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尊者归来
  • 永恒剑墓01
  • 剑之君主独孤飞羽
  • 3006字
  • 2021-05-08 16:46:04

要想用神魂辅助修行,也得有魂力才行,现在的独孤飞羽,是丁点魂力都没了,他的神魂就像个十几天没进食的饿汉,拿什么去辅助修行。

除非……

独孤飞月被独孤飞羽的想法吓得一激灵,独孤飞羽想吞噬一点独孤飞月的魂力。

独孤飞月当场拒绝。

“我不要!”

独孤飞羽开始撒娇。

“就一点点,好不好嘛。。”

“不要啦!”

独孤飞羽的神魂把独孤飞月的神魂抓起来,轻轻咬了一点,恢复了一点魂力,独孤飞羽感到十分陶醉和满足。

独孤飞月的神魂挣脱开独孤飞羽的桎梏,躲在一边,捂着被咬的地方小声啜泣。

独孤飞羽的魂力激发,丹田内凭空出现了一大团魂魄精华。

独孤飞月觉得这团魂魄精华很熟悉,这不正是给她托梦那个女人吗!

独孤飞羽的神魂将魂魄精华吞噬掉大半,他也知道这团魂魄精华是谁。

他不是不想救下她,而是没办法,如果说神魂是个活物,那么魂魄精华,就是把活物煮熟煮透之后的食物,煮熟煮透的食物还能复活吗?

这团魂魄精华从他还在秦国王宫地下室的时候就出现在他的丹田内,只不过那时他没有魂力,无法捕捉到这团魂魄精华,以至于这团精魄精华在他的丹田内存放了许久。

吞噬完毕,独孤飞羽感觉魂力恢复了一半。

剩下一丁点魂魄精华。

独孤飞羽满脸堆笑:“小月别生气了,快把这点魂魄精华吞噬了。”

“咦——好肉麻,才不要。”独孤飞月嘴上说着不要不要,神魂却很诚实地把魂魄精华吞噬掉。

“接下来,晋升炼体二重。”

独孤飞羽吃掉凶兽的血肉,将身体状态调整至最佳。

独孤飞月从储物袋中调出一柄次品灵剑,独孤飞羽握在手中。

剑动如身活,一动带全身。

剑行如飞凤,剑落如停风,剑舞如花絮,剑刺如钢钉。

气血在练剑的过程不断凝聚精粹。

剑锋在树干间划过,留下无数剑痕。

“哗啦啦——。”

一棵直径半米的完好树木被一剑斜斩断,被斩的地方平滑工整。

炼体二重,明劲。

利剑并未停下。

剑尖洞穿一棵直径一米的树木,而后,独孤飞羽手腕轻抖。

树木自刺口处由内向外崩开。

炼体二重中期,暗劲。

这一抖,看似轻松,却让独孤飞羽不得不停止修炼,调整呼吸,平稳体内翻腾的气血。

吃些凶兽肉补充气血。

身形又动起来。

又练习几个时辰之后。

独孤飞羽静坐起来,一片树叶从树上落下,落在独孤飞羽头顶不远处。

上一刻还人畜无害的独孤飞羽,猛然气血暴涨,戾气弥漫,端坐的身体如弹簧般跳起来,剑锋带着猎猎风声,在即将碰到树叶的时候,剑锋停下。

树叶没有受到丝毫影响,翩然落下,在接触到地面的时候,树叶却化作飞灰,风一吹,便消失无影。

炼体二重后期,化劲。

独孤飞羽满意地收起灵剑,身边,是一片被斩伐的树桩,剑锋缺口累累,剑身遍布污渍。

整个修行过程中,独孤飞羽没敢乱用魂力,用一点少一点,最多内视掌控身体。

独孤飞月调动灵力,祛除剑身污渍,剑锋的缺口是没法修复了,只得收进储物袋。

潺潺溪水,清澈见底。

劳累了一天的飞羽尊者褪去衣物,享受着流水祛除周身污渍。

“独孤飞月!你手往哪摸呢!”

……

淼月山脉中,一个偏僻的山洞内,一只三角兽释放出足以毁灭半个明月镇的恐怖电流。

这是一只三阶灵兽,身长两米,外形似山羊,却长了一口尖牙,头上的三只角能释放大量电流,来击杀猎物或者自卫。

这是三角兽的洞穴,突然闯入一个人类修士,让它感到愤怒不已。

独臂男人单手持长枪,释放出一道神魂冲击。

三角兽虽然感到一阵头晕目眩,却并没有倒下,身体本能地站着,电流丝毫不减。

男人把长枪用尽全力掷出,灵力加持下,枪尖狠狠插进三角兽的脑袋,但伤口不深,未伤及要害,剧烈的疼痛让三角兽本能地释放出更多的电流,长枪整个都被电流包裹。

恐怖的电流在一瞬间到达顶峰,引发一阵影响不大,微小的山摇。

山摇只是一下,却引起了连环反应,各种动物被吓一激灵,纷纷往山下跑去。

山上的灵兽,驱赶山下的凶兽,层层叠叠,居然引发了一场小兽潮。

男人再次爆发灵力,金色甲质层覆盖全身,罡劲缠绕,一掌拍在长枪上,长枪贯穿而入,几乎要将三角兽整个贯穿。

电流和反震都被金色甲质层完全挡下来。

金光散去,独臂男人退出洞穴。

洞穴外不远处,一女子正在焦急的等待男子归来,看到男子出来。

女子喜极而泣,赶紧跑过去抱着男子,柔和的木灵力修复男人的伤势,恢复男人的灵力。

两人从三角兽的尸体边过去,三角兽尸体上还残留着不少电流,电死一个炼体大师绰绰有余。

洞内极为宽敞,足以容纳千人。

洞穴一角,堆积成山的骨骸,什么动物都有。

男人的魂力在刚才已经消耗一空,只得和女人一起用灵力翻找起来。

骨骸太多了,两人翻找半天,才找到七个人的骨髅头。

两人仔细辨认,把骨髅头分开,一堆三个,一堆四个。

“不知道是哪些同样倒霉的人被三角兽捕食。”

七个头颅被分开埋起来。

女人忍不住抱着男人痛哭起来。

一年前,他们来寻宝物,先被一只三阶灵兽盯上,好不容易逃脱,却又被三角兽捕食。

男人快要痊愈的伤臂被彻底电废,三位姐姐为了给他这个天才争取逃跑机会,拼命阻挡三角兽。

男人设计取到宝物,成为三脉宗师,才返回来杀三角兽,埋葬亲人。

王庭单臂抚摸王昔的秀发。

两人这一年相处,生出了一些情愫,但两人深知这是禁忌之恋,哪怕两人都心知肚明,也不愿意再进一步。

“三脉宗师,现在,已经勉强有了和尊者一战的资格,可林家尊者不下十人。”

王庭拿出传讯符。

一年来,他收到了十三道传讯信息。

有十二道是林家用王家的传讯符发给他的,还有一道,是王家族长发给他的。

林家的信息基本都是威逼利诱,让他说出独孤飞羽的下落。

王家信息:林家上门兴师问罪,抢夺王家基业,雅家也落井下石,我族已放弃明月镇基业,落草为寇,你是我族的天才和希望,切不可意气用事,有内鬼,莫回。

王庭想发讯息报平安,但最终还是放弃,收起传讯符。

三脉宗师,还算不上实力的证明。

没了家族资源,他现在资源匮乏。

不过,有一个地方很安全,资源也足够。

就是淼月学院的内院。

以他三脉宗师的修为,被录入内院那是易如反掌,内院有学院长老亲自掌控,不似外院混乱不堪,哪怕是林家都不敢对内院学员有半点歪心思。

不止王庭这么想,独孤飞羽也是这样想。

炼神尊者,晋入内院不是轻而易举。

淼月城西城门。

守卫明显比之前更多了,检查更严格。

乔装打扮的独孤飞羽和王庭王昔遇上了,但三人都心虚,不敢看对方,只当是同路人。

东城门离学院最近,林家肯定有眼线。

不过王庭和独孤飞羽有些多想了,林家并没有对外院的独孤飞羽和王庭多废心思,只是趁此借口抢了王家在明月镇的基业。

从西城门到学院,走大路要走三天天,而小路只需要两天。

三人走着走着,就感到不对劲,因为怕暴露和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三人都没敢探查对方。

但是独孤飞羽始终都和王庭选择走的一条路。

王庭先开口:“顺路啊老兄。”

“是啊是啊,我走二仙桥。”

“这么巧,我也走二仙桥。”

二仙桥在淼月学院附近。

王庭和独孤飞羽速度差不多,但王昔速度明显不行,王庭就和王昔放慢速度走在了后面。

分开后,独孤飞羽和王庭都松了口气。

到了学院,独孤飞羽换上学院长袍,露出身份牌,进入学院。

独孤飞羽进学院不多时,林家的学员就已经知悉。

“这小子还敢回来!”

“算了,明天大比,大比前不想沾太多晦气,明天大比趁乱废了他。”

……

曾经的院子早已被人占去。

扣响院门。

“你是何人,敢扰我玄哥静修”

一个新生趾高气昂。

“我来拿回我的院子。”

“你是老学员!”新生瞳孔一缩。

房间内,岳玄中断修行,走出房门。

“来吧,打赢我,这院子就是你的。”

独孤飞月一挥手,十多道风刃席去。

岳玄仓促抵挡,灵力碰撞爆炸,房门被炸开,岳玄被打飞进屋内。

“炼气宗师!”

岳玄带着小弟恭恭敬敬退出去了。

“宗师请入住。”

“我打下来,我不住,哎,就是玩。”

岳玄嘴角猛抽,要不是他打不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