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炼神天才
  • 永恒剑墓01
  • 剑之君主独孤飞羽
  • 2035字
  • 2022-02-17 16:52:41

明月镇。

一缕随风飘荡的孱弱神魂附身到一个身怀六甲的妇人体内,很快便到了分娩那天,大夫顺利接生下两个婴孩。

“我记得之前检查夫人身体的时候只有一个婴孩,真是奇了怪了。”负责接生的女医师一脸疑惑。

“难道是我看花眼了,也许是这样的吧……”女医师有些若有所思的回忆了一下,她记得之前检查的只检测出来一个生命迹象,难道是另一个婴孩的生命迹象不明显,后来才发育起来的?果然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妇人林清月生下两个婴孩后原本健康的身体变得极度虚弱,连走路都成问题。

两个婴孩也不似常人,男孩天生体弱多病,女孩天生心智缺失……

婴孩的父亲独孤九黎给男孩的取名独孤飞羽,女孩取名独孤飞月……

时光飞逝。

转眼便是十五年。

在独孤九黎悉心照顾下,两个婴儿都长成俊美的少年少女……

蓝湖学院,是明月镇唯一的学院,里面聚集了整个明月镇九成以上的青年,以及镇长亲自监督发放供学员修行的海量资源……

“哈哈哈!……”

一阵狂放不羁的笑声回荡在学院上空。

“我王庭又闭关回来了,独孤飞羽,再来与我一战,看看谁才是学院第一!我在决斗场等你!”

决斗场内。

王庭气血运转,声音震澈整个蓝湖学院,哪怕是身处隔音效果极佳的藏书室,正在安心看书的独孤飞羽亦是听得一清二楚。

喊完话,王庭在决斗场中席地而坐,闭目养神,平息体内沸腾的气血,将身体的状态调整到最佳程度。

随着王庭的叫喊,决斗场周围已经三三两两聚满了前来观战的学员,将决斗场里里外外围得水泄不通……

“王庭?又是他,还真是锲而不舍啊,从入学开始,这已经是他第十次挑战独孤飞羽了吧,也不知道图个啥。”某个经常来观战的学员说道。

“学院每个月都会分发修行用的资源,我等普通学员只能分到少量的一阶凶兽血肉,哪怕榜二的王庭,也不过是比我们多分得一些的一阶凶兽血肉,而榜一的学员不仅可以分到满足日常所需的金币,还可以分到二阶凶兽的血肉,二阶凶兽血肉不仅比一阶凶兽血肉蕴含更多的血肉精华,而且更容易吸收淬炼,是炼体修行不可多得的好东西,难怪王庭会这么拼,我要是有这个天赋,我也拼。”

“我记得王庭可是王家这一代的独子,海量资源供他修行,学院分发的那点资源估计人家也看不上。”

“记得上次王庭挑战独孤飞羽的时候就已经是淬体七次,这次出关不知道又要强到什么地步。”

“看看人家王庭,入院不到三年便已经淬体七次,这次出关不知道又增强到什么地步,再看看我等咸鱼,与王庭同届入院,才淬体两三次,也没修习什么功法,基础的体术也是一塌糊涂,差距那么大,连与之相比的资格都没有。”某老学员感慨。

“切,王庭是王家新一代的独子,海量资源供他修行,我上我也行。”某学员酸言酸语。

“那出身平民的独孤飞羽呢,入院开始便霸占学院榜一,至今也快三年了吧,独孤飞羽的家境可是很普通的,甚至还有点差,三年都申请过助学金,人家可是把王庭捶了快三年,你上你行吗,别说捶王庭了,你能在王庭手下撑到不败就是莫大的荣幸了。”有学员回怼道。

众学员七嘴八舌地谈论……

“他来了!他来了!他踏着祥云滑来了,咦?我为什么要用滑?”

不知谁喊了一句,众学员的目光齐刷刷地转过去。

只见一名白衣白发身材略显单薄的少年,脚下有七彩祥云,“七彩祥云”在地面滑动,直直前行,长衣飘飘,少年持剑负手,速度极快,飘然往决斗场而来,众人见到迅速让出一条过道。

“这就是霸占学院榜首三年的独孤飞羽吗?”一个刚入院不久,一心只读圣贤书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新学员询问身边的高年级同学。

这个新学员虽然对独孤飞羽的大名如雷贯耳,但是入院以来刻苦修行,对独孤飞羽了解甚少。

“是的,他就是独孤飞羽,自三年前他入院便打遍学院无敌手,一直霸占学院榜首三年之久的独孤飞羽。”一个高年级的学员回道。

“可是他看起来体魄好像不是很强的样子。”新学员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是的,没错,入院三年,独孤飞羽的淬体次数,从零次变成了两次……”作为学院榜首的名人,独孤飞羽的一举一动被各方关注,对于他的修为自然也是人尽皆知。

“零次!那他是怎么打遍学院无敌手的?难道他入院便是炼气二重大师境吗?”

“不,独孤飞羽没有灵根,无法引气入体,也就是无法进行炼气修行。”

“那他……?”新学员一头雾水。

“他入院时便是炼神二重的大师。”

“炼神大师!就是那个异常考验天赋的炼神修行,而且还是炼神大师!”新学员忍不住高声叫到,惹得周围人频频转头。

一般而言,一重境的炼气炼神与普通人无异,而炼体的一重境只要身体没有太大缺陷都能修行,比普通人强不了太多。

而二重境的炼气炼体炼神完全与一重有天壤云泥之别,这也是普通人与修炼者的分水岭,因此二重境被称为大师境。

老学员气定神闲,对于新学员这种反应他早已见怪不怪了。

别说蓝湖学院几千名师生就独孤飞羽一个炼神修士,整个明月镇二十余万人,炼神一重的也不过五指之数,更别说炼神二重,感到震惊是很正常的表现。

来到决斗场外围,独孤飞羽走下那块被他弄成七彩祥云模样的滑板。

“我的意中人是个盖世英雄,有一天他会踩着七彩滑板……呸,七彩祥云来娶我。”某女学员花痴连连。

“得了吧你,取你狗命还差不多。”她的女同伴打趣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