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主宰之威
  • 永恒剑墓01
  • 剑之君主独孤飞羽
  • 2965字
  • 2021-11-10 14:23:17

“芸娘!”林啸从城墙上一跃而下,风度翩翩,一副贵公子的模样。

“林啸?”

芸娘看着那个转变极大的男人,有点没反应过来,在她记忆里,林啸懒惰成性,修行怠慢,只会贪玩享乐,欺负下人。

林啸诚恳道:“芸娘你果然还记得我,我为当初的错误行为道歉,只要你愿意回来,我就去找族长求情,恢复你的族籍,恢复你的身份,给你提供功法资源,助你修行。”

“回去?”芸娘差点笑起来,“现在让我回去,我被执法队追杀的时候怎么不叫我回去,我被黑炎宗是人掳走,用黑炎烧了两年,你知道这两年我怎么过的吗?”

“对不起。”

“一句对不起就能让我白白受两年火烧吗?芸娘早在两年前就被黑炎烧死了。”芸娘双目通红,那两年的痛苦,谁能体会得到。

“你要是有怨气,就冲我来吧,别牵扯我家族的人。”林啸张开双臂,闭上双眼。

芸娘伸手一指,一只黑色火凤飞去。

就在火凤即将碰到林啸的时候,林家大长老出手救走林啸。

“芸娘,偷学林家功法,叛逃出家族。独孤飞羽,勾结我林家叛党,伤我族内子弟。此二人,我林家之人,必诛之!杀!”

林家大长老一声令下。

无数林家弟子在城墙上怒吼:“杀!杀!杀!”

呼声震天。

林族长凌空飞来:“真神条令,凡境内主宰,无身份者,皆视为敌人,降以神力诛杀。”

林族长沟通着神殿,很快,神殿当中,言灵真神的神像上,一股神力降临到林族长身上,令林族长实力暴涨。

“真神法令在此,林家弟子随我一道,斩杀敌人。”

城内守军赶紧升起护城大阵,城墙上,越来越多的城内修士前来观看。

“尊者以下,传输火灵力给我。”

林家众人,除尊者外,炼气修士全部将火灵力传到林族长体内。

“叛党还不束手就擒。”

林族长一掌拍下,掌心蹿出一条巨大的火链,携带着恐怖的威能向芸娘席卷而去。

独孤飞羽点出两道剑气,根本无法奈何和这火链分毫,便识趣地往后退去,这等层次的战斗,不是他能抗衡的。

芸娘周身燃起黑炎,阻挡着火链,但黑炎烧得太慢,根本无法烧断火链。

“轰!”

芸娘灵力翻涌,这是独孤飞羽第一次见到如此海量的灵力。

那黑炎将方圆十里都烧起来,足有十丈高的黑炎,将原本需要很长时间才能烧断的火链瞬间熔断。

方圆十里内,万物寂灭,大地被焚掉一丈深。

只有那护城大阵上还燃着剧烈的黑炎,看得城内的修士心惊肉跳。

林族长左手继续释放火链,牢牢束缚住芸娘。

右手吸引着天地灵力,灵力剧烈引动下,几乎快要产生一个灵力漩涡。

林族长右手一挥,一条手掌大小的火凰飞出去,火凰后面,连接着他的右手掌心。

火链又将芸娘牢牢困住,火凰也缠绕着芸娘,通过后面源源不断的灵力补充,灼烧着芸娘的黑炎。

芸娘不停释放黑炎抵挡。

两股不同的能量碰撞,产生恐怖的爆炸。

以芸娘为中心,方圆十里内都被爆炸的气浪波及,城外的人都远远跑走了

“主宰大战?”

这就是主宰级别的交锋?看上去跟对波差不多。

芸娘消耗的灵力要比林族长多上许多。

半柱香不到,林家的炼气大师就已经耗光灵力,退到一边恢复去了。

芸娘的灵力消耗也就稍微低了点,爆炸声和爆炸范围也小了点。

再半柱香,林家的炼气宗师耗光灵力。

芸娘的灵力消耗与林族长的灵力消耗基本持平了,爆炸声和爆炸范围更小了。

“炼气尊者续上火灵力,只要火灵力。”林族长呼喊起来

十三位炼气尊者都开始续火灵力。

二长老和另外两位尊者走掉了,在场的除了林族长,还有十七位尊者,而这十七位尊者中,只有十三位有火灵根。

芸娘的灵力消耗更甚一筹,爆炸声和爆炸范围变得更大了些。

独孤飞羽就看这两人对波。

主宰之战就是这么朴实无华且枯燥。

“阵法!火灵阵,传火灵力给我!”

林族长传音其他尊者,立刻有人切断传灵,在林族长身边布置阵法。

无数灵石投入阵法内,产出火灵力被林族长吸收补充。

一天,两天,三天。

林族长和芸娘就这样一动不动对波打了三天。

独孤飞羽就在远处听爆炸声听了三天。

城内,那些修士一开始还兴致勃勃,后来逐渐大多失去耐心,都离去了。

这声音巨大,就算离得很远也能听清楚。

当声音消散,无数的修士赶来看胜负。

城外,芸娘抽身暴退。

“族长!”林家炼体修士赶过来,要趁机追击。

林族长看了一眼赶过来的独孤飞羽。:“所有林家炼体修士,与我一道,杀!”

芸娘倒在独孤飞羽怀里,累晕了过去。

望着气势汹汹的林家人,独孤飞羽只好带着芸娘逃走。

林家人的灵力基本都消耗一空,只用真气根本追不上独孤飞羽,只能眼睁睁看着独孤飞羽远去。

“林家果然不愧是大家族,连主宰都能逼退。”

“这林家族长借助神力提升实力,侥幸才能战胜这新晋主宰罢了,但凡这新晋主宰沉淀一下,灭杀林家易如反掌。”

“但人家确实做到了,就算是人多,就算有神力相助,人家以尊者之力击退了主宰,这就是实力的象征,要不是独孤飞羽出手救走主宰,林家人必将斩杀主宰,这一伟大时刻被载入史册。”

林家人稍加修饰,散步险些斩杀主宰的消息出去,顿时名声大噪。

随之而来的就是无数的传言,有的说林家有半步主宰,即将晋升主宰。有的说林家修士无可匹敌,能轻易击退主宰。还有的甚至说林家老祖复活了。

不管怎么传,都是林家有匹敌主宰的实力。

但其实林族长自己知道,他们不过是侥幸罢了,这一战,对林家的消耗同样巨大,数以千万计的中品灵石消耗,几乎快掏空他林家的家底了。

不过好在这一战打出了气势,震慑了其他对林家有非分之想的势力,还结交了不少其他城市的势力,获得了不菲的资源协助,给林家恢复了点活力,得以喘息。

而后,林族长以二长老临阵脱逃为名,将二长老手下的尊者和宗师皆数除去族籍,赶出家族,扫清族内有异议的声音,将林家打造成铁板一块。

林族长往上面禀报,请求降下主宰斩杀叛党,但被淼月城城主秦天柱以战事紧急为由推迟了。

明月镇。

地底灵矿处,芸娘疯狂吸收着灵脉恢复实力。

是的,吸收灵脉。

只要吸干灵脉,明月镇附近的灵气就会稀薄不少,这里的修士今后连宗师都很难晋升。

但谁会考虑那些毫不相干的人,事实上谁都不会考虑,修炼本身就是一场资源抢夺赛。

数月后。

芸娘吸干灵脉。

灵力饱满的感觉让她感到用无穷力量。

再次来到淼月城,林家人躲在城内闭门不出。

只要独孤飞羽和芸娘胆敢进入城内惹出骚乱,淼月城的其他势力就无法继续观望,到时候,就不止他林家一家来对付独孤飞羽和芸娘,而是整个淼月城来共同对抗,说不定那秦天柱也会因此返回城内斩杀芸娘。

芸娘和独孤飞羽也深知这个道理,也不入城。

独孤飞羽就截杀出城的林家族人,芸娘继续去吸收几处的林家产业内的灵脉,实力更甚一分。

被主宰堵着不让出城,与林家合作的势力也都纷纷开始撇清和林家的关系,保持中立,不敢过多帮助。

林族长想在其他城市内购置土地,把族人迁移过去,皆都遭到拒绝。

“独孤飞羽,来谈谈条件吧。”

再也坐不住的林族长出来找到独孤飞羽。

独孤飞羽和林族长保持一定距离:“你想谈什么?”

林族长挤出笑容:“别担心,我不会出手,想必你也思念你的父母吧,他们在我手上,只要你和芸娘离去,不在为难林家人,我就把你的父母当做我的父母来供养,供在我族内,当活菩萨一样供奉,好吃好喝招待。”

“那你得让我先见到我父母。”

“这没问题,我即刻带他们来见你。”

林族长说完便退回城内。

林家族地,一行色匆匆的尊者来到林族长面前:“属下无能,没能抓来独孤飞羽的父母,那王家人还是有点本事,布下护族灵阵,单凭我一个尊者奈何不得分毫。”

“不是有内应吗?他们没出手?”

“那些内应被王家族长用计除掉了,我赶过去的时候,他还特意当着我的面杀了那些内应。”

“你马上带着林家军再去,我让大长老和你一同前去,记住,动作要快,动静要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