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剑魂
  • 永恒剑墓01
  • 剑之君主独孤飞羽
  • 2924字
  • 2021-04-30 11:06:17

独孤飞羽路过曾经的院子,王庭还没回来。

叹了一口气,独孤飞羽来到比武场。

导师在比武场的法阵阵眼处放入灵石。

在最后一颗灵石入阵眼之前。

一个金色身影从山下腾空而起,稳稳落入比武场。

高调的出场方式,将众人的目光被吸引过去。

金光散去,独臂男人放下抗在右肩的女人。

观战的林子健瞳孔微缩,别人不知道,他作为林家尊者可是很清楚。

王庭,明月镇王家新生代唯一一个男性,天赋横溢。

王家落草为寇都不愿被林家吞并,就是因为这个男人的潜力。

本来他只是来盯着独孤飞羽,防止独孤飞羽在大比对林家学员不利,没想到又窜出来一个王庭。

林子健向家族发了一道传讯符。

独孤飞羽往王庭那走去。

“王庭!前些天在西城门遇到一个独臂男人带着一个女人,与你们二位身材有几分相似。”

“西城门,我前几天确实走的西城门,我就看那个白发男人眼熟。”

“真的是你。”

“真的是你。”

“来不及叙旧了,先拿下大比的玉牌再说。”王庭拿出长枪。

“看来你也是冲着玉牌的奖励来的,来吧,再一次并肩作战。”

灵力护罩升起,玉金银铜四种牌子散落出来。

林家学员带着一些其他镇的学员,足有两百人。

两百学员远远围成一个巨大的圆,围着独孤飞羽、王庭和王昔。

却没一人敢向前半步,反而是独孤飞羽走一步,他们退一步。

其他混战的学员,明显给林家学员和独孤飞羽三人流出一个空位,不敢打扰他们的私人恩怨。

王庭看到了雅家的学员,只不过雅家学员躲在后面。

独孤飞羽作势呵斥:“你们已经被我包围了,赶紧放下武器,否则刀剑无眼。”

林洪挥挥手,几个躲在人群后面的宗师拿出一个空间卷轴。

灵力涌动,十块黑色多边体凭空出现。

这几个学员一顿忙乎,在每个黑色多边体内塞进灵石。

“洪哥,可以准备布阵了。”忙乎完毕,一学员凑近林洪耳边私语。

“炼气大师全部去北边法阵旁,林萧布阵,炼体流和炼气宗师守住东南西三个方位。”

林洪的声音不小,不止这两百人听到了,独孤飞羽三人也听到了。

两百学员立刻动起来。

法阵!

“不能让他们布置法阵。”王庭浑身金光迸发,一马当先。

可惜。

“迟了。”

林洪和追随者退到东南西三个方位。

数十名炼气大师的灵力往黑色多边体内灌输。

黑色多边体连成一片。

阵成。

灵阵爆发出一道巨大的黑色光束,将王庭三人笼罩起来。

光束速度极快。

王庭拉着王昔,灵力爆发往西方突围。

独孤飞羽往东方突围。

刹那间,黑光冲击在灵力护罩上。

整个灵力护罩疯狂颤动。

阵眼处的灵石疯狂消耗,场外导师立刻放入更多的灵石来维持灵阵的运转。

灵力护罩剧烈摇晃了整整一分钟,才逐渐平息比武场的众学员都停下攻击,心有余悸的望向林家众人。

王庭,王昔,独孤飞羽三人额头冒出一丝冷汗,差点死在这里。

场外导师也捏了一把汗,差点就上场救人了。

王庭长枪一扫,枪尖所过,无坚不摧,来不及躲避的学员皆被打伤。

独孤飞羽并没有动用魂力冲击,而是由独孤飞月发出数十道风刃开路。

成功突围,独孤飞羽并不想久战,往学员人多的地方跑去。

一轮风刃,把独孤飞月的灵力耗空,他已经耗不起了。

而王庭则不一样王庭单手持枪,死死护住王昔。

百余炼气宗师,炼体大师和宗师愣是无法靠近王庭分毫。

一人一枪杀出一片空地。

炼气宗师的法术,连王庭体表的金身和罡劲都无法破开。

破防都破不了。

“我不信他能坚持多久。”林洪气急败坏。

王庭感觉的灵力就快耗光,立刻暗示王昔,王昔调动自己的灵力恢复王庭的灵力。

“搞什么,立刻启动法阵。”

趁王庭接受王昔灵力的片刻。

黑色法阵调转阵口,炼气大师再次往法阵里灌输灵力。

法阵旁的炼气大师突然感到一阵恍惚,待目光清醒,灵阵已被独孤飞羽破坏。

这黑色多边体真硬,如果他不是炼体二重后期,恐怕都难以对其造成破坏。

独孤飞羽看着最后一柄完好的次品灵剑上又满是豁口,心疼得不行。

果然还是殇月剑用着舒服。

“不!”林洪发出撕心裂肺的怒吼。

这是家族交给他的阵石,每一块都价值不菲。

有林家炼神大师附在王庭耳边私语。

林洪看着丝毫没有疲惫之色的王庭,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放弃三人,挥挥手,召集的众学员化作鸟兽散,去争夺牌子了。

雅振询问了林家学员,得知了一个消息,王庭极可能是三脉宗师。

雅振脸色苍白,心想等抢夺结束,得赶紧将王庭三脉宗师的消息告知家族。

雅家与王家决裂,攀上淼月城林家的高枝,王家被雅家林家联手驱逐出明月镇,王庭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一个三脉同修的宗师,要是针对他们雅家,无疑是灭顶之灾。

王庭还想去抢夺玉牌。

独孤飞羽制止了王庭。

摊开手心,三块玉牌。

“你这么能抢!”

“一言难尽,这是淼月城那些世家大族卖我一个人情罢了。”

“我懂了,他们有意招揽你。”

“差不多吧。”

王庭和王昔从独孤飞羽手中接过玉牌。

王昔小声道了谢:“我可能是玉牌组最弱的那个了。”

“炼气宗师不弱了。”

独孤飞羽打量道。

“我修习的功法不是攻伐术,是辅助术,到时候我直接认输就是了,拿的奖励也差不了多少。”

那些学员见独孤飞羽三人没再参与争夺,见识过王庭的以一敌百和独孤飞羽的炼神秘术,也不敢来招惹三人。

直到第一场比试结束,三人恢复了不少灵力。

独孤飞羽带着王庭王昔来到院子。

“这院子的位置可比之前的好不止十倍。”王庭感受着浓郁的灵气,心情大好。

“一人一个。”

“飞羽,我记得你是炼神宗师,我家族有一部炼神功法,是下品的静虚观想法。”

“炼神功法比炼气炼体功法更加贵重,你也舍得分享给我?”

“其实吧,我们王家一直有招揽你的想法,你又是我知己好友,再贵重的东西,哪有情谊重,而且……。”王庭顿了顿,把王家的遭遇告知了独孤飞羽。

“对不起,我连累了王家。”

独孤飞羽有些歉意,他还是不太明白林家为什么会处处针对他。

“王家恩情,我心领了,既然如此,我就收下了。”

……

静虚观想法。

将身体完全处于静止状态,在脑海里想象出一个虚幻的事物,魂力会向这个虚幻的事物转化。

在观想的过程中,魂力会不停的增加或恢复,观想结束,往往需要睡上一段时间来让神魂接受新增的魂力。

观想的事物不管是什么都可以,大概可以描述成信仰。

独孤飞羽脑海里浮现出混乱的玄光界,杀戮,暴力,弱肉强食,毫无秩序。玄光界各方势力征战。

一群流亡的人向他寻求庇护。

又浮现出流寇杀戮明月镇学员的场景。

这个世界需要秩序。

而我,将重建秩序。

秩序需要武力来维护。

百兵剑为君。

君子剑,君主剑。

苍生之剑,是为君主剑。

丹田内,出现一缕神魂化成的剑胚。

独孤飞月观想不出来,她的经历尚浅,就算有独孤飞羽的记忆做沉淀,也无法找到属于自己的信仰。

独孤飞羽的神魂睡去。

独孤飞月掌控了独孤飞羽的身体。

在玉牌组比试前,独孤飞月一刻不停的恢复灵力。

很快,玉牌组的对决来临。

玉牌组一向是关注度最高的。

比武场外的高台上挤满了来观战的学员和导师。

玉牌组十人,分别是来自幻镇的齐潇潇,明月镇的独孤飞羽、王庭、王昔,炼器世家的希长风,灵阵世家的清玖,城主府的秦天机,炼丹世家的赵胜,万宝商会的上官玉珠,制符世家的南宫寒。

明月镇三个名额,一下子让所有观众都沸腾了,一个排名极其靠后的附属镇,却出了一个转世的位面之子,如今更是成为炼神尊者,一个疑似三脉宗师,还有一个炼气宗师,都猜的出来,肯定是被另外二人带起来的。

这种情况并不少见,像城主府十年前霸榜外院的时候,十块玉牌全被城主府的学员拿到手,而拿到玉牌的学员,还有不少大师境。

玉牌组第一场,齐潇潇对战王昔,南宫寒对战王庭,清玖对战独孤飞羽,秦天机对战上官玉珠,赵胜对战希长风。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