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空间乱流
  • 永恒剑墓01
  • 剑之君主独孤飞羽
  • 3068字
  • 2021-05-22 16:19:33

大多是些下品或者次品的灵器,想来也是,要是有中品灵器的修士,也不至于被这种炼神三重炼气四重的花妖袭杀。

王庭挑选了几杆趁手的枪类兵器,舞动几下,满意的收起来。

独孤飞羽也挑选了三柄次品灵剑,四柄下品灵剑,让独孤飞月收起来。

其余的兵器,不管好坏,全被王昔收走了。

独孤飞羽想起储物袋里还有三柄坏掉的次品灵剑,也拿出来给了王昔。

魔盒山脉。

独孤飞羽三人站在高处。

一览无余的山脉内部,隔着几千里,都能感受到有巨大的空间波多。

这里就是那些主宰及之上的强者失踪的地方。

谁也不知道空间乱流会把人传到哪里去。

“看起来这里不像陨落过主宰。”

独孤飞羽望着一览无余的广阔盆地,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空间乱流,是极不稳定的空间通道,不像玄光界的那个空间通道,是固定地点的传送,这里的空间通道,估计有上万个,而且这些空间通道在流动,只有对空间有研究的修士才能摸清规律,我等进去,也不知道会被传送到哪,更何况这是单向传送空间通道。”

独孤飞羽看着王庭,一脸疑惑:“你怎么就这么确定空间通道另一头有陨落的主宰?”

“我在洪武王城比试那几天,打听到不少消息,要不然比试那几天真就一无所获了。”

见到王庭胸有成竹,独孤飞羽也打消了心头的疑惑。

三人走近,空间波动越来越大,让人心悸,哪怕知道自己不会死,但是依旧对未知的事物感到害怕。

若是胆子不大,可能当场掉头就走了。

“我们紧挨着走,说不定会被传送到一个地方。”

王庭一只手紧紧搂着王昔,一只手拉着独孤飞羽。

三人紧挨着,不急不慢往前走。

空间乱流像一条流动的河流,只不过构成这条河流的不是流动的水,而是流动的空间通道。

三人同时踏入空间乱流。

“嗡——!”

独孤飞羽眼前一白,双耳失聪,五感消失。

像中了定身术,让他浑身无法动弹。

可能是一瞬,也可能是一百年,独孤飞羽脚下一空,从十米高空狠狠摔在地上。

“灵力,我的灵力在流失。”

独孤飞月绝望地大喊,没了灵力,她什么都不是。

“灵剑,快取出来。”

“对,灵剑。”

在灵力彻底消散的那一刻。

独孤飞月仓促取出来一柄次品灵剑,独孤飞羽紧紧握在手里。

灵力是神界独有的能量,这里不是神界!

如果有个陌生人摔在你家的猪圈里,你会有什么反应。

小偷?

猪圈里传来巨大的声响,农户家里的人抄起家伙就冲了出来。

一个身材消瘦的老妇人说着一些独孤飞羽听不懂的语言。

典籍记载,神界作为万界的枢纽,神界与万界接轨处的语言基本上都是统一的。

他是在言灵真神的境内传送过来的,这里的世界必定与言灵真神的领土接轨。

两界接轨,语言却不同。

只有两个可能,这里是偏僻地区,没有被其他星际势力发现,走不出星际。

要么就是与玄光界相同,是个新生的世界,这个空间通道是唯一一个通往这个世界的地方。

很快,独孤飞羽的猜想就得到了证实。

玄光界是天圆地方,这里是一个类似球体的星辰。

这不是新生的世界。

独孤飞羽望着十米高空的地方。

他之所以没被摔死,不止是淬体八次的体魄。

猪圈的草棚给他缓冲了不少,像一个安全垫,把他接住了。

安然无恙。

独孤飞羽站起身,抖了抖衣物,灰尘脏物尽皆掉落。

幸亏猪圈荒废许久了,不然会被恶心死。

老妇人拿着砍菜刀指着独孤飞羽,恶狠狠地不停说话,唾沫横飞。

独孤飞羽一脸茫然,耗费了很大的劲,才大概弄明白老妇人的意思。

他把老妇人家里的猪圈弄塌了,要赔钱,不然老妇人就要砍他。

“非常抱歉,可是我没钱。”

独孤飞羽模仿老妇人的语言,用拗口的口音说着老妇人能听懂的语言。

“没钱,没钱就把你的衣物和剑留下。”

老妇人眼馋地望着独孤飞羽的衣物,老妇人的衣物上满是补丁。

附近听到声响的村民都围了过来,越围越多。

看到独孤飞羽完好的衣物,精致的佩剑。

“这是哪来的贵公子?”

“肯定是敌国的细作,抓起来,送到官府去。”

“对对对,抓起来。”

不知道谁吼了一句,围观的村民一拥而上。

嘴上说着抓人,手却在撕扯独孤飞羽的衣物。

“哎呀,杀人了。”

不知道是谁被剑锋划了一下,喊了一句,众人又都跑开了。

拿着各种各样的农具警惕地围着独孤飞羽。

手都抓痛了,连一块布都撕不下来。

“快去报官。”

有人快速跑走了。

独孤飞羽才注意到,这里的村民大多是老弱妇孺。

官府的人很快就跑来了。

几个手持利刃的官兵把独孤飞羽围着。

“还不快放下武器,非要等刀砍在你脖子上吗!”

领头官兵的厉声呵斥。

冷兵器文明。

独孤飞羽看着这些官兵的武器,心里大概有了个数。

冷兵器文明,是最低级的文明,这个时候的武器伤不了他。

独孤飞羽动了,连魂力和灵剑都不用,硬抗着刀锋,刀砍在独孤飞羽身上都卷刃了,靠着淬体八次的体魄就把这些人用拳头揍趴了。

不用灵剑是因为他不想杀生。

“你不是人,你是妖怪!”

传说有妖怪变成美男美女,飞天遁地,混迹人间,吃人为生,这些妖怪刀枪不入,水火不侵。

眼下独孤飞羽从天而降,刀枪不入,妖艳惑人,正如那传闻中的妖怪一般。

官兵们连刀都不捡起来,爬起来就跑。

围观的村民更是一哄而散,回到家里,紧锁大门,祈神求佛,生怕妖怪来吃人。

先前那个朝独孤飞羽恶语相向的老妇人,吓得浑身发抖,回去就昏昏沉沉睡着了,做了一场噩梦,醒来时喉咙不舒服,连话都不会说了,成了一个哑巴。

妖怪出世的消息被加急送往县城。

独孤飞羽并不知道,他感觉有点饿了,想搞点东西吃。

吃什么呢?

“妖怪!”

街边转角处,有个衣着破烂的流浪孩,躲在墙后面,探个脑袋出来,不断朝独孤飞羽吐口水。

不远处一个断墙后,有个蓬头垢面的女人浑身发抖,蜷缩起来,腿吓得发软走不动路。

独孤飞羽往男孩那里走过去,他还不知道这是哪里,想问清楚身处何方。

孩童尖叫一声,往女人那里跑去。

“妈妈,妖怪要吃我。”

“你不要过来。”

女人尖叫起来,突然发疯般往远处跑去。

多日未进食,女人已经产生幻觉,一头跳进村口的井里。

出于本能的救人反应,独孤飞羽也跳下去,把女人救上来,放在井边。

女人已经晕了过去,浑身被水打湿。

独孤飞羽魂力一探查,好家伙,离死不远了。

“妖怪,不许吃我妈妈。”

男孩扑在独孤飞羽大腿上,一口咬上去。

牙都咯掉几颗。

“哪里有医馆能救人。”独孤飞羽询问男孩。

“妖怪,我不告诉你。”男孩恶狠狠地看着独孤飞羽。

独孤飞羽甩开男孩,一脚踹开离得最近的那户人家的大门。

“没人?”

独孤飞羽亲眼看有人跑进去关门。

魂力一扫。

床下。

一个女人紧紧捂着儿女的嘴巴。

一双脚出现在女人的视野中。

三人大气都不敢喘。

“哪里能给人看病。”

拗口的声音响起。

女人坚信这是妖怪在骗人说话,只要她一开口,就会暴露,一家三口就会被妖怪吃掉。

所以女人死死闭着嘴巴。

独孤飞羽突然俯下身看着三人。

八目相对。

女人当场瘫软过去,气息虚弱,差点就晕过去了。

独孤飞羽把两个小孩和女人从床下拉出来。

“大哥哥,你能不能不要吃我们。”

两小孩眼泪汪汪,可怜巴巴地看着独孤飞羽。

“可以啊,不过你要告诉哥哥哪里能看病。”

独孤飞羽露出和善的微笑。

“只有县城才有医馆,沿着官道往西走,一个时辰就到了。”

女人动了动嘴,声音如蚊子响。

独孤飞羽速度极快,仿佛一下子就消失在女人眼前。

抱起井边晕倒的女人,往县城奔去。

县城的军队正在往独孤飞羽所在的村子赶。

“站住,站住!”

黄飞将军朝独孤飞羽怒喝。

独孤飞羽的速度极快,他一眼就看出不正常。

“迎敌,迎敌。”

几百人一下子散开。

独孤飞羽从他们中间穿过去。

官兵都来不及反应。

“妖怪往县城去了,完了完了,快快回去。”

黄飞一下子慌了。

银谷县。

城门处的守卫看着远处极速奔跑的独孤飞羽,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啥情况啊这是。”

“这种速度,还是人吗?”

“请你停下,出示证件。”

独孤飞羽停下来:“医馆在哪?”

“在东市,进城左转直走,请出示你的证件。”

独孤飞羽一溜烟跑走了。

“哎哎哎,来人拦住他。”

“哇,这人怎么这么快啊!我都来不及拦他。”

“东市医馆,他要去东市医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