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溃败
  • 永恒剑墓01
  • 剑之君主独孤飞羽
  • 3031字
  • 2021-11-26 00:36:27

“我是空间通道另一边启元界玄霄真神境内的修士,想必阁下是这边的修士了吧。”

“我不是这边的,这边是玄光界,属于一个新生世界,还没有诞生修士。”

“哦?那阁下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我们是神界言灵真神境内的修士,奉王之命前来围杀妖兽。”

“你说的王的真身是不是一个炼神主宰?”

“对的,王是炼气王者,炼神主宰。”

“你们的王答应我们,只要打败妖兽,这个小世界归我们统治。”

“我知道,我们的王要这妖兽的身躯,先打死这妖兽再说。”

无数的土柱从海底伸出牢牢吸住妖兽的身体,阻碍妖兽的行动。

“这就是炼气主宰的实力么,我听说过神界有一种名为灵气的能量,你们那里有一种独特的炼气修士,这炼气主宰的实力倒是很强。”

“不要留余力,全力出手打死这只妖兽,越快越好。”一个浑身被黑衣包裹的男人说话了。

“好的,王。”

“别叫我王,记住,我这具主宰分身的事不能被任何人泄露出去,一旦泄露,真神必然会怪罪我。”

男人狠狠骂了这个神界修士一顿。

这个男人,一直隐姓埋名,偶尔遇到些人,宣称自己是无名主宰,其实他的本体,正是洪武王国至高无上的王者,秦峰王。

那妖兽的四肢,被无数的黏土牢牢吸附,动弹不得,只能上下扭动身躯,卷起无尽的波涛。

汹涌的波涛将那些炼体尊者卷走,但很快那些尊者就游了回来,倾泻真气击打妖兽的头部和尾部。

龟身布满鳞甲,拥有惊人的防御,这些尊者奈何不得半分。

“可惜我本体在前线作战,无法撤回来,不然灭这妖兽还不轻松。”

主宰使出全力才能困住这妖兽,没办法对妖兽造成半点伤害,只能靠尊者们慢慢磨杀。

“有个不知道哪来的混账破坏了我们的阵法,不然阵法一成,必然能将这妖孽打成重伤,可恶啊。”

七星魂宗的尊者气的半死,组成战阵一刀一刀把怒火倾泻在妖兽身上。

妖兽吃痛使劲挣扎,可惜被主宰死死压制,只能无能怒吼。

洪武王国的尊者也组成战阵,全力以赴。

近千名尊者的全力爆发,将海水都生生打蒸发掉,在深海底打出一片没有海水的真空空间,不过瞬间就被奔涌的海水填满。

妖兽发出一阵阵奇特的声波,传到岸上,刘秀的耳朵里。

“玄渊龟被袭击了。”

刘秀爆发全力将眼前的伪真身击退,火速跑回作战指挥中心:“海军往北望城边上的海底发射导弹,不要节约,全力以赴。”

“今天海底的浪异常巨大,很难对海底进行打击。”

“想办法给我打下去。”刘秀吩咐完,又跑去前线作战。

秦国的军队乌泱泱一片往北望城围去,空军先锋部队已经先一步对北望城展开了轰炸。

但是很快,秦国的空军部队就被覆盖式的火力打击完全击溃。

不止如此,在察觉到极远处的秦国军队,洪武王国的军队开始超远距离随机性打击。

一颗炮弹落在独孤飞羽不远处,炸出一个三尺深的深坑。

两颗炮弹不会落在一个坑里。

独孤飞羽刚爬到弹坑里最深处,一道爆炸射线落在独孤飞羽所在的坑壁,把独孤飞羽的身躯炸飞起来,在空中转了几圈狠狠摔下来。

“我*。”独孤飞羽忍不住发出来优美的词汇。

一阵震耳欲聋的声音越来越近,那是秦国的军队行进的声音。

“杀呀!冲呀!”

此起彼伏的爆炸声响起。

几具不完整的尸体飞过来掉在独孤飞羽旁边。

北望城空间通道的另一边,洪武王国的副总兵正在指挥调度。

“报告副总兵,敌国的冲锋的陆军兵量约有六百万左右,上一轮对决的数据,我军阵地阵亡八百七十三人,受伤七千人,歼敌数在一百万左右。”

“报告副总兵,武器弹药不足,最多再坚持半刻钟的发射就彻底清空库存。”

“打完,全部打完,一点不剩,打完之后大师全部撤回来,淼月城集结的纯炼体宗师马上给我调过来,直接给我冲上去肉搏,一个不剩,全部斩尽杀绝。”

副总兵异常激动,多久了,这种战争多久才能打一次啊,给他激动的,给他兴奋的。

不止他激动,大多数将军都贼激动,平时最多打打流寇,剿剿山贼,哪打过这种阵仗,要不是他们过去灵力会消散,早就冲过去了。

独孤飞羽把尸体盖在自己身上,避免眼睛里进沙子。

一只大脚踩在独孤飞羽身上的尸体上,顺势躺在独孤飞羽旁边。

“卧*逃兵!”

独孤飞羽和逃兵四目相对。

这逃兵也抓了具尸体挡在自己身上。

“你好你好。”逃兵尴尬地笑了笑。

这深坑足够大,装逃兵绝对没人发现的了。

就是有很多尘土和尸体纷飞过来,要把人埋在下面。

“你是神界的修士吗?”逃兵和独孤飞羽闲扯。

“算是。”独孤飞羽有玄光界的语言回答。

“你会我们这的语言?”逃兵有点惊讶。

“我会。”

“其实我们没有士兵想打的,都是长官的想法,我们呢,只能服从命令。”

“我知道。”

“我们长官告诉我们,你们没有热武器,失去了灵力只能用真气跟人肉搏,说我们胜算还蛮大的。”

“我也以为神界没有热武器。”

“哪成想你们的武器那么恐怖,这才多久啊,就把最前线的百万大军覆灭了,这没法打,那些长官啊,也是蠢,为什么不直接投降呢?说不定神界那边还会教我们修行呢,这些管事的,一个个只为顾着自己的利益,从来不考虑底下人的想法。”

“你这思想很超前。”

“害,我可是听说神界有一种炼体修行,很适合我们这种下界人修炼呢。”

“是的。”

“打完了仗你能教我炼体吗?”

“我有很重要的事要忙,你想炼体,等神界打下来,一统玄光界,你想学,会有很多人愿意教你的。”

“神界的语言和我们这里是一样的吗?”

“那倒不是。”

“哦。”逃兵的神色明显黯淡了。

“我看你胸前好多徽章啊,功勋这么多还当逃兵。”

“别提了,这玩意都是打后天国打出来的,我跟后天国打的时候可猛了,毕竟那些军队大多数也是普通人,武器差距也不大,这神界的武器多恐怖啊,这不是打仗,这是送死。”

“你这不是欺软怕硬嘛。”

“什么欺软怕硬,后天国的军事实力比秦国强很多,要不是秦王,秦国根本打不过后天国,要我战死也可以,至少也得死得有意义,我不想做这种无意义的炮灰。”

“这才多久啊,我咋感觉外面炮火停了呢?”

“估计秦国军队被灭了,可怜我那几个出生入死的战友啊。”

秦国的士兵看到洪武王国的炮火停了,松了口气,开始修建防御工事,同时不停还击。

刘秀硬生生打败了对手的伪真身,又奋力斩杀了百名宗师,对面的炮火也停了,己方开始还击。

“好啊好啊。”刘秀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很快他的笑容就凝固了,他看到了北望城涌出来的更多宗师。

黑压压的一片。

刘秀麻木了,不再闪躲,以伤换命,一剑一个宗师,他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

越来越多的宗师围着刘秀,更多的宗师往秦国的防御工事杀去。

秦国的炮火很难对这些浑身被罡劲包裹的宗师造成致命伤害。

当这些冲锋的宗师来到秦国军队的防御工事前的时候,溃败开始了。

这些士兵大多是普通人,被宗师近身,一刀一个,很快就有人怂了,当有一个士兵开始逃跑的时候,便开始产生连锁反应,无数的士兵扔掉武器转头就跑。

因为战线拉的很长,后面的还在往前面跑,看到前面的掉头跑,便乱做一团。

秦国的作战指挥中心里,那些焦头烂额的指挥们还是下达了撤退的命令。

无人机传送来的画面里,空间通道的另一头,源源不断地传输着大量的敌军。

这些宗师快速往前冲,整个北望城外,人山人海,构成一道道似乎足以摧毁一切的洪流。

刘秀终于怂了。

他自认为自己已经几乎无敌,神界那边主宰之下无人能打得过他,事实也确实如此,而且占尽地利,神界那边只能派遣炼体修士,他这边也有不少变异人战士。

他自以为布局万无一失,可当战争真正来临的时候,他才发现所做的一切那么可笑。

变异人战士基本被修士秒杀,什么罡劲,真气,那是变异人战士无法抵挡的,远程武器也远不如对面,一个照面就被击溃了百万大军。

一个人的强大,在这种碾压势的战场上毫无意义。

刘秀双手横握苍神剑,快速奔跑,苍神剑的锋芒,硬生生杀出一道血路,竟让冲锋的宗师们停下了脚步。

他一人可挡千军,可这里不止千万,一万,十万,还是更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