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回忆漩涡

  • 驱灵二三事
  • 丹西
  • 3758字
  • 2020-09-25 14:38:24

“镇伟同学在此次月考中进步很大,同学们要多多向他学习。镇伟,以后也要继续努力啊!”

明亮的光线下,一名老师模样的男子拍了拍镇伟的肩膀。

镇伟好像高了不少,而且与前面截然不同的是,他的头是抬着的,虽然脸庞还是黑色的,但是陈曦感觉得到他脸上的骄傲。

“我班的镇伟同学这次考了年级第二名的好成绩……”

“镇伟依然是年级前三名,成绩很稳定……”

“这是学校奖励的钢笔,好好准备一下稿子,下午要做学生代表发言的。”

抬头挺胸,充满朝气的少年,老师的点名表扬也是接二连三。陈曦回想了一下自己中学阶段最好的一次成绩只是年级第十名,不管是怎样的学校,镇伟那样的成绩也绝不是白来的,他一定付出了努力。比自己还要多的努力。

陈曦看到镇伟点了点头。

“嗯!”

黑压压的一片脑袋齐刷刷地看着主席台上的少年。“优秀学生学习报告会”的横幅下,镇伟的确是很神气。很难想象,像他那样的人也有这么辉煌的过去,中学时期陈曦不止一次地梦想过自己站在主席台上演讲的样子。虽然现在想起来很蠢,但是那时自己的确就是这么的虚荣。

“就是这样,我认为个人的成绩和努力与坚持是分不开的,只要我们都认认真真的学习,有效地利用每一分钟,肯定能取得好成绩的!谢谢大家!”

然后是经久不息的掌声。

大概这就是镇伟人生最为辉煌的时候了,不止是陈曦,陈曦相信班里所有的人都会对镇伟如此辉煌的过去感到吃惊。

和镇伟所有的交流都集中在大一刚开学没多久的时候。之后就是不喜欢和回避以及讨厌了。看得到他努力,也知道他每天都在自习室上自习,多多少少也都会钦佩他的毅力。可是实在是不喜欢和他聊天,也实在是不喜欢和他在一起时的感觉。那种故作熟悉的聊天,那种半冷不热毫无意义的打趣或者是笑话,都让陈曦很不爽。

所以自然的回避,自然的冷漠起来。

自己没错的吧?

所以接下来出现在自己眼前的,熟悉而又遥远的镇伟的背影,会显得那么自然。教学楼的顶楼好像很适合他。虽然镇伟一动也不动地站在楼顶丢一个有些落寞的背影给自己。可是他的声音却源源不断地往陈曦的耳朵里钻着。

“不管我怎样努力,终也逃不过自己的命运。大概我的人生注定要在孤独和寂寞中度过,高中是为了学习,可是在大学,那种寂寞的感觉又来了。即使拼命学习也无法填满的寂寞。因为自己就是不被人需要的,无论是以前,现在还是以后,甚至只是聊天而已,都没有人需要我,我不止一次地问我自己,我为什么要到这个世上?”

“每次看到他们凑在一起说说笑笑,而自己就像是个异类一样的被排斥在外,这种感觉很让人难受。虽然如此,平时还是会有人跟我讲话,即使是假象,我也愿意赔上笑脸。可是有一个人,即使你陪着笑脸他也不会领情。我讨厌他眼中那直白的嫌弃,那种狂傲的,冷漠的,而自私的可以杀人的眼神。”

“非常讨厌,讨厌到几乎让我受不了的地步。可是他却毫不知情,喜欢是相互的,讨厌也是,他讨厌我,我也一点都不喜欢他,无论他是多么受欢迎的人,不论他有多优秀,都无法让我喜欢他。每天看到他都会让我心里不舒服。看到他去关心别的同学,对别人嘘寒问暖,我都觉得这人虚伪,明明是个自私的家伙,却还要伪装成一个好人。意识到这个之后,我更加讨厌他了。或许不是讨厌,是喜欢也说不定,我喜欢自己讨厌他的那种感觉。很奇怪,甚至带着一点变态。”

“于是他变成了我生活的中心,多么可笑,一个男人,成了我生活的意义。盯着他的一举一动,然后在心里分析,咒骂,我居然会觉得很爽!所以,即使没人理我,我也过得好像越来越充实了。哈哈哈!!我就像变态一样!!!”

陈曦愣住了,难道,是自己?

“没有朋友吗?让我来做你的朋友吧……”

不知道从来传来的分不清男女的声音,仿佛带着一股魅惑人心的力量,听这声音,不正是刚才对自己说话的那个人吗?!!

“让我来安抚你的心灵吧……我也和你一样,讨厌虚伪的人……我来帮你吧?我帮你惩罚那样的人吧?”

“好……”

虽然陈曦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可还是被接下来的对话吓到了,震惊之余,心里是难以言语的低落与悲哀。

“他忽然就憔悴下去了,病恹恹地趴在桌上,眼圈发黑,像个烟鬼一样……真解气!”

“你生病了哦?”

“最近你总不去上课哦?”

“情绪这么低落,莫非你失恋了?!别不开心,还有很多好姑娘呢!我有个同学,蛮不错的,要不要介绍给你认识啊?”

陈曦已经不想再听下去了。

即使是假象,我也愿意赔上笑脸。可是有一个人,即使你陪着笑脸他也不会领情。我讨厌他眼中那直白的嫌弃,那种狂傲的,冷漠的,而自私的可以杀人的眼神。

不用再怀疑了,是自己,自己将他心里最后一丝希望打破。连假象都不愿意给予,连伪装都不愿意去做。自己就是那根压死了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像是被按了重复播放的复读机一样,刚才的片段此起彼伏地响在陈曦的耳边,一边又一遍,纷乱嘈杂而又清晰可闻,很奇怪的是这种感同身受的悲哀,就在刚刚听了那么几段破碎的对话之后,陈曦居然好像是切实体会到了镇伟的心情一样,低落消沉而又压抑。明明就是几个破碎的片段而已,凑在一起反复重复后居然让陈曦觉得内疚了起来。

被父母嫌弃和忽视,童年被欺辱,中学终于迎来了转机,却只是昙花一现的美好,大学的丰富多彩直接将他打回原形。

……在他的人生中,自己也做了一回隐形的杀手。

“亲手将他推下悬崖的你,此刻是什么心情?”

沙哑的声音在陈曦耳边响起,而这声音响起的同时,周身胶着的物体试图从耳朵,眼睛,鼻子,以及皮肤的毛孔往身体里钻。像梦里的蠕虫一样,蠕动着,黏腻湿滑地想要挤进自己的身体里。

吞噬……陈曦想到了这个词

“让镇伟变成现在这样的是你吧!”

“真的吗?!”

一双手紧紧地掐在了陈曦的脖子上,这个令人恶心的男人又贴着陈曦的耳朵说话了。

“桀桀桀桀~~~如果没有你,他能和我做朋友吗?没有你的话……我估计永远都要在黑暗的角落里待着,永无出头之日!这么说来,你说我是不是要谢谢你啊?”

信息量稍微有点大,陈曦一时竟不知该如何反应。

见陈曦没说话,男人又开口了。

“其实你和我一样,你杀了他,我也杀过人。就是那对出车祸的母子,那天你也看到了吧?”

陈曦想起那天他站在阳台上看到镇伟的场景,还有镇伟脸上那一抹诡异的微笑,随即反驳道。

“我和你不一样!我没杀人!”

“是吗?!看来你还是不清楚自己的错误在哪里啊。”

陈曦只觉得自己的头被一双强有力的手强行地掰着,被迫转头去看背后的人。

映入眼帘的是镇伟,头发乱糟糟地顶在头上,眼睛瞪到似乎要爆裂出来的程度,两个嘴角咧到了耳根。

“你杀了我啊……”

镇伟说着话,眼中流出血来。

“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可是你的杰作啊!你知道的吧,你知道的吧?呐呐?即使知道你的行为会让我的心灵受伤,你还是一而再再而三地装作不知道。你不知道,我的心,好疼啊……”

镇伟松开手,放开陈曦的脖子,忽然拿出了一把刀子,狠狠地向自己的左胸扎去。

“每一次,你的行为都像一把刀一样,扎在我的心上。就像这样……拔出来,然后再狠狠地扎进去……拔出来,扎进去……扎进去……”

陈曦张大了嘴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心里告诉自己要闭上眼睛,要逃开,可还是眼睁睁地看着镇伟的胸前变成一片血肉模糊,他瞪大了眼睛,充满哀伤的眼睛中不断地流出血泪,血泪顺着脸颊脖子又流到胸前,最后化成一片乱七八糟的血肉。

“你肯定都不知道,我有多疼,多想去死。冷漠!自私!狂傲!我也是个人啊……我也会有感情的啊……明知道我会受不了,明知道我会寂寞到快要死掉,你还是选择了不予理会。我说,你是不是不想让我活着——你是不是也像那些人一样,觉得我死掉会比较好啊?是不是啊——”

镇伟陡然提高了声音,近乎撕心裂肺的咆哮着,他的脖子延伸着,他的头忽然靠近了陈曦的脸庞,几乎鼻尖相碰式地,用他那哀伤而又绝望的眼睛深深地望向陈曦的心灵深处。

陈曦的心,也被他眼中的哀伤所浸润,很疼痛,疼痛得陈曦都要流下泪来。

“我没有……我没有……我没有想要你死啊……”

“可是你还是害我变成了这样……”

镇伟盯着陈曦的眼睛看,陈曦发现自己根本不忍转身,心中似乎涌起了一股强烈的对镇伟的愧疚之情。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已经超出了陈曦的想象,这种良心被谴责的味道已经让他失去了理性分析问题的能力,满脑子都是愧疚二字。

诚如刚才镇伟所说的,自己是个狂傲而又自私的人,甚至还带着虚伪。这样的自己,即使死掉了也没什么可惜的,对于做了间接杀手的自己,没有被原谅的资格。世界上没有那么包容的事情,人总要为自己所做的事情负责,哪怕是那只无意间扇动翅膀的亚马逊热带雨林里的蝴蝶,也无法否认美国德克萨斯州的龙卷风,更不用说自己了。不知道自己会怎样,也许会死,但这或许就是上天对自己的惩罚。

“对不起,镇伟……对不起。”

陈曦低头了,向镇伟,全身心地。

镇伟似是一愣,随即脸上慢慢浮现出了一个笑容,笑容越来越大,也越来越夸张,转瞬就变成了他之前狰狞的样子。

“那么……你就来赎罪吧!!”

忽然间镇伟的身体就膨胀了起来,足足高出陈曦两三米,脖子更是像蛇一样,占了身体的三分之一不说,还左右蠕动着,陈曦抬起头仰望着镇伟,有点吓傻了。镇伟桀桀地笑着,脑袋像装在了弹簧上一样左右前后地随着笑声弹来晃去。在陈曦还未辨清状况之前,镇伟忽然张大了嘴巴,低下头朝陈曦扑来。

镇伟离陈曦越来越近,嘴巴和脑袋都像是被吹起的气球一样,越变越大,陈曦看到镇伟伸出了长长的舌头,还有看到了那颤抖着的腭垂,当周身的液体都如被劈开一般涌向两旁时,陈曦只是闭上了眼睛。

这是自己犯下的罪。

希望不要太疼,这是陈曦最后的要求。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