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终极一班

魔界

狄阿布罗魔尊睁开眼睛看向了某个方向“终于找到你们了,原来跑到金时空去了。”

狄阿布罗是魔化人,这在魔界是人尽皆知的事情,只不过他在抛弃掉自己的人性的转化为真正的魔并且成为魔界至尊之后就很少有魔敢在魔尊面前说这种事情了。

狄阿布罗在从异能行者转化为魔化人的时候还留有人性,但是要想在魔界生存只能不断变强,要想变强就必须抛弃掉自己的人性变成真正的魔,狄阿布罗魔尊在抛弃掉自己的人性之后就不断变强变成了魔尊,而被他抛弃掉的人性则是在魔界力量的催生下变成了一老一少,狄阿布罗发现他们两个人和自己性命,力量相连可以说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他们出事了自己也活不了。

这两个分身在魔界不仅碍事还会吸取自己的力量,于是狄阿布罗将他们两人送到了一个时空派专魔看管,谁知道这两家伙在去了那个时空之后居然搞事让那个时空善恶失衡让火焰使者降临,那个时空被毁灭,他们两人也不知所踪。

狄阿布罗能感应得到他们两没死但是具体位置不知道在哪里,既然他们躲起来了,狄阿布罗也懒得去找他们了,只要他们活着就行,不过最近下面的魔有些不太安分,不过从那两个家伙能把一个时空给弄毁灭来看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而且他也正好可以借此机会好好整顿一下魔界。

想到这里,这位魔界至尊将自己的力量分了两部分出去,反正缺了这点力量又不会死。

金时空

金时空现任白道盟主田龙抱着一个孩子十分气愤的打了一个电话,很快电话那边接了,田龙顿时一阵输出。

“钱莱也你他么知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

“知道啊,你的结婚纪念日嘛,你是不是忘记我们是情敌了。”电话那边回答说。

“艹。”

“你先别急着艹了,武力裁决所那边已经快到了,听说武力裁决所已经有两个武尸了再加上黑龙你确定你打得过。”

田家

田龙的妻子一脸微笑的把孩子交给了女儿然后拽着田龙进了房间。

“姐姐这是爸爸给我们生的弟弟吗?”八岁的男孩看着十岁的姐姐问。

“应该是吧。”姐姐说。

女孩看了一眼手里的弟弟然后凑到门边。

“这个孩子真的不是你的?”

“不是,不信的话你问钱莱也,是他让我去时空之门那边捡回来的。”

很快田龙和妻子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田龙走到女孩面前说“小欣啊,这是你的弟弟阿毅,以后你要好好照顾弟弟哦。”

田欣点了点头说“我会照顾好弟弟的。”

“太好了我终于不是最小的了。”田宏光笑着说。

十年后

十八岁的田宏光带着十岁的田弘毅来到田龙和妻子面前“爸妈,我们想出去玩玩。”

“去吧,早点回来。”

两个孩子离开后不久钱莱也的电话打了过来。

“什么事?”

“危险,快走。”

……

田家所在地化作一片火海,刚刚去西瓜高中面试老师的田欣回到家里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一幕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这时田欣的裙子被拉了一下,田欣低头看见了田弘毅和站在不远处的田宏光。

“姐姐,我们的家没了。”田弘毅说。

“阿毅不怕,有姐姐在呢。”田欣抱着田弘毅但是她的眼泪已经不要钱的流了下来。

墓园

田欣带着两个弟弟站在墓碑前面,看着父母的墓碑。

那天田家发生爆炸,田龙和妻子没能逃出来最后警察调查过后的结论是煤气爆炸。

一年后

武力裁决所

黑龙将武力裁决所的其他几个创始人关在笼子里,在他们的对面是几个年轻人,田宏光和田弘毅也在其中。

“弟弟不要一错再错。”红龙看着黑龙说。

“黑龙,我们已经自废武功了现在无法对你构成威胁了,你还要干什么?”

“登龙别急啊。”

“你他么就是个疯子。”雨龙说。

这时一股巨大的压力从天而降。

爆炸过后

废墟之中田弘毅和田宏光从废墟里爬了出来,两人对视一眼连忙逃跑。

黑龙从废墟里爬了出来说“还不给我去追。”

两个人追了上去,黑龙看了一眼废墟随后追了上去。

“雨龙,雷龙。”废墟中红龙和登龙还活着但是另外两人已经死了。

“行了红龙别叫了,他们两已经死了。”登龙和土龙从废墟里爬了出来说。

“趁着黑龙还没回来我们快走,以后也别联系了。”登龙说完就跑了。

高二年级

英语课

田欣正在给学生上英语课这时候贾勇气喘吁吁的跑到了门口。

“主任怎么了?”田欣问。

“田欣老师啊,你弟弟田宏光在校外和人打架现在已经被送进医院了,你快去看看吧。”

……

“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但是病人伤势实在是太严重了。”医生对田欣说完然后离开,护士把田宏光推了过来,看着弟弟的尸体田欣失声痛哭。

“姐姐。”十一岁的田弘毅再次拉着田欣的衣摆喊到。

田欣看见田弘毅瞬间把他抱住。

三年后

墓园

田弘毅和田欣站在墓前,田弘毅给放了两束花在墓碑上然后退了下来。

“阿光今天我通过了芭乐高中的面试,过几天我就会申请去终极一班当班导的,相信校长那边很快就会通过的,在我看来终极一班的那些学生都是好学生只不过是教育问题而已,我相信我一定能把他们拉回正轨让他们考上好大学不会让他们重蹈你的覆辙的,你在天上一定要保佑姐姐啊。”

离开墓园后

“你确定你有把握能让终极一班的那些家伙听你的?”田弘毅问。

“没把握,那是不是终极一班的那个老大汪大东?”田弘毅顺着田欣的方向看过去,一个模样凄惨的人走了过来,当他看见田弘毅的时候精神瞬间松懈倒在了他的怀里。

看着汪大东这个样子,田弘毅想起来了今天他还有汪大东约战八大高校来着,这家伙不会自己一个人去了吧。

“我想我有办法了。”一边的田欣说。

田家

汪大东从床上坐了起来发现自己在一间陌生的屋子里,旁边有一件女人的贴身衣服,汪大东拿起来闻了一下。

“醒了。”

一个声音响起,汪大东警惕的看了过去,当看见那个人的时候松了口气有些埋怨的说“今天和八大高校的战斗你跑哪儿去了为什么没来,你看看我这身伤你让我怎么回家。”

“去扫墓了,至于家里的事情你不用担心,我姐正在帮你解决。”男子看了一眼楼下说。

汪大东走到扶手边看了下去,一个女人正拿着手机在给自己家里打电话。

“我是芭乐高中的老师我叫田欣,汪大东同学最近要去参加一个英语交流活动所以暂时不会回家,他以为担心家里不放心所以让我给你们打个电话说一下情况。”

“这时哪里?”汪大东看向男子问。

“这里是我家,那是我姐田欣,话说八大高校那边都解决了吗?”男子问。

“解决了,阿毅你姐应该也不知道你在外面做的事情吧。”汪大东问。

“她不知道所以你说话的时候小心一点别给我说漏嘴了。”男子说。

“嗯。”汪大东说。

第二天

汪大东下楼,田欣老师已经把饭菜都端到桌子上了,看见汪大东下来就招呼他一起吃。

“这是?”汪大东看见旁边柜子上的合影,指着照片里的两个男孩问。

“这是我的弟弟,左边那个就是你昨天看见的那个男孩他叫田弘毅,右边那个叫田宏光他已经走了,过来吧,一起吃饭。”田欣说。

“你弟弟呢?”汪大东问。

“他去跑步了,等会回来吃。”田欣说。

汪大东坐下吃饭,不得不说田欣老师做的饭菜的确不错,正当汪大东在感慨田弘毅生活不错的时候田欣接下来的话却差点让汪大东差点噎死。

“我想去终极一班当班导。”

汪大东听到这句话瞬间上了墙,田弘毅这时走了进来看见挂在栏杆上的汪大东说“发生什么事了?”

“田欣老师我能知道你为什么要到终极一班当班导吗?”汪大东问,要知道芭乐高中所有的老师都是巴不得离终极一班越远越好,这还是汪大东第一次看见要贴过来的老师,所以他有些看不明白田欣的操作了。

“我想让终极一班的同学都考上大学,汪大东同学你会帮我吗?”汪大东本想说田欣的这个想法简直就是痴人说梦,但是当他看见田欣眼里坚定的眼神的时候他没有说出来,或许这个老师真的能够改变终极一班呢。

“我答应你。”汪大东说。

吃完饭后

“你不就在终极一班吗?你姐为什么要让我帮她?”汪大东看着田弘毅问。

“我姐一直以为我在芭乐高中普通班读书不知道我在终极一班,所以我准备在他入职的时候转班去其他高三班级,所以终极一班的事情就要麻烦你了。”田弘毅说。

“你姐为什么一定要到终极一班啊?”汪大东问。

“我哥哥是上一届终极一班的学生,他是当年的ko1,只不过因为一场战斗他走了,他走了之后我姐就想到要把你们这些所谓的走入歧途的坏学生带回正途让你们考上大学,慰藉我哥的在天之灵。”田弘毅说。

“原来是这样,你和你哥比谁强一点?”汪大东问。

“嗯,他强。”田弘毅说。

“比你强,所以他到底遇到了什么才会把命给丢了啊。”汪大东问。

“别着急,你迟早会遇到的。”田弘毅说。

终极一班

田欣正在上课,终极一班的学生在汪大东的压制下不得不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装作在听课的样子这时一个意想不到的人跑进了终极一班。

所有人看着气喘吁吁站在门口的贾勇十分的惊讶,要知道在芭乐高中除了田欣以外其他老师根本不敢踏入终极一班的地盘半步,这贾勇今天是怎么了?

“主任你怎么了?”田欣看着气喘吁吁的贾勇问。

“田……田欣老师啊,刚才西瓜高中的教导主任打电话给我,他说你弟弟田弘毅在校外和人打架斗殴现在已经被送进医院了,你快去看看吧。”贾勇的话刚说完田欣眼前一片晕眩差点站不住了,汪大东出现在田欣身边扶住了她。

“阿光。”田欣说了一句然后连忙跑了出去。

校外田欣穿着高跟鞋向医院跑去,这时汪大东骑着机车出现在田欣身边说“老师上车我带你去。”

田欣连忙上车。

医院

手术室

田欣和汪大东站在门口。

“老师别担心,你弟弟不会有事的。”汪大东安慰道。

“当初阿光就是这样被送了进去但是,但是,阿毅你可千万不要有事啊,你要是出事了姐姐该怎么办。”田欣哭着说。

这时手术室的灯熄了,护士推着一个盖着白布的人走了出来,田欣看着这一幕顿时崩溃了,这时一个声音从两人身后传来“姐,汪大东你们怎么在一起啊?”

田欣和汪大东转身看见了鼻青脸肿,胳膊和da腿打着石膏坐在轮椅上的田弘毅。

“田弘毅,让你在学校好好上课,你为什么要跑出去打架,阿光是怎么死的你难道忘了吗?怎么样还疼吗?”田欣说着就要打田弘毅但是看见他现在这副惨样子瞬间下不去手了她心疼的问。

“我不疼了。”田弘毅说。

这时一个老人带着一个小女孩走了过来,小女孩跑到张子穆面前说“哥哥你还疼吗?”

“哥哥不疼了。”田弘毅说。

“雷霆没事吧。”田弘毅说。

“我没事了,老孙和万钧也没事。”雷霆说。

“所以到底是怎么回事啊?”田欣问。

“哥哥帮我们打跑了坏人。”雷霆说。

“今天我带着两个孩子出去玩,遇到了不怀好意的人是田先生帮我们打跑了那些人,所以我们会承担田先生接下来的治疗费用直到她的伤好了为止。”老孙说。

路上

“你怎么被打成这样子了?”田欣冷着脸走在前面,汪大东推着田弘毅走在后面,看田欣没有注意汪大东问。

“你迟早也会遇到的。”田弘毅说。

“是嘛,真的好想早点遇到。”汪大东说。

田家

在汪大东的帮助下田弘毅成功坐到了床上,时间已经是九点钟了,汪大东匆忙离开。

很久之后田欣走了进来坐在田弘毅对面。

“我刚给西瓜高中打了个电话,西瓜高中的老师告诉我你已经你已经有半年没去上学了,你想干什么,告诉我你想干什么?”田欣看着田弘毅说。

“姐。”田弘毅喊到。

“叫什么都没用,我有没有说过让你不要去打架,不要去打架,你为什么不听,你忘了阿光是怎么出事的吗?你有没有想过要是你也出事了,我怎么办。”田欣哭着说。

“姐。”

“我给你办理了转学,伤好了之后你跟我一起到终极一班上课,我亲自看着你,没有商量的余地。”田欣说完走出了房间。

当初他和老孙让狄阿布罗魔尊软禁他们的那个世界被火焰使者毁灭然后逃到了金时空,没想到躲了这么些年还是被发现了,但是让他们没想到的是狄阿布罗居然没有让人把他们抓回去而是让他们看着黑龙这个神经病,让他不要破坏了魔界在金时空的安排。

黑龙发现了他们,于是第一次他被黑龙给抓了,老孙家也被攻击,雷霆的母亲去世,最后还是狄阿布罗出手他们才脱身,这一次黑龙亲自带着四个武尸过来,幸好老孙及时出现再加上狄阿布罗传功传的及时,恐怕这一次就不止伤这么一点了。

今天他才从老孙口中得知狄阿布罗真正的安排,他从来都不想让金时空的魔道压过白道,毕竟一个时空的善恶失衡那么那个时空就会毁灭,他还想用十二时空来做一些事情呢,有怎么可能会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现在黑龙的野心太大了,大到已经严重破坏了狄阿布罗的计划了,所以狄阿布罗给他们两个都命令是配合白道处理黑龙的武力裁决所,魔界再金时空的力量他们可以随意支配。

老孙不想插手这些失望于是就都交给了他,这样一来田欣把他转回终极一班还正好合适。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