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黑炎宗
  • 永恒剑墓01
  • 剑之君主独孤飞羽
  • 2873字
  • 2021-11-08 23:08:19

灼热的岩浆将独孤飞羽身上的秽物尽皆焚寂,他直接在岩浆里洗澡。

岩浆慢慢吞没独孤飞羽,越往下,他感觉到那股能量的波动越来越强烈。

又是许久,孤寂的独孤飞羽心有所感地摸到了一个硬邦邦的东西,那东西却极冷。

独孤飞羽抓住那个东西,拳头般大小的一朵莲花。

这种生长在地底岩浆里,极冷的莲花。

独孤飞羽一下子想了起来,在淼月学院的典籍里,有记录这个东西,叫地心冷火莲,是一种极其罕见的极品灵物,蕴含着极其精粹的火灵力,对有火灵根的修士有极大的帮助。

一旦现世,必然会遭到各方势力的争夺。

独孤飞羽一口吞下地心冷火莲,期望能恢复一点真气,可他根本没有灵根,无法炼化,这地心冷火莲在他体内毫无作用。

白来了。

就在独孤飞羽准备等死时,失去冷火莲的岩浆像失去控制一般,喷涌而出,掀出地面百丈高的熔岩,黑烟滚滚,将天空都遮蔽。

独孤飞羽随着喷涌的岩浆冲出地面,在空中飘荡。

我**又活过来了!哈哈哈——!

独孤飞羽止不住的咧嘴笑。

如此大的动静,自然吸引了不少势力的注意,不少修士争先恐后来到荒漠寻宝。

……

淼月城境内,黑火村,村民们聚集在一起,将一个女孩五花大绑在柱子上。

女孩满脸不愿,奋力挣扎,奈何这绳子紧紧缚住。

柱子前,女孩的父母哭天喊地,被村民死死按住。

白发苍苍的村长呵斥道:“别喊了,等会那黑炎宗的尊者到来,见你这般模样,要是不高兴,不在庇佑我村,那猛兽进村,全村人都会因此丧命。”

“不是你的儿女,你当然不心疼。”

“瞎扯,我曾经也把我的亲儿子绑在这柱子上,他要是还活着,也有你这般岁数了,我也心痛,但我深晓什么是大义,黑火村百年来风调雨顺,百兽不侵,难道是靠我这个大师,还是你们这群普通人?各位都心知肚明。”

“咚!”

一个重物从天而降,砸在地上,吸引了众村民的注意,纷纷围观。

“那是什么东西?”

“好像是个人?”

“好像还是个男人。”

“还没穿衣物,真羞。”大人赶紧捂住小孩子的眼睛。

“去看看他断气没有。”村长撺掇着一个壮年男人。

独孤飞羽挣扎了一下,把头从土里拔出来,疑惑地想了下为什么每次都是头着地。

环顾四周,男女老少围着他赤裸的身躯看。

独孤飞羽又一头扎进土里了。

“壮士,敢问是何修为?”

村长试探道,同时脱下自己的长袍,给独孤飞羽包裹住身躯。

独孤飞羽又把头从土里拔出来,此时他浑身上下毛发都被烧尽,一颗光头又满是尘土,这些人根本看不清他的脸长什么样子。

“我是炼体尊者,刚经历一场恶战,真气尽失。”

“看的出来,尊者大人辛苦了,需要什么尽管开口,小村不大,大人看上什么尽可拿走。”

“我要吃东西,饿了,生的熟的尽管上来,越多越好,等我吃饱,定当回报。”

“能为尊者大人服务是我等荣幸。”老村长转头吩咐村民搬运食物。

这些村民赶紧搬来食物,独孤飞羽放开了吃,生肉熟肉一起下肚,看得村民一阵抽搐。

有小孩看独孤飞羽吃的香,也拿起一点生肉渣子放进嘴里,然后吐出来,刚要吐口水,立刻被自家大人拉到人群后面:“小崽子记住了,有这种尊者或者宗师大人在场的时候,不能有任何不好的动作,不然我们全村人都要遭殃。”

“爽……”

独孤飞羽吃喝完毕,恢复了些真气,从储物袋中拿出灵剑灵器之类的,皆交于村民:“这都是下品的灵器,也有次品的灵器,我身无分文,拿这个抵饭钱吧。”

这村长也是炼气大师,识货,一眼就看出来这些东西价值不菲,便开口道谢:“尊者如此大礼,黑火村铭记在心。”

人群中有人窃窃私语:“这尊者大人把我们全村的储粮都吃光了,给了一堆灵器,是不是不划算啊。”

“你这个不识货的,先前村长不知道在哪搞了个次品灵器,一直当镇宗之宝来着,这一下子搞出来这么多灵器,只要修士足够,就能够组出来一支队伍,出村猎杀凶兽,为下一辈培养出更多修士,壮大村子实力。”

独孤飞羽才注意到柱子上绑了个女孩,便问道:“这女孩是犯了什么事吗?”

村长答:“这是献给黑炎山上黑炎宗的祭品,那黑炎宗修士在我村布制了灵阵,保护我村民安居乐业,免受凶兽侵扰。”

“原来如此。”独孤飞羽也不好细问。

“尊者大人还需要洗漱沐浴不,如有需要,小老儿即刻安排。”

“不必了,我这样子挺好。”独孤飞羽实在没法在这些人面前露脸。

那山上,一人影凌空飞来:“黑火村长,这祭品留到十年后再献来。”

独孤飞羽就觉得这人眼熟,猛地想起来,正是之前在空间通道想要杀他夺宝的萧索尊者。

不过萧索却没认出独孤飞羽,这灰头土脸的鬼样子谁认得出来。

萧索来到黑火村门口,一道灵力打入一个隐晦的灵阵内。

黑火村的村民集体跪拜:“尊者万寿无疆,黑炎宗香火鼎盛。”

萧索看着灰头土脸的独孤飞羽,忍不住笑起来。

独孤飞羽和萧索离得并不远,数道剑气袭去,将萧索身上的护身宝物击碎,来不及反应的萧索被洞穿出几个血窟窿。

萧索的笑容凝固了:“炼体尊者,这等凌厉的真气。”

独孤飞羽以指为剑,一指点去,这一指点中,这萧索当场就得身死道消。

萧索拖着重伤的身躯,灵力爆发,一跃出几十丈,往山上奔去。

独孤飞羽见状紧追上去。

留下一众村民瑟瑟发抖。

那老村长甚至连站都站不稳了,嘴里念叨着:“完了,完了,黑火村完了。”

村民都过去扶住村长:“跑吧。”

“跑?”村长茫然得看着村外无尽的密林,远处连绵的山脉,广阔的天空。

“这世界之大,却不是我们这等凡人能随意闯荡的,出村不到百里,便尽皆葬于凶兽口腹。”

黑炎宗内,有守门弟子远远见到奔逃的萧索,转头喊叫起来,一时间,黑炎宗众人放下手中事物,来到大门救萧索。

“阁下与黑炎宗有何仇恨,请先道明,免得因为误会打错了人。”

黑炎宗宗主一巴掌打在独孤飞羽前面,挡住独孤飞羽的身形。

独孤飞羽看着这满宗的人,除去黑炎宗宗主和萧索两位尊者,还有十三位宗师,四十大师。

“你们刚才那个被我打伤的尊者,先前企图杀我夺宝,被我侥幸逃脱,没想到刚才好巧不巧遇上,杀人夺宝乃是死仇,要么你们把他交出来,要么我就杀进去。”

“你也是一位尊者,我黑炎宗不愿与你结仇,请你高抬贵脚,入我宗来,我愿出重资赔偿。”

“我不会进去,把人交出来,我杀了他,转头就走,从此不与黑炎宗纠缠。”

黑炎宗宗主见诱骗不得,便只好带着宗门子弟退回去:“尊者威猛,黑炎宗不敌,退回山门,希望尊者不要继续纠缠,杀进宗来。”

黑炎宗宗主深知自己实力不比那萧索强多少,萧索被这人打成重伤,他估计也讨不到什么好处。

但是有护宗大阵在,只要这人敢踏入宗门,他启动护宗大阵,召唤黑炎,主宰之下,他不惧任何人。

独孤飞羽此刻的实力也大不如前,便掉头走掉,没有魂力,真气也不是巅峰状态,他拿这些人毫无办法。

黑炎山下,独孤飞羽一人一剑,杀尽这附近的凶兽灵兽妖兽,尽皆吞食。遍地灵物,不管有没有成熟,全部摘走。

他需要恢复实力。

一日,两日,三日。

那黑炎宗的宗主坐不住了,他一宗之人要修行,需要资源,那独孤飞羽守在山下,杀尽异兽,采尽灵物,不让宗门弟子下山,让他心急如焚。

黑炎宗宗主呵斥道:“萧索,你糊涂啊,怎么去惹尊者,这人什么来历我也不知道。”

“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惹了尊者,在我记忆里,除了几年前从那童猛手下逃脱,也没跟尊者交过手。”

“你杀人夺宝,或许是宗师晋升了尊者。”

“炼体宗师?我也没印象啊。”

“你身体恢复好了没,我想召集宗门弟子,一起杀下山去,把他给灭了。”

“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下山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