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潇雪的学业
  • 永恒剑墓01
  • 剑之君主独孤飞羽
  • 2577字
  • 2021-11-19 10:36:59

“你什么时候才能明白?这个世界修为才是唯一的真理,连蚂蚁都知道要修炼。”

“扯哪去了,不是说我家潇雪把你家孩子打骨折了吗?把我急匆匆召开,不会是来谈修行的吧。”

“对对对,你孩子给我孩子打骨折了,虽然现在已经治好了,但是这已经给孩子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心理阴影,你赔偿点精神损失费就好了。”

“就这?要多少。”

“别赔,骨折这种现象是常见的,而且学院已经给你孩子治疗好了。”成星尊者巡视工作回来制止到。

“他才五岁啊!他还是孩子!”优亚丽有点歇斯底里了。

“这里要培养的是未来的大师甚至是宗师!如果这点苦都吃不下,请你给孩子申请转学。”成星尊者也忍不住吼起来。

优亚丽双肩一怂,小声啜泣起来。

“知识学习已经结束,炼体修行快开始了,你们可以跟我去观望一下,骨折这种小事每天都会发生很多次,有什么值得争吵的。”

“我觉得可以。”伏容附和到,拍了拍优亚丽的肩膀。

“那走吧。”优亚丽擦了擦眼睛,答应了。

操场上,这些孩子按照年龄被划分到不同的区域。

在区域内,有老师负责教怎么炼体,和一些基础的武器使用、杀人术、防身术、逃跑术等。

有炼神二重的老师负责这些学生的人身安全,避免出人命。

操场边上,是一片巨大的药池。

另一边高处就是观众席,有不少老师或者家长在远远观看。

在一年级的区域,优亚丽看到了自己的孩子正在搏斗,他的孩子略胜一筹,把对手的脚用长枪贯穿。

老师出手分开两人,把受伤的孩子放进一个药池里,一道真气注入被打的孩子体内,那孩子随着真气的注入恢复如初,不留一点伤疤。

但是痛楚却深深留在了那个孩子的脑海里,有意地躲闪优亚丽的孩子,找其他孩子做对手。

优亚丽没了之前的矫情,为自己的孩子鼓起掌来:“看我孩子像不像一个战神,我儿山殇有大帝之资。”

“奇怪,一年级的区域没有潇雪?”

伏容找了几遍,没找到潇雪。

“在二年级的区域。”成星尊者道。

三人的目光看向二年级的区域。

一个体型健硕的二年级男孩挥舞大刀和潇雪打,潇雪用的是重剑。

很快,潇雪体力不支,招架不住被一刀划破肚皮,内脏流了出来。

老师用真气护住潇雪,把她扔进药池里。

“低年级的下次别乱跑了。”那个男孩挑衅道。

潇雪治疗完毕,提着重剑又和男孩战在一起。

又失败一次,两次,三次。

当潇雪再一次挑战时,那个男孩体力不支被一剑击倒,潇雪一剑直接砍男孩的脑袋。

危急时刻,老师出手救走男孩,地面被重剑砸出一个小坑。

男孩看着杀气腾腾的潇雪,生出一丝胆寒,不敢再战。

潇雪回到一年级的区域,泡在药池里休息。

其他的孩子休息大多是三三两两聚在一起,潇雪不爱说话,性格孤僻,总是独来独往。

“潇雪资质不错,综合入学的几个月表现来看,十年之后极大可能晋升炼体宗师。”成星尊者对伏容说到。

“那我儿呢?就是那个用长枪的,把对手一下贯穿的那个。”优亚丽凑过来。

“稳定发挥的话,晋升炼体大师没问题。”

“那我回去以后好好鞭策他,让他努力,争取晋升宗师。”

“修行之事,靠的是自身,外人只能好好引导,若是强迫修行,只会物极必反,乱了道心,反而不利于晋升。”

单挑修行结束,还有逃跑修行,团战修行等。

潇雪只在单挑修行中表现出色,逃跑和团战明显不行,重剑影响她的速度,性格孤僻让她没有伙伴组团。

修行结束,就到了放学时间。

“你们把孩子接回去吧。”成星尊者说完便起身离开了。

伏容和优亚丽领着孩子往校外走去。

“要不我们订个娃娃亲吧,你看这也是缘分对不。”优亚丽打起歪主意。

“这可不行,我做不了主,这孩子是我女主人的。”伏容拒绝道。

伏容走向校外的飞行器停放处,优亚丽跟着过去了。

“载我一程呗。”优亚丽厚着脸皮道。

“行吧。”伏容不知道怎么拒绝好。

打开舱门,里面坐着一名白发白衣的男子。

伏容吓了一跳:“美……帅哥你谁啊?怎么跑我家的飞行器来了?偷飞行器?还是走错了?我锁了门的啊?我要报警了。”

独孤飞羽把身份牌拿出来。

“!”伏容呆滞了。

“装,你继续装。”优亚丽感觉受到了欺骗,“还说什么女主人,什么养女,你这种满嘴谎言的女人,我耻于与你为伍。”

优亚丽带着孩子转身走开了。

“你听我解释。”伏容无力地想挽留优亚丽。

“解释啥?啥谎言?你骗她感情了?老渣女了,连女人的感情都骗。”独孤飞羽不明觉厉。

“你这样子我还不太习惯。”伏容拍了拍脑袋,牵着潇雪上了飞行器后排,“你开还是我开。”

“你这矜持的样子我也不太习惯,之前都直接扒我衣服,现在连干嘛都要问一句了。”

“你之前不是女身嘛,谁知道你回去一趟就变回男身了。”

独孤飞羽展开魂力观测飞行器的变化,用真气启动飞行器:“潇雪的表现怎么样?”

“老师的评价很高,说是十年之后很大概率成就炼体宗师。”

伏容语气里透露出自豪,她已经把潇雪当成自己的亲人来照顾了。

“快叫哥哥,我给你买糖吃。”独孤飞羽调戏潇雪。

潇雪看着独孤飞羽,欲言又止。

“你占便宜啊,潇雪喊我阿姨,却喊你哥哥?那你该喊我什么?”

伏容想给独孤飞羽一拳。

“我就比潇雪大十二岁而已,这不就是大哥哥么,嘿嘿嘿。”独孤飞羽露出猥琐的笑容。

“切,潇雪叫他叔叔,别被他占便宜了。”

“好清秀的哥哥啊。”潇雪说话,声音有些嘶哑粗犷。

“诶,潇雪真听话,哥哥给你棒棒糖。”

独孤飞羽拿出早就准备好的棒棒糖递给潇雪。

“那我呢?”伏容眼巴巴地看着独孤飞羽。

“你都二十五了,也要吃棒棒糖?”独孤飞羽又掏出一根棒棒糖递给伏容。

伏容一边吃一边阴阳怪气起来:“哥哥,你给我买这个你女朋友知道了不会生气吧(拿出棒棒糖)?真好吃,哥你尝一口,哥哥,你女朋友要是知道我俩吃同一个棒棒糖,你女朋友不会吃醋吧!哥哥,你骑着小小飞行器带着我,你女朋友知道了,不会揍我吧,好可怕你女朋友,不像我,我只会心疼giegie(哥哥)。”

独孤飞羽嘴角忍不住抽搐两下:“阿姨,你都二十五了,能不能像我这样成熟稳住点。”

“谁说我二十五了?我今年十八,明年也十八!”伏容伸出手用力敲了敲独孤飞羽的后肩。

回到住处,伏容去做饭,独孤飞羽开始抽查潇雪的功课。

抽查一会,独孤飞羽扶着额头感叹:“你们俩还真是极端,一个除了修炼啥都会,一个除了修炼啥都不会。”

“淬体几次了?”

“两次。”潇雪不敢抬头看独孤飞羽。

“可以了,继续加油,等你成为炼体尊者,可以用真气学功课,一次性学一本书都花不了多久,还能用真气做饭,超级快。”

伏容端着食物走出来,没好气道:“好了好了,吃东西吧,别说话了。”

独孤飞羽正在大口朵颐,摩比尊者发来信息:“有任务,需要炼神尊者出手,其他的炼神尊者都有事务在身,你赶快来神殿找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