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怪物
  • 永恒剑墓01
  • 剑之君主独孤飞羽
  • 2061字
  • 2020-06-07 20:06:35

没了参照物,独孤飞羽无法准确找到曾经的家在哪个位置,闭上眼睛,凭记忆慢慢走。

走了不久,地面出现不少人骨。

这些骨头随意丢在地上,到处都是,分不清具体是哪个部位的骨头,被啃的干干净净,一点肉不剩,要不是上面有牙齿印,独孤飞羽恐怕还会认为这是谁扔在这里的模型。

看来这就是那个吃人的怪物所在的位置。

看到遍地白骨,白云部落的人明显紧张起来,感觉有阵阵阴风吹过,脊背发凉。

独孤飞羽将神魂延伸出体外,探查到五十米范围的东西,他最多能够将以自己为中心的三十米范围内探测得清清楚楚,但是要伸展到极限,他能探测五十米的范围,不过那样只能探测大概物体,无法精准,若是沿着直线探查,则能探查到百米之外。

独孤飞羽继续往记忆里家的位置走去,人骨越来越多,视线能明显看到的地方,似乎有生命迹象。

闻到人的气息,一个头发比身子长,蓬头垢面的女人缓缓睁开眼,她已经许久没吃人了,饿得,已经皮包骨,整个人早已没了血色,脸色苍白,神志不清。

女人朝独孤飞羽冲过去,就像一只饥饿猛虎。

女人出现在独孤飞羽的探测范围内,独孤飞羽猛地睁开眼,举剑要打,不过却觉得这个女人异常熟悉。

这个女人是变异人,哪怕已经饿得不行,但是速度依然不慢,就算是一个巅峰状态的成年人都不一定能跑过她。

女人越来越近,白云部落的人都紧张起来,拿起刀剑防备。

独孤飞羽总算认出那个女人,放下殇月剑,面带惊喜,脱口而出:“妹妹!”

“嗯?”白云部落的人一脸疑惑。

独孤飞月一把将独孤飞羽扑倒,这种力度不像是一个饿得皮包骨的人能使的出来的,而像是一个身强力壮的壮汉。

独孤飞月张开嘴咬上独孤飞羽的脖颈,然后……咬不动。

独孤飞羽略一施力,将独孤飞月压在身下,双手擒住独孤飞月的双手,双脚抵住独孤飞月的双脚,让独孤飞月无法动弹。

“啊啊啊!”

独孤飞月张开嘴胡乱地咆哮,哪还有半点人样。

“拿吃的来。”

独孤飞羽吩咐到,立刻有人将肉拿来,他们的食物一般都是肉和野果。

独孤飞羽把肉塞进独孤飞月的嘴巴,但独孤飞月死命挣扎坚决不下咽,最后还是吐出来。

“怪哉”

独孤飞羽试探性的将手指头伸进独孤飞月的嘴巴。

独孤飞月狠狠啃食独孤飞羽的手指,咬得独孤飞羽感到生疼,但是完全咬不动。

“把她绑起来。”

白云部落的人立刻拿来比手指还粗的麻绳,将独孤飞月五花大绑。

“首领,她是您的妹妹?”

“是啊。”

“您不是神明,您是玄光世界的人!”

“我没说过我不是啊。”

“这……”白云部落的人面面相觑。

不过白云部落的人很快就明白过来,独孤飞羽不是来自那个世界的神明,而是强化过的变异人,只不过假扮成神明。

假扮成神明骗吃骗喝的人并不少,这种人一旦被发现,要是实力太差,就会被活活打死。

至于变异人,他们到哪都是令人畏惧的存在,不需要假扮成神明,对于独孤飞羽为什么要假扮神明的原因,白云部落的人也不敢乱加猜测,毕竟他们需要独孤飞羽的庇护。

独孤飞羽并不在意白云部落的想法,他在玄光世界就是强者,天下之大随处可去,他随时可以抛弃白云部落,而白云部落却不敢离开他。

白云部落的人都骇然,害怕独孤飞月把他们吃掉,不过独孤飞月没有对他们产生敌意,白云部落的众人一颗悬着的心才放下来。

重生之后的独孤飞羽与重生之前的外貌基本相近,独孤飞月认出了独孤飞羽,喉咙有些哽咽:“哥……你还是从前那个少年,没有一丝丝改变。”

十五岁的独孤飞羽看着三十三岁的妹妹独孤飞月,万千思绪喷涌,最终没说什么,两人紧紧相拥。

白云部落的人将附近的人骨整理了,就在这里落脚。

独孤飞月讲起这十五年来她经历的一切。

十五年前,独孤飞羽杀上北望大厦,与夏北望一道消失。

夏北望的手下为了缅怀夏北望,将曾经与夏北望发生关系的女人全部抓到北望城关起来折磨。

后来神界的神明到来,夏北望的手下离开北望城,那些女人才逃了出来,那时候北望城很混乱,基因药剂流落出来。

独孤飞月偶然间得到一支基因药剂,她毫不犹豫将药剂服用,成为变异人。

基因药剂改变了独孤飞月的基因,她需要吃人才会变强,而且她只能吃人,其它的食物她吃起来味同嚼蜡。

混乱的希兖洲每天都在死人,尸体到处都是,她不缺吃的,也逐渐变得很强。

直到后来,她回到已经消失的长久城,找到曾经家的位置,她坚信独孤飞羽会回来找她,所以她就一直呆在那里,以吃路过的人为生。

吃人怪物的传说就诞生了,再也没有人敢来长久城,哪怕是变异人,独孤飞月不得不扩大狩猎范围。

最近这些天,独孤飞月一个人没找到,她曾一度认为希兖洲的普通人被她吃光了,便回到长久城等死,幸亏独孤飞羽及时赶到。

独孤飞羽嘴角猛抽,自己的妹妹是吃人的恶魔,他很难过。

“我会想办法治好你,不过现在,我要重新建立希兖洲的秩序。”

“为什么要建立秩序?那些人根本不会服从你的管辖,他们对这种无拘无束的生活感到非常满意。”独孤飞月满脸不解。

“有许多弱者需要秩序,美好的生活需要秩序来维持。”

“我们为什么要跟弱者在一起?我是强者,为什么要秩序来约束?”独孤飞月依旧不解,她喜欢那种无拘无束的生活。

独孤飞月的话让白云部落的众人脸色一变,几乎要逃跑。

“我是因为我比你更强,你在我眼里就是弱者,我来制定规则。”独孤飞羽的目光中满是威严,灵剑在手,天下我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