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纷争开始了
  • 永恒剑墓01
  • 剑之君主独孤飞羽
  • 3090字
  • 2021-11-05 21:45:53

洪武王国的修士看着一个黑影掉下去,紧接着空间通道便化为无数的碎片,消失不见。

“淼月城的副城主,可以考虑把这里建设一下,弄个旅游景点,建设个旅游村,能促进发展呢。”

“没想到副总兵还精通城市规划啊,能否赏脸到鄙人家族去坐坐,歇息几日再走,正好家族中,有一批从玄光界新买来的美女,那可是以后再也无法弄得稀罕物,某欲与大人共享之。”淼月城副城主面带微笑,盛情邀约。

“林族长如此盛情,我也不好拒绝,那林家老祖也是被真神点名授予功勋的烈士,既然来了,我怎么说也得去瞻仰一番。”

军队和散修都陆续离开,还有少数些修士注意到掉下去的黑影,指指点点说着什么。

“这打仗也没什么好的。”许天林对孙信说道。

“怎么说?你还参与了这场能载入史册的战役,我只能在空间通道这边看你们打呢,看得我热血沸腾的。”

“对面溃败后,扔掉武器,呼喊着饶命和投降,志愿军极少有人动手斩杀这些人,但是正规军却一点怜悯心都没有,追了好远,全部斩尽杀绝啊,一个都不剩,凡人也是人,谁生下来不是凡人,如果当兵只能做个无情的战争机器,我觉得你的命挺不好。”

“我没有参与过这种战争,只随我父亲出去剿过几次匪,当兵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做战争机器。”

“刚出战的时候,我热血沸腾的,我以为找到了变强的意义,但当我看到军队屠杀手无寸铁的凡人的时候,我才知道这不是我想要的。”

“变强是为了走得更远,看的更多,你有多强就能走多远。”

一个略显低沉的男声响起,紧接着,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许天林和孙信面前。

“独孤飞羽。”

许天林和孙信同时惊叫起来,异口同声道:“你不是死了吗?”

“我可能大概也许似乎确实是死过了吧。”

“你怎么穿着玄光界那边的衣物,一个大男人还穿着女人的衣物,你不应该是去毒星寻找宝物被毒死了吗?”许天林不解道,孙信也点头附和。

“说来话长,我长话短说,总之呢,我没死,我想打听一下谁说我死了。”

“林家人啊,说你和王庭都被毒死了,所有人都知道是林家人对你们出手了,但是只能装作不知道,你和你的父母,还有明月镇王家整个家族的人,都被林家人动手从淼月城除名,王家人已经被列为贼寇,整个洪武王国人人得而诛之。”许天林徐徐道来。

“行,那我就不打扰了,后会有期。”独孤飞羽真气流转,往明月镇而去。

“我没猜错的话,那种能量波动,是真气吧。”许天林看着独孤飞羽远去的背影,问孙信。

“应该是的,炼体尊者啊,炼神炼体双脉尊者,林家人麻烦大了。”

“双脉尊者,我家族人说我是万年不遇的天才,同龄之下,且不说王庭三脉宗师,这独孤飞羽双脉尊者,哪一个不是比我还天赋异禀的奇才。”许天林握了握拳头,“我不能继续耽误时间了。”

“你我一道回学院去修行吧。”孙信也不服输,他出身豪门,独孤飞羽出身平民,没有家族资源的培养,一身修为却几乎能做到主宰之下无敌,与他的差距不是一点半点。

洪武王国的副总兵秦海璐,明显感到一股不寻常的危机感,那是一股极其微弱的感觉,且距离十分遥远。

炼神四重的神魂却敏锐地捕捉到这股危机感。

秦海璐四处遥望,想寻找危机感的源头,却只见一道剑光闪过。

仓惶之间,秦海璐的灵力和真气全面爆发。

一道灵力护罩挡在剑锋前,但这剑锋异常凌厉,势不可挡地击溃灵力护罩。

灵力护罩给秦海璐有了一丝反应时间,狂暴的灵力和真气翻涌,只是瞬间,浑身被无数道防护包裹。

那人似乎知道剑锋无法破开全力防御的秦海璐,便消失不见,不留一丝痕迹。

这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周围的人都没反应过来。

甚至连秦海璐的护卫都没反应过来。

“一击不中,远遁千里,这是一个顶级的刺客,林族长,林副城主,你的辖区治安很差嘛。”秦海璐语气不好地责备道。

“大人受惊了,我现在就去与将军府和城主府的管事商量,立刻调兵出城剿匪,誓把歹徒千刀万剐。”林族长吓出一身冷汗。

“算了吧,如果我没猜错,这人就是刘全,曾经是淼月学院的学员,淼月学院不简单啊,能培养出这般顶级刺客,一个炼气宗师,短短数月,杀了王族上百人,其中不少还是尊者,是洪武王国主宰之下第一人对吧。”

“大人你看,这淼月学院招生不慎,且不说这刘全,就连我们家族叛逃的婢女也敢招进去,这简直就是乱来对吧,你看要不要对淼月学院的高层警告一下,整顿一下来历不明的学员,不然这淼月学院就成了叛贼培养所了。”

“我回去之后,会与王城的那些管事说一下,必须得整顿整顿了。”

……

明月镇外大道上。

独孤飞羽已经从储物袋中挑选了一套看起来不那么偏女性的衣物换上。

独孤飞羽感受着身体的情况,这具重组的身躯,单论体魄强度已经不逊色某些主宰奇怪的是,他无法对这具身躯进行淬体。

一具没淬炼过的身躯,却能凝聚真气,可惜的是,这具身躯没有灵根,无法进行炼气修行。

拿出启元界的身份牌,探入一丝真气,身份牌的内容有所改变,肉身外貌由琳岚的身躯变成了独孤飞羽现在的身躯,不过肉身年龄却变成了未知。

独孤飞羽想询问摩比尊者怎么回事,但在不同的世界,那虚拟空间的魂力无法呼应上,也就无法联系到摩比尊者。

“不知道能不能用。”

独孤飞羽往明月镇走去。

“请出示身份牌。”

“独孤飞羽?这个名字好熟悉,这应该是个死人的身份牌吧。”

门卫拦住独孤飞羽:“你盗用身份牌,不能进。”

蓦地,两个门卫眼前一空,哪有什么独孤飞羽,哪有什么身份牌。

镇内,独孤飞羽走在回家的路上,现在的他已经将幻术玩转得信手拈来。

家。

独孤飞羽看着那扇院门,院内,空无一人,空无一物,所有的门窗都被贴条封锁。

邻居揉了揉眼睛:“我刚才好像看到独孤飞羽了。”

邻居家人出来看了一下,没看到人:“你眼花了吧,怎么能看到死人呢。”

雅家族地大门外,有一整条街,都是雅家的财产。

街边奢华的餐厅内,一肌白貌美的女子心不在焉地吃着东西。

“环儿,我不喜欢林家的这身衣物,一想到林家人杀了王庭,我就恨。”

环儿赶紧捂住女子的嘴巴:“雅诗兰小姐,你疯了,怎么说些胡话,等会林家的林风雪公子就来接你去林家成亲了,你要是还这般乱说,当心给雅家惹来无妄之灾。”

“那王庭真是死脑筋,我们青梅竹马一场,却丝毫不在意我对他的感情,还毁了王家和雅家的所有婚约,不然我现在说不定就已经嫁给王庭当小老婆了。”

“小姐,那王庭坟头草都三尺高了,你怎么还想着他。”

“那王庭肯定是为了让我成为他唯一的伴侣才毁的婚约,他肯定是不喜欢姐姐雅诗黛,毁一个人的婚约就显得他有些刻意,所以就毁了整个家族的婚约,这样他就能光明正大追求我,然后与我结为伴侣。”

“醒醒吧,小姐,那王庭没对你有丝毫的感情。”

“明明有,小时候他在修炼,我去找他玩,他推了我一把,让我别去打扰他,这可是有过肌肤之亲哪。”

看到自家小姐又陷入甜蜜的回忆中,环儿凑在雅诗兰的耳边,一字一句慢慢道:“王庭已经死了,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王庭了。”

雅诗兰呆了几秒,然后埋头哽咽起来。

“抱歉,雅诗兰小姐,我来晚了点,让你久等受委屈了。”一个文质彬彬的男人快步走来。

在林风雪安慰雅诗兰的时候,楼下传来一阵喧闹:“没有邀请卡的客人不允许私自上高层去,请你自重,不然我们将使用暴力。”

林风雪听着喧闹越来越近,站起来看着喧闹当中的男人:“阁下何必敬酒不吃吃罚酒呢。”

“林风雪宗师,抱歉,我们马上赶走这个闹事的。”

独孤飞羽真气爆发,震飞身边的杂役,身形猛进。

“炼体尊者!”林风雪瞳孔微缩,这尊者明显是朝他来的,当下破窗而出,灵力爆发,企图远遁逃走。

炼气和炼体最大的区别就是一个适合远程拉扯,一个适合近身搏杀。

可惜,独孤飞羽不会如林风雪的愿,一道剑气轻易刺破林风雪的护身符,打入林风雪体内,刺破他的丹田。

“尊者饶命。”林风雪脸色苍白,七窍流血,丹田破碎,灵力尽失,如同废人。

雅家的族人也察觉到打斗,快速集结过来。

独孤飞羽看了一眼雅诗兰,察觉到雅诗兰是个普通人,便提着林风雪远遁逃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