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打听消息
  • 永恒剑墓01
  • 剑之君主独孤飞羽
  • 3513字
  • 2021-11-03 08:57:55

比试结束。

独孤飞羽想起来潇雪,便对摩比尊者说到:“我想找个人,是与我一道被抓进战舰的一个小女孩,后来她被放走了,当时我只顾着自保,把她忘记了,现在想起来了,她一个小孩子,在摩尔皇城无亲无故的,我怕她出事。”

“找人么,简单,我带你去看看我们城市的内部安保监控系统。”

摩比尊者带着独孤飞羽来到最顶层的下面一层,第九百九十九层。

“这里是整个摩比皇城内部的监控室,能查到任何时候,任何公共地点的录像。”

摩比尊者调出前几天军事基地外部的录像,不到一分钟就找到了一个小女孩的映像。

“就是她。”

听到独孤飞羽肯定的回答摩比尊者锁定小女孩,开始快进。

录像没有一丝停顿,疯狂快进,不到一分钟,就放完了几天的录像。

画面突然恢复正常速度播放,显示的时间正是此时此刻。

一个放置垃圾箱和杂物的小胡同内,潇雪蜷缩成一团躲在阴暗处,一动不动。

独孤飞羽看了一眼城市的大地图,找到潇雪所在的位置,立刻动身。

“我马上去找她,等我回来。”

独孤飞羽驾驶飞行器,穿过喧嚣繁华的闹市,惊扰了不少御空飞行的居民,落在胡同口。

“你这人怎么回事,驾驶飞行器飞这么低,不怕死吗?”

不少炼体尊者怒气横生,却不敢有任何爆发真气动手的行为。

“你好,你刚才是在限飞高度飞行,这是违法行为,请出示你的身份牌。”

一个身着军装的士兵驾驶着快车来到独孤飞羽面前。

独孤飞羽把身份牌拿出来交给士兵,赶紧过去把潇雪抱起来。

“炼神修士,虽然炼神修士有诸多特权,但是也请你尊重我们城市的规则,这次就算是一个警告,希望下次注意。”

士兵把身份牌还给了独孤飞羽。

“下次一定。”

独孤飞羽抱着潇雪驾驶飞行器飞回了神殿。

“只是饿得久了,晕过去了,我用真气稳住了她的情况,只需要喂点食物就行了,不过这女孩身体太弱,是那种万中无一的虚弱体质,也就是说,这女孩这辈子都无法进行炼体修行,如果强行炼体,很可能会当场气血不足死亡。”

摩比尊者将真气探入女孩体内,稳住女孩的情况。

“这女孩是雪域城的居民,那里应该有她的亲人啥的,要不要帮她找找,送她回去。”

“雪域城么,跟皇城离得很近啊。”

摩比尊者一边说,一边带着独孤飞羽去另一层楼。

“雪域城的人口信息不难查,只要有身份牌,一下子就能查出来。”

“身份牌,有的。”

独孤飞羽赶紧把潇雪的身份牌交给摩比尊者。

“这就好办了。”

摩比尊者把身份牌插入一个仪器内,仪器上方浮现出潇雪的虚拟身形,以及潇雪的很多基础信息,也有很多其他信息,比如天生体质极度虚弱之类的身体状况,甚至还有在什么医馆治过病,消费多少都有记录。

“太详细了,直系亲属,父亲潇炎,母亲林彩霞,养父百里清风,养母百里清清,好家伙,我当时脑子没转过来,我就说哪里不对劲。”

摩比尊者点开潇炎信息:享年三十七岁,炼体尊者,雪域城下辖观澜宗宗主,被仇人灭宗。

“还能看到这种信息?”

“只要找到了尸体才能判定死亡,并且求证录入信息,信息不一定完全真实,但绝对是目前最真实的。”

摩比尊者又点开林彩霞的信息:享年三十五岁,炼体尊者,雪域城下辖观澜宗副宗主,被仇人灭宗。

百里清风信息:三十七岁,炼体宗师,养女潇雪。

百里清清信息:三十七岁,炼体宗师,养女潇雪。

“这两人没显示死亡时间啊。”

“你怎么知道他们死了,要是真死了,找不到尸体也无法判定死亡。”

“那要是一直找不到尸体,这人的信息是不是一直显示活着。”

“炼体尊者以上,炼神宗师以上都是有仪器来判定是否死亡,至于炼体宗师,这种人不是效力其他强者,死活也没啥用,长时间没有更新信息的话,也会被判定死亡。”

独孤飞羽仔细翻找百里清风和百里清清的信息,看能不能找个亲属来把潇雪领走。

“好家伙,这百里清风和百里清清搞兄妹恋被逐出百里家族,这种信息也能记录。”

“百里家族是雪域城的世族,家业庞大,家法苛刻,把这种信息公开出来,无非是为了警示家族子弟。”

“这么看来,潇雪在这世上真就无亲无故了。”

“你可以把她送去孤儿院,或者自己领养也行。”

“领养?我自己都还没结婚生子,正经人谁领养,我连自己都养不活。”

……

独孤飞羽回到住所,伏容还在厨房做食物。

独孤飞羽拿了一些做好的食物狼吞虎咽起来。

“你吃慢点,饿鬼投胎?”

“空虚的神魂已经填满了,现在要填满空虚的肚子了。”

“注意形象,淑女。”伏容提醒到。

“我一个男人要淑女形象干嘛。”

“男人?你是男人?”

“对啊,有问题?”

伏容停下手里的活,直接上手扒独孤飞羽的衣物。

“你干嘛,女流氓啊,救命啊。”

独孤飞羽手里拿着食物不好反抗,被一下子扒光了。

伏容上下仔细打量了一番:“你这不是女人的身体?”

“我是男人的神魂,女人的身体,你不信看我身份牌。”

独孤飞羽穿好衣物,拿出身份牌甩在伏容脸上。

“哇,你的神魂真帅,这女身也好看。”伏容捂着嘴偷笑:“你已经被我看光了。”

“别跟我嘻嘻哈哈的,男女授受不亲,你这人老流氓了。”独孤飞羽边说边紧了紧衣扣。

“我要出一趟远门,已经跟摩比尊者商量过了,不知道多久才能回来,或许一个月,或许一年,或许十年,你把家看好。”

“这么久,不带上我?”

“此去凶多吉少,说不定去了就回不来了。”

“那我能为你做点什么?”

“做点东西让我吃饱好上路,我带了个女孩回来,她还昏迷着,我放到大厅沙发上了,你照顾一下她,一个被仇人灭门的女孩,怪可怜的,开支找摩比尊者报销,他要是不愿意报销就让他从我未来的工资里扣。”

……

玄霄真神,与梦演真神是好友,神殿的传送阵有不少是想通的,贸易往来很便捷。

赤玄星,冥海城。

中等星辰赤玄星。

独孤飞羽换乘了好几个传送阵才来到冥海城。

划分星辰等级的标准就是大小。

大,太大了。

因为星辰体积大,引力也大。

独孤飞羽之前都是在低等星辰,引力差距不大。

这次,独孤飞羽体验到了什么叫巨大的压力,身躯明显变矮。

行走如有万重山压在身上。

淬体二十次的体魄,在玄光界奔跑速度达到五十米每秒。

在这里,每秒只能跑一米,是的,爆发罡劲全速奔跑。

抬手动作都变得艰难缓慢,不用罡劲支撑就像个呆子一样。

这还只是中等星辰,不知那高等星辰又该是何样。

“低等星辰的蝼蚁,何不弯下腰行走。”

一个身高不够一米的男人行走自如,健步如飞,对着独孤飞羽指指点点。

是啊,弯下腰。

独孤飞羽缓缓弯下腰,巨大的压力让他越压越低。

不弯腰,想要直立行走,就必须时刻用罡劲维护身躯。

“前辈你好,我想打听一下当年这座城传得沸沸扬扬的药剂一事。”

“这可是禁忌,不可说。”

“我们借一步说话。”独孤飞羽拿出十多块魂石塞进这男人兜里。

……

三冥村。

一个建立在海边的度假村,这附近曾经有一个小宗门,三冥宗。

基因药剂就是从三冥宗流传出来的,被冥海城城主掌控,大量研发,闹得沸沸扬扬,后来冥海城就换了城主,药剂的事也就被压下去了。

这三冥宗更是早早被其他势力灭掉,宗门遗迹都被挖了好几次,啥都不剩了。

为了获取有用的信息,独孤飞羽以天为被以地为床,走到哪累了就睡哪。

……

“外星的乡巴佬,别睡了,这公园的椅子不是让你一个人当床睡的,别浪费力气了,打哪来回哪去吧。”

粗犷的男声喊醒独孤飞羽。

独孤飞羽知道,自己该干活了。

醒来的独孤飞羽用罡劲支撑住身体,才顶住巨大的压力坐起来。

他已经来了七天了,这七天,他醒来就去村外捕猎,他正常行动需要耗费大量罡劲。

有消耗就需要补充,独孤飞羽每天都要大量进食。

在巨大的引力造成的压力淬炼之下,独孤飞羽甚至感觉再练个三年五载,说不定能突破到淬体二十一次。

这高等星辰是个炼体的好地方,可惜我没那么多时间,以后有机会再回来吧。

独孤飞羽进食完毕就会去村里面找那些老人问话。

有炼神的帮助,他能很轻易判断那些老人言语的真假。

“想当年,一位炼体宗师来到村里,他的身上,有跟你一样的罡劲,为了寻求基因药剂大开杀戒,那时候我才十七岁,她也十七岁,我们和村里的其他几十位大师奋起反击……”

老人说的眉飞色舞,激动的时候直接手脚并用比划起来。

“前辈牛批,前辈勇气可嘉,前辈能说下这附近有什么类似空间通道或者其他世界的传说没。”

独孤飞羽坐在一众老人当中吹牛谈天,他花了整整七天才获得了这些老人的信任。

“空间通道,没听说过,这附近哪有什么空间通道。”

“十七八年前,这里有发生过什么事吗?”

“你说的那会刚好是真神封杀药剂的时候,那段时间的大事可多了。”

“对对对,那段时间,整天有尊者啊,主宰啊什么的,往海外跑,以为跑到海外的岛上去就安全了,这哪可能嘛,真神多伟大啊,我还有幸一睹真神出手嘞。”

“你幸运啊,大半夜不睡觉,跑岸边看星星,刚好看到了真神出手的瞬间。”

“真神出手,你们没见过吧,那是何等伟岸,何等快速,那时虽然是漆黑的夜晚,真神出手的那一刻,比最闪耀的那神星还耀眼,整个世界如同白昼一般,万里高空之上,好几十道彩光照耀下来,只是瞬间一切就恢复原样,当时我还以为眼花了呢,后来那些跑出去的修士都回来了,说是记忆被消除了一部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