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林中密语

  • 驱灵二三事
  • 丹西
  • 2293字
  • 2020-11-08 13:42:12

陈曦并不想回应金莲的话,就算她敬重东方青木,与自己又有什么关系,走入树林的时候他听到了身后的脚步声,不是周扬的气息,也与金莲的步调不同。空中似乎有青青藤蔓的气息,清新的带着树叶的味道,夹杂着淡淡的细碎的小花的香味。

他可以分辨出花蔓萝的气息了。

陈曦在前面走着,树林里比外面安静很多,这里不只是长了枫树,还掺杂了一些像香樟树的绿树,树叶也是半透明的样子,甚至可以清晰地看到叶子的脉络,有绿树的地方空气便潮湿一些,光线透过树缝照进来还可以看到薄薄的雾气。

落叶堆积的很厚,红黄绿相间,走在上面沙沙作响。

陈曦一边走着,一边感受着周围的空气,还有来自于身后的花蔓萝的气息,通过气息的改变去分析花蔓萝的动作和情绪,她的心情应该是有些愉悦的,除了愉悦呢……

花蔓萝跟在陈曦身后,与他保持着几步路的距离,他二人在林中一前一后地走着,林中树影斑驳,影随风动。

在离他们不远处的地方,一个看似有人形的影子一直跟随他们移动着,时而贴在地上,时而又靠上树干,它悄无声息,像水中的游鱼,在光影之中游动。但乍一看却好像只是普通的树影。

陈曦停了下来,转身的瞬间他似乎看到了一个人影,但当他仔细看时,却发现那只是普通的树影。

“为什么找上我?”陈曦看着花蔓萝问道。“你,还有周扬,难道都只是因为东方青木?”

花蔓萝似乎是愣了一下,好像没听懂陈曦的问话。

“陈曦,金莲她并没有恶意,或许——”

“你接近我的原因是什么?”陈曦打断了她的话。

花蔓萝这才换上了她那初见时的疏离表情,这才对,这才是她的样子,方才一起游玩的那两个快乐的少男少女并不是他们的本意,只是被氛围感染。陈曦忽然感到一丝恐惧,这驱灵学院的山山水水似乎都有生命,在星谷的时候他是完全放松的状态,跟着素不相识的米隆去了他家,什么时候被偷了无忧石也不知道。到赤沙山,遇到银星他便完全相信它口中所说,几乎毫不怀疑。现在又在这丹枫山中,他也莫名其妙地跟花蔓萝和周扬同行玩闹。

他的心情似乎完全可以被驱灵学院的环境所决定,愉悦的,快乐的,或是放松的,这些是真的,还是只是假象。他已行至此,还有谁是可以相信的。

“你从我这里能得到什么?”陈曦接着问道。

“庇佑。”花蔓萝说道。“你的魄种潜力是传承班新生中最强的,你的灵使是目前学院仅存的初代灵使中最厉害的,你们能为我提供最强的庇佑。”

陈曦皱眉,不太明白她的意思。“你为什么不找其它人?比如何远、麦青、余威,他们看起来比我更可靠。”

“他们容不下我,我是四代魄种继承者,是整个班最底层的人。”花蔓萝说道。

“是吗?我怎么觉得你什么都知道,是一个很厉害的人,至少比我的能力要强得多。”

“你知道我为了进入驱灵学院付出了多少努力吗?”花蔓萝看着陈曦,“入学考核对你来说是一件非常轻松的事,对我来说却难得要死。我的入学考核成绩勉强过线,跟你的成绩根本没法比。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就只是因为你有次代魄种,所以你在驱灵学院做什么都会很轻松。”

“我跟你不一样,我是一定要成为高级驱灵师的,虽然我知道几乎没有希望,但我会拼尽自己的努力去站到驱灵学院的顶端……”花蔓萝抬起头向上看去,似乎在望着一座高峰,“如果没人帮我,我或许只能勉强通过初级驱灵师考核,也或许根本等不到考核的那天,他们不会给我机会的……”

“那我呢?我有什么理由要和你站在一起?”陈曦反问道。

“我能为你提供各种你想知道的信息。”花蔓萝说道,“你虽然是次代魄种继承者,但对于学院的事情,尤其是新生班的事情却是一无所知。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你的灵使。”

火弦?与火弦有什么关系。陈曦看着花蔓萝,并不做声,他知道花蔓萝的话还未讲完。

“你的灵使杀了上任驱灵师——东方青木。这件事在学院里几乎人尽皆知,这代表着他已经成为了学院里最被人看不起的人,不管是在灵使的圈子,还是驱灵师的团体。大家都防着他,议论他,他获得信息的难度会增加,盯着他的的眼睛很多,稍有不慎,他就会被处罚,或者回收。”

花蔓萝看着陈曦,陈曦在想,自己的脸色一定不是很好看,每日都同一个杀人犯混在一起,怨不得别人对他关注过多。

“加上你的灵使,他是初代灵使,从未经历过新生开学考核的事,他对新生班的情况会了解的更少,当然他能告诉你的也更少。这就是为什么你总是会有莫名其妙的感觉,有经验的灵使是不会在新生时期让自己的驱灵师单独行动的。你的灵使做的究竟有多不足,你自己想想就知道了。”

陈曦皱起眉头,他似乎又看到了那人影。

“你的灵使呢?”陈曦忽然问道。“你是不是知道无忧石的事?”

“你忽然在说什么呢?”花蔓萝看起来很是不解。

“回答我的问题。如果照你所说,那么你的灵使一定也不会离你太远。虽然我不知你是否真的是位于底层,但你的灵使一定不会放任你一个人,他就在附近对不对?”

花蔓萝这次没有吭声。

“还有,你究竟是有多神通广大,会知道我是独自行动,十个小时,你到底盯了我多久?我应该相信自己的眼睛,我不应该怀疑,我见过你的灵使!”

花蔓萝仍是盯着陈曦不言语。

陈曦的情绪在起伏,他感觉得到自己的心跳,虽说他无法完全信任火弦,但从以往的情形来看,火弦是不会让他受到伤害的,如果火弦也在,他可能会感到踏实一些。

花蔓萝到底在想些什么,他不知道,他看到花蔓萝脸上的情绪,他说对了,花蔓萝传递出了不安的剧烈振荡的气息。他有些后悔自己那冒失的话语了,他现在无法相信她的话,但又无法绝对地不信,花蔓萝的能力到底有多强,他都无法预知,或许单独来到这林中只是她的计划,也许下一秒她就会出手,他可能毫无能力反抗,然后就这样被淘汰掉。

遥远的地方传来礼花绽放的声音和欢快的乐曲声,陈曦忽然感到害怕,偌大的丹枫山,几乎处处是人群,远处的树林外或许周扬和金莲还在原地,但这些都不能给他提供一丝的安全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