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狩猎

  • 驱灵二三事
  • 丹西
  • 2528字
  • 2020-11-08 10:44:49

堕落街的隧道幽深而通达,原来宁静的隧道里此刻满是搬货的人群,他们正忙着将剩下的货品打包,将摊位上用过的桌椅抬回来标记放好。不时有人被踩到,又有人被推搡,咒骂声吵架声便如波浪一般此起彼伏。

不知道的人们或许以为这些野蛮的家伙下一秒就要抄家伙干起来,但其实这是他们的正常沟通方式。经常在咒骂两句后他们就哈哈大笑起来。火弦从平台上下来,在隧道里巡视,他穿过人群,跟几个店老板打了声招呼,但他并没有看到他要找的人。他经过管理委员会的门口,管理委员会的大厅已经变成了临时的化妆室和更衣室,里面已经塞满了盛装打扮的人,他们快速地走来走去,互相交谈沟通和整理着装,他们是在为等一会儿的篝火晚会做准备。

过了管理委员会的门口就是鱼婆婆的魔法屋,火弦往里看了一眼,有几个从驱灵学院过来的陌生面孔正在里面四处张望。过了鱼婆婆的魔法屋隧道里就安静下来了。火弦一边走着一边左右张望着。快到尽头时,他听到了含糊不清的咕哝声。靠着隧道内壁的凹陷处蜷缩着一个灰色的影子,那人完全没有察觉到火弦的存在。一靠近他,火弦就闻到了冲天的酒气。这个时间还在这儿醉醺醺躺着的,不用猜就知道这人是谁了。

“呃,没意思……没意思……”那人打了个嗝,“要喝酒…….来来来,都来喝……都来喝……”

火弦走过去踢了那人一脚。

“好你个蜂老二!到处都找不到你,原来在这儿偷懒呢!老板娘等会儿就过来,你可小点心吧!”

“老板娘?!”

那人好像忽然间醒了酒,他从地上跳起来,顾不上四处张望,直接朝隧道深处跑。火弦一把揪住他的衣领,用力把他甩到了出口的方向。

“跑反了,你个傻X!”

那人朝着出口的方向跑去,很快就消失在了人群中。

火弦则闪进了一旁的房内,那动作就像一只灵活的猫,悄无声息。他静静地贴着墙,隐在暗处,双眼只盯着门口的方向。

过了一会儿,火弦听到了脚步声,这脚步声很熟悉,时而快,时而慢,时而贴着墙快速移动,时而又停下来没有一丝声音。

火弦差不多可以想象他的样子,一定是左右张望着,猫着腰踮着脚尖,像他们这样的东西,永远都不知道胸怀坦荡是怎样的感觉,他们的肠子弯了几百道,肚子里是数不清的鬼心眼,对付他们彬彬有礼是毫无作用的,甚至是利爪都不能威胁到他们,这些人就是不见棺材不落泪的鼠辈。

那脚步声更近了,火弦听到他在闻空气中的味道,他的八字胡一定在轻轻颤动。他在门口犹豫。

火弦安静地待着,安静到连呼吸声都消失在空气中,这种狩猎的感觉很久都没有过了,他感到有一些兴奋,同时却又更加专注于听觉和触觉,他的眼睛变为了猫科动物的眼睛,黑色的瞳仁张到最大,他的脸上,手上悄无声息地长出了细细的绒毛,那绒毛在空中颤动,感受着空气的流动和温度。

正在这时,一个尖瘦的脑袋伸进了门内,这正是那位杂货老板黑有沙,他过来看他的宝贝。他似乎感到空中有什么不一样的东西,但又说不清楚,门口那冲天的酒气让他差点晕过去,现在闻什么都是一样的味道。他在门口张望,发现屋内没有其他人,虽然感觉有些不安,但他还是飞快地窜了进来。

就在他进来的一瞬间,他看到黑暗处有一个高大的身影朝他飞了出来,他暗叫不好,但已来不及躲闪,还未看清那人的样子,他便被掀翻在地。

半人多高的一只野猫,浑身都是黑色的斑纹,铜铃般的黄色眼睛里是细细的瞳孔,它的全身都散发着食肉动物的危险气息,结实而又粗壮的四肢像踩在云朵上一样轻柔无声,但踩在老板身上的时候又仿佛千斤重。对猫科动物天生的恐惧使他在一瞬间晕了过去。

这猫正是火弦,他叹了口气,伸出自己的爪子拍打着黑老板的脸。为防止逃跑,他甩甩尾巴关上了房间的门。

“呵……”黑老板悠悠转醒,刚睁开一双小眼就看到了一张硕大的猫脸,嘎的一声又晕了过去。

“既然这样,留着也没用,干脆吃了!”野猫低声说着,接着就张开了口,它故意放慢了动作,快要咬上去的时候,黑老板又醒了。

“大人!大人!饶了我吧!”黑老板不住地挣扎,奈何猫爪力量太大,挣扎也只是徒劳。

“你一个小小鼠辈,胆敢欺我,我若饶你岂不是太窝囊?!”野猫亮出爪子,尖利的爪子根根直刺入黑老板的衣服里,“我再稍稍用力,你觉得你能活多久?”

黑老板吓得脸色煞白,马上停止了挣扎。

“您想要什么……我的钱?都在里面,您都拿走吧……”黑老板小心翼翼地说着话,一面盯着猫的利爪,生怕被刺穿,他是真的恐惧,嘴唇已经像死人般惨白。

“我不要你的钱,你好好回答我几个问题,不然我直接要你的命。”野猫抬起另一只爪子,伸出满是倒刺的舌头舔了舔毛,它说的云淡风轻,黑老板却听得提心吊胆,黑老板的心脏跳动的频率相当快,像一只打鼓的锤子在快速敲打野猫的爪子。

“您请问吧……只要是我知道的,全都告诉您!”

“你认识米隆吗?”

“不!我真的不认识什么米隆,您也知道,来堕落街的人都不会用自己的真名,您说说他的样子吧,或许我会知道。”

“一个瘦瘦的老头,没什么头发。你也知道,来堕落街的都是些年轻人,没几个老头子,你别告诉我你还是不知道是谁。”

“您让我想一下……”黑老板说道,“对,是有这么个人,他最近来堕落街和堕落山的次数很多。不过我并不知道他的真名。他惹到您了吗?”

“他买了些什么东西,又问了些什么,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

“这个……他没买什么,不过就是问我有没有石雕的水杯……对,水杯,说他的碎了,需要买新的——”

黑老板话还没说完就忽然停下了,他的胸口传来剧痛,黑猫抓伤了他的胸口,但这并不是普通的抓伤,黑老板只觉得胸口像是被几根锥子狠狠划过,他还从未承受过此等疼痛,疼痛让他忘记了呼喊,甚至喘气都会加重疼痛,看着猫平静而专注的眼神,他感到了一种来自于内心深处的恐惧,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自己永远都无法摆脱这种感觉了。

“每当你说一次谎,我便会抓你一次。你这瘦小的身体还能承受几次呢?”

猫抬起了爪,血顺着利爪滴下来。猫接着便再次踩上了黑老板的胸口。

“他来买无忧石!”

隧道外面忽然传来鼓点的声音,声音如波浪般涌进隧道里的各个角落,黑老板虽然声音很大,但却被鼓点的声音掩盖住了。

“继续说。”猫凑近黑老板的脸对他说道。

“我的存货都已经卖完了,就让他去别的地方看看……他以前经常来我这里买,但一般情况下都在总店,不知道为什么这次他来了堕落街。”黑老板的表情相当扭曲,他犹豫了一下,接着说道,“他从来不说自己的名字,但我们都知道他,他来堕落山的时间比你都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