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雪玲珑
  • 永恒剑墓01
  • 剑之君主独孤飞羽
  • 3093字
  • 2021-11-07 19:49:18

林家族地,大殿内,林族长一脸阴沉,底下包括大长老在内林家十五位尊者大气不敢出。殿外,聚集了整个林家的宗师,有百余人之众,却明显分开聚成十五堆,虽都是一家人,却有不同的势力划分。

“这次追击,我看得出来,除了大长老手下的人在全力追赶,其他的尊者多少有点划水了,二十个尊者,不少双脉尊者,追不上一个真气快耗尽的炼体尊者,几位客卿不出全力也就罢了,你们都是林家人啊,如此大敌,怎么能不尽全力。”

林族长训斥,底下人没人敢应声,都是藏着事不敢说。

“大长老,这事是你在负责,人逃了,你得接受惩罚。”林族长压制着内心的怒火,平静道。

大长老自知自己办事不利:“我甘愿受罚。”

殿外,一宗师疾步进入殿内:“我愿意替大长老受罚,大长老要活捉独孤飞羽是为了给我做炼神的引子,既然要罚,罚我一个人好了。”

众尊者看清来人,竟是那曾经的废材林啸,因为芸娘一事,被长辈关到幽地受罚。

没想到林啸自沉寂中爆发,竟是凝出神魂,一路修至炼神三重,其实力仅次于林家最年轻的尊者林子健。

大长老更是亲自将林啸收到自己门下,倾尽资源培养。

那大长老本意生擒独孤飞羽,用独孤飞羽的神魂献祭,给林啸做突破之物,晋升炼神四重。

二长老素来与大长老不合,当下呵斥:“林啸,你好大的胆,族长说话,哪容你一个宗师插嘴,就算你是炼神宗师也不行,再敢妄言把你逐出家族。”

“独孤飞羽这事因我而起,我应该为此事负责,就算要逐出我,我也没有丝毫怨言,但请族长放过大长老。”

林啸丝毫不惧半分,若是从前,他甚至连见这些尊者的机会都没有,如今有了实力,多少有点狂妄。

林族长看着林啸,说道:“林啸,曾经是家族最废物的那批人,受尽欺凌,却不曾放弃,如今成为与林子健一样的年轻天才,却依然有情有义,敢作敢为,实在难得,看在你如此这般的份上,将城外的所有的产业交由你和大长老保护,贼人一日不除,你和大长老一日不许回家族,即日起,大长老一脉所有直系亲属全部搬出族地,驻守城外产业。”

这个结果,让众尊者皆心服口服。

议会散去,林家族地开始热闹起来。

林风雪的卧室内,时不时传出女人的凄惨叫声,五名女子正跪在地上,面朝林风雪,低着头大气不敢出。

雅诗兰被绑住双手双脚吊起来,另一名女子正拿着鞭子狠狠抽打她。

林风雪神情略微癫狂:“给我再用力抽,不然等会我就把你吊起来,抽你。”

被抽打的女人已经疼得快要晕死过去,却又被力量更大的抽打疼得叫起来。

被独孤飞羽废去修为,失去灵力之后,林风雪的身躯明显变得有些苍老,甚至出现了白发。

他的实际年龄已是七十有六,如果说之前看起来还像个三十岁左右的壮年男子,现在却像个临近花甲的老人了。

属于宗师的尊贵待遇已经完全失去,家族都不愿意出资源来修复他的断手。

而这一切,究其原因,都是那个曾经的废材林啸害的。

“林啸的那个婢女都敢偷学功法逃出去,惹出这么恐怖的敌人,你们怎么不敢呢?是不是我对你们太好了。”

林风雪狠狠扯起环儿的头发,听着环儿的惨叫,他才满意地笑起来。

紧锁的房门响起来急促的敲门声,门外的男人敲了一会没人开门,索性一脚踹开:“林风雪,收拾你的所有东西,去族地的广场集合,准备搬离族地。”

“林啸!我的这一切都是你害的,你还嫌害我不够吗,要我离开族地,没门。”

“我看你曾经是宗师,论辈分是我三叔,我才来亲自喊你,论帮助你没给过我一丁点,在我成为宗师之前你甚至都没正眼看过我,我亲自来喊你已经是很给你面子了,到时候其他族人来就不是喊你,说不定直接给你一脚踹出去了。”

“我需要一个废物给我面子?我这一身修为尽失都是你害的,给我滚!”

林风雪顺手抄起枕头扔过去。

林啸一把抓住枕头,掌心渗出灵力,化作火焰将枕头烧为灰烬,冷笑一声纵身离去。

“族长是狠人啊,大长老和族长乃是一个娘胎里的亲兄弟,把大长老的直系亲属弄出城驻军,不就是等于把自己给架空了嘛。”

二长老远远看着族地广场集结的林家人,百思不得其解。

直到林家军的出现,属下宗师匆忙前来汇报:“二长老,属于我们的那部分军队也被调走了,说是要保护城外产业,我们几个宗师领队被全部撤掉职务,现在整个林家军都在大长老手里了。”

二长老恍然醒悟:“族长这是要把我们给架空啊,这样一来,族长那一脉就彻底掌控了整个家族的城外产业,还有整个林家军,其他几位不同心思的长老,肯定会全力和我抢夺原本属于族长那一脉的城内产业,好心机啊。”

“二长老,族长这次打压,是不是退位的前兆啊,他是想把族长位传给自己一脉的尊者,怕你们这些老一辈的尊者不听使唤。”

“多半是,族长直系一脉的尊者,新生代里先是出了一个林子健,现在又要出一个林啸,还好我和其他几位支系的尊者看出来了大长老的算盘,偷偷留手让独孤飞羽跑掉。”

“这大敌当前,这样勾心斗角可不是什么好事。”

“族长太贪心了,资源大多向着自己那一脉的修士倾斜,哪一次夺得的资源不是他那一脉分的多啊,还把自己亲兄弟给安排在大长老的位置,当初要是把资源投到我身上,说不定我就晋升炼神四重,大长老的位置就是我的呢,这族长吃相太难看了。”

“我也觉得,明明能轻易斩杀独孤飞羽的,却要费力去生擒,真是把我们其他几脉的尊者当工具使唤了。”宗师附和道。

……

奥雾村内。

独孤飞羽拿出书籍阅读起来,自从有了这具身躯,他就能感觉到作为正常男人的那股欲望,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异常强烈,连炼神都难以压制。

尤其是身边还有个昏迷的女人,孤男寡女,简直就是折磨,只能一边看书一边乞求女人快点醒来。

“君子慎独,君子慎独。”

“咳……”女子发出微弱的声音,迷茫地张开眼。

“恩人,你醒了。”

“男人?你是谁,我在哪。”女子死死捂住头,挣扎了一会。

“姑娘没事吧。”独孤飞羽关切道。

“独孤飞羽,玄光界位面之子转世,神界,炼气大师……”女子呢喃起来。

“我大概懂了。”女子大大咧咧地坐在床上。

“你咋了?”独孤飞羽疑惑道。

“你也是转世重生,那我就不避讳了,实话告诉你吧,这个女人的本体神魂已经死亡了,我呢,是另一个神魂,穿越过来的。”

女子毫不避讳,一五一十讲起来:“这个身躯的原主人呢,叫赤灵,是你的学妹兼迷妹,和你一样,都是从明月学院毕业,这身躯的原主人出身平民,以你为榜样,努力修行,当时那一届的学员只有她一个人晋入炼气大师,被淼月学院录取,现在是淼月学院的正式学员。

啧啧啧,这身躯的原主人命苦啊,在淼月学院,因为恋慕你,被自己镇上的学员抛弃,被其他的学员打压,身上带的资源被抢,修炼只能去没人要的偏僻之地,连吃饭都是问题,后来听说林家人要在城门口与你战斗,便赶过去观看,没想到看你被围困,情急之下便出手相救,没想到被尊者一巴掌拍死了。”

“……”独孤飞羽一阵无语:“也就是说,这具身躯的原主人是已经死掉了?”

“对!”

“那你是谁?”

“这我不能全部告诉你,我叫雪玲珑,不是神界的修士,只能告诉你这么多了,其他的算是我的个人隐私。”

“你的隐私我不打探,你的身体怎么样了,要是无碍,我就走了。”

“你可不能走,你得对我这具身躯负责才行。”

“我负啥责?你都不是原来那个人了。”

“至少这具身躯的主人救了你不是吗,她才只是个大师啊!她才十五岁,她只是喜欢你,她也有父母,她有什么错要为你而死,而你却对这具身躯一点也不珍惜。”

“我……”独孤飞羽不知所措。

“把你身上的灵石都给我吧,至少你得让我在神界有实力活下去不是吗?”

“这没问题。”独孤飞羽豪爽的把所有的灵石都装进一个空的储物袋,交给雪玲珑。

雪玲珑探了探,瞳孔微张,嘴角抽搐,这是她下意识的表情,雪玲珑的记忆里,灵石很贵重,如今一下子获得这么多,总是忍不住的。

很快雪玲珑就调整过来,在她的记忆里,这点灵石换算成魂石虽是一笔巨款,对她曾经的身价来说也不多,只能是勉勉强强。

独孤飞羽通过这些细微的表情瞬间就知道这雪玲珑不简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