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是死是活
  • 永恒剑墓01
  • 剑之君主独孤飞羽
  • 2192字
  • 2020-05-11 20:05:51

杀人……

独孤飞羽不喜欢杀人,甚至很厌恶杀人。

上一世他独闯北望大厦的时候,杀了太多人。

几百?几千?几万?

他记不清楚,只知道他把所有阻挡他的人,都杀光了,直到那些人被他杀破了胆,再也不敢抵抗,四散而逃。

杀第一个人的时候,独孤飞羽感到很不适应,手脚有些发软,浑身颤抖,心中有些莫名的慌乱,但一想到这些都是夏北望的走狗,该杀,他便压制了这股慌乱。

随着越杀越多,他逐渐适应了这种感觉,甚至有点视人命如草芥,但他很清楚,他杀的,都是该杀之人,所以并不会产生什么罪恶感,他依旧还是那个堂堂正正问心无愧的人。

“呼——!”

独孤飞羽缓缓喘了一口气,闭上眼睛恢复起神魂来,他的神魂之力被消耗一空。

对其他人的精神造成冲击是极其耗费神魂之力的,比他一心几用都还要多上无数倍。

刚才他放手一搏便是因为神魂之力不多,若是继续拖下去,他连精神冲击都释放不出来,到时候,他就完全奈何不了这些流寇来,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回去,错失此机会,以后再想找到他们,无异于大海捞针。

不过还好,他终是顺利斩杀了这些人,给妹妹报了仇。

一想到他那香消玉殒的妹妹,独孤飞羽就一阵怅然若失,心里空荡荡地,似乎缺少了什么东西。

是我太弱了,没能保护好你,我该凶你,吼你,强迫你离开的,可是我没办法对你凶啊,生怕你受了什么委屈,你委屈的时候我会特别心疼,我们的心本是连在一块。

独孤飞羽流下悔恨的泪水……

良久……

独孤飞羽感受到什么。

他与独孤飞月本是心灵相通,随着独孤飞月的死,他们之间的感应也随之消散。

可是,他隐隐感觉,独孤飞月没有死,似乎还活着,那种微弱的感觉被他的情绪无限放大。

飞月,你,还活着吗?

独孤飞羽伸出手,在眼前挥了挥,想要触碰什么。

蓦地,独孤飞羽那飘忽不定的眼神变得异常坚定。

飞月,你还活着!我坚信。

独孤飞羽顾不得恢复,往营地急急跑去。

营地里。

林琳导师和活着的学员早已逃回明月镇,将营地的情况汇报给院长。

院长立刻来到镇长府请求发兵,但是却传来镇长身亡的消息,便只好让学院的所有导师立刻放下手中事宜,停止教学,前往独孤飞羽所在班级驻扎的营地支援。

秦明与其他两个流寇把林琳身上以及营地的东西搜刮干净,便回到万晓身边等待高龙等人归来。

左等右等总不见高龙等五人归来,众流寇便起身离开。

独孤飞月的尸体尚有余温。

独孤飞羽再三检查独孤飞月的身体,已然没有一丝的生命迹象。

“不,你肯定没死,肯定只是暂时晕过去了。”

独孤飞羽抱起独孤飞月的尸体,往镇子上赶去。

几个时辰后。

独孤飞羽与前来支援的导师们相遇。

灵力魂力体力都耗尽的独孤飞羽,再也扛不住,轰然倒下。

……

独孤飞羽缓缓睁开眼,发现自己已经躺在家里,顿时安心不少。

神魂已经全部恢复。

艰难地起身动了动,全身都透着一股虚弱。

缓缓走出房间。

院子里。

母亲林清月正在做饭。

角落正摆着一口显眼的棺材。

“母亲,这棺材是为我准备的吗?”

独孤飞羽似乎已经想到什么,但他依旧不相信,他坚定的认为独孤飞月没死,所以这棺材八成是为他准备的。

“吾儿,你先回房间好生休养,饭食马上便好。”

“我没事的,我现在很好,妹妹呢?我怎么没看见她。”独孤飞羽苍白的嘴唇缓缓蠕动。

若是以往他走出房间,独孤飞月定会跑过来缠着他。

“你都昏迷三天了,没睡死估计也快饿死了吧。”

“这棺材果然是为我准备的。”

“快吃饭,整天瞎说什么呢,棺材里已经有人了。”

“怎么可能,我妹妹又没死,我也没死,棺材里会是谁啊?”

独孤飞羽一边狼吞虎咽一边笑起来。

“吾儿,我知道你们兄妹情深,但你也得看清现实,不要过于悲伤,你妹妹确实死了,都入棺三天了。”

“瞎说,我妹妹明明没死,你们怎么把她放棺材里了呢。”

“唉!可怜的孩子……”

林清月扶额。

丧女之痛尚且未过,儿子又傻了,她太难了。

独孤飞羽迅速填饱空虚的肚子。

两人来到棺材前。

林清月道:“本来早该下葬的,但是想到你们兄妹情深,还是让你再见你妹妹最后一面,不留遗憾,以后你才能安心修炼。”

独孤飞羽缓缓揭开棺材盖,一股尸臭传来。

棺中之人身着白色长裙,那是她生前最喜欢的衣物。

她是那么的清纯,好似那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整个世界都为之显得宁静。

“不,她没死,她没死!”

独孤飞羽发疯般跑出去。

“这可是黄石大师亲自来看过,确实是死了。”

“不可能的,我明明能感觉到她没死,黄石大师肯定是看走眼了,老人嘛,肯定会有失误的。”

独孤飞羽安慰自己,以最快速度跑到黄石大师的药铺去了。

“大师大师。”

独孤飞羽焦急喊到。

“独孤飞羽?有事吗?”

独孤飞羽是明月镇万年难遇的炼神奇才,黄石曾经为了收徒弟一事去过蓝湖学院多次,对独孤飞羽也是所知颇多,他曾一度动过收独孤飞羽为徒的想法,但以独孤飞羽的实力,是有能力拿到淼月学院的直招名额,前途不可限量,怎么会屈身于小小的明月镇呢?

所以黄石便打消了收独孤飞羽为徒的想法。

至于雅克和王庭,一个是雅家的人,一个是王家的人,若是他收其中一个为徒,倾囊相授,等到他驾鹤西去之时,医术将会被两大家族垄断,到时候,平民再看病,就会困难重重。

所以黄石并没有一丝收两大家族的人为弟子的想法。

镇上一共有三家药铺,另外两家,一家是王家的,一家是雅家的。

像黄石药师这种平民大师,一直都是两个大家族拉拢的对象,更何况,黄石药师的炼丹术比其他两个家族的炼丹术更高明,又常常对贫民施以恩惠,在明月镇的声望极高,哪怕是两大家族的家主都对黄石毕恭毕敬。

“大师,我妹妹昏迷数日,至今无醒来的迹象,特来请您去医治。”

“这看来是大病啊,快带我前去。”

黄石立刻动身。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