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新的灵魂

  • 永恒剑墓01
  • 剑之君主独孤飞羽
  • 3447字
  • 2021-03-23 14:49:29

“吼!”

齐豫一声震耳欲聋的嘶吼,巨大的力道把声道撕裂,当场变成哑巴,再也发不出声。

现在的齐豫浑身散发着杀意,肆掠和暴乱。

齐豫的身躯每隔一会就会变得更加坚韧。

他靠战斗变强,每次战斗之后,他变异后的身体就会释放激素强化全身细胞,骨骼,血液,就会更强一分,与强者战斗,他的实力增长速度会更快。

彻底失去意识的齐豫已经握不住东西了,巨剑早已落在地上,用肉身不停与刘秀缠斗。

刘秀靠着无坚不摧的苍神剑,斩下了齐豫的右臂。

不过,齐豫的断臂处并没有鲜血喷涌的表现,而是迅速结疤,虽然没能长出来新的手臂,但丝毫看不出来这里是刚被斩断,不止齐豫的断臂处结疤了,连地上的断臂也结疤了。

断臂死乎还没死透,有独立意识般在地上使劲折腾翻转,五指抓地前行,瘆人至极。

刘秀有些心悸,不过很快就猜测到了什么,这就是六级变异人吗。

玄光界第一个六级变异人出现了。

齐豫,玄光界第一个五级变异人,也是第一个六级变异人。

六级变异人,只是秦国和后天国根据五级变异人的表现做实验推测出的。

六级变异人也被称为终极变异人,是被贪欲彻底吞噬的怪物,变异人到这里基本就到顶了,他们没有意识,浑身坚韧如铁,这是基因药剂改变的极限。

六级变异人会为了自己本能的贪欲去掠夺,掠夺能增强自身的东西。

比方说,独孤飞月变异之后靠吃人变强,那么在独孤飞月成为六级变异人,她就会毫不顾忌的杀人,吃人。

再比方说齐豫是靠战斗变强,所以齐豫就会不停找活物打斗,直到打死目标,然后寻找下一个目标。

刘秀想到这,眼神逐渐凌厉,后天国真是好手段,打算让齐豫与我同归于尽。

还是失算了,有些急功近利……

刘秀有些苦笑,他要是稳扎稳打,灭六级变异人易如反掌。

不过没有后悔药给他吃了。

生死一线。

这是刘秀成为位面之子来的最悬的一战。

他一路战斗太过于顺风顺水了,以至于他飘了,妄图以疲惫之躯灭掉后天国的变异人。

不过,齐豫似乎已经失去了对苍神剑的基础躲避意识,不停往苍神剑上撞。

齐豫被拦腰割成好两段,分尸当场,断成两段的尸体狠狠撞在刘秀身上。

刘秀像一个被疾驰的卡车撞飞的普通人一般,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飞出去十几米。

刘秀全身的伤口崩裂,鲜血喷涌而出,刹那间变成一个血人。

场面变得诡异起来,分段的尸体依然不停地攻击刘秀,虽然力量大不如前,但是也比一个四级变异人全力一击打的疼。

刘秀感到头皮发麻,这种打不死的东西,他一时也没了办法。

齐豫的下半身,双腿以不可思议的力量站起来,不停追着刘秀踢。

齐豫的上半身,快速扭动,鼓舞着还没断掉的那只手,击打刘秀。

不过,断成两截后,断尸的速度明显慢了下来。

刘秀又挥剑把两段断尸再次斩成两截。

这样一来,地上就变成了两只脚和一只手,一个头和连着一只手的胸。

这些残肢行动缓慢,虽然硬度还在,但已经对刘秀造成不了什么威胁。

刘秀累得瘫在地上,任全身血流如注,抬头望天空,两国的战机还在不停对轰。

时不时有导弹落在刘秀身上或者旁边,不过对刘秀一点实质性的伤害都没有造成。

反而让在不远处的独孤飞羽被炸得翻转了好几圈,浑身烧焦。

刘秀的余光看着被导弹炸飞的后天国将军尸体,猛然想起独孤飞羽。

“我凑,我差点忘了那边还有个人。”

刘秀艰难的动了动手指,好累,浑身被重剑砸的酸痛无比,估计也断了不少骨头。

但是刘秀还是忍着剧痛缓缓站起身,艰难挪动,来到独孤飞羽身边,缓缓躺在独孤飞羽身上,用自己的身体给独孤飞羽抗导弹。

他太累了,要休息一阵才行……

独孤飞羽闭上木讷无神的眼睛,一股意识苏醒。

像一场梦一般。

一个刚诞生的弱小的灵魂,仿佛看到一个漂泊无依的同样弱小的灵魂。

那个漂泊无依的灵魂朝她过来了,那个漂泊无语的灵魂占据了她的身体,出于她灵魂的本能反应,那个漂泊无依的灵魂被排挤分裂出去。

那个漂泊无依的灵魂夺走了本该属于她的一部分身体,那个漂泊无依的灵魂开始慢慢适应夺走的那部分身体,那个漂泊无依的灵魂又夺走了属于她身体的养分。

那个漂泊无依的灵魂很虚弱,他像个寄生兽一般疯狂吸取宿主的养分来维持自己成型。

那个漂泊无依的灵魂夺走了她的身体和养分,塑造了一个全新的身体,她看到了自己变成了两个,全新的身体里也有一个自己。

有一股能量把新的自己和那个漂泊无依的灵魂融合在了一起。

新的自己也看到了自己。

自己看自己的感觉好奇妙。

那个漂泊无依的神魂也是我吗?

被寄生的宿主变得极其虚弱。

有什么东西打开了,她看到了一种被称为光的东西,新的自己出去了,我自己也出去了。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叫新的自己叫哥哥。

但是我觉得很好听,新的自己也觉得很好听。

我能知道哥哥在想什么,他好像也知道我在想什么。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和哥哥的某些地方不一样。

哥哥是天才,他能看到很多我看不到的东西,然后我就能看到他看到的东西。

他们说这是炼神。

有些人要杀掉我,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哥哥疯狂给我求情。

我能感受到哥哥很害怕。

害怕就是哥哥说那种离开他的感觉,他要离开我了?

然后我就看到我死了,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死了。反正就是我看不到原来那个我了,可能这就是我死了吧。

然后我就感受到一股风,不知道哪来的风,不是外面的风,是哥哥体内的风,后来他们说这是风灵根,这股风不是我本体的风吗,怎么到哥哥体内了?

我看到哥哥很慌张,他一向很冷静,他是个天才,很少见到他慌张。

我看到哥哥在跑,那些人在追他。

哥哥在跑,哥哥在秀,哥哥赢了,不亏是我哥哥。

我看到了自己的尸体,哥哥抱着我的尸体使劲跑。

父母说我死了,哥哥说我没死。

死是什么。

我觉得好奇怪,我从哥哥的记忆里,看到了死,就是灵魂消失了,身体不会动了,身体会慢慢腐烂直到彻底消失。

原来那个我好像死了。

哦,原来如此。

哥哥给我找来了假息丹,这样我就死不掉了。

我又不死了。

哥哥结交了新朋友,是一个很阳光很帅的男孩子,叫王庭。

他们要离开我们生活的地方,去很远的城市。

城里那些人充满了恶意,让我觉得很不爽。

不过还是有让我感到舒适的人,那是王庭的姐姐们。

这里好多天才。

他们好强,他们打起来了。

哥哥昏迷了,在一个跟我死了的身体一样胸前有两坨肉的人怀里。

有些人总是莫名其妙的对哥哥充满恶意。

哥哥跑了。

哥哥要去一个地方,那里有他的妹妹,还有他的父母。

原来那里有我和父母啊。

好奇怪哦,我不是在家里的棺材里面吗?

什么时候搬家了,哥哥的记忆里没有搬家啊,好像一直都在那里,好奇怪哦。

哥哥找到了一柄灵剑,这柄灵剑与当初融合我和哥哥的能量在呼应。

哥哥又双叒叕被人追了。

这些人好奇怪。

来到一个新的世界,我在哥哥的记忆里看到过这个世界。

这里的人跟外面的人完全不一样,这里的人很害怕我哥哥。

哥哥来到了一片他记忆里不一样的地方。

好像顺着这条路就能走回去,我就能见到我了?

哥哥在吃一种石头,哥哥的记忆里,这种石头叫玄光石,是一种超级硬的石头。

玄光石在哥哥嘴里,被哥哥体内融合我和哥哥的那股能量融化了,变成了一股其他的能量。

哥哥好像更强了,哥哥在寻找玄光石并且吃掉它。

有些人希望哥哥庇护他们。

这里很乱,到处都有死人。

我在哥哥的记忆里也看到了死人,我也死过一次,我知道这是死人。

我死的时候,哥哥和父母很悲伤,这些人的亲人也很悲伤吧。

哥哥找到了我。

好奇怪,我不能感应到我,这不是我,可是哥哥叫她妹妹,哥哥的妹妹就是我啊,所以这是不是我。

这个妹妹要杀人吃人。

好可怕啊,我可不会吃死人,这肯定不是我。

但是哥哥叫她独孤飞月,也叫她妹妹,这个独孤飞月身上也有两坨肉,这个独孤飞月也叫我哥哥为哥哥。

我就是独孤飞月啊,这是什么情况,难道哥哥把其他人找来当做我的替代品?

我找了找哥哥的记忆,这不是我,这个中年妇女不是我。

中年妇女说哥哥父母死在这里了,啥情况?

越来越听不懂他们说什么了。

打起来了,搞不懂这是什么情况,打了好久。

哥哥很强,那个中年妇女也很强。

我很嫉妒那个中年妇女,哥哥把对我的好全部给了她。

哥哥是个渣男,在外面有其他的家庭。

越来越多的人来投靠哥哥,那个中年妇女和另一个妇女在一起了,我在哥哥记忆里找到了,这叫组建家庭。

哥哥建国了。

这些人跪拜哥哥的时候,我看到了哥哥体内那股能量在吸收那些人身上的东西,但是那些人看不到。

哥哥的记忆里也没有这些东西。

但是哥哥变强了。

我觉得那股能量好厉害,这个世界的人能受到那股能量的影响。

有人来找哥哥去帮忙,那个人跟哥哥一样强。

我看到了他们要打的那个人。

那个人强的太不可思议了。

哥哥一如既往的释放了他擅长的神魂冲击。

我看到了两个虚影对撞。

我感到哥哥快要消失了,那股能量稳住了哥哥,那股能量在找我。

那股能量把我和哥哥分开了,那股能量消失了。

我什么都看不到了,我觉得好痛,好难受,好口渴,好不习惯,我觉得我可能又要死了。

我感到有个东西压在我身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