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冰公主才是她的目标

印记消失不见,瞳孔恢复了正常,怨魇弯起了嘴角,低头打量着面前几只已经臣服于她的幻影兽。

怨魇哼了一声:“曼多拉的幻影兽吗?”

她原本想直接解决掉它们,但转念一想,要是这几只幻影兽迟迟不回去的话,肯定会引起曼多拉的怀疑。

这对她是十分不利的。

对怨魇而言,藏在暗处的时间越长,她能够感染其他仙子的机会就越大,到时候被发现,她也不会处于绝对劣势。

但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冰公主——才是她的目标。

她想了想,对幻影兽下达了新的命令。

她说道:“就当是见面礼了,去吧。”

幻影兽抬头,张开巨大的翅膀,往原来的地方飞了回去。

怨魇也化为一团黑气,前往仙境深处。

......

华严镜宫。

曼多拉一只手拿着玉如意,另一只手撑着头,躺在宝座上闭目养神。

那几只幻影兽此时也飞回了宫殿,无声地落在宫殿的中央,像平常一样等待曼多拉的指令。

曼多拉眼睛未睁开:“回来了?”

为首的那只幻影兽低吼了一声,算是回应她的话。

“可有什么发现?”

幻影兽却低着头,没有应声。

曼多拉皱了一下眉头,刚想训斥它们,突然就感到了一种不属于这里的气息。

她猛地睁开眼睛。

幻影兽已经来到了她的面前,张大嘴吼叫,向她伸出了利爪。

曼多拉下意识就用手中的玉如意挡住幻影兽的进攻,可一切发生得实在太突然,她还没反应过来,剩下的幻影兽此时也飞了上来。

“咣当”的一声,玉如意掉落在地,曼多拉也从宝座上被幻影兽狠狠地摔了下来。

她瞪大双眼,不可思议地喊道:“你在干嘛?!”

为首的那只幻影兽听到她的话,停顿了一下,可动作还是没有停下来。

向曼多拉挥下来的爪子锋利无比。

玉如意不在手中,曼多拉根本反击不了,她本能地闭上眼睛。

“轰轰轰——”

从宫殿门口处,地上突然裂开了一道道巨大的裂缝,裂缝不断延伸,停在幻影兽的脚下。

利爪快触碰到曼多拉时,“咔啦”一声,裂缝里突然长出了粗壮的植物,“噗嗤”一下直接捅穿幻影兽的腹部,然后疯狂向上生长,将它牢牢地钉在空中。

“嗷——”

幻影兽的喉咙里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嘶吼,腾空的四肢没有着力点,挣扎着。

只见它的头痛苦地仰着,体内仿佛有两种力量在激烈地对抗,最终有一团浓浓的黑气从它的双眼里被逼了出来。

不甘地带走了瞳孔里的印记。

植物收回地里,幻影兽重重地摔回地上,呻吟声中带着虚弱,受伤严重的腹部将地面侵染成了红色。

曼多拉明显被吓到了,身子小幅度地抖着,没有站起来。

木灵女走上去,看了她一眼,随后伸手对幻影兽进行治疗,很快就治好了。

木灵女转头问她:“它们这是怎么了?”

她刚进到宫殿里,就见到那突发的一幕,幸好阻止得及时,不然后果可就十分严重了啊。

曼多拉苍白的脸色在见到木灵女之后有了好转,她心有余怵地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战战巍巍地扶着宝座站了起来。

她摇摇头:“我不知道。”

木灵女看着躺在地上的幻影兽,觉得奇怪:“它们可是你召唤出来的,你不懂?”

曼多拉在幻影兽面前蹲下来,有一些迟疑:“它们刚刚好像被人控制了。”

木灵女顿住:“控制?”她从未听说过。

曼多拉确认幻影兽已经恢复正常之后,将它们放进了镜空间,那只幻影兽被放进去之前,眼睛突然睁开,里面倒映着曼多拉的面孔,似乎在传达什么信息。

曼多拉心里咯噔了一下,猛地站起来。

木灵女被她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问道:“怎么了?”

曼多拉看着木灵女,回想起了一个细节:“刚才它的瞳孔里,有着一个很奇怪的图案。”

“什么图案?”

曼多拉想了一下如何描述:“像是一个六角星,黑色的......”

木灵女喃喃道:“六角......”

思考的声音戛然而至,紧接着木灵女脸上出现了难以置信的表情,她急忙抓住曼多拉的手臂,语气急促:“那你有没有在它们身上发现类似黑色气体的东西?!”

曼多拉见她很紧张的样子,仔细回想了一下,发现确实有这个情况,点头:“有,在幻影兽的眼睛......”

话还没说完,木灵女就松开了她的手臂,噔噔噔就转身跑出去了。

木灵女现在内心十分的慌张,因为六角星这个罕见的图案,她不久前刚见过

——怨魇的斗篷上,也印着一个。

再加上怨魇就是黑气的形态,这不免就让她联想到就是怨魇搞的鬼。

这样的话,冰冰可能就有危险了......

木灵女不敢再想下去了,她现在只想赶到冰晶宫,然后把冰公主带到灵犀阁,不能再让她受伤了。

可是当她气喘吁吁赶到的时候,却发现冰晶宫的门罕见地开着,里面却空空荡荡的。

——冰公主不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