆油转身离去。

黑有沙离开后鱼婆婆就在房间里来回踱步,然后她就看见一个高大的青年男子从门口经过,直往隧道外面而去。

鱼婆婆随即闩上门跟了出去。

平台上一片火光,仿佛一片光影与音乐汇聚狂舞的海洋,幻种们克服了普通种对火的恐惧,开始了对火的崇拜,火联系了野蛮与文明,唤起了他们内心深处最原始的渴望。

蛇女阿莎无论在堕落街还是堕落山都是最惹眼的存在,她身材纤长,曲线优美,于火光之中舞蹈,裙袖翻飞,衣袂之上的铃铛随着她的动作而疯狂作响,她的影子像蛇一样在人群中游动,无论男人还是女人都为她疯狂,大家齐声叫喊她的名字,她时而化作蛇形,时而又是美女的姿态,时而又是半人半蛇的模样。

堕落山的乐团老板带着他的团队在为蛇女伴奏,鼓点生生和着柳管清亮的声音,歌手将手环在嘴边,唱着不知名的歌曲。

“嗯呀咚咚!嗯呀——嗯呀——嗯咚咚吧!”

“阿莎!阿莎!阿莎!”

蛇女的周围是顶着鹿角的漂亮女孩,她们围成一圈绕着篝火舞蹈,火光映出她们的身形,总让人想起古老洞穴里的岩画。一曲终了她们就变为灵巧的小鹿跃入火中,最后消失不见。忽然间火中又跃出一尾金色的大鱼,火又成了金色的浪,大鱼消失于空中,金色的鱼接连跃出,飞快游向人群,其中有一条小鱼还直接游进了陈曦的身体。

于此同时,伴舞者又换做了身披彩羽的男男女女,他们虽然拖着长长的尾羽但动作却毫不笨拙,尾羽随着他们的动作扫过火焰,又扫过人群,有人情不自禁地伸出手去想要触摸,却发现那尾羽仿佛有了灵魂,灵活地闪避开了,舞者也察觉了人们的企图,只是转过头盯着那人,然后俏皮地眨一下眼睛。

人群自动汇成一股涡流绕着篝火旋转,无论是驱灵学院的游玩者还是忙碌了许久的堕落山原住民,大家都穿着一样的粗布衣服,互相簇拥着推搡着往前移动。时不时有幻种变为动物的样子,在他周围的人群便会爆发出一阵惊呼。

陈曦便是这样被淹没在人群中,他感觉自己像一个异类,一个从未见过世面之人,这篝火晚会俘获了他,幻种们兼具人类与动物的两种特征,篝火释放了他们的野性,也唤起了陈曦内心深处对于自然的渴望,起初还有些不好意思的他此刻也跟着人群喊叫起来,还有他身边的花蔓萝,一开始甚至都不好意思直视阿莎的身体,她现在正甩着自己的双臂,仿佛正在生长的藤条。

他们感到自己的体内有蓬勃的生命力呼之欲出,火光映出动物的姿态,映出大自然的模样,他们的双眼中是燃烧的火种。恍惚间陈曦仿佛看到一座青山,有碧绿的长满水草的河水自山脚流过,那水畔长着一棵枝干粗大的绿树,有细细的藤蔓攀绕着树干,藤蔓上开着细碎的小花。他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当他回过神来,眼前仍是那一片火光和人影,呐喊声音乐声仍在耳边,但又像隔了久远的距离。陈曦被人群簇拥着前进,他叫着阿莎的名字,好像在叫着一个过去的朋友和亲人,在热闹的的人群中他感到了心灵的颤动,这种感觉让他想要流泪,来到驱灵学院后他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存在,但他又感觉自己好像遗忘了什么非常重要的东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