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芸娘的身世
  • 永恒剑墓01
  • 剑之君主独孤飞羽
  • 2261字
  • 2021-11-09 13:37:44

杨天跟许天林感到一瞬间的神情恍惚,灵力和罡劲泄了大半,不得已重新仓惶调动灵力和罡劲。

但两人已经近在咫尺。

似乎火山爆发一般,两人同时将浑身灵力和罡劲疯狂倾泻而出。

“咚!”

没有立刻产生气浪,却产生一阵令人双耳失聪的音浪。

离得最近的独孤飞羽痛苦地捂住双耳,一阵眩晕感传来,除了魂力消耗过大的眩晕,还有耳膜被震碎带来的眩晕,鲜血从捂住耳朵的指缝中流出。

“轰!”

爆发。

惊天动地的爆发。

就像一颗巨型炸弹被引爆一般。

狂暴的灵力和罡劲席卷四方。

两人脚下的沼泽像被风吹起的落叶一般被吹开,露出一片巨大的空地,灵阵出现一丝涟漪。

独孤飞羽像个纸片人一样被席卷出去。

不偏不倚,正好掉进芸娘怀里。

“谢……”还有一个谢字没说完,独孤飞羽就被芸娘扔到一边去了,她很厌恶有男人近她身。

杨天和许天林都快速倒飞出去。

杨天迅速调整身形,飞到防护罩边缘,示意场外的导师打开防护罩,便离开了比武场。

“你不是去找那个炼神三重的学弟比试吗,怎么跟其他学员打起来了,还打上瘾了。”邓明看杨天虐外院学员虐得很爽,心里直发痒,心想着下一次外院大比也去虐虐菜鸡,找点存在感。

“炼神三重……”杨天神色凝重,他跟许天林硬碰的时候,最后那一拳的时候确实受到了一股不知名的干扰,不过那股干扰似乎不是针对他一个人,否则他肯定会被打败,被人越阶打败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杨天仔细回想了一下,当时他们身边只有一个炼气二重的白发学弟,当时他没怎么关注那个学弟,不过确实感受到是那个白发学弟身上传来的精神冲击。

“那个炼神三重的天才,可能也只是炼神一脉的天才,他身上的灵力太稀薄,体魄跟普通人差不多,感觉很一般,没你们想象中那么强。”杨天仔细分析一番。

“不会吧,肯定是那个学弟修为不精,算了,还是继续看他们比试。”

防护罩在杨天出去后便迅速关闭,抢夺还在继续。

许天林已经没有多少战力,被家族子弟带到角落休息,看着剩下的学员争夺。

混战开始了,一时间泥泞纷飞。

独孤飞羽从储物袋中取出一颗疗伤丹药,吞服下去,才勉强好了一点,随便捡了块铜牌就躲一边疗伤去了。

来自世家豪门的学员大约有七百左右,却抢到了五成的金玉银牌。

不时有学员在混战中被打断手脚,甚至全身骨折,但没人敢下死手。

混战一直打到夕阳西下,才渐渐平息下来,原本齐胸间的沼泽已经被削到不及脚踝。

第一轮比试结束,导师宣布休息七日,发放积分,七日之后开始第二轮的排名比试。

防护罩散去,众学员互相掺扶着回到宿舍养伤。

独孤飞羽动了动身体,感觉很不好,

内脏受到震荡,有些胸闷气短,四肢无力,伤口发炎,头脑昏沉沉的,缓缓走路都困难,勉强坚持着走了一段路程,再也撑不住,意识渐渐消失,直直倒下。

但他并没感受到坚硬的大地,而是倒在某人的怀里。

我没想到竞争这么激烈,居然连一块银牌都没碰到过。王庭神色黯淡,这对他是不小的打击。

他在混战中被人打断了左手,十分果断地带着四位姐姐躲到一边,不敢再参与。

王庭回到宿舍,独孤飞羽还没回来,直到第二天,独孤飞羽也没有回来。

王庭心里一阵慌乱:独孤飞羽,你可千万不要出事啊,你的对手,只能是我。

……

独孤飞羽睁开眼,已经发现他正躺在一张陌生的床上。

神魂已经完全恢复,身上的伤也好了大半,能够行动自如。

陌生的房间,陌生的环境,床上还有一股淡淡的女人的芳香。

这里的灵气比他的宿舍更浓郁,灵气正在往他旁边的房间汇聚。

独孤飞羽探出神魂,探查到正在修炼的那个人。

是芸娘!

芸娘也是察觉到魂力波动,结束修炼,起身来到独孤飞羽的房间。

“你已经在我床上睡了五天,再睡下去我都想把你给扔出去,既然你醒了,就自行回去。”芸娘冷冷地下了逐客令。

“是你救了我?多谢了。”

“快滚。”

“诶。”独孤飞羽见芸娘不想让他多呆,自己一个大男人呆在女人的房间也不成体统,赶紧一溜烟跑走了。

或许是一个人呆太久了吧,芸娘很少与人说话,多半是内心有些寂寞了。

芸娘揉了揉脑袋,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救独孤飞羽,大概是看他可怜吧,很快她眼中的疑惑就被一股决绝代替:芸娘啊芸娘,你要时刻记住,男人没一个好东西,这种事情,绝对不能有下次,耐得住寂寞,才能成为人上人。

芸娘很快就强行忘掉独孤飞羽,调动灵力清除掉独孤飞羽的留下的味道和痕迹,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继续修炼去了。

只有变强才能改变命运。

芸娘有个赌**亲,嗜赌如命,把家产输光了不说,还经常打骂她们母女,母亲终日以泪洗面,无数次想离开她父亲,但为了芸娘,还是选择妥协,后来父亲背着母亲把五岁的芸娘卖到林家做奴仆,母亲因此抑郁而亡。

因为年龄小,芸娘常被林家的小孩子欺负,尤其是男孩,最爱捉弄她取乐,她有苦不知对谁说,常常在夜里独自哭泣,但芸娘并没有因此认命,她经常偷学林家子弟修炼,一有空闲就修炼,林家有聚灵阵,修行起来比外面更快,所以芸娘也是年纪轻轻晋升炼气二重。

后来,在芸娘十五岁的时候,林琪想把她弄给自己的儿子废物林啸做妾,林啸是林家最懒惰的孩子,修为最差,没人去在意他,所以林啸最喜欢欺负下人以寻求存在感,而芸娘是最小的那个,所以林啸欺负芸娘的次数最多,那些时间,给芸娘幼小的心灵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创伤,从此芸娘变得极度厌恶男人。

林琪想着自己的儿子那么喜欢欺负芸娘,芸娘又是个炼气二重挺努力的丫头,便想让芸娘给林啸做妾。

芸娘假意答应,趁着外出做事的时候逃走了,在林家,她也偶然听到过淼月学院的招生考核……十五岁的大师境。

林琪得知她逃跑,派人出来抓她,她毅然决然去参加考核,经历重重磨难考入淼月学院,勤工俭学,刻苦修行,虽然很累很孤独,但是却没人再来欺负她,哪怕是林家的学员,在她晋升大师境之后,也是不敢对她怎么样。

实力,才能改变命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