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前因后果
  • 永恒剑墓01
  • 剑之君主独孤飞羽
  • 3045字
  • 2021-10-31 18:11:29

“怎么才能成为剑修?”

“练剑。”

“我想成为剑修。”

“你不是这一块料。”

“我可以,请允许我追随你,伟大的城主大人。”

“先前,玄天尘也是这么说的。”独孤飞羽看着离去的玄天尘。

“你不过是一个凡人,有什么资格追随城主。”米克斯嫌弃地说道,凡人在修炼者眼里与蝼蚁相同。

谁会带一个凡人在身边。

“米克斯,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宝库里应该是还有些次品宝剑的,你去给这位励志想成为剑修的准修炼者拿一柄。”

独孤飞羽对这个执着的凡人感到无奈,这个凡人一点练剑的天分都没有,却想成为剑修。

“城主要去哪,等我成为剑修,就来追随你。”李渡激动道,独孤飞羽没有明摆着拒绝他,他还有机会。

独孤飞羽感到有些诧异,这个凡人对他很执着啊,独孤飞羽朝李渡释放了一道魂力。

“嗡——!”

李渡眼前一黑,恍惚间,他看到了一柄伟岸的巨剑。

这就是君主剑吗?

许久。

一声惊雷在不远处响起。

凉风吹过。

李渡打了个哆嗦,醒了。

身边放着一柄宝剑,他不懂这是什么品级的宝剑,但他听独孤飞羽说起过,这是一柄次品宝剑。

练剑吗?

一个没人指导,没有天赋的凡人,从何练起。

环顾四周,城内已空无一人。

李渡来到先前排队的地方寻找行李,已经被人顺走了。

羽族人应该快来了吧。

李渡赶紧往城外跑,此时的他,除了一柄剑,一条命,一个信仰,什么都没了。

……

孤月城的藏书阁内。

独孤飞羽缓步出来,藏书阁的书籍尽被他装进储物袋带走了。

孤月城宝库里面好东西不多,米克斯以及其他的执政者都默许了把宝库让给独孤飞羽,宝库有许多空置的储物袋。

要不说书中自有黄金屋呢。

回神界的路他大概找到了,而且还有了其他发现。

孤月城的历史不算太短,藏书阁内收录了不少稀奇古怪的东西。

让独孤飞羽最感兴趣的东西,就是玄霄真神治下赤玄星冥海城的药剂。

能把凡人炼成魂魄精华,炼神修士可以吸收魂魄精华来恢复增强魂力。

当初药剂出世,惊动了附近好几位真神。

赤玄星附近的各种修炼者势力为争夺药剂配方,上演了一场令人大跌眼镜的心计大战,冥海城的修士,人人都被收买不下十次,个个都是多方间谍,一点不管靠不靠谱的消息都能引起各方势力的震动,最后所有势力撕破脸皮大打出手,一打就是百年之久。

然后真神以人道主义为由,清除了所有研制药剂配方修士的记忆,并禁止药剂的使和研制。

至此,冥海城的药剂闹剧才收场。

这件史事并没有过多的引起独孤飞羽的注意。

但,药剂的说明让独孤飞羽感到熟悉。

凡人服用药剂之后,能通过发泄欲望来增强体魄,可以不用修行抗衡炼体大师甚至宗师,当这个凡人彻底被欲望吞噬,就是被炼化成功了,身躯坚硬无比,内部构造却已经不在是人,只不过是个承载魂魄精华的载体。

这让独孤飞羽想到了夏北望。

在他研制出基因药剂之前,他还只是个开着私人研究所,研制一些名不经传的东西的平凡人。

而他研究的方向,也是科技器械之类的东西,并不是生物基因药品这块的。

所以,这基因药剂肯定不是他自己研发的,而是其他人传授的。

再联想到在秦国地下王宫,他吸收了独孤飞月的魂魄精华。

他已经猜到了这一切的前因后果。

……

羽玄城城主殿内。

副城主羽曦面色阴沉等听着下属的汇报。

“那孤月城的城主从藏书阁出来之后,直奔巫山魂石矿场,伤了我们不少城民,两万块下品魂石被尽数抢走。”

“炼神尊者,真让人头疼。”

羽曦揉揉脑袋,实在想不到对策。

羽晨扑扇着翅膀落在大殿门口。

“我还是晚了一步,这厮最好别让我逮到,不然我必然把她的魂魄吸食干净,把她的身躯千刀万剐煮熟吃掉。”

“羽晨贤弟不要急躁,免得丢失了本心,误了主宰之路,可惜我常年坐镇城内,无法轻易外出帮助你。”

“我大意了,这小子应该掌握了什么秘法,可以暴增魂力,不然以他那淬魂十次的实力,肯定会被我击败。”

……

骊山密林中。

“还剩一万五千块下品魂石,路费应该差不多了吧。”

独孤飞羽恢复好魂力。

同时用幻术控住那么多羽族军队,魂力消耗是真的大。

在他离开孤月城的时候,琳岚身躯的执念彻底消散了,现在,这具身躯完全由他和独孤飞月掌控。

“大小姐,这附近有二阶的蚁兽出没,要格外小心才是。”

“我堂堂炼体尊者,会怕一个二阶凶兽?”

“蚁兽都成群结队的。”

“少废话,这种地方才很少有人来。”

“好吧,那你温柔点。”男仆有些害羞地褪去衣物,露出健壮的身躯。

嗯?

独孤飞羽差觉到似乎有人类修士。

“卧*,光天化日之下,居然在此行苟且之事,罪过,罪过。”

独孤飞羽赶紧移开视线,起身离开,免得打扰了别人的兴致。

女人抬起头,看着独孤飞羽远去的身影。

“这样才刺激不是吗?”

身下的男仆不明所以,只是尽力满足女人的需求。

……

“这藏书阁和记忆里的地图我应该记得没问题啊,怎么还是走错路了。”

独孤飞羽望着连绵不绝的群山陷入了沉思。

“魂力波动?”

一道极其微小的魂力波动引起了独孤飞羽的注意,展开神魂,搜寻起魂力波动的源头。

许多魂力波动的节点被他一一扫过。

如此隐晦的魂术幻阵。

幻阵的阵眼与自然融为一体,范围极大但波动极小。

独孤飞羽人魂持拿剑魂,一剑破开虚妄。

眼前不再是连绵的群山,而是伸手不见五指的巨大的洞穴,他已经走到了洞穴的深处了。

一双幽绿的眼睛在黑暗中闪烁一下就消失了,随之消失的还有那个怪物的气息。

独孤飞羽真气激发,挥动宝剑,剑气从剑尖射出,破坏掉阵眼。

洞中幽暗,却无法阻挡真气和魂力的探查。

好像,除了数不尽的枯骨,什么也没有了。

那个怪物倒是跑得快,再晚半步,独孤飞羽一个幻术砸上去,可能就当场把怪物斩首了。

走出洞穴,独孤飞羽拿出滋补身体的丹药吃掉,填补饥饿的身躯。

终于不是吃生肉了。

奇怪的食物又增加了。

独孤飞羽想起从家里出来,好像就没吃过一顿像样的饭菜,基本都是吃生肉,除了在秦国的地下王宫。

……

“请出示你的身份牌入城。”

独孤飞羽拿出琳岚的身份牌。

“孤月城?这牌子无效,你在轩宇城有亲朋没,如果有,就把他的身份信息告诉我,我查实之后就让他来接你进去,如果没有亲朋,你就无法入城,如果你需要办理身份牌,得先办理移民,请到另一边去排队。”

独孤飞羽看向另一边,好像,很麻烦的样子,要排队,要接受全身检查和探查。

而且,检查的那个人是男的,虽然他也是男人,但是身躯是女人,难免有些不方便。

那个负责检查的男人也看到了独孤飞羽看向他,露出了猥琐的笑容。

一只三阶玉鹰落在城门口,城边来来往往的人赶紧躲开,门卫也都警戒了起来。

一个女人手里抱着一个男人跳下鹰背。

独孤飞羽就觉得这个女人很眼熟。

女人放下男人,也看到了独孤飞羽。

女人真气涌动,扔给独孤飞羽一张小纸条:要么你就当什么都没看到过,要么我就让你什么都看不到。

独孤飞羽用魂力探查了一下女人,炼体宗师,淬体十七次。

“就这?”

独孤飞羽用真气将纸条碾碎,嘴角轻蔑一笑,径直走向移民办理处。

这是真气!

女人显然没想到独孤飞羽是炼体尊者。

“抱歉,不知道阁下也是尊者,原谅我刚才的失礼,你是要去办理移民?不如到我冉家做客卿,身份牌这些小事都给你办妥。”

尊者级别的客卿,在家族效力,往往只需要挂个名号,在必要的时候才会被召回来做事,林家的尊者客卿也就在对付独孤飞羽和王庭时才出过手,平时都是自由闲散地在外游山玩水,寻找突破的契机。

工作两小时,放假一整年,拿的资源比那些大师工作一辈子都多。

“不错的主意,不过我已经成为其他家族的客卿了。”

“那真是太遗憾了。”女人撇撇嘴,带着凶兽进了城。

连身份牌都没有,来历不明的修士,哪个势力敢随意招收,万一惹来灭顶之灾,怕是得不偿失。

独孤飞羽咨询了一下办理移民的流程,还是得先去神殿的办理身份牌,神光会把他过去的一切经历都透析出来,传输给工作人员审核,审核通过就能给他发放身份牌。

为了不让独孤飞月暴露,独孤飞羽想先搞个假的身份牌先用着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