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堕落山传闻

  • 驱灵二三事
  • 丹西
  • 2142字
  • 2020-11-08 10:45:42

驱灵学院成立之初,有一位名叫朗言的初代驱灵师编纂了一本《博物志》,将世间所有物种进行了分类,书中引用了低维世界的界门纲目科属种分类法,为适应驱灵学院的生物分类又在各物种下增加了“普通种”、“幻种”和“灵种”三类。

普通种与低维世界的物种没有什么区别,灵种代表其中一些拥有思维活动,并且可以进行简单交流的物种,幻种则是比灵种更为复杂和高级的物种,他们比灵种多了幻化的能力,一般而言,幻种所能幻化的多为人形,也因此,诞生了灵使,所有的动物系和植物系灵使均为幻种。

以上为物种分类,自然系灵使为特殊种,不依次分类。

但并非所有的幻种都可以成为灵使。

有相当一部分的动物系幻种无法成为灵使,或是成为灵使后又被取消资格,成为普通的幻种。但几乎所有的植物系幻种都可以成为灵使,普遍认为这是由动物系幻种灵魂不稳定性所导致的。

驱灵学院建立之初,山中多蛇虫鸟兽,绝大多数为动物系普通种,后随着学院的发展壮大,原居于山中的动物被迫迁徙至远方的山脉,随着居住面积的减少,争夺领地的争斗也越来越多,驱灵学院的动物数量大幅度减少。

但同时,一种相对有序的社会形态渐渐在动物界显现出来,到最后,动物的乐园只剩下堕落山这一处,为保证种族延续,幻种们作为动物系中最优秀的类型担负起了重任。他们不得不舍弃舒适的动物形态,长时间以人类的形式存在并生活着。

他们学习文字和技艺,开始适应人类的生活,同时保护着那些普通种和灵种,使被驱赶和淘汰者能得庇佑,渐渐的,动物们又开始逐渐繁荣起来。堕落山的动物系领导者多为食肉动物系幻种,但领导者却并不唯一,其中实力最强的一派就以白狼为首。

白狼一派壮大的原因早已不是秘密,全因一个巧合:其旗下的鲮鲤一族善挖掘,偶然发现一处矿藏,于是用此矿山之石制成各种器物再由其中某些人偷偷拿去卖给驱灵学院的人。

有人偶然发现矿石可以隐藏佩戴者的思想,看到商机的白狼一派于是放出风去,说这种矿石是提炼融合魄种的原材料,之后或许又用了其它的炒作手段,总之,这石头火起来了,价格越涨越高,需求量也越来越多,白狼一派就这样壮大起来了。

这石头,就是无忧石。

之后就惊动了学院高层,学院派人彻查了这事,最后白狼也承认是造谣。但无忧石可以帮助佩戴者隐藏思想却是事实,所以尽管无忧石炒作风波已过,但仍有市场需求。不过此时白狼在堕落山已颇具声望,堕落山管理委员会已经成立,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白狼非但没有被驱逐,反而还为堕落山争取了独立的地位,又过了几年,堕落山开始以独立的姿态参加迎新会,堕落山也不只是动物的居所了,那些因为各种原因被取消资格的驱灵师或者灵使们、失去了魄种的新生们、甚至是某些被排挤或失意的在职驱灵师们,还有那些来历不明的人们都会来到堕落山生存,堕落山更繁荣了,但外来者也为堕落山带来了风险。无忧石已经不是堕落山的经济支柱了。

那场无忧石风波好像就这么过去了。

直到近日,又有人提起了传言,说无忧石可以提炼并融合魄种。而且更奇怪的是无忧石的需求量再次上升,那些偷偷售卖无忧石的店子几乎卖光了库存。就算提出再怎么离谱的价格都有人愿意买。

但这并不是白狼的主意,他完全不知道这事。对他来说,有人买就是好事,他也不相信无忧石可以融合提炼魄种,鲮鲤一族又开始忙碌起来了。

火弦看着陈曦,“这些话是我最近才听说的,其中有些部分是我原来就知道的,比如那次无忧石风波。只是我不知道风波的源头在哪里。我找了堕落街的很多人求证,大家都很清楚那次风波,我觉得不太可能有假。”

“融合提炼魄种是什么意思?”陈曦问道。

“每个驱灵师都只能拥有一个魄种,按照传言的说法,无忧石可以提炼他人的魄种,并与另一人的魄种融合,最终使另一个人可以同时拥有两个魄种,并获得两种能量。”

“你觉得是真的吗?”

火弦没有回答,他想起了东方的死,当时东方的魄种被碧水取出,他以为她是要杀了东方,后来在审判会上夏桑提供的证据证明是他想要融合东方的魄种,他当时仿佛忽然明白了碧水的用意,或许碧水正是想要融合东方的魄种。

后来他又得知融合魄种的传言是假的,学院高层已经辟谣,于是他放弃了当初的想法。

当陈曦遇到米隆,这种传言中的石头又与东方的魄种联系在了一起,石头让他想起融合魄种的传言,但同时他也知道,传言是假的。直到他来堕落山时才发现又有人开始大量购买无忧石了。

白狼告诉他的话,有几句是真,又有几句是假,火弦不得而知。但他知道其中一定会有些假话。位于堕落山顶端的人怎么可能是纯良之辈,也因此,他感到了不安,以他的能力无法看到更多的真相。

但暗影或许可以,如果花蔓萝与暗影并无恶意,那他们的确会是最好的同伴。

“还是要继续查下去,或许米隆知道些什么,如果传言是真,可以想象学院肯定会再次混乱起来,我们人人都可能有危险,毕竟我们不知道的太多。如果我们发现了什么也可以告诉学院早些采取措施,避免事态恶化。”

同伴和火弦让陈曦感到安心和踏实,与其在猜疑中胡思乱想,不如主动去了解。但是陈曦不明白,为什么火弦回到学院后会显得懦弱和犹豫不决,这不像他。

“你在担心什么?”陈曦问火弦。

“你的安全。”火弦说道。

“有你在,他有什么不安全的?而且还有我们呢!”花蔓萝对火弦说道。

“你是不是觉得米隆有问题?”陈曦问火弦。

“我记得你跟我说过他曾经因为大量持有无忧石才被降级的,那是什么时候的事?”

“八年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