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复活
  • 永恒剑墓01
  • 剑之君主独孤飞羽
  • 2833字
  • 2021-11-16 16:14:22

突如其来的安宁,让正领着族人祭拜桃妖的王族长感觉整个人都懵了。

祭拜的众人也是十分不解地望着上空。

刚才还打斗激烈,现在怎么安静了。

芸娘抱着独孤飞羽落在王族长面前。

独孤飞羽打量了一下素未谋面的王族长,问到:“明月镇王家?”

王族长曾担任过明月镇的要职,对独孤飞羽的信息有所了解,认出了独孤飞羽的模样,大惊失色:“你是独孤飞羽?你不是和我族王庭都死在毒星了吗?”

“这件事说来话长,王庭是生是死我也不清楚,但我侥幸活下来了。”

王族长神色悲恸:“可惜了王庭。”

“王庭修为不低,去哪都有自保之力应该问题不大,不过现在需要你向神殿提起诉讼,控告林家,恢复王家一族人的身份。”

王族长惶恐道:“我不是不懂法,而是我怕林家人报复,那林家尊者众多,要覆灭我王家太简单了,先前举族奔逃,那林家人并未追击,放任我族人逃命,就已经很给我们面子了,哪还敢再去控告林家。”

“那如果我做你们族的客卿呢?”独孤飞羽看着王族长。

王族长探了探独孤飞羽:“你的修为我探不透。”

“炼神炼体双脉尊者。”

此话一出,王族长吓得双腿一软,差点当场跪下。

芸娘开口了:“王族长不嫌弃的话,我也可以做王家客卿。”

“你是?”王族长一脸疑惑。

“你可以叫我芸娘,是一位新晋主宰。”

主宰!?

在场众人脑壳发懵,王族长已经不知不觉单脚跪下来。

人群中颤颤巍巍走出来一对男女,明明看上去岁数不大的两人,却已双双白头。

“吾儿。”

“父亲,母亲。”

林清月抱着独孤飞羽哭了起来:“几年没见,你都这么高了。”

“这小姑娘真乖,叫什么名啊?”独孤九黎打量着芸娘。

“叫我芸娘就好了。”芸娘有些害羞,轻轻叫了一声:“父亲。”

“妹妹的尸体呢?”独孤飞羽询问起尸体的情况。

“本来我们逃亡的时候还带着你妹妹的尸体,后来听说你和王庭在毒星被毒死了,只好把你妹妹的尸体葬在这桃木下。”

林清月带着独孤飞羽来到一株桃树下,一个隆起的小土包前立着一块石碑。

石碑上刻着:独孤飞羽及独孤飞月之墓。

“看着自己的墓碑感觉真奇怪。”

独孤飞羽用剑气一点,石碑破碎、土木翻飞,露出埋葬在下面的棺材,以及独孤飞羽和独孤飞月以前穿过的衣物。

“独孤飞月,我在刨你的坟。”独孤飞羽的人魂忍不住打趣道。

“那也是你的坟,你刨你自己的坟。”

掀开棺材盖,里面的少女面红唇润,栩栩如生,不像个死人。

“可惜还没有习得功法,把你的神魂转移回身体去。”独孤飞羽有些抱歉地看着独孤飞月,盖上棺盖,将棺材和尸体收入储物袋中。

“慢慢来嘛。”独孤飞月也不着急。

芸娘凑近独孤飞羽的耳边窃窃私语:“这桃妖实力很高,我丝毫察觉不到它的气息。”

听芸娘一说,独孤飞羽也警觉起来,这树妖能轻易挡住那些尊者,按道理来说应该灵力浩瀚,威压四方。

但他也丝毫察觉不到这些桃树有一丝灵力波动,连神魂都没有察觉到丝毫危险。

独孤飞羽询问王族长:“王族长,我看你们之前在祭拜桃妖,能否引荐一下?”

王族长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这桃妖本体是哪个,我刚才率众祭拜桃妖,想让它庇护我族,却也没得到丝毫回应。”

这太匪夷所思了,遍寻桃林,依旧没有丝毫不寻常的地方,就好像这些桃树皆是凡品。

“既然它们没回应,也没伤害任何人,估计是隐世的高手,也不好打扰这老前辈了。”

独孤飞羽感到可惜,他肯定要回启元界去的,王家人肯定不会跟着他,身为别人家族的客卿,却离得那么远,要是王家有难,他还无法快速回来支援。

一开始他看到王家人祭拜这桃木,以为这桃妖是王家人的庇护者,现在看来并不是。

芸娘碰了碰独孤飞羽:“我总感觉此地不宜久留。”

确实,无法探测到这样一个恐怖的存在,哪怕知道它的实力不如自己,但还是想本能的想远离这种未知的恐惧。

芸娘纵身一跃,飞上高空,藏在云层中,俯瞰桃林,只要有半点不对,她立刻就会降下黑炎,焚尽方圆百里的敌人。

察觉到芸娘远去,一株桃树灵力涌动,化出一个女人形,出现在独孤飞羽面前。

若不是亲眼所见桃妖之前奋战数位尊者不落下风,独孤飞羽只会觉得她是一名毫不起眼的凡人,浑身上下没有任何能量波动。

这等变化伪装术,精妙绝伦。

独孤飞羽惊叹桃妖的强大,身形缓缓后退。

“你在寻找我?”桃妖用魂力传音。

“我以为你是那些人族的庇护者,想道个谢。”

“我不属于任何势力,隐居这里已经十多万年,不插手任何世外的纠纷。”

“那我就不打扰老前辈的安宁了。”

“我在你的丹田内发现了一丝契合这具尸体的魂力波动。”

“……”

独孤飞羽身形再次后退,在他毫无知觉的情况下,这桃妖已经把他最隐蔽的秘密给探出来了。

这种实力多少有点恐怖了。

“别担心,我要是想杀你们,除了刚才那位主宰,没一个人能活着出去,只要我愿意,连那位主宰我也能给她留下。”

“老前辈有何指教?”

“我表面上看起来只是一位尊者,其实我就是一位尊者,只要我愿意,随时都能晋升主宰,我不晋升主宰的原因,就是怕引起真神的注意,现在我需要一个载体,这个载体将带着我的部分意识去游荡世界。”

“载体?”

“对,就是那具尸体,你应该是用了什么炼神功法,把她的神魂保存在你的体内,你把她的尸体挖出来,却没有复活她,所以我断定,你没有那种复活生命的功法或者阵法。”

“前辈眼光高明。”

“我可以帮你复活她,之后我就会陷入沉睡,不必担心我,我是不死的,这个人族女孩,将带着我的部分虚无意识,去游荡世界,这样一来任何功法都探不出来我的本体所在,除非有真神亲自降临探查。”

“虚无意识?”

“是的,我的虚无意识只能共享她的五感,不能沟通控制解读她的任何思想或者行为,她也无法沟通我的虚无意识,因为那道意识本身是虚无的,我只是想拿她当我探索世界的工具罢了,她本体要是死了,我的虚无意识也会消散。”

“你说的这么详细,就不怕我拒绝你?”

“有实力,无所惧。”桃妖微微一笑。

王族长和一众人都看不懂两人的神魂交流,只能看到这两人四目相对,一言不发,他们也都不明所以,不敢出声。

高空的芸娘没有发现桃妖的出现,一个丝毫没有灵力的生物引不起她的注意。

“想好了就把那个人族女孩的尸体交给我。”

独孤飞羽看着独孤飞月,独孤飞月点了点头。

独孤飞羽从储物袋中拿出棺材。

桃妖的人形化身变成独孤飞月的模样:“可以把她的神魂放出丹田了。”

“不做任何阵法准备?”

独孤飞羽有点担心,独孤飞月的神魂一旦暴露在虚空,立刻就会消融,一丝一毫也不会剩下。

“我已经做好了准备,只不过你感应不到而已。”桃妖的人形化身躺在独孤飞月的尸体上,刚好重叠融合上去。

独孤飞羽把独孤飞月的神魂推出丹田。

一股强大的灵力运转起来,整个桃林灵力涌动,这桃林居然是一个巨大的灵阵,恐怖的灵力席卷四方。

灵力护住独孤飞月的神魂,吸入身躯内。

芸娘在高空看得心惊肉跳,这股恐怖的灵力,绝对能瞬间抹杀任何主宰之下的修士。

“不好?那桃妖出手了。”

芸娘携带黑炎从天而降,灵力席卷四方,只需要两个呼吸,黑炎燃起,她就能将方圆百里彻底焚尽。

“快收手。”独孤飞羽用魂力传音给芸娘。

芸娘赶紧散去黑炎。

“侵蚀邪炎。”桃妖一眼就认出这黑炎,略微有些震惊,隐去灵力,沉如地底睡去,桃林又恢复了安宁,似乎什么都没发生过。

独孤飞月睁开眼,目光中没有了以前的呆滞,多了些灵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