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阴谋
  • 永恒剑墓01
  • 剑之君主独孤飞羽
  • 2725字
  • 2020-05-15 23:08:33

贾林身形极快地赶往营地。

一名学员慌不择路地远远出现在他视野之中。

“方劲。”贾林感觉方劲似乎遇上什么麻烦了,大声呼喊他。

“导师救我!”

方劲寻声望去,远远看到了导师,大声呼救起来。

“方劲,怎么回事?”

贾林快速赶到方劲身边。

方劲环顾四周,没有发现追赶的感染者,才舒了口气,语气颤抖着,把营地里的情况一五一十地告诉了贾林。

贾林微微一怔,继而恍然大悟。

“该死!我早该想到,他们是与雅克一起去的,肯定有过不少肢体接触,估计他们当时体内的毒素还在潜伏,我离开之后才发作。”

“你有没有受伤。”贾林急切问道。

“回导师,我当时站得比较靠后,发生情况后就跑了,没受伤。”方劲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你很清楚自己的实力,做的很好,任何时候要把自己的生命放在第一位,活着才能有无限未来。”贾林鼓励道。

“方劲,你先回学院,把情况报告给校长,我回营地去看看还能不能再救几个人。”

现在贾林只能期望多救下几名学员,尽量减少损失了。

方劲回到学院,向院长禀明实情,院长立刻派出两个空闲的导师,前去协助贾林,护卫学员周全。

等导师们镇压感染者,救回众学员,清点人数之时,发现少了一个学员。

……

明月镇,几名外出打猎的猎人有些惊慌地跑回镇上。

“真是晦气,居然碰到这种情况,各位没受伤吧。”猎人大牛询问道。

“我与那学员打斗的时候被他抓伤,应该无大碍。”被抓伤的猎户余哥看了看伤口,那里已经被他简单处理过了,估计没什么大问题。

“我们要不要把情况报告给镇长。”大牛想把事情告诉镇长。

“我看还是算了吧,虽然当时情况迫不得已,但是人毕竟是我们几个杀的啊,现在埋都埋了,现在除了我们几个,不会有人知道的。”余哥有些担心后果。

“我看事情没那么简单,那个学员明显与常人不同,他似乎根本感觉不到疼痛,或许……”

大牛话还没说完就被余哥打断了。

“没有或许,人是我们杀的,去自首就得偿命。”

“是啊是啊……”其他的猎户也都附和余哥。

“那好吧,那就请各位可一定要守口如瓶,别把事情告诉任何人。”大牛妥协了。

……

黄石药师正在专心研制解药,不免一阵头疼。

如果雅克只是个普通人也就罢了,那样毒素就算为了适应感染者而变异,也不会厉害到哪去,以他的阅历,很快就能对症下药,药到病除。

可雅克偏偏是个炼气大师,在他体内变异之后的毒素极为难解。

“难哦,老了,好多东西都忘了。”黄石药师花费了了极大的精力才研制出解药,感到力不如从前,生出一股找个衣钵传人的想法。

普通人的寿命也就七八十年,炼气二重可以多活二三十年,我精通药理,善于养生,比别人能再多活个二三十年。

可如今我也是百岁高龄,记忆力衰退,精力减弱,不复从前那般生龙活虎。

可惜我的助手秋儿也是个普通人,若是让她来接受我的衣钵,估计无法完好地传承下去,终究会湮灭历史长河中。

……

镇东,一道红色信号符冲天而起,全镇人都抬头仰望。

“这是一级求援信号,快快快,镇东有紧急情况。”

镇里其他的士兵看到信号便纷纷跑过去。

镇东,正在与感染者纠缠的士兵队长一脸懵逼:“谁发的信号弹!”

镇西。

一处偏僻的民房。

万晓看着街上匆忙往镇东赶去的军士:“不对啊,我们约定的时间不是晚上吗,李晟怎么提前动手了?”

“大哥,那我们怎么办?李晟已经盗取信号符把镇里的军士都引过去了。”秦明看着万晓,等待他的指示。

万晓看了看手中的传讯符,一道讯息传来:天赐良机,赶紧行动。

待军士消失在视野里,万晓挥挥手:“按计划进行。”

“杀!”

十数人都掏出兵器,全力爆发,将民房附近的居民以最快速度屠杀。

可怜的居民还没来得及搞清楚状况,就已经被屠戮一空,这里地势偏僻,他们屠杀的时候虽然弄出来一点动静,但并没有一个活着的居民听到。

镇长府。

有下人匆匆而来:“报告镇长,镇东的几户居民不知为何神志不清,发癫发狂,袭伤了不少人,闹得鸡犬不宁,普通军士根本不是其对手,我已经把全镇的军士都召集过去镇压他们。”

“有这种事?”镇长雅凯感到新奇。

普通军士都是淬体四到六次的炼体一重中期的好手,明月镇有近千名正规军士,带队的队长都是炼气或者炼体的大师,一拥而上,哪怕是尊者都要避其锋芒,怎么会为了区区几户普通居民全力出动。

“具体情况给我说说,有必要的话我就赶过去一趟。”

“那些发狂的居民不知疼痛,钢刀利剑砍在身上,血流如注,他们连眉头都不皱一下,尤其是那个猎人打扮的居民,本身也是个淬体六次的好手,一时间,前去镇压的军士都或多或少受了些伤,不敢冒进,属下便发出信号弹求援。”

“淬体六次?我记得每支队伍的队长都是大师境的高手,怎么会连一个淬体六次都奈何不了。我看你怎么面生的很。”

雅凯一脸狐疑地打量那个前来汇报的下人,信号符通常只有队长才能配备,而明月镇的那些士兵队长,他都很熟悉。

“哦,我的队长生病了,我暂时是代理队长,我们的队伍无法奈何那个发狂的居民。”李晟额头一阵冷汗,生怕被认出来。

“这样啊。”雅凯这才放下心来,“也没必要召集全镇的军队过去吧,万一有凶兽或者盗匪来袭,该如何抵挡。”

“是,属下知罪,是属下把其他的信号符给弄丢了,只剩下这个信号符没丢,所以情急之下……”李晟话还没说完。

一个衣衫褴褛的乞丐慌慌张张跑到镇长府,大喊出事了,下人马上带着他到雅凯面前。

“镇长大人,镇西发生骚乱,一个月前自称从淼月城来的那一伙商人,其实是流寇,那边镇守的军队基本都被调走了,现在他们在那里烧杀抢掠,幸好他们没发现我,我才侥幸逃出来,我好害怕啊。”

乞丐吓得瘫坐在地上哭了起来。

“不怕,我马上过去。”

雅凯安抚道,走近想要扶起乞丐来。

就在雅凯快要碰到乞丐的时候,原本哭哭啼啼的乞丐猛然从袖里掏出一把短刀,周身灵力疯狂涌动,一刀刺向雅凯喉咙,要将雅凯一刀必杀。

死亡的气息瞬间笼罩着雅凯,他根本来不及反应。

就在刀尖快要刺进雅凯喉咙的时候,雅凯体表一阵金光闪烁,挡住刀锋。

“护身法宝!”

“铛!”

短刀被弹开,金光也黯淡了下去。

乞丐见偷袭未成功,身法运转到极致,刹那间便退出十几步,这哪像个乞丐,活脱脱一个修习隐匿功法的刺客。

一击不中,远遁千里。

“贼子休走!”

雅凯全身灵力轰然爆发,跳将追去,强大的气浪把房间里的桌椅掀翻,立足之地被蹬出一个小坑。

“这么浑厚的灵力,果然不愧是个炼气三重的宗师,若是被逮住,估计两拳就能要我命。”乞丐咬咬牙,灵力疯狂涌动,秘术运转,朝镇西方向狂奔而去。

雅凯差点被一个炼气二重的歹徒一击刺杀,不免怒火中烧,势必要把这个歹徒粉身碎骨才能一刷耻辱。

乞丐亡命奔逃,身法极快,哪怕雅凯全力冲刺都追不上歹徒。

乞丐的灵力不如雅凯那般浑厚,很快便后继无力,狠狠一跃,摔倒在地。

“死!”

雅凯携带狂暴的灵力从天而降,宛如天神下凡。

乞丐方元脸上却没有一丝惊惧之色,反而露出得逞的笑容。

十几股强横的气息蓦地在雅凯周围升起,其中一股气息并不输雅凯多少。

“等你多时了,镇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