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被拯救之人

  • 驱灵二三事
  • 丹西
  • 2440字
  • 2020-09-26 19:43:08

忽然间,陈曦的腰间好像缠上了奇怪的东西,像蛇一样,一圈一圈地缠绕着。如同之前捂着自己的那只手一样,陈曦摸不到,于是下意识地睁开眼睛。

镇伟紫色的长长的舌头适时地在陈曦的脖子上舔了一下。头顶上巨大的嘴巴正不断地分泌着透明的液体,透明的液体融入周围的银白色中,将周围的银白色淡化,然后融入其中。

这是陈曦所看到的东西。

腰上的东西忽然用力地将陈曦向身后拉去。几乎是飞一样的速度,陈曦逆着液体流动的方向迅速地后退着。

刚刚退开,陈曦就看到了怪物一样的镇伟带着满足的神情,“咔嗒——”一声巨响,合上了嘴巴。

瞬间,镇伟的影子就看不到了。

眼前忽然明亮了起来,所有的不适都消失了,身体好像刚从水中出来一样的清爽。对于刚刚发生的事情,陈曦有种做梦的感觉。

银白色的胶状物像一个大型的圆形泳池,深深的看不见底的银色液体让陈曦一阵眩晕。所幸的是脚下踏实的感觉昭示了自己安全的处境。

只是,“泳池”中央有一尊石膏雕像,还保持着推举姿势的裸露着的双臂,微笑着的同样白色的脸庞,那是“人”吗?他的身上,几乎找不到除了白色以外的颜色,包括眼珠,都是白色。是他刚才将自己带出来的吗?他是谁?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忽然陈曦反应过来了。

那微笑的脸庞是那么的熟悉,那不是镇伟吗?!

“我做了太多的错事了,已经无法赎清自己的罪过了。是我自己,先抛弃了自己的灵魂,不是你的错。”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他那无奈而又悲伤的神情会如此触动自己的心弦,还有为什么他非人类的纯白色会让自己有天使的错觉,而不是第一反应的怪异与排斥?!陈曦心头一震,紧紧地抓住了镇伟的手。

“刚才那个人不是你吗?!他是谁?你是镇伟,对吧?!你是镇伟,对吧?!你不是那个可怕的怪物,是你把我带出来的吗?!”

镇伟看着陈曦拉着自己的手,点了点头。

“我是镇伟……刚才你见到的那个也是镇伟,带你出来的人是我,想要吃你的人是他。”

陈曦怔住了,随即疯狂地发力,想要将镇伟从那一片胶着中拉出来。但是那一片胶着似乎有着更为强大的吸引力一样。陈曦咬紧了牙关,一边鼓励着镇伟。

“坚持住,我带你出来,那种地方太可怕了,不能让你再回去了!”

镇伟忽然间就怔住了,嘴巴颤抖着,努力了两次终于发出了声音。

“为什么还要救我呢?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我做了那么多的错事,不值得被这样对待……”

陈曦的脑子有点短路了,但是也知道眼前的镇伟和刚才的镇伟不是同一个镇伟。

“因为害你成这样子,我也有一份责任啊!!”

镇伟的头和肩膀都被拉了出来,除了脸上的五官,陈曦几乎认不出镇伟,他的眉毛,头发都不见了,整个头部都是白色的,就像服装店里最为简易的模特一样,但是这人却真是镇伟无疑。陈曦并没有减轻双臂的力量,依然是用力地向上拉着,镇伟却摇了摇头。

“谢谢你,不愿放弃我,只是,我回不去了。”

“我丢掉的东西太多了……”

这大概是陈曦的人生中最为动情的时刻,眼泪大滴大滴地从眼眶中滑落,可是陈曦的双手还是不想放弃,因为自己刚刚被镇伟原谅了,镇伟原谅了自己,给了自己活下去的机会,现在自己怎么能放弃他?!

突然消失的阻力让陈曦猝不及防,跌坐在地上。而眼前的景象更是让他吃惊到说不出话来。

镇伟的身体,从胸部部往下的地方,齐齐地消失了,自己拉上来的,只是一段被截掉的身体!矮矮的一截躯体正以站立的姿势摆在自己的面前,陈曦不停地流着冷汗。

“镇伟,你的……身体,去哪儿了?!”

镇伟低下头。

“灵魂快被吃完了,我只能用残留的意识将你推出来。大概是本能的反应吧……”

为什么镇伟可以如此云淡风轻地说出这种恐怖的话语?!

“刚才的那种感觉,那种被吞噬的压抑感,你是不是因为被控制了才……你是不是也在被痛苦折磨着?!是不是啊……”

“灵魂被撕开了……我回不去了,出不去了,只能被吞噬。这是我的命。看着那个不受控制的自己,我什么都做不了,看着那个女人和她的孩子倒在血泊里,那时候我就知道我错了,我不该……我不该那么做。”

明明是石膏雕像一样的身体,却可以有那么悲伤的表情,陈曦试图去安慰他。

“你……你……”

可是搜肠刮肚也没找出来一句现在可以用来安慰镇伟的话。只好转移了话题。询问道。

“刚才的那个镇伟,是怎么回事?”

“大概是我灵魂的黑暗面,我真不知道他会强大到那种地步,甚至连我都被他当做了能量的来源,一点点地被吞噬着。”

“我丢掉了重要的东西,已经回不去了。不过这样也好……一直以来我都不知道自己活着的意义在哪里,既然没人需要我的话,我为什么还要来到这个世上,上天造出了我,到底有什么意义,这些问题困扰了我太久。现在,我想明白了。”

“只要活着,就有机会知道答案。只要向前走着,就能看到真相。”

镇伟絮絮叨叨地说着,陈曦仔细地听着。这是有生以来两人说话最多的一次,但也将会是唯一的一次。

突然伸出了无数银白色的触手,缠上了镇伟的脖颈。

“所以你要好好活着,连我的那份一起也……努力地向前走着,不要后退,走的越远,便越接近真相。”

“镇伟!!”

陈曦反射性地去抓镇伟的手,却只抓了个空。

眼睁睁地看着镇伟被银白色的触手拖下银色的液体中。

“我会用这残留的灵魂帮你拖住他,请务必帮我结束这种痛苦吧!”

镇伟闭上眼睛,随即被四周涌过来的银白色淹没了。好像在做梦一样,平静的银色液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安静的吓人。

这是永别。

陈曦的手依然保持着抓的姿势,像突然间醒过来了一样,手掌下方的感觉一瞬间就恢复了。

自己正站在楼顶,保持着与镇伟对峙的姿势,当意识回来的时候,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镇伟无神的黑色的眼眸。

那种灵魂被蚕食的感觉应该很痛苦吧,在看不见,触不到的地方,他的心灵被怎样的折磨着,自己根本都不知道。可恶,为什么要把这么沉重的东西丢给自己?!

“请务必帮我结束这种痛苦吧!……”

镇伟所说的最后一句话……

仿佛无师自通,陈曦并没有按照眼镜男所说的驱灵手法来操作,好像体内有既定的程序驱使着一样,陈曦沉而有力地发出了那个音节。

“散!”

如这个字所描绘的那样,镇伟的身体,顿时化作了漫天的银星碎屑,都是些看不清形态的细小尘土,就像中午风起时扑在颜面上的感觉,风过,无痕。

凝视着自己空空的右手,陈曦半晌无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