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摩尔皇城
  • 永恒剑墓01
  • 剑之君主独孤飞羽
  • 2981字
  • 2021-10-21 15:21:18

“把人交出来,不然让你死无全尸。”

老者站定在斑纹虎面前。

斑纹虎把宵龙抓在手里,语气不急不慢:“放我走,不然我就杀了他。”

“混账东西,你在跟我谈条件?”

“这不是谈条件,这是单方面的要求。”

虎妖突然转身吐出烈焰喷向虚空。

几个隐身的人族修士被迫显形后退。

“别想着来硬的,我是炼神尊者,这点小伎俩可对付不了我。”

虎妖轻轻扯掉宵龙的一根手指头。

宵龙疼醒,发出凄厉的惨叫。

“这是一点小小的代价。”

独孤飞羽赶紧把潇雪护在身后,生怕让潇雪看到血腥的东西。

空间锁,这种级别的武器每一秒消耗的资源都足以堆出来一个尊者。

老者挥挥手。

一道巨大的白色光束从战舰上自上而下笼罩整个空间,除了斑纹虎和老者战力的地方。

避无可避。

独孤飞羽把潇雪护在身下,真气激发风蕴炼体诀。

这是琳岚修习的炼体诀,能让真气化为风属性真气,将体表受到的伤害转移到空地上去。

仅仅片刻,真气就消耗一空。

身躯暴露在光束之下,灼热到极致的温度几乎要让独孤飞羽燃起来了。

琳岚作为一个活了两百年的尊者,真气储量庞大,却也只能抵挡片刻。

已经有不少修为不够的修士耐不住射线的高温,晕死过去了。

光束并没有持续太久。

战舰上下来无数身着军装的人族军队,用一种细如蚕丝的网,将在场的各种妖、兽、人全部绑起来。

这种细网被真气催动,透过外部的毛发衣物,变成一条条画成的线,牢牢附在皮肤上,无法抹除

这细网能限制真气和魂力。

混乱之城无数的修士,宝物,尽皆掳上战舰。

反抗也是徒劳,这些人族军队不介意将不听话的生物彻底抹杀。

等所有修士被抓走之后,空间锁才消失。

战舰从外面看起来只有一座小城市的大小,内部却别有洞天,进去第一眼,能看到的地方就有一片小型大陆的大小。

这里充斥着数不清的空间门,混乱之城的所有人被带到一个空间门内。

外面看不到里面,里面也看不到外面,这是一个独立的空间,却依然有一座城市的大小。

战舰一个闪烁,便出现在摩尔皇城上空。

整个混乱之城,只剩下两只斑纹虎和老者在对峙。

“我是无辜的,我并没有对你们的人有任何的冒犯。”

有的开始辩解。

“我是腾蛇主宰的人,你不放了我,腾蛇主宰不会善罢甘休的。”

有的开始自报家门。

无数的妖、兽、人喧闹起来。

“肃静,都把身份牌拿出来。”人族军队的一个小首领吼了一声,顿时安静了下来。

人族军队开始挨个核查在场的每一个生物的身份。

这些生物有的被解开束缚放走,有的则被领到其他空间去了。

眼看着检查人员快到了,独孤飞羽提前拿出身份牌,牵着潇雪准备检查。

检查人员并没有看出什么端倪,正打算解开束缚放独孤飞羽走。

另一个士兵首领好像看到了什么,走了过来。

“把人交给我,你去检查其他人的身份牌,另外,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进入我的空间。”

独孤飞羽和潇雪被士兵首领带到另一个空间内。

“百里清清,你手里的这张身份牌不是你的。”

“这是我好友的身份牌。”

“那你的呢?”

“我的城市被羽族灭了,身份牌失效了。”

“哦,是这样啊。”

士兵首领若有所思,转头看向潇雪。

“潇雪是吧,这个小姑娘我可以先放走,但是百里清清不行。”士兵首领嘴角露出不怀好意的邪笑。

潇雪躲到独孤飞羽背后,紧紧抓着独孤飞羽的手,探出脑袋警惕地看着士兵首领。

士兵首领面露凶光,伸手要抓潇雪。

“你不要乱来。”

独孤飞羽横剑挡在士兵首领和潇雪中间。

“敬酒不吃吃罚酒。”

士兵首领抬手一拳,狂暴的真气涌出来。

“嘭!”

独孤飞羽提剑要挡,失去真气和魂力,利剑被一拳击碎,整个人倒飞出去几十米,持剑的右手多处骨折。

狂暴的真气涌入独孤飞羽体内,扰乱独孤飞羽的五脏六腑,让他感到有些呼吸困难,好不容易喘过气来,却喷出一口鲜血。

士兵首领一把抓起潇雪的衣领,把潇雪拧了出去,不多时便又从空间门走了进来。

“现在就剩我们两个人了。”

士兵首领再也不掩饰,一边脱衣服一边说话。

“百里清清从小就是我的女神,我喜欢她,可她对我无感,后来我进了军队,表现优异,离开雪域城,被提拔到摩尔皇城来深造,好不容易混了个小首领的职位,正想回去表白,没想到她却嫁给了别人。”

士兵首领脱光衣物。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独孤飞羽慌了。

“你是她的朋友,所以你要承担我对她的那份爱恨痴狂,这么多年了,一想到她和别的男人在一起,我就恨,恨这命运不公,我明明更爱她,为什么要让一个深爱的人爱而不得。”

“你这思想觉悟有问题啊朋友,你怎么能把对别人的爱恨转移到无辜之人身上呢。”

“你可不是无辜之人,你能拥有百里清清的身份牌,与百里清清的关系肯定非同寻常,呵呵呵,别挣扎了。”

士兵首领一点不怜香惜玉,一脚踩在独孤飞羽的脸上,把独孤飞羽的头死死踩在地上。

“我不介意一脚踩死你,你现在是个没有身份的生物,没有任何势力能保你,杀死你比杀死一只蚂蚁轻松,要么你就从了我,要么你就死。”

生活就像强奸,既然抵抗不了,那不如试着享受。

独孤飞羽脑海里突然想起这句话。

这……

享受被人踩在脸上?

士兵首领用刀划破独孤飞羽的衣物,女人的玉体一一暴露在士兵首领的眼前,刀锋太过深入,划破了皮肤,划出一道道血痕。

独孤飞羽此刻异常冷静,并不是因为他的神魂没有廉耻心,而是在经历各种莫名其妙的经历之后,他有些麻木了。

唯一让他不能接受的,就是独孤飞月也在经历着这一切

独孤飞羽的目光死死盯着刀锋,他能猜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奇迹并未发生。

许久之后……

士兵首领穿好衣物,用真气解开束缚在独孤飞羽身上的细网。

“穿上衣物跟我走,从今往后,你就是我的女奴,要有点眼力见,不要什么都让我说了才去做,懂了吗。”

士兵首领心情舒畅,他毁掉了独孤飞羽的经脉,从此独孤飞羽无法动用真气,沦为一个淬体二十次的炼体宗师,不出意外,独孤飞羽这辈子都无法晋升炼体尊者。

一个毫无真气,没有身份的女人,他不担心会出什么意外。

躺在地上的独孤飞羽擦了满身的秽物。

被一个男人侵犯,他越发麻木了。

不过这并不代表他会坐以待毙。

魂力涌动。

士兵首领陷入了幻境。

这是哪里?我在哪?

士兵首领惊恐地望着漆黑一片的虚空。

更另他惊恐的是,他变成了一个女人。

无数张满尖刺的触角在他身上游走,撕扯他的身体,鲜血流了出来,他的身体被一点点撕成碎片。

这是来自灵魂的痛苦,他无法抵御。

就在士兵首领绝望之时,猛然惊醒。

还在战舰内。

士兵首领心有余悸地拍拍胸口,不对,胸部感觉不对,这两坨肉是什么情况。

我还是女人!

无数的触角从虚空中涌来,疯狂地撕扯他。

啊啊啊……!!!

士兵首领在一次次惊醒,一次次被撕成碎片的痛苦下轮回着。

战舰内,独孤飞羽穿好衣物,魂力扫过这片空间,找到一个隐蔽的暗锁,他还不知道该怎么离开战舰。

这种科技产物,比玄光世界的那些科技高级多了,他只在典籍上看到过,不知道该怎么出去。

“告诉我,该怎么离开战舰。”

触手开口说话了。

魂魄被折磨得快要消散的士兵首领在身上摸索着。

“用我的身份牌,去刷隐藏的暗锁,求求你,放了我。”

“那个女孩去哪了?”

“我把她赶走了,不知道她去哪了。”

声音越来越微弱。

士兵首领目光呆滞地瘫倒在地,他已经彻底魂飞魄散。

独孤飞羽拿着士兵首领的身份牌走出这个空间,这是另一个空间,独孤飞羽调动魂力寻找出口。

释放的魂力很快引起了其他士兵的注意。

“你是什么人,怎么敢在战舰内随意释放自己的力量。”

独孤飞羽找到了出口。

快速跑过去。

“立刻站住,有情况,请求关闭战舰。”

士兵大声吼叫着。

战舰传来一阵波动。

摩尔皇城。

军方基地。

独孤飞羽稳稳落在地面上。

这里还有无数刚从战舰上下来的其他种族的修士。

同样还有无数的军士在收到警报后朝独孤飞羽围上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