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审判
  • 永恒剑墓01
  • 剑之君主独孤飞羽
  • 3135字
  • 2021-11-19 12:55:45

独孤飞月看着从天而降的芸娘,羞涩地喊了一声:“嫂子。”

芸娘用食指挑起独孤飞月的下巴:“你脸红个泡泡茶壶。”

独孤飞羽有些尴尬地咳了两声,芸娘不知道独孤飞月的神魂之前在他体内,他们做那种事的时候,独孤飞月比他还兴奋。

看到女儿复活,林清月和独孤九黎异常兴奋,林清月搂着独孤飞月哭个不停。

独孤九黎凑到独孤飞羽耳边用极低的声音说:“我以为你们都死了呢,还打算和你母亲再造一个。”

独孤飞羽轻声回道:“我不介意多几个弟弟或者妹妹,您老要是养不起,我可以帮你养。”

“还是免了吧,你们也大了,估计也该有孩子了,乱了辈分可不好。”

一片桃花掉落下来。

紧接着,无数的桃花桃叶掉落,落到地面,仿佛雨水一般,融散在地面,不见踪影。

留下一片光秃秃的枯木桃林。

……

淼月城,各方势力大佬出关,城内城外大部分官员聚集在神殿内。

无数的居民围在神殿周围,看着神殿外巨大的灵力影幕。

那影幕内呈现出神殿内的审判场景。

被告一方,是淼月城林家全族。

原告一方,是明月镇王家全族,包括王家的客卿独孤飞羽和芸娘,还有不少同样被逼走的城外势力的一些代表。

“林族长用林家的私人身份交涉芸娘主宰,交涉失败后,欺骗真神降下神力,念在林家老祖战功显赫,现剥夺林家一族所有的神殿职位,取消林家一族的特权。

林家一族强占明月镇王家一族、赤魂镇炎魂宗、霞明镇赵家一族、常山镇赵家一族、九霄镇破风宗的产业,逼迫合法公民流离失所,现剥夺林家一族的所有家产族业,赔偿于原告一方,恢复原告一方的所有名分,并将林家一族逐出淼月城,林家一族人终生不得进入淼月城,被告林家一族可有异议。”

法官庄严地宣判道。

“林家一族无异议。”林族长像个木头一动不动,紧闭双眼,回到。

“原告可有异议。”

“王家一族无异议。”王族长开口道。

“赤魂镇炎魂宗有异议。”

“霞明镇赵家有异议。”

“常山镇赵家有异议。”

“九霄镇破风宗有异议。”

“请讲。”法官伸手示意。

炎魂宗的代表宗师站起身:“我炎魂宗一宗之人,早已沦为盗匪,与林家不共戴天,只要淼月城林家人一日不除名,炎魂宗誓死不回归。”

“霞明镇赵家附议。”

“常山镇赵家附议。”

“九霄镇破风宗附议。”

“既然如此,继续剥夺原告除王家一族的所有人身份,视为盗匪,人人得而诛之,请执法队将这些盗匪护送出城。”

这个结果,在所有人的意料之中,不管是王家人还是林家人,都不敢逼迫另一方,只要王家那边愿意,有芸娘在,完全可以将林家一族除名,让林家众人沦为贼寇。

但王家人不敢,林家除去五位尊者客卿和被逐出去的三位尊者,还有十二位尊者,以及不少宗师。

这是一股极其恐怖的力量,那刘全仅仅是一名炼气宗师,就敢斩杀王室百余人,其中不乏尊者。

王家除了芸娘和独孤飞羽,最高修为才宗师,要是与林家撕破脸皮,对两边都没有好处。

与其两败俱伤,不如各退一步。

审判结束。

林啸走到芸娘面前:“虽然我知道我们没机会了,但我还是想把我藏了很久没敢说的说出来,毕竟这可能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

芸娘下意识往独孤飞羽身边靠拢,伸出手十指紧扣握住独孤飞羽的手。

林啸深情道:“我喜欢你,这一次分别,就是永远。”

“我不喜欢你,有多远走多远。”芸娘毫不客气拒绝了。

“我好不容易心动一次,你却让我输的这么彻底,焯!”

林啸表情逐渐失控,狂笑着转身离开了。

……

城外,曾经的林家二长老带着自己的手下迎接林家人。

林家二长老化出火焰分身将那些所谓的“盗匪”斩杀殆尽。

“我的族人们,请做出你们的选择。”

林家二长老眼中带着戏谑地看着林族长。

林族长身后的族人分出一拨站到曾经的林家二长老身后去了。

两伙人分道扬镳,从此,淼月城林家不复存在。

林家二长老带着一部分族人去了雾城。

林族长带着一部分族人去了洪武王城。

至于悬赏的刺杀任务,在林家被罚的倾家荡产之时,任务也被取消了。

城内,空出来的大部分神殿职位被各方势力瓜分。

副城主之位,落到了明月镇王族长的头上。

之所以所有势力都投票把这么大的位置让给王族长,则是沾了芸娘的光。

明月镇没了灵脉,王家一族也不回去了,就在曾经林家的那片族地安家,掌控着赤魂镇的魂石矿,做大做强,再创辉煌。

芸娘的主宰身份得到认可,整个洪武王国无数势力都派来代表送贺礼,甚至连琉璃星其他大陆的势力也远道而来送贺礼,淼月城也按照神令拿出大量资源交于芸娘。

原本穷哈哈的芸娘一下子变得富有起来。

芸娘拿出部分资源帮助王家重建家族,又拿出不少资源供独孤飞羽和他父母及妹妹修行。

“真神传召,要求芸娘主宰在三日之内必须前往神国。”

王族长敲响练功室的门,打断了正在双修的独孤飞羽和芸娘。

“好了,知道了。”

打发走王族长,芸娘眼巴巴地看着独孤飞羽:“只剩三天了,你可不能再拒绝我了。”

“行吧,这三天你要怎么样我都陪你。”

两人回到王族长给他们安排的住处,将写着“任何人勿扰”的牌子挂在门上,一挂就是三天。

……

送走芸娘。

独孤九黎凑到独孤飞羽耳边:“你小子身体真棒啊,三天三夜没出门,有我当年的风范。”

“我也要走了,我工作的地方在另一个世界,独孤飞月要照顾好父母啊。”独孤飞羽看着独孤飞月。

“交给我吧。”独孤飞月拍了拍自己的36D。

“这就要走了?”林清月和独孤九黎有些舍不得。

“我查过了,我效力的地方是梦演真神的地界,梦演真神与言灵真神是好友,有互通的空间通道和传送阵,来回很方便的。”

“那你要常回家看看啊。”林清月摸了摸独孤飞羽的脸。

“嗯……”

独孤飞羽想起了黄石大师,但是没有搞到灵根丹,他也不好去见黄石大师。

至于淼月学院的学业,估计学院已经教不了他什么了。

……

风语星,摩尔皇城。

空空武者小学院,是摩尔皇城最好的一所小学院,有着全风语星最顶级的教学资源和教学理念,只有炼体尊者以上或者炼神宗师以上修士的子女才有资格进入这所学院学习。

根据梦演真神治下普遍是教育方式,五岁的小孩子就被送往小学学习,一直学到十五岁毕业,才能有机会考入武者大学学习。

不同于言灵真神治下的区域三年小学,梦演真神治下的区域是十年小学十年大学。

潇雪就因为独孤飞羽的原因在这里学习。

不过刚入学没多久的潇雪在学院把同学打骨折了,伏容正神色焦急地赶到班主任办公室。

门开着,里面的班主任成星尊者正在和一个女人争吵。

伏容直接就进去了:“实在不好意思,小孩子不懂事,给老师添麻烦了。”

成星尊者示意了一下:“请坐,我倒不觉得麻烦,主要是另一位孩子的家长麻烦。”

“什么叫我麻烦?明明是你们学院教育方式有问题,我孩子的手都被打骨折了,他还只是个五岁的孩子啊,什么叫我麻烦?”女人虽然只是大师,却敢冲尊者吼叫。

“我们的教育方式一直都是这样,况且这又不是什么致命伤,这已经治好了不是吗?你要是觉得孩子不适合我们学院的教学方式,完全可以申请转学,没必要这么大动干戈请对方家长。”成星尊者无奈地摊摊手。

“优亚丽?”伏容认出这个争吵的女人,正是她的小学兼大学同学。

“嗯?”优亚丽转头看到伏容,不禁张大了嘴巴:“伏容?”

“既然潇雪的家长来了,你们也认识,就自己聊吧。”成星尊者说完便离开了办公室,悄无声息来到自己班级的后门窗户上往里看。

“伏容你孩子都这么大了,我怎么不知道?”优亚丽震惊得已经忘了是来干嘛的了。

“这不是我的孩子。”伏容尴尬地笑了笑。

“你家族其他人的孩子?我懂了,你出身大家族,家里其他人没空来,让你来处理。”

“也不是,领养的,这也算是我的孩子吧,我从小离开家族,很多年没回去了,你也知道的。”

“原来是领养的啊,是你不行还是你丈夫不行?”

“我还没丈夫呢,这孩子的养父是我的主……老板。”

“不简单,和老板搞起来了。”优亚丽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

“别想多了,我老板是个女的。”

“哦,女的啊,可惜了,要是能攀上尊者高枝,你家族的人都得仰头看你,不像我,有个尊者干爹。”

“还行吧,我没觉得尊者有多高尚,我对修行没兴趣,现在的工作挺适合我,我很满意,我活的好好的为什么要在意别人的看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