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花妖
  • 永恒剑墓01
  • 剑之君主独孤飞羽
  • 3207字
  • 2021-05-19 15:02:41

毒源星……

这就是毒源星,因为毒瘴还未完全散去,所以从虚空中看去,毒源星是淡绿色。

飞舰进入毒源星。

这里的灵气明显不同,灵气中散布着毒气,要是主宰之下的修士用这里的灵气修行,无异等于自杀。

“每隔十日,沧玄星到毒源星的飞舰会来一趟。”

飞舰垂直降落在一处空旷的地方。

“各位乘客请注意,护罩即将打开。”

“各位乘客请注意,护罩即将打开。”

“各位乘客请注意,护罩即将打开。”

一个洪亮的声音传遍全飞舰。

飞舰上的炼气炼体宗师都开始吞服御毒丹。

独孤飞羽和王昔都运转灵力,在身体表面形成一层灵力薄膜。

而王庭则用罡劲护住身体。

众修士都走下飞舰。

是的,走下来,没人舍得飞下来。

灵力得不到补充,要是撑不过十日,就会命丧毒源星。

都是来寻宝的,不是来自杀的。

“光秃秃的,一片死寂,连个活物都没有,还寻宝呢。”

众人四周望去,一片死寂,没有一个活物,植物早已枯死,遍地骨骸,连土和水的颜色都变得绿幽幽的。

飞舰上的工作人员见修士都走光了,启动飞舰离去。

众修士四散离去。

“怎么走?”独孤飞羽环顾四周,感觉四周都是一个样,光秃秃的,一片荒凉,根本找不到参照物来确定自己的位置。

“我有毒源星最初的城市分布图。”

王庭拿出一块玉简。

灵力探进去,就能看到整个毒源星的全貌,上至山川河流,下至小城乡镇,清清楚楚。

只不过这是毒源星之前的地图,与现在肯定不一样。

“我们目前的位置,应该是在荒古帝都附近。”独孤飞羽根据地图地形,飞舰降落时的位置略一推断,就推算出自己的位置所在。

就算没有地图,独孤飞羽在藏书阁的典籍里也大致了解过毒源星的城市分布,也能推算个大概,可能会花费一些时间。

“往东走两万三千里就是荒古帝都。”

“往西走九千里是离羽宗,听说是一个帝君级强者建立的宗门。”

主宰以上的宗派势力,典籍里也有记载。

“这种大宗大城,怕不是早就被搜刮了几百万遍了,我们还能去寻到什么。”

“我也想到了,所以……”

独孤飞羽看着王庭。

“荒古帝都南边不到万里的魔盒山脉,我得到的情报,这里失踪过不少主宰之上的强者,因为前线战事紧急,神殿暂时没给出救援计划,这些主宰之上的修士是生是死,尚未定论,只是把这里列为了禁地。”

“魔盒山脉,全长近千万里,环抱成一个多边体,中心遍布空间乱流,失踪些主宰之上的修士不是很正常?”

“失踪一个两个倒不是问题,主要是太多了,神殿都立案了。”

“连主宰之上的强者都失踪了,我们哪来的勇气去这种地方。”

“若是从前,我倒不敢去那等凶险之地,现在毒瘴遍布,万物寂灭,路途遥远却无凶险,若是那些主宰之上的强者真的陨落在那里,这岂不是现成的机缘。”

两万五千里左右的路程。

“这就不是人能走的,这么远,灵力撑不了那么久。”

独孤飞羽想都不用想,灵力根本坚持不了这么久。

“我还有些灵石。”

王庭拿出上千颗下品灵石,送给独孤飞羽。

独孤飞羽想说什么,话到嘴边,还是咽下去了。

他欠王庭的,估计这辈子都还不完了。

一望无际的大地,除了风声,就是三人奔跑的脚步声。

风是毒风,雾是毒雾,水是毒水。

这里的一切,几百年来,被毒浸透。

“有东西。”

王昔往远处一指。

几人的目光寻迹而去。

一片死寂的世界居然有一抹花红草绿。

三人走近一看,一片巨大的花海映入眼帘。

“这花朵对这里的毒有极强的抗性,叶子却带有剧毒。”

王昔探入一丝灵力,花草的内部了解得一清二楚。

王昔用剑割下一朵花。

失去花朵的抗性,整个植株迅速枯萎,不到一个呼吸,脆弱得被风一吹,就消散了。

“花朵的活性在消失,大概一天之后就会完全死掉。”

王昔用灵力把花朵表面的脏物拂去,一口咽下。

“味道还行,这花朵内蕴含着微量灵气。”

王庭和独孤飞羽也有样学样,摘下一朵花咽下。

独孤飞羽感觉身体明显对毒瘴的抗性增强了,虽然是暂时的,不过在抗性消失之前,独孤飞月不用时刻把灵力附在身上隔开毒瘴。

“累得一批。”

独孤飞月的神魂沉沉睡去:“有事再喊我。”

王昔又采了些花朵,用灵力蕴养着,保持活性。

突然间。

无数花朵聚在一起,幻化作一只巨手,猛地将王昔握在手里。

说时迟那时快。

还未等巨手有什么动作。

王庭一拳轰出,击溃巨手,一把将王昔搂在怀里,身形暴退。

“木灵根的人族,这是不可多得的养分。”

花海中无数花朵汇聚,幻化出一个五米高的巨人。

“妖!”

独孤飞羽神色凝重,他感应到花海中有魂力波动。

炼体为凶。

炼气为灵。

炼神为妖。

独孤飞羽一个幻术砸上花之巨人。

“无效?”

这不是真身。

“这个花妖的真身,极可能隐藏在花海中。”

王庭细细感应,实在感应不到:“要么这是一只炼神尊者及以上的花妖,要么,就是有什么隐藏魂力的秘术。”

花妖变化出无数花瓣,像子弹一般射向三人。

“花瓣有毒,别被划伤了。”

王昔急切得喊到。

独孤飞羽一边闪躲,一边展开神魂。

炼神四重,淬神三次的神魂笼罩整片花海。

“人族的炼神尊者!”

花妖发出不可思议的神魂波动。

独孤飞羽感应到了花妖的神魂波动。

“找到你了。”

独孤飞羽锁定花海正中央一朵不起眼的花。

“尊者饶命。”

花妖用魂力传递信息。

独孤飞羽并不理会,幻术发动。

“嗯?幻术无效?”

独孤飞羽突然发现那花妖的魂力波动消失了,花妖的本体也消失了。

“瞬移?身法?秘术?”

无数花朵开始往外散发毒气,笼罩着花海,企图驱散三人。

王昔感觉不妙。

“这花妖不好对付,要不我们走吧。”

独孤飞羽摇摇头:“不走,这妖的神魂并不是很强,估计也就是个炼神宗师,它要杀你,我打得过它,哪有不杀它的道理。”

独孤飞羽喊醒独孤飞月。

“太不让人省心了,又惹什么事了,我感觉我变成你的打手工具人了。”

独孤飞月不满道。

花海中刮起阵阵妖风,吹动毒气往独孤飞羽三人扑面而来。

毒风阵阵,刮得三人心里直发慌,只能远远避开。

要是在毒风里多呆一会,哪怕是炼气炼体尊者都会被毒死。

“这妖好生厉害,恐怕是个炼气尊者以上的存在。”

“这毒风难顶,想办法避开毒风才行。”

三人远远走开。

花妖见三人远去,才收起法术,躲进花海。

许多时。

一块比人高的巨石不停移动,逐渐靠近花海。

“人族……”

花妖感觉智商受到了侮辱,用魂力传音。

“你以为你们躲在石头后面,我就拿你们没办法吗?”

巨石毫不留情的碾在花草上。

花草被当场碾碎。

花妖气的不行。

凝聚出一个巨人,一拳轰在巨石上,巨人的手臂绽开,无数花瓣飞舞。

巨石上掉落些碎块,微微一停,继续碾过去。

毒风又起。

巨石自底下起,被掏出一个能容三人的洞。

三人推着巨石前进,毒风奈何不得三人半分。

巨石所过,花草俱碎。

一朵不起眼的小花再也忍不了了。

灵力涌动。

无数花瓣雨点般往巨石上砸,巨石不停摇晃,无数碎石落下,估计不到十个呼吸,巨石就会被彻底击碎。

“找到你了。”

独孤飞羽和王庭第一时间感受到花妖的灵力波动。

两人的魂力涌动。

王庭的魂力冲击撞在花妖的神魂上。

花妖错失了发动法术转移的第一时间。

独孤飞羽将提前准备的幻术发动。

漫天如子弹般的花瓣刹那就失去控制,变成普通的花瓣飘然落下。

“这里是?”

一朵小花看着一片漆黑的虚空,分不清上下左右,分不清过了多久。

这里什么都没有,只有一柄巨大的剑胚。

就在小花望着剑胚不知所措的时候。

王庭和独孤飞羽等花海的毒气消散差不多了,掀开巨石走了出来,找到花妖真身。

咔擦。

一声脆响。

花妖疼得清醒过来。

王庭把小花抓在手里,用力一捏。

“不!”

花妖一阵颤动。

被王庭捏成齑粉。

“炼气尊者级别的妖。”

随着花妖的死去,花海里的所有花都低垂耷拉下去。

飘起一阵哀伤的花语。

可惜王庭三人听不懂也听不到。

独孤飞羽把魂力往花海的底下探去。

地下的草根处。

埋葬着无数人的白骨,还有灵剑灵器等宝物。

以及被打开的储物袋,储物袋中除了兵器什么都不剩。

“这花妖杀了不少人族修士。”

“你怎么知道?”王庭一脸疑惑。

“那妖具有极强的攻击性,路过的修士不知多少,肯定有不少被坑杀的,关键是,我刚刚探查了地底。”

“……”

“哟嚯嚯嚯嚯嚯嚯,哈哈哈,想不到吧。”

独孤飞羽看着王庭一脸无语的表情,笑的面目狰狞。

“去去去。”

王庭一拳敲打在独孤飞羽脑壳上。

三人把宝物挖出来。

基本是刀枪剑戟斧钺钩叉等兵器,有不少兵器都坏掉了,说明这里曾经发生过打斗。

“估计这妖不会用兵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