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花与树

  • 驱灵二三事
  • 丹西
  • 2306字
  • 2018-06-08 22:45:51

很快吵闹声就进了大厅,外面不停传来推拉椅子的声音和高声的讨论,但因为说话的人太多,陈曦并没有听清说话的内容。三人被好奇心驱使着走到门边,贴着门听外面的动静。

靠门的另一边也坐了人,陈曦可以听到他们说话的声音很近,也很清晰。那两人一直在交谈和辱骂,那些字眼太过粗俗,听的陈曦都臊得慌。他们先是骂“那帮XX的”,什么强行收费,什么火灾之类的,越骂越气,陈曦还听到他们往地上吐了口水的声音,不过来来回回就是那些粗俗的话,听的陈曦都腻了。

后来他们可能是骂的累了,沉默了一会儿又开始说女人,那些话同样文雅不到哪儿去,花蔓萝只听了一句就转身回屋里坐着了。陈曦和暗影也不好意思再听,于是也回去坐下了。

花蔓萝脸上仍是难掩愠怒,她冷笑了一声,“怪不得驱灵师们瞧不起堕落街的人,听他们说话我就明白了,都是些野蛮人,不知道什么是羞耻!”

“你的灵使怎么会跟他们混在一起?”

陈曦摇摇头,“不知道,不过我觉得他有他的道理。”

“对了,”陈曦说道,“你说驱灵实习是怎么回事?”

“我原是趁着机会把我知道的事情都告诉火狸的,但是还没开口就被打断了,驱灵实习我不太清楚,不过我想可能类似于我们入学考核时的驱灵过程,每一次的驱灵都会打分并计入总分,最后再根据总分排名确定初级驱灵师考试资格。”

“这些都是暗影调查发现的。”

“你……为什么……我的意思是,我感觉你进入驱灵学院似乎有什么目的,或者说目标——”

暗影在一旁咳了两声。陈曦的话被他的咳嗽声打断,花蔓萝也转看着暗影,她对他点点头,然后又看着陈曦。

“我明白你的意思,”花蔓萝说,“你是觉得我可能在利用你。”

“不,我没那个意思,只是被人瞒着的感觉很不舒服。”

“就算是也没关系”,花蔓萝的语气柔和了很多,这让陈曦有些不太适应。

“其实也是我不对,我可能太冒失,既然要做同伴,我也不能瞒你太多,而且……先前的误会也是因为我隐瞒太多,导致我们都不能相信彼此才……”

“双方各有原因,毕竟我们是陌生人,我当时……算了,过去就过去了。也没什么可计较的。”

树林的误会现在在陈曦看来已经不算什么了,好像那事已经过去很久了的样子,加上花蔓萝的态度柔和,陈曦就更不好说什么了。

“虽然在学院不允许询问他人来到学院之前的事情,但并没有规定说不允许告知他人。”花蔓萝看着陈曦,两人四目相对之时,陈曦忽然感觉心中有些说不清楚的感觉,花蔓萝的眼神跟之前比有些不一样了,他看到她的眼睛像夏夜的星在闪烁,那一瞬间他感到非常不可思议,他眨了下眼睛又睁开,还是一样,同时,他的心里好像有了一点什么东西,但那感觉却转瞬即逝,陈曦还没弄清楚那感觉到底是什么时花蔓萝已经站起来了。

“我现在只能告诉你一部分关于我的事,请你理解,我有我的原因,但并非刻意隐瞒。”

陈曦跟着花蔓萝站了起来,对方继续说道,“除了治愈能力,植物系灵使还有一个技能就是会选择靠近最适合自己的人,我的直觉告诉我你是最合适的人。一开始我不太相信自己的判断,毕竟你看上去有点木,但是在树林里,你和火狸并没有伤害我们……从到堕落街的那一刻开始,我就知道我的选择是对的。”

像是被指引着,花蔓萝往里面走着,陈曦则跟在她身后。

暗影看了看那两人,没有言语,他转过身朝门口走去,拉开了与那两人的距离。

花蔓萝停下了脚步。

“你要告诉我什么?”陈曦有些不解。

“你站在原地不要动。”花蔓萝背对陈曦说道。

在今后诸多岁月里,陈曦不止一次地回忆过当时的情景,他记得花蔓萝的声音,但却记不起当时她的动作,他只记得自己呆若木鸡,在花蔓萝缓缓褪下上衣之时,他竟不知该如何反应,但他却清晰地记得她的背,她背上的花纹和伤疤,他都记得清清楚楚。

花蔓萝在他面前褪去了上衣,一片灰绿闯入了他的眼中,她的背上布满了藤蔓与花朵的纹身,藤蔓纵横交错,弯曲缠绕着一棵不见顶的大树,灰绿色的叶子一片片完全展开,黑色的叶脉清晰可见。

暗红色的小花盛开在枝叶间,花瓣虽小,却朵朵盛放。无论是花还是叶或是藤,都透露出一种灰暗的格调,但又给人一种生命不屈,顽强不息的感觉,它们从上蔓延到项背,向下延伸至腰骶。

“以前的我已经死了,花蔓萝是我给自己起的名字,你看到的是我的过去和未来”,花蔓萝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对陈曦说,“我就是这女萝花,攀缘缠绕生生不息,哪怕叶小枝细,也要一路向上。”

陈曦已被她背上的纹身震惊,久久说不出话来,他才发现她的纹身下是满背的伤痕。疤痕如蚓状蔓延布满她的背,构成了纹身的枝和树干。陈曦想象不出没有纹身的背会是什么样子,他的心里忽然感觉有些心疼,这感觉实在是不妙,他在同情她。

“你受过伤……”陈曦说道。

花蔓萝重新穿上了衣服,“这就是我在入学考核时所受的伤。我攻击力太低了……”

她转过身来,对陈曦笑了笑,“我差点就死了呢!”

虽然是开玩笑的语气,陈曦的心情却颇为凝重。

很明显,花蔓萝误解了他的表情,她以为陈曦在不满自己知道的东西太少。于是再次解释。

“这就是我能告诉你的全部了,希望你能理解。我不知道你现在相不相信我,还愿不愿意让我做你的同伴……我……”

“我相信你。”

陈曦几乎是脱口而出,话说出来的时候连他自己都不相信。

“我刚说了什么?!”他不好意思去看花蔓萝,转身过去自言自语,但却被花蔓萝听得一清二楚。

“陈曦,谢谢你。”

花蔓萝柔声道谢。

“啊……啊不客气……”陈曦有些慌乱地回道,他仍是不敢去看花蔓萝的眼睛,他有些害怕,但并不恐惧。

刚才看到花蔓萝的背时陈曦只是惊诧于她那极富冲击力的纹身,现在花蔓萝已穿上了衣服,陈曦这才意识到他刚才看了花蔓萝的身体,这种想法让他耳根发热,手足无措。

他拍打自己的脸,似乎想让自己清醒一点,但脑海中除了那满布花蔓的背无有其它。

相对来说花蔓萝反而平静很多,她看着陈曦呆傻的样子浅笑了一下。然后就坐回了桌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