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君主剑

  • 永恒剑墓01
  • 剑之君主独孤飞羽
  • 2929字
  • 2021-07-14 19:25:24

独孤飞羽“看”着自己的肉身在刹那间就被混乱的空间碎片撕裂。

肉身碎裂,无名主宰留在独孤飞羽体内的那一丝灵力也随之消弥。

神魂暴露在虚空中,接触虚空的部分开始快速瓦解消散。

独孤飞羽的神魂把独孤飞月的神魂紧紧包裹起来。

独孤飞月的神魂太弱小,一旦暴露虚空,不出一秒,就会彻底消散,到那时,就算是真神也无能为力。

独孤飞羽的神魂穿过空间通道,来到另一个世界。

这里似乎是有生命体的存在。

独孤飞羽的神魂快速地接近地面,企图找到一个能承载神魂的载体。

来不及了,独孤飞羽绝望地感受着神魂快速消散,他的魂力已经十不存一。

我终究陨落于此么……

就在独孤飞羽绝望的时候,一股强大的力量在虚空中捕捉到独孤飞羽的神魂,拖拽着独孤飞羽的神魂快速下降。

独孤飞月也被顺势拖拽过去。

这股力量速度太快。

独孤飞羽依稀在高空看到底下是一座开着保护罩的城市,就被拖进了城内。

孤月城。

破败神殿旁的圣殿内。

一个面容姣好的女人端坐在祭坛中央。

祭坛四周,围着好几十位人族修士在不停往祭坛内注入魂力保持祭坛运转。

圣殿外,数千万人族城民聚集在此,将圣殿围得水泄不通,面向圣殿,脸上全是绝望之色。

圣殿周围有护魂阵,只要护魂阵在一天,他们就能苟活一天。

祭坛上的女人睁开眼,迷惑地看着四周。

祭坛周围的人族修士若有所感地看向女人。

米克斯小心翼翼得询问到。

“不知道阁下是何方神圣?”

独孤飞月和独孤飞羽的神魂刚融入女人的体内,不停地融合女人的记忆和身体。

活下来了。

独孤飞羽和独孤飞月劫后余生,更加珍惜彼此,对生命有了更多的敬畏。

身边的人族修士,还在不停通过祭坛往独孤飞羽的丹田内灌输魂力。

独孤飞羽不停吸收魂力,恢复魂力的同时,还在融合这具女人身体的记忆。

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叫琳岚,两百岁,炼体尊者,淬体二十次,炼神宗师,淬魂七次,是孤月城的圣女及城主。

琳岚所在的孤月城是人族的领地,位于风语星,启元界,受梦演真神统治。

不是神界么……

独孤飞羽略微失望。

几万年前建立孤月城的炼神主宰在前线阵亡,千年前最后一位炼体主宰离开孤月城,投靠其他人族城市的主宰,孤月城在拒绝上交领地给人族王者虚影之后,被虚影王者踢出人族联盟名单,孤月城再无主宰庇护。

离孤月城最近的羽玄城,是羽族的领地。

千年来,羽玄城不断掠夺曾经属于孤月城的领地。

孤月城城主多次外交找风语星的其他人族势力帮忙,无一例外被拒绝。

弱国无外交……

前几日,羽玄城的羽族修士逼走一只重伤的凶兽,被孤月城的修士捡漏捡到,羽玄城趁机借口开战。

羽玄城的修士将孤月城用阵法封锁,布炼魂大阵,要把整个孤月城的生灵炼出魂魄精华吞噬,以保羽玄城的羽晨尊者晋升炼神主宰。

琳岚走上祭坛,献祭神魂,引导虚空中飘荡的人族强者的残魂,来拯救孤月城千万人族的生命。

要我来当救世主?

独孤飞羽和独孤飞月都感到压力巨大。

刚死里逃生,又临难题。

琳岚记忆中的羽玄城,可是有一位老牌炼神炼体双脉主宰,一位老牌炼体主宰,两位新晋炼体主宰的恐怖存在。

主宰啊,独孤飞羽不止一次见过主宰了。

主宰和尊者的差距何止巨大。

老牌主宰站着让尊者打一年,尊者都不一定能打怕主宰,但是老牌主宰随时一击就可能把尊者抹杀得干干净净。

不管什么境界,最怕的就是老牌强者这四个字。

这四个字代表着一个鸿沟。

一个需要时间来磨练和堆砌的差距,没有任何捷径可言。

琳岚的记忆里,围攻孤月城的羽玄城修士,只有两位炼神尊者,和七十多位炼体尊者,炼体宗师和大师不计其数。

羽玄城的主宰都上前线去了,羽玄城现在并没有主宰坐镇!

独孤飞羽看到了希望。

如果只是炼神尊者的话,也不是无法抵抗。

羽晨,老牌炼神尊者,晋升炼神尊者已经百年之久。

底蕴比另一位炼神尊者羽曦强出一大截。

而羽晨一直被誉为羽玄城最可能晋升炼神主宰的修士。

城市的防护罩只能防炼体修士,防不住炼神修士,所以要破解孤月城的死局,只需要斩杀羽晨即可。

老牌炼神尊者。

独孤飞羽的压力并不轻松,炼神一脉的战斗经验他极少,不管是魂力底蕴还是战斗经验,他都远远不如那个羽晨。

不过……

独孤飞羽环顾四周。

“我是来自神界的炼神尊者,你们召唤了我,我会为你们解除危机,不过,你们得无条件配合我……。”

“那是自然,如果尊者不嫌弃,解除危机之后,您还做我们的城主。”

“可以。”

独孤飞羽想说不行,羽玄城三位主宰,他们要是随便召回来一位,灭他易如反掌,本能的想拒绝。

不过话到嘴边却变了,他的思维被身体强大的执念所束缚。

身躯原主人生前的执念已经开始影响到他了。

不仅是他,独孤飞月已经开始向独孤飞羽说着一些庇护孤月城的话了。

在获得身躯记忆的同时,副作用也体现出来了,他不是炼神主宰可以随意镇压这股执念。

幸好他是炼神尊者,能处于这股执念之上,不至于被执念完全束缚。

如果他是个炼神宗师,被执念影响,久而久之,他就会彻底接受孤月城城主这个身份,被执念束缚,那时候的他,还是他么……

不对,我为什么因为强敌而退缩,还记得我在玄光界的时候,立志要救苦难的普通人于水火,让人族的平民能过得安稳,不再忍受苦难。

虽然有一部分是因为那股位面核心力量的驱使,但我的初心是什么。

君主剑,当心系苍生。

“城主。”

米克斯老泪纵横,这是孤月城的希望,独孤飞羽能留下来,是整个孤月城的福气。

“我的实力尚未完全恢复,你们继续为我提供魂力,等我实力完全恢复,就集结城内能战斗的人员随我出战。”

“城主令下,万死不辞。”

米克斯把独孤飞羽的话语传了下去。

原本充满绝望的城民眼中有迸发出无限的希望,哪怕是是连续几天几夜没吃没喝没休息,此时也如同打了亢奋剂一般。

这是对生的渴望。

源源不断的魂力补充着独孤飞羽的魂力。

不仅如此,在独孤飞羽坚定初心之后,那观想的剑胚在吸收魂力已经开始逐渐往完整的君主剑转化。

良久。

独孤飞羽的额头正中,出现了一柄一寸长的剑型印记,剑锋朝下。

剑魂成型。

君主剑,御剑,御人。

整个孤月城内的剑修心有所感的望向圣殿,手中佩剑铮铮作响,似乎在迎接什么的诞生。

“我感觉我的实力已经恢复巅峰,甚至,更进一分。”

独孤飞羽起身离开祭坛。

在众多孤月城的执政官的簇拥之下,走出圣殿。

圣殿位于高处。

孤月城的每个活人都见到了独孤飞羽。

这种感觉……

跟在玄月国建国的时候完全不一样。

魂力没一点变化。

独孤飞羽略微有些失望。

不过……

独孤飞羽若有所感地看向一个宗师级别的剑修。

那个剑修身上的气息很奇怪。

“我的赤虹剑,它似乎很激动,那种呼之欲出的感觉,在与城主呼应!”

玄天尘感受着赤虹剑的变化,目光看向独孤飞羽。

两人四目相对。

玄天尘恍惚间,似乎看到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柄伟岸的剑。

让他的灵魂忍不住臣服,膜拜。

“君主剑……”

玄天尘颤颤巍巍得跪服在地。

就在他身心都臣服的那一刻,仿佛出现一道光,让他对剑道的悟性一下子提升。

赤虹剑发出一声脆鸣。

与他朝夕相处,与他征战四方,与他一路成长的赤虹剑。

显化出一道像白雾组成的缩小版赤虹剑。

剑灵!

赤虹剑竟然在这一刻衍生出了剑灵。

“我玄天尘誓死效忠君主大人。”

玄天尘的眼中尽是狂热。

不止玄天尘,不少剑修也因此提升了对剑道的悟性。

独孤飞羽一下子获得了无数的剑修支持者,不止如此,魂力也在突破上限增长。

若是继续增长下去,终有一天,他能成为主宰!

作为执政者的米克斯完全没弄清楚这是什么情况,不过好像不是坏事。

“那么接下来,众剑修听令,随我出战,杀敌卫城!”

“杀敌卫城!杀!!!”

喊杀声响彻云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