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要挟
  • 永恒剑墓01
  • 剑之君主独孤飞羽
  • 2960字
  • 2021-03-26 21:34:24

独孤飞月睁开眼,感觉自己被什么东西整个裹起来,还有一根细针插在自己的手臂上,只留下一双眼和口鼻。

入眼处是一个豪华的房间,房间完全由玄光石构成,莹莹发光,甚是好看,还能闻到淡淡的茉莉花香,谁也想不到,这会是一个极其隐蔽的王宫地下室。

身边好几个轻手轻脚的医生,正在时刻观察独孤飞羽的状态。

独孤飞月稍微熟悉了一下独孤飞羽的身体,很快就完全掌控独孤飞羽的身体。

“飞羽先生醒了。”

正在查看独孤飞羽状态的医生惊喜地小声对同伴说,他的同伴立刻发消息报告刘秀去了。

独孤飞月感觉浑身如火灼烧,轻微一动,就感觉全身要裂开一般,勉强动了动喉咙,忍着剧痛,发出嘶哑的低音:“我在哪……”

“这里是秦国的王宫,飞羽先生好生休养。”

秦国?完了,落入敌人手里了。

独孤飞月又闭上了眼,她现在在纠结一个问题,她到底是谁,她是独孤飞羽还是独孤飞月。

医生们没敢打扰独孤飞羽,依旧轻手轻脚的做事。

不一会,刘秀大步流星来到独孤飞羽的床前,他等了一个月了,终于要等到秘术了吗,刘秀的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扬。

“吾王,飞羽先生的伤势还很重。”

刘秀看了一眼独孤飞羽的病情报告,皱了皱眉,挥动苍神剑,划破手指,挤出一滴血,滴在独孤飞羽嘴唇上。

血液中蕴含的精华能量在独孤飞羽体内游走,修补滋养独孤飞羽的五脏六腑,筋骨皮髓。

独孤飞月感觉浑身一阵清凉,烧焦的表皮迅速结疤、脱落,长出一张新的表皮。

“把他绷带拆了,试试能不能动。”

医生们七手八脚,快速而又小心地拆开独孤飞羽全身的绷带和输营养液的管子。

哪怕医生们知道王的血液堪比神仙药水,还是忍不住震惊,几分钟前还检测出烧焦的表皮,现在已经重获新生,这已经不是医学奇迹了,这是神迹。

“钱已经送到你们家里去了,准你们每人半年的假期,拿着我的绿卡,随意去游玩吧。”

“谢吾王恩赐。”几位医生九十度鞠躬,然后快速离开了。

“既然醒了,就别装睡了。”

独孤飞月仿佛听到一阵神音,令她无法反抗,不由自主睁开了眼。

看着刘秀魁梧如天神般的身躯,独孤飞月感到一股无形的力量驱使着她,不管刘秀说什么做什么,她都不由自主会迎合,会将刘秀当做神来供奉,刘秀的话就像圣旨,让她无法违逆。

要不是独孤飞月不是玄光界土生土长的人,此刻她估计都已经跪拜喊王了。

独孤飞月张开大病初愈略显苍白的嘴唇:“你想干什么。”

“教我,你的秘术。”

秘术?独孤飞月稍加思索,应该是神魂冲击吧,这个秘术独孤飞羽会,她确实不会。

“我不会教。”

刘秀没想到独孤飞羽会这么说,眉宇间明显有些愠怒:“那你似乎没有什么活下去的价值。”

独孤飞月慌了神,言语有些凌乱:“炼神靠的是天赋,就好像突然一下子就悟了,我确实不知道该怎么教,不过我可以去学院里找找有没有炼神的修炼心得感悟什么的,或许对你有帮助。”

独孤飞月赶快说出有价值的话,生怕说慢了,刘秀把她给杀了。

刘秀在情报部门的资料里,看到过有关炼神的些许资料,大概有些基础的了解:“你最好不要骗我,有个女人对你很重要吧。”

刘秀派人拿来一个利用电子学原理根据一系列指令来对数据进行处理的机器,这种机器,玄光界叫电子计算机。

机器屏幕上显示出许多个画面,是同一个房间内的不同监视器的画面,画面中有一个面容姣好的女人,在精致装修的豪华房间内,靠着窗,双眼无神往外看,像是被人限制了自由。

独孤飞月惊呼。

“长风倾颜!”

“不要担心,只要你听我话,她就会很安全。”

蓦然,一阵刺耳的警报响起。

同时,刘秀的随身移动终端响起。

刘秀迅速拿起接听。

“吾王,有好个疑似六级的变异人,出现在王城附近,已经突破城墙防线,往王宫而来,守军根本挡不住。”

刘秀走出王宫的地下室。

便看到一个双眼通红的变异人在大肆破坏王宫。

王宫墙体哪怕是坚硬无比的玄光石,也挡不住变异人的摧毁。

耗时几年建造的奢华王宫,只要半刻钟,就能被变异人彻底摧毁,变成断壁残垣。

王宫的守卫都是普通人,远远站着,望着变异人大肆破坏,心里焦急,却不敢上前半步。

这个变异人明显比齐豫强上至少一倍。

整个秦国都没法抵挡。

但……

刘秀不会让变异人在自己的地盘为所欲为,几道快如闪电的剑光划过。

变异人当场分尸六块。

从刘秀动身,到变异人被分尸,只用了两秒。

刘秀捡起变异人的残肢,除了头,全部用力捏成齑粉,这是灭杀六级变异人的唯一手段。

刘秀抓起变异人的头发,把变异人的头颅提起来,往地下室走去。

刘秀举着还在使劲摆动的头颅,放在独孤飞羽眼前。

“这个人对你来说,应该也很重要吧。”

独孤飞月看得很真切,这是独孤飞羽的妹妹。

独孤飞月的身体猛地爆发一阵颤抖,泪水从眼角滑落。

独孤飞月有些吃惊,这不是她的反应,她不太喜欢这个吃人的女人,甚至还有点悲伤。

“别悲伤,当她成为六级变异人的时候,就已经不算是人了,哪有正常人会没了身体,脑袋还动来动去的。”

独孤飞羽颤巍巍伸出双手,想要从刘秀手里接过人头。

独孤飞月阻止不了,这不是她的动作,身体仿佛被另一个灵魂控制了。

刘秀害怕人头伤害独孤飞羽,不敢放手。

刘秀还是放手了,不过他全力戒备,只要人头敢有任何伤害独孤飞羽的动作,他就会出手。

独孤飞羽把人头捧在手里,死死瞪大眼睛,一点也不敢眨眼,他要把人头的样貌记住。

人头的眼里闪过一丝清明,失去了先前的暴戾,异常平静。

人头看着独孤飞羽,废了很大劲,才张开嘴:“哥,帮我照顾好倾颜,我走了。”

话音刚落,人头就华为一团如散沙般大小的颗粒,从独孤飞羽的指尖滑落。

独孤飞羽一动不动,死死地瞪大眼睛,眼珠里已经布满血丝,难过的泪水和长时间瞪眼干涩的泪水一起留下。

独孤飞羽从泪眼朦胧的眼睛里,似乎还能看到一个美的不像凡物的女子,在朝他微笑。

良久,独孤飞羽眨了一下眼睛。

独孤飞月发现自己又能控制身体了。

浓烈的倦意袭来,独孤飞月也沉沉睡去。

独孤飞月又做了一个梦,她梦到一个阴暗潮湿的地牢里,一个刚经历过身体上的折磨的女人,因为不向另外一群人屈服,而被关起来。

女人很多日没进食了,饿得只剩皮包骨。

只要女人献出自己的身体,她就能获得自由,金钱和地位。

但女人没有。

女人对自己肮脏的身体感到厌恶,即使被玷污过,她也不允许自己堕落。

在女人的旁边,有另外一个同样的女人,不过那个女人已经饿死了。

阴暗的地牢里,常年不见光,蛇鼠毒虫乱窜。

一个饥饿的女人吃起了另外一个女人的尸体。

都说饥饿的时候吃的东西最好吃,女人居然恋上了人肉的味道。

后来外面发生大战,无数楼宇倒塌,地牢倒塌了。

女人逃了出来,混乱充斥着整个城市,无数势力都在争夺基因药剂。

这不是她的记忆,更像是托梦。梦到这里,就断了……

独孤飞月张开眼醒来,她感觉另一个灵魂也醒了。

“妹妹。”

一个来自灵魂的声音响起。

独孤飞月差点脱口而出,哥哥。

但嘴巴丝毫没有动,被独孤飞羽及时控制了。

独孤飞羽的身体闭上了眼。

“保持身体静止,身体放松,平稳缓慢呼吸,集中精神,感受自己身体的内部变化。”

灵魂的声音再次响起。

独孤飞月照做,感觉到心脏砰砰跳。

“呼吸再慢点,再轻点,听身体的声音。”

独孤飞羽指导着独孤飞月炼神一重的修炼……

王宫的下人们来给独孤飞羽送食物,还带来了独孤飞羽的衣物。

“飞羽先生,该吃饭了。”

下人见独孤飞羽没有反应,轻步走近。

感觉不到独孤飞羽的心跳呼吸,下人吓了一跳。

正当下人以为独孤飞羽死了,要惊叫喊人的时候。

独孤飞羽睁开了眼,调整了一下呼吸。

果然,短时间内根本无法让独孤飞月凝出神魂,晋入炼神一重。

“飞羽先生,吾王让你吃饱了好上路,一年后带回来他要的东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