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生日和除夕。
  • 鹰掠九天
  • 仲渊2
  • 2071字
  • 2019-07-19 10:29:33

西南,蓉城。

寒风凛冽,冰雪飘飘。

时值除夕,蕴含浓郁过年气氛的整座城市,并未随着夜深而沉睡,反倒是显得愈发热闹。

老城区,春苑路一处名为老兵的烧烤摊内。

“老周,今天过年,也正好是你生日,我俩整起走,喝个高兴。”一名穿着黑色羽绒服的青年,举起斟满啤酒的酒杯,向坐在旁边的周海喊道。

周海向自己的好朋友林东点了点头,拿起酒杯,说了一声:“少喝点,林东,你能来陪我,我已经很高兴了。”

话落,酒饮。

外面雪花纷飞,里面温暖适宜。

一杯温暖的热啤酒下肚,新鲜的醪糟和红枣混合其中,味道绝佳,令人不禁沉迷其中。

“吃东西,这是嫩骨头,这点酒不算什么,今天你的生,十八了,我两兄弟都成年了,整高兴,听说你还在学校里读书?”

林东笑了笑,明亮的目光望着周海,拿起一旁装满煮啤酒的铁壶,给酒杯缓缓倒满:“未来有啥子打算没得?照我说,这书读了也是白读,还不如早点出学校,找一个好工作,努力挣钱,我现在跟着我舅舅,一个月也是三四千。”

周海听到林东这番话,吃了一串烤好的嫩骨,目光深处有些迷茫和彷徨,摇了摇头:“打算?还有半学期,等高考过了再说,估计要去当兵,我老汉儿一直希望我当兵。”

“当兵有啥子用哦,去混两年,拿两三万块钱回来,还不如拿这两三年时间好好打拼一下。”

听到周海这番话,林东吃着东西,叹了一口气,说道:“这年头,转士官留在部队都难,不当官我觉得就是浪费青春,当大头兵不起作用,你之前不是想去当飞行员么?如果能当这个飞行员还差不多。”

飞行员。——

周海听到这个词语,内心微微一颤,涌出一丝渴望,可没多久却陷入沉默,没了动静。

“嗯,都说是想,想一想就好了。”

周海目光望着烧烤摊外漆黑的夜空,散发霓虹光彩的繁华街道,说道:“我还是想去部队磨砺一下。”

林东看着有些固执的周海,摇了摇头:“唉,懒得说你,你就是死心眼,牛角尖,要是你妈老汉儿还在,成绩稳定考起军校,你兄弟我一句话都不开腔……算了,我两年后在工地等你,以后我们去承包工程,挣大钱,睡最漂亮的女人。”

“好,到时候等着我。”感受着林东的豪情,周海失笑摇头,举起了手里的酒杯。

喝酒。

尽兴。

烧烤摊杯觥交错。

今日,一年除夕。

今日,恰逢周海生日。

距离高考,还剩下四个月。

两人直到深夜除夕来临,在老兵烧烤摊内渡过十二点,这场聚会才算结束。

今年不准燃放烟花爆竹,以往的年味也淡了许多。

林东离开了,没让周海送,主要是他女朋友突然到来,带着浑身的酒气和醉意,整个人一步一晃朝着附近的家里走去。

醉意沉沉的周海,穿着厚厚的羽绒服,步履蹒跚,同样踏上了回家的路程。

两人的家相距五百米左右,一左一右,老兵烧烤摊正巧处于两家中间。

“还是去当兵吧……虽然是,陆军。”

回家路途之上,浑身酒气的周海,没有之前喝酒时的洒脱,反倒是惆怅和落寞,面容透出一丝自嘲之意。

参军,这是周海儿时烙印于心头的梦想。

只不过,他梦想着成为一名自由翱翔蓝天的飞行员,而不是陆军。

从小,周海一直按照着这个梦想前进,如果没有一年前的打击,他至少有一定可能成为飞行员。

而不是如今这幅境地,哪怕连1%成为飞行员的可能性都没有。

想了想,背脊直立如云松般的周海,吐出一口浊气,继续往不远处的家走去。

“叮……”

这时,右脚尖突然传来一股轻微疼痛之意,踢到了什么东西,旋即一道物体滚动声传了出来,进入耳中。

“什么东西?”

疼痛感刺激大脑,让周海顿时清醒三分,低头望去,只见一根约十余厘米长折射昏黄路灯的紫色圆柱晶体,正在缓缓滚动。

“紫色的工艺玻璃?”

捡起这根折射光芒的圆柱形晶体,上下仔细观察一番,周海挠了挠头,有些摸不着头脑:“这玩意儿倒是有些漂亮,回去研究。”

将这根紫色圆柱形晶体放进衣兜,周海没有停留,继续前进,走了十数分钟,这才回到自己漆黑一片的家中。

家是平房,普通,没什么特别,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典型建筑风格。

进门,开灯。

明亮的白炽灯通电,绽放象征着希望的光芒,整间堂屋通亮,堂屋正前赫然摆放着一个相框,里面是以黑白为主色调的照片。

照片里只有一个人,面容和蔼露出微笑的男人,周平远。

开灯后,周海拿起一旁沙发上的纸钱,来到门口,摸出打火机,点燃红色香烛:“老汉儿,周平远,这是周海给你烧的钱,高三下学期马上来了,考完就准备去当兵,虽然不是飞行员,妈和爷爷奶奶的纸钱早就烧完了,我俩爷子也不存在这些,你说是不是?”

淡黄色纸钱徐徐燃烧,释放出光芒和炽热。

火光映照于周海面容,整个人有些泪光闪闪,想起父亲和蔼的面孔,还有临终前在医院病床上安慰和鼓励自己的苍白面容,让他浑身微微颤抖。

白血病。

这个医学术语对任何人而言,都意味着一个结果——死亡。

每天起早贪黑为了多挣点钱的周平远,一年前检查出白血病,这个病让两父子组成的家,崩溃了。

仅仅一天,周平远满头白发,极端恶化的心态和情绪,让他病情加速恶化。

患病十八天后,周平远撑不住了,满脸苍白的面容,向周海露出最后一个微笑。

至此,整个世界,独剩周海一人。

母亲走了八年后,周平远离去,这样的打击对周海而言是致命的。

稳定的生活被打乱,周海不仅要读书,更要努力工作挣钱,养活自己。

人的精力有限,周海已经没有平静读书的生活环境,由此带来的后果,便是学习成绩的日渐下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