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流寇
  • 永恒剑墓01
  • 剑之君主独孤飞羽
  • 2246字
  • 2020-05-07 18:30:00

万晓横刀挡在雅凯和方元之间。

雅凯脸色一变,此刻他才发现他已经追了十几公里来到了镇东,因为追得太快,他的亲信没一个跟上来。

“天火焚世!”

雅凯双手一招,一股烈焰从天而降,空气变得干燥,哪怕隔着十几米,都感觉炙热无比,口渴难耐。

方元吞了吞口水,如此恐怖的烈焰,要是没人给他挡着,他会死的连灰都不剩。

万晓浑身罡劲迸发,丝毫不惧烈焰的恐怖温度,罡劲环绕,一拳便荡开烈焰。

“炼体三重的宗师!我与阁下无冤无仇,阁下为何屡次加害与我。”

雅凯想抽身退走,十几个大师境的修士组成战阵把他团团围住。

十几个大师组成的战阵,哪怕是尊者,想要强闯也得花费一点时间。

有十几个大师组成的战阵,在加上一个炼体宗师掠阵,雅凯逃走的几率几乎为零。

“该死!是圈套。”

雅凯愤怒不已,若非这些人都修习过隐匿气息的功法,气息极为隐蔽,似未修行过的凡人一般,他根本不会中计。

“如此精妙的隐匿功法,还有战阵,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雅凯赶紧发射求援信号,顺便又给家族发了一道求援讯息,他现在只能把希望寄托在救援上了。

可惜,雅家家族和明月镇军队都在镇东,一时半会赶不到镇西,而他的几个亲信正在赶来的路上,也不知什么时候能到……

李晟与雅凯的亲信一道前往支援雅凯,奈何雅凯怒气当头,速度极快,他们被远远落下。

亲信郑干看着李晟毫不费力地跟在他们身后,疑惑问到:“我记得你只是代理队长,但是看你的修为,应该是个炼气大师才对,大师境已经可以担任正队长之职,统领队伍,你怎么还只是个代理队长?”

“哦,我是前两天才晋入炼气二重的,当时还在做代理队长,还未来得及分配。”

“那你怎么连一个发狂的普通人都制服不了,你在撒谎!”郑干厉声呵斥。

其他的亲信也都停下来拔出兵器,警惕地看着李晟。

“没想到隐藏那么深,还是被你们发现了,既然如此,那就来追我啊。”

李晟掉头就跑。

郑干等亲信正欲追击。

这时,一道红光冲向天空。

“是从镇长方向传来的一级求援信号!镇长出事了!”

“别管这个贼人了,快去救援镇长。”

郑干与几名亲信快速赶往雅凯的地方,越靠近,越能明显感受到战斗的波动。

“我让你们走了吗。”李晟折身杀向众人,他要尽量拖住这些人,给万晓拖延到足够的时间斩杀雅凯。

“该死,我来挡住他,你们快去支援镇长。”郑干挥舞兵器与李晟战在一起。

其他的亲信则全力赶去支援雅凯……

“他请求救援了,速战速决,裂空拳!”

万晓一拳轰出,恐怖的罡劲带来令人窒息的压迫,似乎连空间都要被打爆。

“杀!”

其他人也是纷纷出手,这些人都是炼气或者炼体大师,全力出手下,声势也颇为惊人。

“天火剑诀。”

利剑出鞘,烈焰遍布剑身。

雅凯体内灵力疯狂涌动,他本打算拖到救援来,但这些人并不打算给他机会,全力出手之下,他也只好全力以赴。

“这家伙是要拼命了。”

万晓体内罡劲疯狂涌动,炼气宗师的全力攻击容不得他有半分懈怠。

“秘法,天火焚心。”

剑身的烈焰变得更加精粹,雅凯的速度也大幅度增加,极快地杀向万晓,擒贼先擒王。

这是搏命秘术,能短时间大幅增强他的全身属性,但是秘术时间一过,他就连缚鸡之力都使不出来,哪怕侥幸逃脱,三五个月内他也得在床上度过。

“铛!”

拳套与剑锋相碰,狂暴的灵力和罡劲引发一阵巨大的气浪,吹得附近的花草树木摇摇欲坠,两人碰撞的中心,大地凹陷出足有半尺深的浅坑。

万晓被狠狠击退出去,砸进一间民房内,体内五脏六腑一阵翻涌,肋骨断了几根,一口鲜血吐了出来,原本坚韧的拳套裂开无数道裂缝,万晓脸上的人皮面具也被烈焰烧成灰烬,露出真面目来。

“你是流寇的头!万晓!”

雅凯一下就认出了万晓的真面目。

有一伙万晓为首的流寇流窜在淼月城与其下辖的七十二乡镇之间,袭击过路的行人,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在淼月城以及其管辖的地区臭名昭著,人人得而诛之。

“谁给你勇气敢来袭杀我,逆贼,受死!”雅凯速度不减地冲上来,举剑,奋力砍下。

舍弃防御,全力进攻。

雅凯只是个炼体二重,若是以退为进,连这些人的一轮攻击都扛不住,只能以杀止杀,只要他杀的足够快,其他人的攻击就追不上他。

“铛!”

万晓只来得及横臂抵挡,本就裂开的拳套被彻底击碎,万晓整个都被打进地里,浑身一阵脆响,不知断了多少根骨头。

只消再来一剑,万晓就会成为雅凯的剑下亡魂。

可惜。

十多个流寇的攻击先后席上雅凯大敞的后背,雅凯全心与万晓打斗,根本没空在意其他人,那炼体二重的身躯被瞬间击中,秘法撑着他没有立刻断气,但也是气若游丝,倒在地上,随时都可能死去。

“或许你很好奇我们为什么要置你于死地对吧。”

秦明冷冷地看着雅凯的眼睛,伸手把脸上的面具扯下,把脸凑到秦明面前,好让他看清楚自己是谁。

雅凯看着秦明的脸,死死地瞪大眼睛,面如死灰,一口气急急地喘上来,登时气绝身亡。

“老大,你没事吧。”

众流寇七手八脚地把万晓从地里小心翼翼地挖出来,给他服下疗伤丹药。

“无妨,只是断了几十根骨头而已,安生修养个把月就能恢复。”

万晓坐在地上喘着气,炼体强者的自愈能力强横无比,只要不伤及根本,很快就能恢复如初。

雅凯的几个亲信姗姗来迟。

“镇长!”

看着雅凯的尸体,几名亲信悲恸欲绝。

“杀!”

众流寇杀向几名亲信。

“十几个打我们几个,是不是有点太不厚道了,好汉不吃眼前亏,撤!”

几名亲信吓得飞也似地逃走了。

正在打斗的李晟和郑干见状也都各自溜了。

流寇们迅速往镇外撤走,只有到了镇外,才是属于他们的天地。

等到雅家的人和镇里的军士匆匆赶来,流寇们早已溜之大吉。

镇内的感染者余哥以及其家人都早早被军士以雷霆之势制服,送到药铺救治去了……

如此一连串的事故。

蓝湖学院的院长亦是派出所有能出动的导师,去接应正在外面实战的学员,立刻返回镇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