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人心散了

  • 永恒剑墓01
  • 剑之君主独孤飞羽
  • 3316字
  • 2021-11-09 18:27:40

黑炎宗山门外,附近各方势力权重位高的长辈皆汇聚在此。

“林族长,这次在淼月城可谓是真尽兴啊,且不说林族长的热情招待,这观摩林家尊者出手,又见主宰奇观,尽兴,尽兴得很呐。”

“能让副总兵尽兴是我的荣幸。”

各方势力的尊者就这样站在山门外聊天,等到灵力漩涡散去,依然不敢踏入其中。

“奇怪,怎么不见黑炎宗的弟子出来接客啊,让我等一阵苦等。”有人忍不住发话了,他虽然只是个副宗主,但上头也是有主宰撑腰,宗门实力远超黑炎宗,平日里这黑炎宗根本入不了他们的眼。

“这黑炎宗地势偏僻,灵力稀薄,宗门实力也不高,名声也不大好,常年不见客,宗门弟子稀少,此刻说不定还在护法,没料到有客人到来,耐心等候便是。”

又三日之后,许多尊者已经离去,大多数人身上事务繁多,不屑黑炎宗的所作所为,与黑炎宗也不交好,能来已经是很给黑炎宗面子了,只留下自家晚辈带着礼物在这里等候。

芸娘横抱着衣衫不整的独孤飞羽出现了。

“感谢姐姐大恩大德,只折磨了我三天。”

“这哪叫折磨,明明你很享受。”

诸多强横的气息,把独孤飞羽吓了一跳,芸娘下意识把独孤飞羽抱得更紧了。

淼月城的那些尊者也吓了一跳,林族长更是差点真气灵力下意识涌动,把其他不知情的尊者吓了一跳。

“独孤飞羽!”淼月城的尊者惊了。

独孤飞羽在淼月城境内那可是名声大噪,谁人不识谁人不晓,甚至已经作为玄光界的重要代表,被记录在淼月城诸多学院的课本中。

“你不是在一个月前被我家族大长老追杀大古荒漠之中,被沙魔虫吞吃了吗?”林族长感觉人有点懵。

“你家族大长老?你是林家人?一个月啊,我在那地底呆了有二十天!”独孤飞羽也惊了,在孤寂的地底,他找不到时间参照物,没想到却已经在地底呆了那么久。

不过更多人的目光放到了芸娘身上,芸娘出身婢女,这些尊者都没见过她,但却被她那浑然一体的灵力吸引。

炼气主宰,丹田灵力由虚化实,灵气练为灵液,灵液练为灵晶,灵晶与丹田融为一体,化金丹。

金丹成,便与天地灵气相呼应,即便她一动不动什么都不做,天地灵气也会被金丹吸引,吸入体内,转为灵力。

她就站在那里,带来的压迫感却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感到窒息。

“敢问主宰大名?”有尊者壮着胆子询问。

“我已经被淼月城除名了,叫什么已经没有意义了。”芸娘转头看着林族长。

林族长身兼淼月城副城主之位,盛名远扬,正常人都不会不认识他,就算不认识,也见过关于他的图像。

林族长瞬间感到头皮发麻,如雷轰顶,被淼月城除名,有关他林家的人,除了王家人和独孤飞羽一家人,就是他们自己家族内那个婢女芸娘了。

看到芸娘怀抱着独孤飞羽,又想到独孤飞羽和芸娘的那些绯闻,更加确定了芸娘的身份。

“主宰……”林族长双腿有些软。

那些赶来祝贺拜礼的尊者都识趣地往后退,还是不要趟这混水的好。

林族长灵力爆发,背上生出一对火焰翅膀,眨眼间飞出去几百步。

“想逃?”

芸娘一掌拍下,一颗巨大的黑炎球坠席而去。

没打中。

那林族长速度极快,很快便消失在芸娘视线中。

那些前来祝贺拜礼的尊者也都赶紧跑了,生怕惹上事。

山下,黑火村,一村人聚在一个大祠堂内,大门紧闭,潜心祈祷。

独孤飞羽循着人声来到祠堂,敲了敲门。

“阁下是何方神圣啊?”老村长打开门。

“我就是之前吃你们东西的那尊者,以后你们都不用在献祭活人给黑炎宗,黑炎宗已经被灭宗。”

“啊?”村长脸色有喜有悲。

喜的是以后不用再发生这种献祭村民的事了,悲的是以后没强者庇护他们村,以后只能靠自己村民努力修炼来保护村子。

“能告诉我献祭活人是黑炎宗要干什么吗?”

“这事本来是黑炎宗的绝密,很久以前,一名黑炎宗的弟子下山历练,在村里落脚,玩得尽兴了,说走了嘴,我们才得知,这黑炎宗要求我们献祭有火灵根的活人,是为了供养他们宗门的黑炎,那黑炎天生奇特,很难控制,平时只能用火灵根的修士来做燃料,说是只要黑炎吞噬够了火灵根,就能被他们用特殊功法掌控。”

“你们搬去黑炎宗吧,那里地势好,异兽少,而且还有护宗大阵,等你把那护宗大阵研究透了,有灵力催动大阵,尊者都奈何不得半分。”

“这……”黑火村村长思索片刻,“那黑炎宗我还没去过,容我过段时间派人去打探一番,再做打算。”

“那你自己看着办吧,我还有事就不打扰了。”

独孤飞羽转身离去,芸娘还在远处等他。

“不知从何时起,我也有些不屑于与这种凡人为伍了。”芸娘嗤笑起来,并不是对这些凡人的不屑,而是对自己奇怪想法的不屑。

都是平民出身,她的目光却越来越高,已经有些看不到底下的这些凡人了。

“这很正常,你有了能主宰一切的力量,而他们什么都没有,生命是如此脆弱。”

“真没想到,有朝一日我也能成为主宰。”

“谁能想得到呢?”

“这种感觉很爽,高高在上,俯瞰一切,随心所欲。”

“你变了。”独孤飞羽看着芸娘的身体,总感觉她的外貌有了细微的变化。

“是啊,我用灵力调理身躯,稍微改变了一点点的容貌。”

“难怪你变美了不少,姿色不错啊,是为了取悦我吗?”

“怎么?不喜欢?”芸娘用食指抬起独孤飞羽的下巴,“说你爱我。”

“我爱你啊。”独孤飞羽微微脸红。

“你相信一见钟情吗?”芸娘看着独孤飞羽的眼睛。

“我更相信这是命中注定。”

……

林家城外的产业,又是空无一人。

“这灵石矿连接着灵脉,灵脉会源源不断产生灵石,才诞生了灵石矿,不过这几座灵石矿都被挖空了,要等灵脉继续产生灵石,或许会等很久,不过这地方是修行的好地方。”

芸娘看了一眼灵石矿,吸收着这浓郁的灵气:“杯水车薪,除非我能将灵脉吸收,这种修行速度对我来说太慢了。”

“这里就是林家城外的唯一一处魂石矿了。”独孤飞羽看着这片幽寂的地下洞穴,上次林家人撤的匆忙,还有大批魂石没带走,才被他搜刮掉。

芸娘走在前面,打探着这片位于地下百尺深的幽寂洞穴。

这里遍地尸骨,不知道脚下还有多深。

“淼月城史书有记载,这里是远古的城市遗迹,大概有百万年之久,这里还是一座繁华的城市,是赤脚兽族的领地,在伽蓝真神的统治下,不比如今的淼月城差多少。

后来伽蓝真神落败逃走,言灵真神接管了伽蓝星系,这座城市,却负隅顽抗,至死不降,言灵真神手下的主宰便出手将一城生灵全部击杀,埋葬于地底,那主宰便在遗迹正上方建立了淼月城。

时过境迁,大陆动荡,没想到这一部分的遗址因为产出魂石被发现,挖掘出来,那最早发现这魂石矿的修士,建立了赤魂村,现在发展成为了赤魂镇,赤魂镇实力在淼月城下辖的那些镇子上排名居中。”

“你了解得很多嘛。”

“书中自有黄金屋。”独孤飞羽嘿嘿一笑。

“白来了一趟,你还笑。”芸娘白了独孤飞羽一眼。

“你又不是炼神,魂石对你没啥用。”

淼月城,又是熟悉的空地,独孤飞羽和芸娘落在城外。

林家人早早集中在城墙上。

林族长在将军府等待半天,迟迟不见孙立方出来,忍不住破口大骂:“孙立方,那芸娘是偷学我家族功法叛逃的婢女,如今晋升至主宰,作为城内统兵,你为何不调动城内军队去围剿。”

孙立方将军知道林族长会来喊他调兵,早就跑去闭关修行了。

“真是一群废物。”

林族长气的直哆嗦,他知道林家这是被孤立了,仰仗老祖福荫,他才一直稳坐副城主之位,在神殿内安排了不少自己家族的修士,还插手不少城外家族纠纷,打压城外小势力,抢夺那些势力的产业。

可能是吃相有点难看了,城内的大势力都慢慢孤立了林家,眼下如此大敌,更是各自装作没看见,那些管事的尊者都跑去闭关了。

“大长老没守住城外的产业,怎么就擅自带着军队回来了呢,这既然把军队都带回来了,好歹把我的那一脉弟子还给我吧。”

林家二长老找大长老要人。

却被大长老一口回绝:“大敌当前,应当联手击败敌人才是,之前分给你们那一脉的产业可不少,自己守不住,还责怪别人。”

“林族长的胃口真是越来越大了,之前在极寒之地围杀那妖兽,眼看着能杀死,你说要着急晋升炼神四重,非要活捉,那就活捉,废大力气活捉到手,这次又说活捉独孤飞羽,给你们那一脉的小辈晋升炼神四重啊,我给你们这一脉卖了几百年的力气,机缘宁愿给你们那一脉的小辈也不给我?还把我手上那一脉的军队调走了。”

二长老气的带着自己那一脉的手下气冲冲离开了城墙。

“大长老,大敌当前,这么做不是折自家弟兄的士气吗?”有其他脉的尊者开口了。

“住口!这些年族长亏待过谁?你们的俸禄少了一分还是咋地?哪次办事不贪一手油水,族长和我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想伤了弟兄和气,真是一群养不熟的白眼狼。”

林家大长老气的当着客卿的面就开骂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