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弱者,强者
  • 永恒剑墓01
  • 剑之君主独孤飞羽
  • 2868字
  • 2020-05-19 17:20:39

刘天退到安全的地方,眼神中满是愤怒,他要亲眼看着这些胆敢反抗的蝼蚁,被屠杀时的惨相。

同样的大师,两脉同修的大师,实力要高出单修一脉的大师一大截,往往需要几人一拥而上,才能逼退,若是三脉同修,甚至可以逆伐宗师,除非他们几人结成战阵,否则是万不能挡的。

这也是为什么一开始他们要全力袭杀林琳的原因。

如今发现林琳只是个单修炼气的大师,与他们是一样的单脉修士,便轻松了不少。

留下两个人拖住林琳,五个人便杀向那二十九名学员。

单修炼神二重的大师,就像个大神玩新手号一样,虽然拥有顶级意识和操作,但是自身的装备和战力是极差的,对付寻常的大师都颇为吃力,更不用说五个大师。

屠杀,开始了。

学员们一点反抗的力量都没有,便被压倒性地屠杀。

刹那间,冲在最前面的十几名男学员被斩杀,剩下几个靠后的男学员和众多女学员便吓破了胆,四散而逃。

“不!”

林琳有些绝望,她的学生损失惨重,她的心仿佛在滴血,绝望喊到,“求求你们别杀他们,他们还只是孩子啊,要杀来杀我吧!”

林琳放下武器,散去灵力,一点不反抗,站着让流寇们砍。

秦明眼中闪过一丝怜悯,但很快便被一阵凶狠所湮灭。

“你在乞求我们放过那些孩子吗?这个世界不为任何怜悯和公平主宰,只有一种东西主宰着这个世界,那就是力量!你堂堂炼气大师连这点道理都不懂吗,真是愚昧可笑。”

秦明的利剑狠狠刺入林琳毫无反抗的身躯。

血流如注。

“曾经,我也只是个普通人,在我们被逼的落草为寇的时候,又有谁来怜悯过我们!从此,力量是我们唯一的信仰。”

秦明缓缓拔出剑:“你走吧,把你身上的东西都交出来,我不杀你,我们是来打劫的,并不是来杀人的,误以为你是双脉同修的大师,可能是很大的阻碍,才先下手准备除掉你,没想到,那些孩子居然不跑,不仅不跑,还反抗!愚昧地勇气只会把自己陷入死地,识时务者才是俊杰。”

虽然这两个流寇没有动手杀了林琳,但是另外五个流寇却在大肆屠杀学员。

“快跑!别回头。”

独孤飞羽拉着独孤飞月亡命狂奔,一边跑一边把神识探出去。

那些流寇在追杀他,而且是五个人都在追杀他!

很快独孤飞羽和独孤飞月就被团团围住。

“哇,几位大哥,你们是觉得我长得帅,心里嫉妒才来追我吗,我毁容行吧,求求你们放过我妹妹。”

独孤飞羽拔剑割向自己的脸,他实在想不到为什么这些人会来追他,唯一能想到的就是自己的盛世容颜。

“我呸!死到临头还这么自恋,是你打伤了我的兄弟,还险些要了他的命,我要你加倍偿还,让你更为痛苦,最好是痛不欲生的那种。”

其中一个流寇狠狠说道,刘天是他的生死兄弟,他要给刘天报那一剑之仇,但是直接杀死他们两个就太容易了,他想生生折磨他们至死。

“那个少女就是你妹妹吧,看起来你很在意她,她要是死了,你可能会很痛苦的吧。”

流寇们哈哈大笑。

独孤飞羽面色苍白,看来那些人想先杀他妹妹,跑是跑不掉的,别说此时被五人围住,就算不围住他,让他们两个先跑,这几个人中随便一个人也能轻易追上弄死他们。

认错,对,认错,这是唯一的办法,他不想让他的亲妹妹死去,哪怕是自己死都没什么,但他要一定要保住独孤飞月。

独孤飞羽双脚缓缓跪下,声音颤抖:“求求你们,放过我妹妹,人是我打伤的,有什么冲我来,别伤害她。”

“小子,别心存侥幸,你们两个都得死,一个都活不了。”

“我求求你们,杀我吧,放过我妹妹,她什么都不懂,人也不是她伤的,是我,让我一个人承担后果。”独孤飞羽哭哭哀求,如捣蒜般狠狠磕头,把头都磕破了。

“你似乎在乞求我们的怜悯,哈哈哈,怜悯这个词,在我们落草为寇的时候,就已经没有了,当初我们被迫害的时候,谁来怜悯过我们,谁不想好好活着,弱肉强食,弱者,他就不能好好活着,他要乞求强者给他庇护,他要把所有好东西都供奉给强者,如此一来,强者愈强,弱者越弱,只要稍微做点令强者不满的事,就会被无情地处死,贱如蝼蚁,就像这样。”

“呲!”

利剑无情地贯穿独孤飞月的身躯。

“感受痛苦吧,体验痛苦吧,接受痛苦吧,了解痛苦吧,这是只有弱者才配享受到的痛苦。”

“如果你加入我们,我可以放你一条生路,如此年轻炼神大师,可谓百年难遇。”

“哈哈哈!”

流寇们放肆大笑。

“嗡——!”

独孤飞羽感受到独孤飞月的气息渐渐消散,只感觉大脑被人用铁锤狠狠砸了一般,大脑一片空白,似乎变成了一个傻子,心脏仿佛针扎一般,一阵抽搐,似乎立刻便要停止跳动。

痛苦。

痛不欲生,明明身体没有受到一丝伤害,怎么会那么痛。

冷。

像掉入冰窟一般的冷,明明艳阳高照,怎么会那么冷。

“不!”

独孤飞羽逐渐疯狂。

眼睛通红,死死瞪住流寇,似乎要用眼神把他们杀死。

就在这个时候,独孤飞羽的神魂强度暴涨,逐渐凝炼到极致,狠狠刺入流寇们的眉心。

“啊!我的头。”

似乎大脑被针扎一样,流寇们捂头惨叫。

神魂凝炼到极致,可以对他人的精神造成冲击,便是炼神三重。

随着独孤飞月的死。

似乎有什么枷锁解开,独孤飞羽感受到了天地间无所不在的灵气。

灵根!

只有灵根才能感受到灵气。

独孤飞羽欣喜若狂,虽然他不清楚灵根怎么来的,但是他确确实实是感受到了天地间那无所不在的灵气。

机会,有了灵根,他就能很快能拥有战胜这些流寇的力量,给妹妹报仇。

独孤飞羽趁机溜走,心中发下毒誓:我必让你们给我妹妹偿命。

炼神二重可以一心几用。

独孤飞羽边跑,边迅速完成引气入体,而后引导灵气在体内淬炼成灵力。

炼气一重引气入体,只要有灵根就能轻松感应到天地间无所不在的灵气,然后通过特殊法门引导灵气入体,灵气入体便是炼气一重。

灵气入体之后,引导灵气在体内按周天循环淬炼转化为灵力聚而不散,储存在体内,便是炼气二重。

灵气并没有什么用,唯有灵力才能强化自身,修炼功法释放法术。

流寇们只是短暂地感受到痛苦,很快便缓过来,看到独孤飞羽想要逃走,一个个张牙舞爪挥舞着兵器追过去。

“小子,你居然敢跑,本来还打算给你留个全尸,现在,可千万别让我逮住你,否则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就在流寇快要追上独孤飞羽的时候,独孤飞羽顺利凝炼出一丝灵力,毫不犹豫地将灵力加持在双腿上。

独孤飞羽的速度顿时快上一截,惊险躲过。

独孤飞羽一心几用,

一边用神识牢牢锁定五个流寇的身形,预判他们的动作,一边引气入体,一边将体内的灵气炼为灵力,一边把灵力加持在双腿上。

寻常修炼者根本不敢在修炼的时候分心,万一有半点闪失,轻则体内灵力失控,走火入魔,重则当场爆体而亡。

唯有炼神强者敢这么做,但这样也极为消耗神魂之力,炼神二重的大师最多也就能撑半个时辰,就会将神魂之力消耗一空。

若是之前,独孤飞羽这种高强度神魂的消耗,或许早已撑不住了,但这次,他的神魂比之前更为凝炼,几乎整整壮大了两倍有余,所以他一点不担心短时间内神魂之力会被消耗殆尽。

“这小子哪来的灵力,难道他修习了能隐匿灵力的功法?一直在隐藏实力?若真是这样,他应该完全不惧我们几个才对,刚才怎么会委曲求全,现在又亡命奔逃呢。”

正在追击的流寇满是疑惑,对独孤飞羽先前的种种表现一阵猜疑。

难道他临阵突破?不可能的,哪有这种巧合,一定是假象,或许是什么法宝,对,肯定是法宝。

“这个小子身上有法宝,抢!”

流寇们两眼放光,振作精神,爆发灵力,奋勇追击。

追逃了大约十几公里。

独孤飞羽攒下少许多余的灵力。

机会来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