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追逃
  • 永恒剑墓01
  • 剑之君主独孤飞羽
  • 3276字
  • 2021-11-10 14:35:23

雪玲珑把灵力凝聚指尖,化出一滴水珠,控制着漂浮在空中:“这就是灵力,奇妙得很,比真气好用多了,难怪神界不大,实力比那些大世界也不弱多少。”

“想必姑娘曾经至少也是炼体尊者吧。”

“那都是过去了,现在只是一个小小的炼气大师,啧啧啧,这种弱小的感觉倒是很难得体验一番呢。”

“那姑娘还有其他的什么需要吗?”

“没了,你走吧。”

“后会有期。”独孤飞羽拱手道别,转身离去。

后会无期,雪玲珑嘴角微微扬起,轻蔑一笑,尊者可丝毫入不了她的眼。

身躯本能的出现强烈的反应,是对那个男人的反应。

这身躯的原主人还真是个痴情种呢。

雪玲珑轻松压制住这股反应:可惜神魂严重受损,不然也不会出现这种逆主的反应。

独孤飞羽离开奥雾村,直奔淼月城。

他现在算得上是身无分文了,打算去林家的城外产业继续搞点资源。

先前空无一人的矿地,现在被严密防守,林家弟子个个精神高度集中,站位密集,估计连一只苍蝇都飞不进去,独孤飞羽这么大个人,根本不可能有可乘之机。

这林家军完全由大师组成,宗师作为领队,以大长老为首的几位尊者是最高指挥官。

独孤飞羽看了半天,猛地出手。

先是幻术,幻术惊动那些大师丹田的护魂术,那是林家大长老设下的魂术。

还没来得及出手斩杀这些大师,大长老已经用传送阵来到独孤飞羽这边,一见到林家大长老,独孤飞羽便退走了。

“贼子休跑!”大长老一声呵斥,声入轰雷,夹杂着灵力,狠狠冲击着独孤飞羽的耳膜,要是个大师境,恐怕这一下就被震破耳膜,血流不止,当场失聪。

“你让我不跑就不跑,我岂不是很没面子。”

“小弟弟,你可别被我逮住了,不然有你好果子吃的。”

林家大长老扔出灵器,化做三道分身,身法运转,辗转腾挪间,将独孤飞羽围在中间。

独孤飞羽往分身方向转去,剑气激发,欲击碎分身逃走,那分身先一步自行爆炸,产生巨大的冲击,无数火焰纷飞,落在独孤飞羽身上,变成一道道火链,锁住独孤飞羽。

要是个宗师,这一套法术足以牢牢困住。

“你这法术真多,不过对我不咋样。”

独孤飞羽用剑气轻易斩断火链,林家大长老紧追不舍。

一个亡命奔逃,一个全力追赶。

一个剑人前面逃,一个火人后面追,

虹光逃,红光追。

两道恐怖的气息掠过大地,惊起无数次兽潮。

一处隐蔽的山洞中,透过微光,可见到里面是一片盛开的桃花,山川围绕在一起,造就一片洞天。

王家人便隐居在此,忽闻大地震撼,无数凶兽慌不择路,从山川高处掉下来来,砸断桃树,砸伤不少孩童和老人,幸亏王家人反应极快,启动大阵,避免了更多的混乱。

“我不信你敢下水。”

独孤飞羽故技重施,又一头扎进一条河流。

可惜这是一条小河,那林家大长老喷出火焰将河水烤干。

“别追了别追了,我不敢再来了。”独孤飞羽越跑越慌。

林家大长老速度比他快,他只能不停转向才能避开追捕,主动权在林家大长老手里。

林家大长老刻意把独孤飞羽往没有水源的地方驱赶。

奔逃许久,独孤飞羽一脚踏入一片荒漠中:“三天了,你这个人真是锲而不舍,别追了,让我喝口水。”

“那你别跑。”

“你不追我就不跑。”

“你不跑我就不追。”

“那你别追。”

“那你别跑。”

“……”

“……”

奔逃不一会,突然间,独孤飞羽脚下的沙子开始陷落。

“让我康康是哪个食物敢踏足我的领地。”

地底伸出无数触手抓住独孤飞羽的脚踝。

那林家大长老似乎早有预料,背上长出一双火焰翅膀,灵力涌动,瞬间蹿上百米高空。

独孤飞羽用剑气斩断触手,纵身一跃,凌空飞起来。

林家大长老拿出一个灵器,放进嘴里,一口火焰喷出,覆盖方圆十里,化作火雨落下。

沙地里,妖兽的嘴巴露了出来,那是一张足有数十米大的嘴巴,长了七八十排巨齿。

嘴巴边伸出无数又粗又长的触手,往独孤飞羽抓来:“让我尝尝你发育正不正常啊。”

漫天火雨避无可避,独孤飞羽被一只触手抓住,恍惚间,似乎看到了一个女人的背影。

“芸娘。”

不对,这是炼神幻术,独孤飞羽的人魂一剑斩破虚妄。

虚妄散去,眼中,最后一丝光明被尖牙阻挡,腥臭的气息传来,浑身被具有强烈腐蚀性的粘液包裹。

“不出所料,我应该是被妖兽吃进肚子里了。”独孤飞羽心想道。

林家大长老在高空守了一天一夜,没见到沙海里没有动静,才放心离开。

独孤飞羽用剑气刺了刺妖兽的不知道哪个部位,毫无作用,那粘液将他整个包裹,令他无法动弹,足以击碎一切的剑气却拿这种粘液没丝毫办法。

护体的真气被瞬间侵蚀,这一刻让独孤飞羽感觉修炼了假的真气,百般无奈,只好用真气护住内脏,不过好在这粘液没能腐蚀掉他的皮肤。

许久之后,独孤飞羽闻到一股恶心无比的臭味。

随后,一股稍微干燥,但依旧黏糊糊的东西将他包裹起来,随着一阵蠕动,不知道到了什么地方。

独孤飞羽用神魂探了探。

他被一颗巨大的黏球包裹起来了,黏球周围是无尽的沙地,埋着不少黏球,这里距地面不知道有多深,他探不完整,分不清上下左右。

“我没猜错的话,这妖兽应该是没能消化我,把我排出来了,很显然,我的身躯非同寻常。”

独孤飞羽感到庆幸,又双叒叕一次死里逃生。

他睁不开眼,或者说,睁开眼也只能看到漆黑一片,分不清上下左右,但他大概能探到那个妖兽的部分身躯。

那妖兽体型巨大,应该有数百尺长,数十尺宽。

这些黏球就是粪球了,用真气劈开粪球,找到储物袋,储物袋是由空间碎片构成,只有破碎虚空的实力才能打碎储物袋,其他的手段根本奈何不了储物袋。

恶臭味更浓了,差点把独孤飞羽臭晕。

继续展开魂力,终于探到一丝光亮,有了目标的独孤飞羽拼尽全力往光亮处拱。

为了节约魂力,独孤飞羽只用一丝魂力连接着光亮处,偶尔有蠕虫从独孤飞羽身边拱过,把他也当成了蠕虫。

独孤飞羽将储物袋中一切能吃的丹药,药草,全部吃空,就为了恢复真气。

不知道过了多久,前行了几百尺,还是上千尺,真气耗尽,精疲力竭的独孤飞羽一巴掌推开异常坚硬的土层。

久违的光明,让他感到有些刺眼,眼睛微张,似乎看到了天堂。

但这并不是地面,这里是一个空洞,下面是无尽的熔岩。

“我累了,毁灭吧。”

看着底下的岩浆,独孤飞羽特别想纵身一跃来个生命结束,但一想到自己还带着独孤飞月的神魂,便停止了这种危险的想法。

“有时候我是真的累。”独孤飞羽快要崩溃了,这是他第几次绝望了。

“我理解。”独孤飞月感同身受,“跳吧,一跃解千愁,能和你死在一起,也是我的幸事。”

独孤飞羽看着滚烫的岩浆,眼神迷离:“或许我从一开始就已经死掉了,这一切都是虚妄。”

“你想用死亡来逃避。”

“置之死地而后生,这还不是最坏的结果。”

独孤飞羽眼中突然迸发出无限光芒,抬头,看向岩浆的正上方:“那上面就是地面,天不亡我。”

“可是……”独孤飞月欲言又止。

独孤飞羽艰难地挪动身躯,折腾了两下:“你相信人在绝望的时候会爆发潜能吗?”

“你已经把自己压榨的一滴也不剩了。”

“我感觉有人在搞我。”

“谁?”

“命运。”

“命运?”

“很多次,我都陷入死路,那时候我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但是我总是不会痛快死掉,而是被人救,但是命运又总是捉弄我,一次次把我逼近绝境。”

“把你逼近绝境的,应该是你自己,急功近利,明知是死路也要闯,有多大的能力办多大的事。”

“炼神炼体双脉尊者,还是太弱小了。”独孤飞羽苦笑起来,“不管我怎么变强,总有人比我更强,强到令我窒息,强到令我绝望,强到让我怀疑人生。”

“尊者之上还有主宰、王者、皇者、帝君、圣者、真神,你才只是个尊者。”

独孤飞羽闭上眼,他已经累得不行了,被困不知道多深的地下,每动一下都需要极大的力气。

此刻他只想静静。

“静静是谁?好家伙,始乱终弃的男人。”

“别闹了,我两世都是处男,什么始乱终弃。”

独孤飞羽的人魂拍了一下独孤飞月的神魂,一下子给她拍晕了。

“世界清净了。”

静下来的独孤飞羽挪动身躯,躺平着等待死亡,他或许会在无尽的孤寂中死去。

“你说这岩浆能不能烧烂我的身躯?”独孤飞羽突然开口。

“你要干嘛,这个想法很危险。”

“我只是奇怪,我的身躯很强,连那妖兽都无法消化我,那林家大长老要打死我估计也得废很大的力气。”

“你要不试试。”

“试试就逝世。”

“你怎么突然对岩浆有想法?”

“岩浆下面有一股能量波动,极其微小,但是被我感应到了。”

“……”

“置之死地而后生,管它刀山火海,我现在要做的就是拼,或许我会因此而身死道消,但是只要我不死,就一定能活下来。”

“……”

“来吧,让我看看,命运又将如何捉弄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