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毒星
  • 永恒剑墓01
  • 剑之君主独孤飞羽
  • 2949字
  • 2021-05-11 18:56:57

许天林并没有放弃,而是转向其他四个擂台。

首先是独孤飞羽,独孤飞羽连续跟这么多人战斗,肯定处于虚弱状态。

许天林选对了,独孤飞羽此时一点魂力都没了。

一拳,许天林一拳就把独孤飞羽轰下擂台。

二长老狠拍了一下脑门,满脸都是对独孤飞羽的失望。

“老家伙,你赌输了,赶紧把灵石给我,我好赏给我的徒儿。”

六长老忍不住开怀大笑,许天林是他的弟子,而独孤飞羽是二长老看中想收的弟子,许天林打败了独孤飞羽,六长老比自己赢了二长老都开心。

内院比试开始前,几位长老就设局赌谁能拿下擂台。

二长老一脸嫌弃地把灵石扔给其余六位长老。

接下来就是内院学员的刷分行为。

等这些学员刷分完毕,比试才结束。

二长老最后看了一眼独孤飞羽,起身离去。

独孤飞羽没想这么多,他要的是资源。

八万的魂石拿到手。

独孤飞羽乐得飞起。

炼神三重是淬神,炼神四重是化形。

独孤飞羽不知道自己淬神过几次,虽然已经化形,还是能继续淬神。

独孤飞羽想了想,只进行过一次淬神,就是在刚晋升炼神三重的时候,神魂一下了变得凝实。

花了十几天时间,独孤飞羽炼化完七万五魂石。

王庭比完回来看到独孤飞羽在修行,没敢打扰。

炼神四重化形,除了能储存更多的魂力,还能对低阶的神魂形成压制,具有吞噬其他神魂的能力。

要晋升炼神五重,完形。

需要淬神次数达到足够多,并且化形完毕。

正常的炼神五重,一般都是淬神次数在五十次左右,当然也有淬神十次或者更少就晋升的,也有淬神百次才晋升的。

七万五魂石,独孤飞羽完成了第三次淬神。

独孤飞羽留了五千魂石打算拿去花,毕竟魂石是上界下界通用的硬通货。

独孤飞羽感觉自己现在强的一批,要是再来一次内院比试,他一个人敢打除了许天林之外的所有人。

还有五千魂石,他换了些灵兽血肉。

要维持淬体八次的体魄,每天都要消耗大量食物。

王庭找到独孤飞羽。

“飞羽兄可知道毒星?”

“嗯。”独孤飞羽点点头。

关于毒星,他在典籍里大致了解过,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毒星的毒瘴毒雾几百年来消散了许多,一些胆大的尊者已经开始冒险进入毒星寻宝,我们也可以去,如果能找到什么主宰之上的机缘,晋升主宰,灭林家易如反掌。”

“主宰之上的机缘就算了吧,但凡有点这种好东西,之前去的那些主宰不寻得干干净净,给你留着?”

“万一对吧,十多颗星辰呢,我听说毒源星去寻宝的最少,而且之前还传出来有尊者冒险进入毒源星被毒死的消息,那里的宝物可能是最多的,是我们的首选目标。”

“毒源星,就是病毒起源的那颗低等星辰。”

“对,虽然是病毒起源星,但是毒瘴却不如那些大战的星辰浓郁,只是,可能那里有其他的危险,正所谓富贵险中求,靠学院的这些资源,完全不够。”

王庭想起王城的那些顶级天才,一脚就把全力以赴的他踹翻,现在他都还清晰得记得那些不屑一顾的鄙弃目光。

“去,必须去。”

独孤飞羽揉了揉脑壳,还有不到一年时间,他就要去面对玄光界那个恐怖的家伙了,一想起那家伙,他就心悸,浑身发冷。

“至少也得是炼气炼体尊者才能进去,我这种炼神尊者,进去分分钟被毒死。”

“不能靠自身实力进去,只能想办法搞点能避开毒雾的宝物。”

“或者,丹药。”

独孤飞羽想起黄石大师给的丹方。

下品清毒丹,有消除稀释一些体内的毒性的功效。

下品御毒丹,有增强身躯抵御毒雾毒瘴的功效。

“炼丹?”

“算了,没有火灵力,自己生火炼丹,这难度堪比登天。”

“买呗,五千魂石,能买好多御毒丹了。”

……

淼月阁内。

独孤飞羽买了整整一百颗御毒丹和一百颗清毒丹,一颗御毒丹能持续一整天,一百颗,他能在里面呆一百天。

御毒丹清毒丹不太贵,也就花了他一千魂石。

还有四千魂石。

做路费。

从淼月城坐传送阵到琴古帝都,五十魂石。

从琉璃星坐传送阵到离毒星最近的沧玄星,三千魂石。

……

沧玄星。

麗空城。

传送阵上下来无数的尊者。

四面八方赶来无数的炼气炼体尊者,还携带着驱毒宝物丹药的炼气炼体宗师。

独孤飞羽一行人从传送阵下来,他感觉坐传送阵的体验和空间通道差不多。

沧玄星上人口众多,鱼龙混杂。

随处可见的尊者。

为了维持城内秩序,麗空城军队全部出动巡查。

这是独孤飞羽、王庭、王昔见过最强的军队了,装备全是下品灵器宝物,每个士兵都是尊者。

还有骑着灵兽的军队。

一整只军队,每个士兵都是骑着三阶灵兽。

这种阵容,哪有人想不开敢乱来。

有些尊者已经等不及去了。

去不了的只能眼巴巴看着去往毒星的飞舰远去。

毒星上的传送阵早已损坏,只能乘飞舟穿过灵气层,进行空间跳跃,前往毒星。

“来早了,还有七八天我们这种靠丹药的宗师才能去。”

王庭羡慕地看着那些先去的尊者。

先去,寻到宝的机会就更大。

独孤飞羽皱了皱眉,一脸严肃:“可能有人在监视我们。”

“我感应不到,是炼神尊者。”

王庭下意识的把王昔的手拉紧。

炼神尊者要杀王昔,她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传送阵又下来一批人。

“我看到熟悉的人了。”

王庭看着人群中那个众星捧月的人说道:“秦峰王的嫡系后人,秦璇歌,二十四岁,三脉尊者,洪武王国主宰之下第二人,洪武王国最有可能晋升主宰的尊者之一,在王城大比上,我连他一脚都接不住。”

这是独孤飞羽第一次见到王庭露出这种落寞的神情。

“别灰心啊,在明月镇的时候,你不也被我按着捶了两年半吗?”

“那不一样,这次王城大比,我被打得有点懵,就没赢过。”

“对了,你说秦璇歌是洪武王国主宰之下第二人,第一人是谁?”

“第一人……是贼寇刘全。”

“……”

“刘全的背景是个迷,可能跟王室有关,一个散修宗师,哪来那么多资源助他修行,灵剑,灵符,上品功法,能一击破开主宰的身躯,并且全身而退,哪怕是三脉尊者,都很难做到。”

“资源啊。”

没资源,修什么行。

“那个炼神尊者很强,我感应不到他的位置。”

独孤飞羽往四周随意瞟了两眼,没发现任何异常,神魂却总是警示有种极淡的危机感,这种危机感时有时无。

“这种时候出城,很危险。”

“我有办法甩开追踪者。”王昔小声道。

“对方可是炼神尊者。”

“我们要先去一个他不敢监视的地方,摆脱监视。”

“什么地方?”

“沧玄商会。”

王昔看向远处一栋巨大的奢华建筑。

三人快步走去。

这里有许多尊者进进出出。

为了防止有人在里面搞事,沧玄商会明令禁止进入商城不允许有任何的能量外放。

还没进门。

有两伙刚出来的修士。

就开始用灵力真气互相打探。

“买不起宝物,就想要杀人夺宝?”一衣着华丽的男子对另一伙人讥讽道。

“你这宝物是我们半路遗失,被人捡走,卖到商会。”另一伙人的头子神色冷静,言语平稳。

“当真可笑,还半路遗失,你要是炼体或者炼神宗师,说出来倒还有几分可信,你一个炼体尊者也好意思说遗失这种话,真不知道你的储物袋是有个洞,还是你穷的连储物袋都没有,撒谎也不嫌脸红。”

“有种就出城去干一场,没种就把宝物还我。”

“还你?我花灵石买的东西,有种你去找商会啊,孬种。”

“我记住你们了,别让我们在城外遇到你们。”头子语气冰冷到极致。

两伙人不欢而散。

走进商会。

独孤飞羽的神魂放松下来,监视感消失了。

商会外面,一只慵懒的黑猫随意走动,目光时不时瞟向商会大门。

谁会注意一只普通的黑猫呢。

麗空城另一边,客栈中,林家大长老端坐着,双目紧闭。

猫看到的场景一一浮现在他的脑海中。

商会内部极大,初步估计,比明月镇还大一点。

许多穿着商会服饰的商会人员正陪着有购买意向的顾客侃侃而谈。

王昔找到一个商会人员,低声细语一番,拿出几十颗灵石交给商会人员。

商会人员把他们带到一个隐蔽的杂物间。

商会人员出去之后把杂物间的门关上,在附近踱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