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瓶颈松动
  • 永恒剑墓01
  • 剑之君主独孤飞羽
  • 3519字
  • 2021-10-28 18:25:20

伏容好奇心一下就上来了:“你去的哪些地方啊?是不是很刺激很好玩。”

“刺激是真的,好玩是假的。”

“那你给我讲讲,你去过哪些地方。”

“我不是本地人,我从一个小世界来,如果不是意外的话,我现在应该也有三十多岁了。”

“我懂了,穿越者。”伏容一下子就想到了。

“是的。”独孤飞羽并没有因为伏容能想到穿越者而感到诧异。

穿越者并不是稀罕物。

大能转世,或者各种携异宝机缘穿越的大有人在,他不是唯一的穿越者。

在淼月学院藏书阁,他就浏览过不下十位穿越者的事迹。

在孤月城的藏宝阁,他也浏览到好几位穿越者的事迹。

不过现在他真气尽失,无法打开储物袋。

“到了,查尔医馆。”

飞行器直直往下降落,降落在医馆巨大且平坦的顶上,有许多的飞行器临时停靠在这里。

最中间有一处通往医馆内部的通道。

“大师请走一号通道,宗师请走二号通道,尊者请走三号通道。”机械的声音一遍遍播放着

“那没修为的凡人怎么走?”

独孤飞羽问伏容。

“凡人是不能进这家医馆的,这是专为修炼者服务的医馆。”

“你看看,修为越高,连待遇都不一样。”

“但我可以用你的特权卡进去。”

“我的?特权卡?”独孤飞羽一头雾水。

“对啊,作为你的私人管家,我肯定要拥有你的特权卡,你有修为可以直接享受特权,而我修为不够的只能用你的特权卡才能走快速通道。”

“好家伙,这恐怕不是我的特权卡,是你的特权卡吧。”

“差不多啦,一个意思。”

两人在通过特权卡快速通道来到炼体四重医务室。

“快躺到床上去。”

医师一眼就看出独孤飞羽身体的伤势。

医师用真气搭配辅助器,仔细检查了独孤飞羽的全身情况。

“情况很糟,全身经脉俱损,恐怕这辈子都无法恢复了,修为不在,右手被真气摧残,血肉组织和骨头都裂开了。”

医师说完伤势,继续说道:“右手的伤势,我用功法配合药物,可以立刻痊愈,但是你的经脉我无能为力,如果你能找到一位精通医术的炼体主宰,说不定他能给你治疗,可是主宰稀少,修习医术的主宰更少,毕竟主宰往往都有几乎不死不病的身躯,谁会修习医术,我印象中的那些主宰,一个修习医术的都没有。”

“那治好我右手就行了,记得开发票给我的私人管家。”

独孤飞羽试着去理解主宰为什么不修医术。

炼体主宰修成真身,能免疫低级的疾病和毒素,寿命都是万年起步。

医术又太繁琐枯燥,修来基本对自己用不了,那高级的毒素,类似毒星那种毒素,普通医术又没作用。

大多数主宰修习医术的原因,无非是在成主宰之前就修习了医术。

正常有望成为主宰的修士,也不会浪费时间来修习医术,而是专心提升修为。

而尊者却修习医术居多,因为无望成为主宰,平均寿命只有区区五百年,所以修习医术,保养身躯,指望能多活一两百年。

理解理解。

独孤飞羽很快就想通了,无非就是断掉炼体之路,还有炼神呢,怕什么。

等炼神五重之后,修习转世或者夺舍魂术,换副身躯就好了。

这破身体,不要也罢。

独孤飞月却敏锐发现了独孤飞羽的一丝不一样的情绪。

那是一丝很微弱的绝望,一闪而过,可惜她与他心灵相同,她就像他的第二人格,再微弱的情绪都能感同身受。

主宰,不是人人都能修成的,主宰是一道天堑,把无数修炼者挡在尊者之前。

独孤飞羽没有绝对的把握修成主宰,或许淬神十次就是他的极限。

而要晋升主宰,十次远远不够。

医师用真气配合药物治好独孤飞羽的右手。

搞定右手,伏容载着独孤飞羽回住所。

伏容察觉到独孤飞羽一下子沉默寡言起来。

“想开一点,不就是毁了经脉,你堂堂炼神强者,只要晋升炼神主宰,修习转世夺舍魂术,换具身体就好了。”

见独孤飞羽依旧不说话,伏容也不多说了。

炼神主宰。

那是比炼体主宰更难无数倍的境界。

她一个炼体大师,连炼神修行都没开始过,劝人的话语显得那么苍白。

这是独孤飞羽第一次见到这种东西。

一个悬浮在离地面百米空中的巨大蓝色正方体格子,充满科幻感。

这正方体格子直径足有一公里多,外表零零散散贴了许多飞行器。

正下方的地面,是一个空出来的广场,有居民在玩耍。

伏容把飞行器贴在侧面的空处。

下了飞行器,独孤飞羽感受到这个正方体内部有一股吸力牢牢吸附住他,让他不会掉下去,而是像正常平地的行走一样自如。

这太梦幻了。

独孤飞羽看着眼前的广场,他与地面处于平行状态,一瞬间他竟有种错觉,地面或许才是一座竖立的高楼,而他脚下的才是地面。

“这就是摩尔皇者的直属尊者的居住地了。”

伏容将特权卡拿出来,拉着独孤飞羽站到一个正方形图案内,用特权卡触碰正方体外部。

正方形图案闪烁了一下,独孤飞羽和伏容便消失不见。

独孤飞羽恍惚了一下,回过神来,已经来到一个装饰繁华的房门前。

入目之处,是一座两层的建筑,总高约三丈。

转身望去,上面是正方体的天,环顾四周却不见那正方体本身,脚下方圆百米皆是铺满地砖的平地,平地尽头,往下望是百米虚空,虚空之下,正是正方体外的大地。

“这是你的私人空间,现在只需要你将一丝能量注入到能量连接口,与这处空间绑定,沟通空间,在这所空间内,就能随意调动任何物体,或者进出。”

“能量连接口在哪。”

“就在屋内,进去看看吧。”

伏容推开门,这门就是个摆设,根本没锁,也不需要锁,只要独孤飞羽愿意,甚至可以不要这扇门。

房屋内部空间很大,用的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地面,墙壁,天花板,闪烁流动着无数的星辰。

关上房门,独孤飞羽感觉自己就好像身出那无尽的星空中,可实际上,他只是在房间内,身边环绕着虚影罢了。

不过这种震撼的感觉,让独孤飞羽心驰神往。

“这是梦演真神管辖版图内的所有星辰,摩尔皇者在梦演真神手下的执法队效力,所以摩尔皇者才会设计这样的装潢,让效力皇者的尊者,看到这副星图,明白皇者的心意,在成为主宰之后,维护真神境内的和平,看到那颗最大最亮的星辰没。”

伏容伸出手一划,星辰迅速流转,独孤飞羽眼前出现了一颗明显比其他星辰明亮无数倍的星辰。

“那是梦演真神的行宫星,也被称为神星,是这片星图的中心,你需要将一丝魂力探入进去,这片空间就能与你心念想通。”

“太奇妙了。”

独孤飞羽探入一丝魂力,这魂力迅速被某种仪器牵引调动,与这处空间融为一体。

独孤飞羽瞬间感觉不一样起来,他不用魂力探测也能感知到整个空间的内部。

整个空间呈正方体形,内部不大,只有约一百万立方米。

房屋占地不大,有上下两层,五个空置的卧室,楼上四个大卧室,楼下一个小卧室,楼下有厨房,浴室,卫生间,以及充满虚幻星辰的大厅。

家具,生活用品,一应俱全。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独孤飞羽无法操控楼下那个小卧室,感知不到小卧室内部的构造。

“这是怎么回事,我感知不到楼下那个小卧室。”

独孤飞羽神念一动,整个身躯便躺在了楼上卧室舒适的大床上。

又神念一动,伏容出现在床边。

“楼下那个卧室是为私人管家独立的设计,私人管家也是需要隐私的。”

伏容对这里的一切了如指掌。

“你似乎很懂哦?”

“除了修行方面,大多数事物我都略知一二,不然怎么能胜任这份工作呢。”

“先休息吧,我已经很久没休息了。”

独孤飞羽摆了摆手,伏容很自觉地退下去了。

“真像一场梦。”

上一刻他还是阶下囚,下一刻他就是为皇者效力的崇贵尊者,享受各种特权和安宁的生活。

独孤飞羽沉沉睡去,他很久没睡觉了,虽然炼神可以让他感不到困倦,但是他的身躯在经历了这么多之后,很需要休息。

在独孤飞羽睡着之后,独孤飞月也适时沉睡过去,他们之间能共享的不仅仅只有想法,还有疲倦。

不知道睡了多久,独孤飞羽脑海里走马观花般浮现出所经历的种种。

包括第二神魂独孤飞月的出现。

或许,独孤飞月早就真正意义上的死掉了,第二神魂,也许只是我在精神失常产生的精神分裂罢了。

不然,为什么我们能共享一切思维想法,第二神魂表现也不如独孤飞月那般呆傻。

因为他们的想法是相通的,所以独孤飞月也是这样想的。

或许我只是主神魂在受到刺激后产生的精神分裂。

两个神魂陷入了不一样的纠缠当中。

神魂,本就是一种虚妄的东西,他对神魂的了解太少。

过度的纠缠过去发生的一切,让独孤飞羽越发感到虚妄起来。

我或许不是生活在一个真实的世界,神魂能提供第三视角,就好像,我只是一个虚拟游戏的玩家。

太可笑了,这种想法,更加虚无缥缈。

那种虚妄的感知越来越深,似乎要将独孤飞羽和独孤飞月拖入无尽深渊,彻底迷失掉自我。

就在独孤飞羽快要迷失自我的时候,王庭那百折不挠的双眼浮现出来。

玄光界独孤飞月那被凌辱后绝望的眼神、吃人肉,迷失的眼神最后清醒的看了他一眼。神界独孤飞月尸体带给他冰冷的感觉,流寇那视人命如玩物的眼神,被夷为平地的长久城,被血染红的北望大厦,被囚禁的长风倾颜,他的女身被凌辱。

种种这些,刺激着独孤飞羽的神魂,让他摆脱虚妄。

“我的任务还没结束,还有人在等着我。”

独孤飞羽睁开了眼,眼神中是从未有过的坚定。

他在王庭身上学到了那股一往无前的勇气和豪迈。

人以类聚,物以群分。

惊醒过来的独孤飞羽感到神魂发出阵阵空虚。

那是瓶颈松动的征兆。

他以为淬神十次就是他的极限,现在看来,并不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