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君子剑
  • 永恒剑墓01
  • 剑之君主独孤飞羽
  • 2473字
  • 2021-12-04 15:55:27

星炎收起黄大褂,展现在几人面前的夜巡天已经失去了男性特征,两股间不停有鲜红的血液流出,渗透到地下去了。

独孤飞羽和马星云感觉裆部一凉,有意无意地往后退了退,独孤飞羽把混沌球拉过来挡在中间。

“你好狠呐。”夜巡天哀嚎起来。

星炎心情舒畅,微微一笑:“我已经在你身躯和神魂下了烙印,能随时感知你的位置,你要是想退出比赛,我不介意退出去把你再割一次。”

“退出比赛,你给我下的烙印会消失,你无法感知我的位置。”夜巡天心悸道。

“你可以试试,看你跑得快,还是我追的快。”星炎邪魅地舔了舔嘴唇,看夜巡天的眼神仿佛看可口的猎物一般。

“神城内,到处都是守卫,我不信你敢拿我怎么样。”夜巡天看了一眼独孤飞羽,想从独孤飞羽那里得到肯定的答案。

可惜。

独孤飞羽摇了摇头:“我不确定星炎的魂术究竟有哪些,如果是我,三丈之内,炼神尊者之下,没一个能逃的掉。”

夜巡天眼里闪过一丝希望,但他并没有立刻结束比赛逃跑,他正在脑海里规划布局如何才能万无一失地逃跑。

星炎猜到了夜巡天的心思,也兴奋起来了,越难捕捉的猎物越能激起猎人的好胜心。

“外面的战争还要打多久?”马星云换个话题活跃气氛。

“不清楚,估计没有半个月也有十天吧。”独孤飞羽说完又出人头地看了看战局。

“还早,不过战场开始偏移了,估计没多久我们就能找机会出去。”独孤飞羽又把头缩回来。

……

又过了许久,独孤飞羽探出头,观望了一下战场情况:“这是机会,快走。”

说完,独孤飞羽一把抓起混沌球,破土而出。

幻术控住离得最近的几位不管狼族还是羊族尊者,来不及斩杀,纵身便往战场外跑去。

洞里的三人也都纷纷出土,开始狂奔,远远离开战场。

狼族尊者和羊族尊者还在厮杀,无数股大小队伍与战场拉开距离,或观望,或与其他队伍打成一片。

几只体型庞大的凶兽发现了独孤飞羽一行人,凶神恶煞地冲过来。

星炎抬手唤出一片火焰,独孤飞羽剑气穿透火焰,化作火剑气刺伤凶兽。

马星云双手拍地,地面被拍出裂缝,凶兽陷落地下。

独孤飞羽持拿混沌球化做的混沌剑,身形快如闪电。

一剑。

“嗷嗷嗷嗷。”凶兽并没有死去,痛得哀嚎起来。

“咳咳。”

独孤飞羽轻咳掩饰尴尬,魂术控住几只凶兽,拿起混沌剑对着凶兽的眼珠和鼻孔一顿乱捅。

“嗷嗷嗷嗷,别捅了,别折磨我了,我退出。”凶兽被捅得七窍流血,嚎叫着退出了比试。

几只被控住的四阶凶兽都被队友巨大的哀嚎声惊醒了,看着独孤飞羽朝它们走过来,吓得赶紧退出比试。

总共十七个印记。

夜巡天没出力,也就没分配给他印记,星炎四个,马星云四个,混沌球四个,出力最多的独孤飞羽五个。

哀嚎声不止惊醒了这几只凶兽,还引起了附近其它修士的注意。

“同为剑修,我以你这种折磨对手为乐的行为感到羞耻。”

天空飘来铿锵有力的男声。

独孤飞羽几人抬头看去,一位白衣飘飘,宛若游仙般飘逸的男子御剑驶来。

男人身后数十位身着不同服饰的女人御剑紧跟着男人。

这些女人无一例外,都是绝美姿色,或温柔贤淑,或落落大方,或英姿飒爽,或冷酷美艳。

这世间绝色,竟皆臣服于男人身后。

“阁下剑术不精,却用剑折磨对手?可见阁下心肠必然异常歹毒,剑修的名声就是被你这种半吊子败坏的吧。”

男人站定在独孤飞羽七步远:“剑术,既分高下,也决生死,剑修凌云,请赐教。”

“我没说要跟你打。”独孤飞羽正要拒绝。

凌云已经一剑直直刺来,剑锋凌厉,快到只能看到一丝残影。

“这不是残影,这是带有魂术的剑术,正常人会以为这是残影,下意识预判你的落剑处,但,那道残影是有魂术干扰对手的视觉,造成的幻象,真正的你,早已经将剑锋抵住对手的喉咙。”

独孤飞羽抬起混沌剑挡在眼前空气中。

“嘭!”

凌云的剑被荡开。

“你也是炼神尊者。”凌云略带一丝惊异,不过下意识微微一笑,“有意思,可以多玩会了。”

“你未免太轻狂了。”独孤飞羽眼睛微眯,握剑的手微微捏紧。

星炎等人正要上前,凌云身后的女人也纷纷拔出剑来。

场面一度剑拔弩张,但独孤飞羽和凌云挥了挥手,示意身后的人退下。

这是剑修,也是男人之间的默契。

不知何处飘来的风,吹起两人长长的白发。

蓦地,围观众人只看见两道残影。

剑影快到极致,剑芒已经变成了流光,上一道流光还未消失,便又划出几道流光,一秒七剑,还是一秒十剑?

剑锋碰撞发出的声响汇聚成一场快节奏的纯音乐。

这是一场极致的视觉和听觉盛宴,围观众人心惊肉跳却又觉有别样的美感,既希望快点分出胜负,又不希望分出胜负。

残影,流光,激战了半柱香功夫。

势均力敌。

独孤飞羽和凌云身形各自后退,拉开一段距离。

而后两人身形快到极致,以助跑蓄力,身形狂奔的两人携带狂暴的真气碰撞在一起。

“碰!”

就像导弹爆炸一般,巨大的气爆产生。

真气碰撞产生的巨大冲击席卷四方,化作阵阵狂风。

两人立足之地也被剧烈的冲击震塌陷。

“我君子剑,当以浩然正气,斩尽天下魑魅魍魉。”

凌云浑身被一阵淡淡地白烟包裹,手中利剑锋芒更甚一分。

凌云人魂持拿君子剑魂,仿佛烈日耀世,一剑斩向独孤飞羽的神魂。

独孤飞羽人魂持拿君主剑魂:“君主剑当统御众生,睥睨天下。”

两人的剑魂碰撞。

独孤飞羽的意志化出玄光界,以玄光界为剑。

君主剑,以天地苍生为剑,煌煌之势,势不可挡。

凌云的意志化出一道绽放光芒地伟岸剑影,光芒所致,邪魅退散。

君子剑,以浩然正气为剑,浩荡之势,势如破竹。

两股剑势碰撞在一起。

嗡——。

两人身躯的真气退去。

独孤飞羽歪嘴一笑,双手无力,混沌剑滑落在地,身躯瘫软,累晕过去。

凌云把独孤飞羽横抱起来。

星炎几人走上前来。

“别担心,我不会伤害他。”凌云宠溺地看了一眼怀里的独孤飞羽。

凌云身后的女人围住凌云,喂他服下丹药,丝丝温和的真气传入凌云体内,为他疗伤恢复真气。

“给他疗伤吧。”凌云把独孤飞羽交给身后的女人。

“可惜是个男人,不然就收入我的后宫团,多好。”凌云轻抚独孤飞羽的脸颊。

独孤飞羽感到一股温和的真气涌入他体内,修补他的伤势,恢复他的真气。

浑身麻酥酥地,温暖又舒适。

好爽的感觉。

“啊~~。”

独孤飞羽忍不住张嘴呻吟起来。

等等,我在干嘛?我在做梦吗?

独孤飞羽猛然惊醒,入目之处,皆是绝色。

这是天堂吗?我再睡会。

独孤飞羽闭上了眼。

不对!

独孤飞羽又睁开眼,惊坐起来。

“好点了没,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凌云朝独孤飞羽莞尔一笑。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