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祸从天降
  • 永恒剑墓01
  • 剑之君主独孤飞羽
  • 2933字
  • 2021-10-21 19:03:12

混乱之城。

与普通的城市不同,这里没有城墙,没有建筑,没有城主,没有秩序。

这里只有一片光秃秃的平原和无数聚集在这里的修士。

混乱之城更像个地名而不是一座城。

这里有来来往往的各种人族,有各种妖族,各种强横的气息,却都收敛得很好,没人敢随意探查别人,也很少有人随意探查自己。

这里是流寇盗匪的最佳交易场所,有各种通过烧杀抢夺来的真假难辨的宝物,还有无数人、妖、强大的凶兽被作为商品展示贩卖。

商品有活人也有尸体,有些是外出历练的修士,被妖兽凶兽抓走带到这里贩卖;有些被仇人满门屠尽,仇人依旧不解恨意,把幼童带到这里贩卖。

独孤飞羽根据琳岚记忆找到了这里,这种地方肯定有人办假证。

琳岚的身躯虽然已经活了两百年,却保养得很好,只有普通人三十岁左右的模样,身材凹凸有致,风韵十足。

“这人族女人的容貌身材真让人眼馋啊,可惜是个炼体尊者,要是个宗师,我就把她强行掳走。”

独孤飞羽没及时收起真气,已经被别人一眼看穿修为。

独孤飞羽转头看了一眼口无遮拦的那个东西。

一只身高五米的银背猩猩,旁边还有几只体型相差不远的银背猩猩。

“嘿,她在看我吗。”

银背猩猩吹了个口哨。

独孤飞羽嘴角抽搐,鸡皮疙瘩掉一地,这是个正常男人都受不了。

区区几只四阶凶兽。

独孤飞羽一个幻术砸上去。

利剑出鞘,真气爆发,剑气纵横,直指几只银背猩猩。

猩猩上丹田内浮现出一道魂力虚影,破解掉幻术就消散了。

“族长给我们留下的魂力护身就这样没了,这个人族女人是炼神强者。”

几只猩猩大惊失色。

剑气狠狠击打在它们身上,割开几道很深的伤口,绽开的皮肉里隐约能看到骨头,鲜血直流。

“炼神强者饶命。”

几只猩猩一边叽叽喳喳叫着独孤飞羽听不懂的兽语,一边真气爆发快速逃走了。

周边的各族修士饶有兴致地看着独孤飞羽打斗,见到打完了,又转头做起自己的事。

“哈哈哈,混乱之城,这就是师父常提起的地方,听说这里什么都能买到。”

一个人族男青年在一群年轻漂亮女人的簇拥下,大笑着临近。

“宵龙,低调点,这些修士看起来修为都不弱。”

“怎么,今天是我十七岁生日兼晋升炼神尊者的重要日子,你也要扫我兴?你们看上什么直接买,你们的消费全部由我买单。”

“龙哥威武。”

女人们欢呼起来。

“真是一群聒噪的东西。”

离独孤飞羽不远处一只凶兽斑纹虎再也受不了这种叽叽喳喳的吵闹声,真气爆发,狂暴的真气席卷而出,引起阵阵狂风。

只是瞬间,斑纹虎便一跃男青年面前。

“你是想打架吗,小老虎。”

男子祭出一个宝物,宝物被真气激活,化作一张巨大的网,将斑纹虎紧紧缚住,斑纹虎外泄的真气被网尽数吸取,越发得紧,挣脱不得。

“秒杀四阶尊者级凶兽,龙哥你真棒,恐怕连老牌尊者也不如你。”

女人们吹嘘起来,宵龙脸上全是满足,对他来说,这是一种享受。

斑纹虎表皮迸发出一阵金光,体型不断变小,这网也跟着变小,哪怕斑纹虎变得像蚂蚁一样大小,也挣脱不得。

“这宝物不错。”

不知何时,一只巨大虎妖已经无声无息来到宵龙身后。

“不好!”

宵龙大惊失色,正要爆发真气远离狐妖。

虎妖一爪将宵龙按在地上,尖锐的指甲插进宵龙肉里,让他动弹不得。

随从的女人们爆发罡劲,拿出武器迎战。

一众随从十数人,尽皆宗师。

虎妖真气爆发,身形迅速,一爪抓着宵龙,一爪便拦腰拍死一个人族宗师。

身体被拍成两截,中间部分被拍进地里,烂成一团。

宗师都抵不住虎妖一爪。

“我一个滑铲。”

一女宗师一个滑铲,手中利刃直刺虎妖。

虎妖又一巴掌当场拍死她。

剩下的女宗师想从虎爪下救人,却有心无力。

“这是什么高端战斗方式,谁说过能一个滑铲打败老虎?”

“救人,还救什么人,赶紧给宗门发信息,快走,保命要紧。”

实力差距似乎太大了点,要是个新晋尊者级凶兽,她们还有希望救下宵龙,可这是一个老牌的尊者级妖兽。

打,拿什么打,企图把虎妖撑死吗?

逃,赶紧逃。

独孤飞羽看着这些人身法运转到极致,逃的飞快,心里便记下了,打不过赶紧跑……

在虎妖爪下的宵龙虽然没死,却也被搞得七窍流血,险些昏迷。

“不要杀我,我把我身上的资源都给你。”

宵龙一改先前的嚣张气焰,连连求饶。

“把它放了,把你的储物袋上的真气抹掉。”

虎妖口吐人言,提着宵龙站立起来,捏住宵龙的头,指了指被紧紧束缚的斑纹虎。

“是是是。”宵龙赶紧收回宝物,把储物袋属于自己的真气抹掉,扔出来。

看到斑纹虎解开束缚变回原形,虎妖的真气冲入宵龙体内。

“啊啊啊!你要干嘛,放开我!”

宵龙凄厉的惨叫响起,昏迷过去。

一股真气虚影从宵龙头顶浮现出来,化为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

“何方妖孽敢伤我徒弟。”

虎妖一声怒吼,真气席卷而去,虚影抬手一指挡下音波。

“你是哪里的妖孽,可敢报上名来?”

“混乱之城,带着赎金来换人。”虎妖抬手一抓,将虚影打散。

“混乱之城……”

虚影在消散前看清了这里的位置。

远在几万公里外的人族城市,一名老者正在匆忙召集人手。

虎妖带着昏迷的宵龙和战利品回到自己的摊位,把宵龙扔在自己面前,做为商品贩卖。

收起真气,两只老虎安静地趴在那细数起宵龙储物袋的东西来,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

出门在外要低调,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独孤飞羽看着这些强大而又低调的妖兽和人族修士,学到了很多。

有个人族修士面前摆了一些宝物,还有一个被捆绑的小女孩。

“大哥,你知道哪里能办理假的身份牌。”独孤飞羽上前询问。

“我恰好有几张真的,身份牌的主人都已经死了,你看要哪张。”

人族修士拿出几张带血迹的身份牌。

修士用真气去除了身份牌上的血迹:“十块下品魂石一张,有其他资源也可以交换。”

三张身份牌。

雪域城,百里清风。

雪域城,百里清清。

雪域城,潇雪。

“……”

这名看起来像一家三口,独孤飞羽看了一眼小女孩。

小女孩被五花大绑,双目紧闭,骨瘦如柴,看样子是多日未进食。

“这个女孩什么价。”

“十块下品魂石。”

“我买了。”

他无法在看到同族受苦难的时候无动于衷,这是他作为同族的本能。

“再买这张百里清清和潇雪的身份牌。”

独孤飞羽把三十块下品魂石交给这个修士。

真气探入身份牌。

身份牌内出现一个长相清秀的女人全身图以及她的信息。

雪域城,百里清清,女,三十三岁,炼体宗师。

另一张身份牌,是个与小女孩差异不大的全身图。

雪域城,潇雪,女,五岁。

“你叫潇雪么。”

独孤飞羽解开绑着潇雪的绳子,把身体交给独孤飞月控制。

独孤飞月倒是很乐意帮这种忙。

把小女孩带到一旁不妨碍别人的空地上,给小女孩喂丹药,换掉小女孩身上满是血迹的衣物。

小女孩不多时便醒了过来。

天穹之上传来一阵庞大的空间波动,而后天空被一个巨大的东西覆盖。

混乱之城的所有修士抬头望向天空。

那是一艘巨大的战舰。

混乱之城的修士乱成一团。

“这是空间跳跃,皇者级势力的象征。”

“皇者,不不不,这是假的,怎么可能是皇者。”

“不是皇者,是皇者的造物,能进行空间跳跃的战舰。”

“走,快走。”

一堵无形的屏障把整个混乱之城的修士都给困住了,包括独孤飞羽。

“空间锁定,不不不,这不是真的。”

来不及用传送符走掉的修士发出绝望的哀嚎。

“一群乌合之众,也敢动我的人。”

宏伟的声音响起,一白发苍苍的老者从战舰上飞下来。

“你不是皇者,你是尊者。”

斑纹虎一眼就看出来老者的修为。

“对付一群蝼蚁哪还用得着皇者出手。”

有个翼族修士飞起来大声说道:“冤有头债有主,还请诸位不要为难其他无辜的人。”

“无辜的人?混乱之城随便抓一个修士出来,那都是草菅人命穷凶极恶之徒,哪有无辜的人。”

真是人在街上走,祸从天上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