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藤蔓的治愈

  • 驱灵二三事
  • 丹西
  • 2313字
  • 2020-11-08 13:42:22

火弦带他们走了进去,原来这并不是一家店子,是堕落街管理委员会所在地。进门是一个敞亮的厅堂,弯弯的穹顶很高,房间里放了一张长长的会议桌,似乎能容纳几十个人的样子,屋内四角立着四根粗大的满是浮雕的柱子,雕刻着一些龇牙咧嘴形态各异的动物。

此时厅里没人,火弦指了指右侧两根柱子之间的木门,示意他们进去换衣服。三人轮流进去换了衣服出来。暗影虽然穿上了粗布衣服,但仍带着口罩、手套和长靴,他的头上也用黑布包了起来。陈曦还以为自己能看见他的真面目。

火弦已经在会议桌的一角放了些吃的,是几串烤好的肉串和蘑菇串,另外还给他们倒了水。

暗影只吃了蘑菇,花蔓萝虽然有些犹豫,但看到陈曦吃了肉串,于是也拿了来吃。肉串的味道很好,陈曦吃了肉串后就感觉自己奔跑的的疲惫感被缓解了,连心情都变得愉快起来了。他和花蔓萝几乎是同时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叹息。

“现在继续吧。”火弦开口说道,“陈曦,你相信他们吗?”

气氛忽然间又严肃了起来,四人都不自主地坐直了身子。陈曦不知该说什么好,他太不了解花蔓萝了,一个陌生人忽然出现,自顾自地说要做他的同伴,怎么想都有些奇怪,但他心里似乎又不是很排斥花蔓萝,甚至……

“你不要考虑太多,可以试着相信一下自己的感觉。”

陈曦看着花蔓萝,摇了摇头,“不,我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但目前这种情况,就算做不做同伴又有什么区别,我又不会对他们做什么。而且你们也不需要我的帮助。”

“实习期间的驱灵是以小组为单位的,”花蔓萝说道,“暗影看到了教研室的实习安排,新生开始上课后就会安排驱灵任务,两位新生一组。我知道你跟周扬关系很好,可是我更想让你选择我作为你的同伴,暗影搜集情报的能力很强,我虽然攻击力低,但却是天生的医者,我可以帮你修复伤害。”

花蔓萝忽然摔碎了杯子,她捡起一块碎片照着自己的胳膊就扎了下去,鲜血顿时就涌了出来。

这一切都发生的太快,陈曦来不及阻止,等他反应过来后立马就在房间里搜寻可以止血的东西。

“干什么呢,神经病啊你!”陈曦立马站起身来,准备去找止血的东西,花蔓萝拉住了他。

“你坐下来。”

她几乎是命令式的语气,陈曦看她一脸平静便不再坚持,于是就坐了回去。

涌出的鲜血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停了下来,过了一会儿花蔓萝用袖子擦掉了血迹,原来被扎的地方只剩一道细细的伤痕,她竟然愈合了。

陈曦不信,于是抓起花蔓萝的胳膊细细打量,很快那伤痕也不见了。

“这就是我的能力,像藤蔓一样,即使无根也能快速生长发芽,虽然现在我还不能熟练为他人疗伤,但这只是开始,以后我的能力只会更强。但我的技能无法让我单独驱灵,我必须要有同伴。而且,”她看着陈曦,“我们遇到的灵只会越来越强,不会越来越弱,陈曦,你现在虽然不需要我,但是以后你一定会需要一个可以随时帮你治疗的人。我们会是最强的组合。”

“治疗型驱灵师很少。”火弦说道,“整个学院都只有很少一部分,基本上都在医疗中心,你拥有这种特殊技能,只要通过初级驱灵师考核就可以留下来了,医疗中心很需要你这样的人。而且,也就是说,你并不需要太担心,学院对于治疗型驱灵师有优待,你不会受什么伤害——”

“我并没有对除你们以外的其他人说过我的技能,我是以未定型驱灵新生的身份入学的,我不想留在医疗中心,因为我要站到学院驱灵师的顶端,成为一名高级驱灵师,但医疗中心会限制我的发展。”

此时此刻,火弦多么希望这样的话是陈曦说出来的。但他也不解,为什么一个四代魄种继承者会有这么不切实际的想法。

“你的想法不切实际。”火弦直截了当地说,“高级驱灵师基本都是初代驱灵师,目前只有一个补位,你不可能的,就算有人接替,也只可能是陈曦,而不是你。”

“你之前也说过同样的话,”陈曦接着说,“为什么一定要成为高级驱灵师?总该有个原因吧?”

“原因?!我只是想看到更多的真相,那些让我不解事情,这世界的运转是怎样的,凭什么要带走一些人又留下一些人,这一切是谁这么安排的,为什么这样毫无道理,一些人在深渊苦苦挣扎却没有出路,一些人却永远都可以在阳光下挥霍,这世界太多漏洞,我可以来到驱灵学院学习,就一定能成为高级驱灵师,我要看到世界的真相,如此而已。”

正在这时,门口忽然传来一阵掌声。四人转身去看,原来是一个身形格外魁梧的男人,浑身的肌肉像是要爆开似的鼓涨着,他穿着粗布褂子和长裤,像一尊神像似的在逆光中显出结实的身形。

直到他走近了陈曦才看清他的样子。这人约摸四十多岁的样子,浓眉压眼,眼睛像鹰一样锐利,似乎浑身上下都充满了力量,在他面前陈曦忽然感觉自己有些胆怯起来了。

“小姑娘说的很好,这个世界就是有诸多不公,如果你有一天看到了真相,可别忘了告诉我一声。”

花蔓萝看着那人,竟不知该如何回应。

“你怎么来了?”火弦站起身来问道。听语气他们似乎很熟悉,那人没有直接回应,他示意火弦过去,两人就到了离陈曦他们稍远的地方去了。

他们虽然压低了声音,但陈曦还是听到了断断续续的字句。

“怎么回事?”

“……干事……委员会……有点麻烦……”

“太过分……什么时候……”

“嗯……嗯,这样不就……”

“还有什么办法……够不够……”

“等会儿……嗯……可以……”

那两人一边说着,一边点头或是摇头,过了一会儿,两人才转过身来,朝他们走过来。

“刚刚忘了自我介绍,我是堕落街管理委员会的会长,白狼。”那人伸出手来跟他们握了握手,那手粗糙有力,像岩石一样坚硬,陈曦的手被他握的发疼。

他们各自报了姓名,但白狼无意与他们过多交流。他拍了拍火弦的肩膀就离开了。

“等会儿这儿要开个会,你们先到里面待一会儿。情况可能会比较乱,你们待着别出来,到时候我会去叫你们。”

可能是白狼的威慑力,陈曦三人相当顺从地进了先前换衣服的房间里,房间有一张桌子,还有几张椅子,他们刚坐下不不久,就听到外面传来了闹哄哄的说话声和脚步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