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破阵
  • 永恒剑墓01
  • 剑之君主独孤飞羽
  • 2954字
  • 2021-10-31 04:49:37

独孤飞羽与孤月城的执政者们大致分析了一下局势,并做出了详细的作战计划。

孤月城的军队已经集结得差不多了,不止军队,能作战的修士也都集结完毕。

但是,只要炼魂阵还在,就没人敢走出护魂阵的覆盖范围。

所以,作战计划第一步,就是先破坏炼魂大阵,只要炼魂阵被破坏,有护城大阵在,羽玄城的军队就攻不进来。

而他们则可以利用护城大阵作为掩体进行反击。

破坏炼魂大阵。

只有独孤飞羽一人能去。

目前只有独孤飞羽一个炼神尊者,能抵抗得住炼魂大阵的炼化。

嗡——……

一走出护魂阵的范围。

独孤飞羽就感觉一股四面八方的压力把他的神魂狠狠压迫在一起。

他必须消耗大量的魂力才能抵抗这种压迫。

而为了抵抗压迫消耗的魂力尽数被炼魂阵吸收了去,化为了羽晨的魂力。

不过,透过这股被炼化的魂力感,独孤飞羽能寻其踪迹找到控制阵法的关键所在。

独孤飞羽控制身躯。

炼体尊者的身躯,真气流转,御动独孤飞羽快速飞行起来。

目标,正是一个端坐在护城阵外炼魂阵上的羽族。

羽族与人族外形大致相似,不过却多了一对巨大的羽翅,不用真气都能随意飞行。

“琳岚?不对,你不是琳岚,你的神魂气息完全不同。”

羽晨一下子就把独孤飞羽的里里外外探查个通透。

“与先前那股来自虚空之上的神魂气息相似,看来你们是找了外援啊,还是个炼神尊者,垂死挣扎的蝼蚁,真是让人不省心。”

羽晨调动魂力,一只魂力箭向独孤飞羽射去。

护城大阵根本挡不住魂力箭。

就在魂力箭快要射进独孤飞羽丹田的时候。

独孤飞羽心念一动,君主剑轻易将魂力箭斩碎。

“这就是你所观想的物吗?”

羽晨轻蔑一笑,魂力疯狂涌动。

独孤飞羽“看”到了一个手持弓箭的羽族人。

弯弓,魂力聚集成箭,射!射!射!

穿魂箭。

裂魂箭。

噬魂箭。

各种不同威力的魂箭射的独孤飞羽头皮发麻。

独孤飞羽的人魂一手拿起君主剑抵抗魂箭,一手护住独孤飞月的神魂。

在非炼神修士眼里,只能看到独孤飞羽在不停靠近羽晨,根本看不见这场神魂之间的战斗。

“试试我的幻术。”

独孤飞羽一个幻术砸过去。

“雕虫小技,炼神幻术这种东西对付其他修士倒还算得上作用巨大,对同阶炼神,意义不大。”

羽晨射出一支魂箭轻易就破开了幻术。

“糟糕,这羽晨的魂力是我的好几倍之多,魂力也比我更加精淬,一直耗下去我必输。”

独孤飞羽站定在护城大阵边缘,羽晨也站了起来靠近护城大阵。

羽晨与他之间就隔了一个护城大阵。

近在咫尺,两人四目相对,距离越近,魂力释放的魂术最终效果要好很多。

魂术在虚空中传递会有消耗,距离越远消耗越大。

独孤飞羽的人魂挥舞君主剑斩向羽晨。

羽晨的神魂一只手抓住君主剑,另一只手举起弓,凝聚魂力,这么短的距离。

躲闪?

根不可能的。

羽晨露出来胜利的微笑,嘴角由微微上扬到咧嘴笑。

他似乎已经看到了胜利在招手。

蓦地。

孤月城圣殿周围的剑修一个个突然七窍流血死亡,手中利剑破碎。

只有玄天尘一个人活了下来,不过赤虹剑的剑灵也陷入了沉睡。

君主剑威力大涨。

羽晨神魂的手臂被斩碎,君主剑的锋芒继续向前。

羽晨的神魂要是不退,这一剑,将击破他的神魂。

羽晨怂了,收回神魂,身躯暴退。

炼神反噬,暴退的身躯短暂失去了控制。

不过羽晨魂力底蕴足够强大,只是瞬间便清醒过来。

独孤飞羽并没有追击,神魂持剑击打在炼魂阵上。

在圣殿的米克斯见到羽晨退了,便开启了独孤飞羽面前护城阵的一个缺口。

独孤飞羽的身躯出了护城阵,真气凝成剑气,往炼魂阵袭去。

“该死,拦住他!”

炼魂阵边的羽玄城的修士想要爆发真气拦住独孤飞羽。

独孤飞羽一个幻术砸上去,限制了这些修士的行动,真气毫无阻碍地席卷上炼魂阵。

“咔擦!”

独孤飞羽感到炼魂阵的那股压力彻底没了。

炼魂阵破。

独孤飞羽迅速退回护城阵内,米克斯关闭了护城阵的缺口。

“啊啊啊!”

羽晨发出一阵哀嚎,炼魂大阵的反噬涌上来,当场昏死过去。

那些身中幻术的修士清醒过来,看着被破坏的炼魂阵,又仔细看了看自己身躯有没有受到伤害,一个个远远跑开,带着羽晨回城去了。

独孤飞羽强撑着身躯回到圣殿。

圣殿已经解除了护魂阵。

没来得及听到众人的欢呼,独孤飞羽也昏了过去。

独孤飞月不知所措,也跟着睡了过去。

羽玄城的修士看到孤月城的军队都杀出来了,象征性地朝孤月城的护城阵打了几发真气炮就撤退了。

孤月城的平民死里逃生,跑回家狠狠庆祝了一番。

米克斯把独孤飞羽的身躯放在祭坛上,咬了咬牙。

拿出魂石不停地往祭坛的阵眼上放。

“米克斯你疯了?把魂石花光了,我们拿什么来开启维持护魂阵!”

“护魂阵有什么用!巅峰实力的炼神尊者能把满城修士都给堵起来炼化。”

不多时,独孤飞羽便恢复了魂力清醒过来。

“城主,孤月城内已经再无魂石可消耗,护魂大阵无法再发动了,资源不够,护城阵也维持不了多久。”

众多执政者脸上都是绝望之色,丝毫没有打退敌人重获新生的欣喜,不过看到独孤飞羽醒过来,又有了新的希望。

“羽玄城的人走了没?”

“都走了。”

“我们也走吧,召集全城城民,用飞行器载着他们离开孤月城,去其他人族领地安家。”

“什么?这是要解散孤月城?城主你没有开玩笑?”米克斯满脸不可思议。

“不走,等死吗?羽玄城的军队一来,破城是必然结局,你们先走,我会留在孤月城,等你们都走光了我再走,羽玄城的羽晨被我打伤,估计羽玄城的修士都忌惮我,不敢轻易出兵,只要我在,他们就不敢太放肆。”

“城主深明大义,我等佩服,如果以后有机会,城主您一声令下,您还是我们的城主。”

米克斯召集全城城民,宣布了解散孤月城的消息。

独孤飞羽从城民的眼神中看到了解脱。

或许这些城民早就想离开孤月城,但是没来得及走,就被羽玄城的军队给围城。

无数的飞行器从孤月城驶离。

羽玄城的军队用探测器探测到独孤飞羽还在圣殿内,便没有阻止孤月城的城民离去。

上千万的城民,一趟最多也就走十万人。

“前面的能不能快点上飞行器,再慢点我可要问候你亲人了。”

“别挤别挤,排队的都往后退,让大师和宗师先走。”

“气死了,这些人天生好命,出身权贵世族,有资源供他修行,平时高人一等也就罢了,这种生死存亡的时候也来插队。”

排队的人小声嘟囔着发泄自己的不满,虽然很不满,但他丝毫不敢对那大师宗师有半点指责,倒是感叹命运不公。

背井离乡去到其他人族领地之后,这些大师宗师还是能靠着自身修为加入一些势力,活的很滋润,而他这种凡人只能从零开始打拼,为生活奔波劳碌。

你甘心一辈子平庸被人看不起吗?

男人问自己。

不,我不甘心,机会,我需要机会。

男人看向圣殿的独孤飞羽。

那个不同以往的城主,让剑修为之疯狂。

不对,那些剑修的暴毙与城主有着莫大的关系。

你怕死吗?

怕死,谁不怕死。

可我一无所有,死又如何。

男人离开排队的长龙,扔掉行李,径直走向圣殿。

“李渡,你不排队了吗?”

男人的好友大声呼唤着他。

李渡充耳不闻,此刻的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轻灵。

玄天尘忌惮地看了一眼独孤飞羽,在独孤飞羽交战的时候,他清楚感觉到君主剑在从他的神魂和剑灵当中汲取力量来增加君主剑的魂力。

那些剑修神魂孱弱,都没能凝出神魂,就被抽干了魂魄,七窍流血暴毙。

而他虽幸免于难,却也魂受重创。

“你与那羽晨或许区别不大。”

玄天尘掐断对君主剑的信仰,那一刻,他突然畏惧起死亡。

想他一生练剑,闯下孤月剑宗的名号,或许跟着独孤飞羽他有希望更进一步,但在面临死亡的时候,人是最清醒的。

我堂堂宗师,到哪都能混的很好,一身剑术更是精湛无比,到哪都有人劝我开宗收徒。

何必把自己处于随时可能死亡的地方。

玄天尘离开圣殿,靠着宗师修为,插队踏上了离开孤月城的飞行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