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出名
  • 永恒剑墓01
  • 剑之君主独孤飞羽
  • 2966字
  • 2022-01-03 07:10:35

战争最不缺的就是观众。

独孤飞羽能感觉到有其他队伍的探子在观战。

直到战斗结束,那些探子依旧没有离去,仍然在远远观望。

场外的观众也注意到了独孤飞羽。

“此人族修士自身实力不弱,就算独行也能打出不少印记,我第一次见到这种打法,丝毫不为自己,而是整合其他种族的队伍,完全为队伍整体谋利。”有观众赞叹。

“真是愚蠢的家伙,浪费心神为别人谋利,把自己搞得伤痕累累,这种杂糅的队伍最难管控,一旦失控,解体倒也罢了,若是奖励分配不均爆发内战,才好看呢。”有观众嗤之以鼻。

“这种杂糅队伍倒也不少,我曾经见过最大的一支联盟军,足有亿数之多,排除异己,仅仅一百天,便将一整块大陆都占领下来,最后却因为奖励分配不均,内战不休。”

“你说的是西亚联盟军吧,后来比赛结束,那些修士发誓老死不相往来,要不是有真神法令在,估计已经开战了。”

独孤飞羽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为了场外观众的讨论话题,此刻他的身体濒临崩溃,异常虚弱。

换上干净的衣物,独孤飞羽找块石头倚坐下来。

“被淘汰十万左右修士,歼敌数在二十万上下,其余的都逃了。”

凌云统计了战场情况,把印记分发下去,召集众头领到独孤飞羽身边来。

“可以了,一比二的损失。”独孤飞羽倍感欣慰。

“你的印记,三个,那些小头领的印记多,普通士兵没印记的,大头领也没能斩杀,不然缴获的印记数量能翻好几倍,只有等下一次印记刷新,才能拿到大量印记。”凌云边说边给独孤飞羽印记。

“原印记刷新地的情况有没有。”独孤飞羽询问起来。

“探子传来讯息,那边已经被其他队伍发现,好几支队伍在争夺,附近印记刷新地的队伍也分出队伍再往那里赶,这些队伍数量加起来不下百万之众,各自为战,都想把那块地占为己有。”狼族头领缓缓开口。

“盟主,你可真是大度,出力最多,拿的奖励却极少,佩服佩服。”不少头领赞叹独孤飞羽的胸襟。

“我说过奖励按参战人数平分,我出力再多也只是一个人,该怎么分就怎么分,规矩是用来遵守的。”独孤飞羽正色道。

“盟主恢宏大度,我愿率领部下追随盟主,任凭驱使,绝无二心,直至比赛结束。”

“俺也一样。”

“俺也一样。”

……

众头领纷纷附和。

这些头领把部下的印记集中在自己手中,一战之后就有几十万印记,等印记刷新,又能分到百万印记,比它们做散队的时候打的轻松,收获巨多。

若不是独孤飞羽,它们拼命打到淘汰也拿不到这么多印记。

“接下来,大军开拔,我需要一批战士,这一战,我想全歼对手,能收获的印记在千万左右,想打的头领来找我,但是我得说好,那一块印记刷新地是狼族须睨族和天马族原有的,打下来之后,战利品还是平分,印记刷新地只能由狼族须睨族天马族所有,三族也不参与这边印记刷新地的印记分配。”

独孤飞羽向众头领宣布下一步作战计划和奖励分配,“参战的队伍,都参与攻下新的印记刷新地的印记分配,各位意下如何。”

“也就是说,除了狼族须睨族天马族的那一块印记刷新地归他们所有,三族还参与这边的印记刷新地,我们去帮忙也只能拿到战斗的战利品,有点吃亏啊。”有头领开始嚼舌。

“后面我会继续征战其他印记刷新地,驻守的队伍可能不多,一旦被其他队伍攻下来,后面再抢回来,岂不是难以分配。”独孤飞羽平心解释,这些头领想占便宜,他自然不允许。

若是按照参战分配,后面加入的别有用心之徒,恐怕会勾结敌人,偷袭薄弱之处,再趁势打回来,为自己多谋一分奖励,这样发展下去离内战就不远了。

如果他能维护原有队伍的利益,除了能拉拢人心,还能让其他队伍积极参与外战而不是内战。

“我想念我的后宫团了,呜呜呜……”凌云把头埋在独孤飞羽怀里。

“还有一百多天就结束了,再忍忍啊,你肾挺好啊。”独孤飞羽也想芸娘了,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哪有不想女人的。

留下些不愿战斗的,或者身负伤势的修士,大军折返,以围困之势,收编愿意投降的队伍,绞杀不愿投降的队伍

足足十日才收复失地,召集愿意作战的一百五十万大军,又往附近印记刷新地开拔。

“真行啊,这人族修士搞出来一支两百万修士的大军了。”观众啧啧称奇。

“比赛不是打打杀杀,比赛是人情世故。”

“这人族修士自身实力也强,那一战显露出半步主宰的实力,一战定乾坤,自身实力不够谈什么人情世故。”

不少观众的目光开始往独孤飞羽身上转移。

“这才叫少年得志,意气风发。”

“可惜没能内战,不然才有看头呢。”

“等着吧,比赛最后三天,最后印记刷新的那一天,必然内战,不信可以和我打赌。”

“来来来,赌。”

“我出一亿下品魂石,押内战。”

“我出十亿魂石,押不内战。”

“我出……”

观众热闹起来了。

“都在干嘛!不好好修炼聚众赌博!”有圣者呵斥道。

“圣者大人,快来看比赛啊,老精彩了。”

“区区尊者大赛,我抬手就能把这赛场给颠掉覆灭,有什么好看的。”

“蚂蚁大战,也会激起庞然大物的好奇心的。”

“你以为你还小啊,看着蝼蚁打架还吐口水。”

“我就看看,我要是吐吐口水那对他们来说就是滔天洪水,吹口气就是灭世狂风,不能插手不影响我观看啊。”

“三百天对圣者大人来说不过弹指一瞬,来看看也无妨,乘风帝君已经在比赛中选好弟子了,派人在赛场外等待比赛结束,圣者大人不来看看吗,这个人族修士挺有意思的。”

“不就是拉拢异族组建联盟嘛,这有啥好看的,哪次比赛没有,比他这联盟强百倍的都有,无趣。”圣者一眼就看完了比赛回放。

“我们在赌他的联盟会不会内战。”

“别赌了,内战是必须的,哪次不内战,押不内战的那些是资源多花不完吗?”

“这次真不好说,毕竟这个人族修士管理有一套,异族头领都对他毕恭毕敬的。”

“之前最火的那个玄天联盟,盟主手下百万大军,还是万人敌,一人阻挡万军,拖到盟友来临,以雷霆之势斩杀对手,他那盟友也都是毕恭毕敬的,最后三天还是内战了。”

“他那不会管理,奖励分配不均,盟友早就心怀不满,内战是很正常的。”

“这人族没有自己的队伍,五千散军也是异族拼凑,开玩笑吧,这怎么镇的住其他盟友,别看他盟友表面对他毕恭毕敬,背地里不知道想搞什么阴谋诡计。”

“圣者大人你是阴谋论吧,要我说,这人族白手起家,自身实力足够,打仗勇猛,赏罚分明,为他人着想。”

“哟,我人族修士真行啊,半步主宰,统领异族,征战四方,长的又帅,我考虑一下把后裔许配给他,资源协助他早日升主宰,壮我人族声威。”

“楚帝!你这样挖人不好,这是我摩尔皇者的人,为我效力,你抢不走他!”

“你看那人族修士身边的那个人族,那是我后裔,他们的关系亲密无间啊。”

“那不是个男人吗?”

“楚青璇,那是我后人,我特意询问了一下,楚青璇的父亲是楚清河主宰的亲女,因为怕女儿早恋,才令其女扮男装,你看她才年芳六十四,却已有尊者修为,天赋也算不错,而且他们都是风属性真气,简直就是天生的一对,地设的一双啊。”

“得了吧,六十四岁才尊者,主宰境还遥遥无期呢,他身边早就有我安插的人了,他那管家是我家族晚辈的亲朋,照顾其饮食起居,感觉不比你这楚青璇深厚,我再挑选几个身材曼妙的后裔许配与他,这我的人,你死了心吧。”

“摩尔皇者!我是帝君!我命令你!不许跟我抢人!”

“那不是你的人!那是我的人,是你跟我抢人!我告你诽谤啊!”

“都住嘴,谁说他一定喜欢人族,万一有重口味呢?我马上派几个我族修士化作人身去勾引他。”

“一个区区尊者,值得皇者帝君争抢?他还没上排行榜前一百呢,排名还在千万上下,这种人有什么好抢的。”

一语惊醒梦中人,头脑发热的几位修士才反应过来。

“对,不要抢了,这是我摩尔皇者的人。”

“去去去,我楚帝势在必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