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排名落定
  • 永恒剑墓01
  • 剑之君主独孤飞羽
  • 3343字
  • 2021-05-03 10:27:20

齐潇潇对战王昔。

王昔甚至都没等齐潇潇动手,就挥手认输。

南宫寒对战王庭。

南宫寒快速拉开距离,无数灵符飞出,灵符内飞出无数冰刺席卷四方。

“就这等程度的攻击?”

冰刺虽多,却连王庭的身形都无法阻挡半分。

金身一路视冰刺为无物。

南宫寒又扔出几张灵符。

几道巨大的冰墙挡在王庭前方。

南宫寒趁机用灵符布阵。

“咔擦!”

冰墙被王庭一枪戳碎。

“这等实力……”南宫寒冷汗直冒。

王庭提着长枪转眼便到南宫寒眼前。

“差一点……”

南宫寒最后一张符就要布置完毕,王庭的枪尖已经抵在他的脑门上。

“我认输。”

南宫寒散去灵符,灵阵运转,两人的身形出现在场外。

清玖对战独孤飞羽。

“你自己认输还是我把你打下去。”独孤飞月狐假虎威。

炼神尊者……

清玖苦笑起来:“我认输。”

见到清玖认输,独孤飞月松了口气。

秦天机对战上官玉珠。

秦天机,连续两届的玉牌持有者,上一届的玉牌持有者,大多毕业离开学院。

“你不是我的对手。”

秦天机灵力爆发,同时罡劲爆发。

“炼气炼体双脉宗师!”上官玉珠神色震撼。

“接刀!”秦天机一刀斩下。

上官玉珠祭出一颗宝珠,灵力催动,宝珠撑起一面灵力护罩,将上官玉珠整个保护起来。

双方的灵力倾泻。

“轰!”

灵力碰撞发出剧烈爆炸,宝珠黯然失色,被上官玉珠收回到手里。

巨大的冲击力把上官玉珠震退。

秦天机却靠着浑身罡劲挡下冲击力,刀锋停在上官玉珠脸上。

“我认输。”

随着上官玉珠的叫喊,两人身形隐去,出现在场外。

赵胜对战希长风。

哪怕赵胜吞服了各种丹药,灵力暴增,依然被希长风操控着近战灵器人吊着捶,血肉之躯怎么打得过灵宝。

玉牌组第二场开始。

齐潇潇和赵胜轮空。

王庭对战秦天机。

“我一直以为,我的竞争对象会是许天林或者齐潇潇,没想到许天林去年就进了内院,而独孤飞羽是尊者,不是我的竞争对象。”

秦天机斗志高涨,他得到的情报,王庭疑似炼神宗师,但这只是众人根据王庭战斗过程的猜想,猜想只是猜想,没人会信王庭是三脉宗师,三脉宗师可是能逆伐尊者的恐怖存在。

他们更宁愿相信王庭是个双脉宗师,双脉宗师已经碾压众学员,稳入内院,三脉宗师,那是在内院都能横着走,这等天才,他们不敢想象。

“同样双脉宗师,你比我更多一脉炼神,让我看看,我们之间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秦天机和王庭灵力爆发,

秦天机身形不断后退,灵力不停构筑出一个巨大的虚影,把秦天机包裹在内,同时罡劲迸发将自己包裹。

秦天机猜想王庭必然会在他完成虚影构建之前全力打断他的施法。

而他很自信能抗下王庭的攻势,等他施法完毕,他就能拿下胜利。

秦天机似乎已经看到了王庭认输的场景,嘴角微微上扬。

“你错了。”

王庭眼中精光爆发,神魂冲击席卷而去。

金光爆发。

围观的导师见到秦天机动作突然停滞,灵力失去掌控散去。

王庭一枪就破开秦天机体表的罡劲,就要刺中秦天机身体。

阵法运转,秦天机的身形被传送出北比武场。

等秦天机回过神来,望向王庭的眼神中充满了忌惮。

炼神宗师。

围观的学员和导师都惊呆了。

三脉宗师。

关于王庭三脉宗师的消息不胫而走。

不过片刻,淼月学院内院的资料库里多了一个王庭的档案。

其他势力也调查起王庭的背景。

独孤飞羽对战希长风。

“我认输。”

还没等独孤飞月开口威吓,希长风就摆手下场。

无意义的战斗只会浪费自己的灵力。

他要保存实力拿到更好的名次。

南宫寒对战清玖。

虽然两人都是灵阵宗师,但清玖的灵阵造诣显然更胜一筹。

半分钟一个灵阵,汇成一道道数不尽的灵力洪流。

南宫寒不停用灵符抵挡,拖延时间,布制好灵阵,催动灵阵。

灵阵内喷涌出寒冰,刹那间,属于他们的战场被冰雪覆盖。

清玖被防御灵阵包裹在内,任由阵外寒气袭人,他丝毫不受影响。

“冰爆。”

南宫寒操控寒冰附在防御灵阵上,寒冰爆裂,不停冲击防御灵阵。

混乱的灵力瞬间打破防御灵阵的极限,防御灵阵被炸开。

炸开一层防御灵阵,里面还有好几层。

“不过是最基础的防御灵阵,你也拿我毫无办法。”

清玖微微一笑,布阵速度不减。

南宫寒不答话。

爆炸声继续。

“你没多少灵力了吧。”

操控几轮冰爆,南宫寒的灵力波动越来越低。

“该我反击了。”

清玖布置好最后一个灵阵。

灵力催动。

灵阵中浮现出无数柄巨大的灵力剑。

“一击定胜负。”

清玖耗尽所有灵力,操控灵力化作的巨剑往南宫寒刺去。

“没灵力也没灵符了,挡不住,巨剑将全部能躲的地方都覆盖了,躲不了,我认输。”

两人被传送出场外。

场内,灵剑爆裂,混乱的灵力冲击灵阵,灵阵不停摇曳。

王昔对战上官玉珠。

毫无疑问,王昔又认输了。

玉牌组第三场,王庭和清玖轮空。

独孤飞羽对战齐潇潇。

齐潇潇来自幻镇,在七十二镇中排名靠前,以幻术闻名淼月城。

“炼神尊者。”

齐潇潇毫无畏惧,望向独孤飞月的目光变得深邃。

独孤飞月只看了一眼齐潇潇的眼睛,就陷入了幻术。

这是魂力发动的幻术。

独孤飞月看到自己站在一片汪洋之上,猛的掉入了无尽的水域中。

独孤飞月拼命挣扎,想调动灵力腾空而起。

灵力呢?

一点灵力都没了?我的灵力去哪了?

这是幻术,该死。

独孤飞月越发心慌,感觉有些呼吸不过来。

一只大手将独孤飞月从无尽的水域中捞出来。

“哥!你醒了。”

“幻术?我醒来就发现自己躺在一片汪洋之中,这里除了水还是水。”

“怎么有种溺水的感觉?”

“这不单单是炼神幻术,如果只是炼神幻术,对我影响不大,最多让我在幻术中迷失一段时间,但我也有种溺水的感觉,这不是神魂传递的感觉,而是身体传来的感觉。”

“到底是什么?”

“定是那齐潇潇在释放什么法术,等我破开幻术。”

“破开?”

“炼气幻术无非就是扰乱中术者的五感,传递给中术者身体错误的信息,来形成幻术场景,但炼神幻术,是给神魂传递错误的信息。”

独孤飞羽冷静分析,“这一切都是假象,那么真象是什么。”

魂力往外探查。

无尽的水域中出现一片虚影,这是魂力探查到的场景。

比武场的灵阵内,一个女子正在对他释放法术。

独孤飞羽的身体正被包裹在一个大水球内,难怪会有溺水感。

“这才是真实场景!但是看上去更像虚影,假象。”

“虚就是实,实就是虚,我们身处的水域才是假象。”

独孤飞羽对着齐潇潇就是一个神魂冲击。

这是独孤飞羽除了对刘秀之外最大的魂力消耗,要是他的魂力再少些,就会在齐潇潇之前失去意识,如同那日与刘秀战斗一般。

齐潇潇感觉大脑一片空白,失去对魂力,灵力的掌控,水牢破开。

独孤飞月看着眼前的汪洋逐渐变成虚影,直至消失。

破开水牢,独孤飞羽趁齐潇潇还没回过神。

飞奔过去,一只手掐住齐潇潇的咽喉。

齐潇潇半天没回过神来。

终于,齐潇潇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已经在场外多时,身边的家族子弟照顾她多时。

“炼神尊者,恐怖如斯。”

齐潇潇每次回想起来,都忍不住浑身发抖。

秦天机对战希长风。

“打不过王庭那个三脉宗师,我还打不过你?”

秦天机灵力幻化出一个巨大的虚影。

灵力虚影和希长风的灵器人体型差不多大。

没有花里胡哨的法术。

灵力人和灵器人近身肉搏。

激烈程度,不下当年许天林和内院学员肉搏的场面。

两人你来我往,打了好一阵

秦天机先耗光灵力。

灵气人散去。

秦天机罡劲涌动,一刀砍在伤痕累累的灵器人上。

巨大的反震将秦天机震飞出去。

但希长风的灵器人也因此彻底碎裂,报废。

“你还不认输?”秦天机又调动罡劲,要猛扑上来。

希长风感觉自己的灵力所剩无几。

“我认输。”

两人身形消失。

秦天机松了口气,其实他也没多少罡劲了。

上官玉珠对战赵胜。

上官玉珠靠着法宝险胜。

王昔对战南宫寒。

王昔又以认输退场。

最后两场。

王庭对战独孤飞羽争夺第一和第二的名次。

清玖对战上官玉珠争夺第五和第六的名次。

清玖和上官玉珠都是强弩之末,互相过了几招,上官玉珠先耗光灵力退场。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独孤飞羽和王庭的对决上。

王庭一反常态,罡劲灵力包裹自身,稳步向前。

众人皆恍然大悟,这是害怕独孤飞羽的神魂冲击。

只要王庭撑过独孤飞羽的神魂冲击,等独孤飞羽魂力耗光,王庭拿下胜利易如反掌。

独孤飞月放了几个风刃,完全破不了防,一点实质性的伤害都打不出来。

神魂冲击?

王庭大脑一片空白,停下前进的脚步。

罡劲和金身并未散去。

站着让你打,一点办法都没用。

王庭回过神来,一步步往独孤飞羽走去。

众观众的心都悬起来了。

无能为力。

独孤飞羽又感到了无力。

王庭的枪尖指向避无可避的独孤飞羽。

“我又败了。”

独孤飞羽笑了笑。

“你败在功法上,你出身平民,功法不行,如果你能修习炼神攻伐术,灭我易如反掌。”

王庭收枪。

尘埃落定。

外院排行榜刷新。

榜一王庭,榜二独孤飞羽,其后齐潇潇,秦天机,希长风,清玖,上官玉珠,赵胜,南宫寒,王昔。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