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感染
  • 永恒剑墓01
  • 剑之君主独孤飞羽
  • 2602字
  • 2020-05-05 14:05:48

明月镇。

贾林带着昏迷过去雅克风急火燎地赶到黄石药师的药铺。

“大师快救人,这个人中毒快不行了。”

贾林慌张喊到。

这种毒素霸道至极,贾林怎么说也是个老牌练气大师,体内灵力精炼之极,但仍不能驱逐毒素,只能暂时抑制,贾林当机立断,第一时间封住雅克经脉,减小毒素的扩散,以最快速度把他带到镇上最好的药师——黄石大师这里来医治。

雅克不仅是蓝湖学院的天才学员,还是明月镇镇长雅凯的小儿子,万一出了什么事,作为雅克的导师,贾林难辞其咎。

见到黄石大师,贾林才松了一口气。

黄石大师虽然已经有一百多岁的高龄,但是精通药理,注意养生,同时自身也是个炼气二重,淬体八次的高手,所以看起来只有寻常人五十多岁的样子。

黄石药师扒光雅克衣服,只见雅克受伤胳膊有些发胀,皮肤也变成了青黑色。

黄石药师又仔细检查了一番。

“此人中的毒是灵兽嗜血蝠的毒,不是普通的凶兽嗜血蝠,这种毒素能让感染者皮肤变成青黑色,性情狂躁嗜血,而且这种毒素有很强的传染性,凡是接触过这个伤员的人都可能被感染。”

黄石大师吩咐助手取来几颗清源丹,交给贾林。

清源丹能有效地清除体内潜伏的毒素。

“额……能不能多给一些,接触过伤员的人……大概还有五六个。”

贾林不清楚那几个随同雅克的学员有没有跟雅克有过肢体接触,但是以防万一,还是小心为好。

“病人体内的毒素已经不是最初的嗜血蝠毒素,而是经过变异的毒素,我要好好研究一番,才能对症下药,这几天,就把这个病人放在我这里吧。”

黄石药师从储物袋里拿出一颗假息丹给雅克服下。

假息丹能让服用者陷入一种假死状态,浑身闭合,连细胞都停止运动,仿佛时间对他已经失去了作用。

整个明月镇只有黄石才会炼制假息丹,其昂贵的材料更是决定了假息丹不菲的身价,但对于这种不能立刻炼制解药,还要谨防变异的毒素,哪怕丹药在怎么昂贵,作为一个医者,也要以救人为先。

假息丹的大名贾林也是早有耳闻,除了能让人进入假死状态,给尸体服用,亦能保尸体百年不坏,犹如睡着一般。

看到黄石药师将假息丹给雅克服下,贾林才带着清源丹放心离去,营地里还有一班子学员在等着他。

营地。

方正剑林和几个跟着雅克的学员回到帐篷,他们几个在学院里便是舍友,在外面自然也都住在一个帐篷当中。

“雅克不会死吧,我看导师都拿那种毒没办法,一脸严肃的样子。”方正有些担忧,他们几个跟雅克一块出去,雅克要是死了,他们几个也逃不了干系。

“不慌,雅克是什么人啊,雅家家主的儿子,雅家家大业大,肯定有那种灵丹妙药给雅克疗伤的,担心他什么。”

“是哦,雅家家主还是镇长呢,不仅可以调用家族资源,还能调用镇上的资源,可谓权倾一方,当真羡慕啊,我们拼尽一生的终点,可能也达不到雅克出生时的起点。”

“人家命好呗,哪像我家……”

几人你一言我一语,把雅克的事都抛在脑后……

谈论了许久,几个学员先后觉得浑身奇痒难忍,之前与雅克接触的部位慢慢变成青黑色,并有扩散到全身之势,他们赶紧找出疗伤药服下,但是并没有效果。

“怎么回事,我感觉浑身好痒,嘴巴好干燥,想喝点什么东西,但是水又喝不下去。”方正喝了口水,苦涩得难以下咽。

“我也是,好难受,到底怎么回事?”

“难道我们也中了跟雅克一样的毒,要变成雅克那样吗?”

一个学员看着自己身上的皮肤逐渐变成青黑色,想到雅克受伤的胳膊也是变成青黑色,不禁一阵害怕。

“我们之前也被嗜血蝠咬了,难道那个毒素并没有消散,而是潜伏起来,现在才开始发作?”

“可是普通嗜血蝠的毒素应该不会对我们产生作用啊。”

“难道我们被雅克给传染了?”

“这该死的雅克,偏偏要进洞寻宝,现在宝没寻着,自己还受了伤。”

“现在骂他已经没用了,还是等导师回来吧……”

“好痒啊……”

一个学员觉得手臂上变成青黑色的那些皮肤奇痒无比,一直在那挠,结果把皮肤挠破了,鲜血流了出来,可他还是止不住挠痒的手。

“你已经挠出血了,不要再挠了。”

看到血的学员提醒到,其他人也把目光转过去。

“血……”

看到血液,几个学员无意识地舔了舔嘴唇,眼神逐渐迷乱起来。

“啊!我受不了了!”

一直挠痒的那个学员使劲一抓,一大块皮肤被抓下来,露出底下青黑色的肉,鲜血疯狂流出来,血腥味瞬间充满帐篷。

“血的味道,怎么会那么香甜……”

看着血液不停地流出来,血腥味冲击着大脑,一个学员再也忍不住,过去舔舐起来。

“好舒服,好甘甜的血液。”

血液让他浑身那股奇痒的感觉消散了不少,不禁让他一阵惬意。

其他几个学员看到鲜血眼神飘忽,已然迷失了神智,也都过去跟着舔舐起来。

“你们干什么!”

正在挠痒的学员看着他们突然过来舔舐他的血液,吓得把手缩回去,也不敢挠了。

“喝……血……我要喝血!”

几个学员满眼通红,面目狰狞地看着那个正在流血的手臂。

“啊!救命!”

那个流血的学员惊恐地大叫起来,想跑出帐篷,但被其他几个学员死死按住,疯狂舔舐他的手臂。

流血的学员拼命挣扎,但是并没有什么用,反而因为激动流出更多的血,让那几个喝血的学员更加兴奋。

一个学员觉得伤口太小,流的血太少,就在另一条手臂上咬了一个伤口,一个人在哪里吮吸起来。

其他三个正在舔血的学员也纷纷效仿,咬破流血的学员的双腿。

营地里其他的学员听到动静,都跑过来查看。

“呕!”

几个女学员看到如此血腥的场面,忍不住在一旁呕吐起来。

“你们几个在干什么!还不快住口!”

一个男学员厉声呵斥。

前来查看的学员们都拿起武器,准备强行把他们分开。

“桀桀桀……”

剑林抬起头看着他们,眼睛里早已没有了神智,变得一片混浊,嘴角还在嘀嗒着鲜血。

“剑林……你……”

众学员被剑林吓得往后退了几步,一阵发怵。

“他们几个已经不是人了,随我一起制住他们。”

一个淬体四次的男学员萧站大声喊到,挥动长剑杀向剑林。

“杀!”

有人带头,众人也都跟着杀了过去。

萧站首当其冲,一剑斩向剑林的头颅。

“桀桀桀……”

剑林发出一阵怪笑,伸手一把握住剑锋,手掌被瞬间划破。

但剑林似乎感觉不到疼痛,剑锋被他死死握住,跳起来扑向萧站。

“不好!”

萧站心中大惊,当机扔掉利剑,准备往后退,但萧站还是慢了一步,被剑林扑倒。

扑倒萧站,剑林张开充满血腥味的嘴,咬向萧站的喉咙。

其他学员的利剑趁机刺入剑林大敞的后背。

但……并没有什么效果。

“啊!”

萧站只来得及发出最后一声惨叫,便被咬破喉咙,当场没了气息。

其他感染的学员也起身开始攻击没感染的学员,场面一度十分混乱。

感染的学员没有痛觉,悍不畏死地追杀没有感染的学员,被逮住的学员都被咬破喉咙,当场死亡。

一时间,没有感染的学员全都崩溃了,再也不敢抵抗,朝不同的方向亡命狂奔,头都不敢回。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