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苟分
  • 永恒剑墓01
  • 剑之君主独孤飞羽
  • 3002字
  • 2021-12-04 13:55:48

“这人族居然敢坑杀我的族人,真是该死。”

头狼一声令下,十万狼族尊者将独孤飞羽四人一球包围,围成一个直径有几公里的巨大的空心圆圈,一圈又一圈。

“这下插翅难逃了。”独孤飞羽望着远处密密麻麻的狼族,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夜巡天。

夜巡天摊开手:“是我干的,你要是想把我交出去也可以。”

“那倒不至于,既然你是我团队的人,我会处理的。”

独孤飞羽倒不害怕自己被狼群撕咬,他担心的是马星云,马星云作为团队最弱的尊者,恐怕凶多吉少了。

“十万大军!哪来的十万大军!”马星云颤抖地跌坐在地上,“是你!夜巡天,肯定是你刚才在迷雾中淘汰了那些狼族修士的同伴。”

“别着急,我去谈判。”独孤飞羽喝住马星云,独自一人离开队伍,朝头狼走去。

头狼大概看出了独孤飞羽的意图,原地站定,等待独孤飞羽靠近。

独孤飞羽走到头狼不远处,抬头仰望头狼。

“狼王?”独孤飞羽魂力传音。

“别叫我狼王,我不是王者,叫我狼尊就行了。”头狼纠正道。

“我的意思是……”独孤飞羽正想解释。

头狼立马打断:“我也不是,我只是个领队的,别用那些凡间的低级称谓来称呼修炼者,这是禁忌。”

“好的狼尊,我来交涉的目的很简单,希望您能大人有大量,放过我们,我愿意率领我的队伍为您效力,作战的时候,我和我的队伍必然会冲锋在前。”

“非我族内,其心必异,就算我答应,我的族人也不会答应。”头狼拒绝道。

“如果我们愿意把印记交出来呢?”独孤飞羽换个方式。

“全部交出来,一个不剩,自己退出比赛。”头狼站在高处俯视独孤飞羽,言语神态中尽显王霸之气。

“做狼别太绝。”独孤飞羽无奈退回去。

头狼丝毫不理会独孤飞羽,仰头长啸:“全部斩尽杀绝,为我族尊者复仇。”

狼群闻声奔涌,密集却不显杂乱,奔跑的身形整齐划一,井然有序。

“不,我不想被淘汰。”马星云慌张地看着无功而返的独孤飞羽。

“往西北方且战且退,我刚才站在高处观望了一下,那边的狼群站位稀松,而且刚好在头狼的对面,说不定是个突破口。”独孤飞羽指挥道。

“那行,我俩配合开路。”星炎拿出星炎镜,往西北方一照,真气涌入星炎镜内,燃起一片星炎。

独孤飞羽风真气催动火势,星炎朝西北方一路烧去。

“跟在星炎后面!”独孤飞羽一把抓起混沌球,率先奔逃。

“西北方的风狼营用真气改变火势走向!”头狼仰头长啸起来。

本来它还怕速度最快的风狼营战力不够,可能会挡不住这几个人族修士,现在看来,这些人族简直是在自掘坟墓。

头狼嘴角都要笑歪了。

风狼营上千位狼族尊者口中喷出风真气,汇聚成一股巨风。

星炎在巨风下瞬间化作一片火海,朝独孤飞羽迎面烧去。

马星云汇聚真气往双脚处涌动,传入地面,一道土墙拔地而起。

“躲在土墙下面。”

马星云喊叫起来。

四人一球趴在地上,土墙倒下形成一个土包将四人一球盖住。

星炎瞬间烧过土包,往头狼方向烧去。

星炎祭出黄大褂裹住四人一球,隔开星炎燃烧传来的恐怖高温。

“你宝物真多。”独孤飞羽羡慕道。

“不多。”星炎把混沌球拉过来抱在怀里,隔开两人的距离。

地面早已变成一片火海。

星炎扭了扭身体,调整个舒服的姿势:“星炎能吸收热量来维持自身的燃烧时间,现在是白天,星炎能烧很长一段时间,我们只能期盼狼族能在天黑之前离开。”

“但愿吧。”独孤飞羽也换个舒服的姿势躺平。

狼群声势浩大,很快就引起了其它势力的注意,无数股大小势力开始袭击狼群。

“收缩战线!”头狼仰头长啸。

狼群的包围圈开始变换阵型,以头狼为中心,逐渐汇拢成一个实心圆圈。

“防守反击!”

头狼又是一声长啸。

狼圈最外层的狼尊者调头迎战袭击者,狼圈内的狼尊者将真气一个一个往前传补给最外圈的狼尊者。

袭击者都被暂时打退了,留下一地印记。

十万狼尊也只剩下九万多。

“分散成小队出击!”

头狼又是一声长啸,狼群分散成无数股小队,围击那些实力弱小的队伍。

激烈地战斗声响起,不多时,那些小势力便死的死逃的逃。

狼族汇聚成一股洪流,所向无敌。

直到另一股同样恐怖的队伍的出现。

“我是麦赊喜羊羊,青青星球我最狂。”

羊族头领狂傲地展示自己的威风。

“是羊族!杀!”头狼一声令下,狼群调转方向,朝羊族奔杀而去。

“开战吧,我的族人们。”头羊不甘示弱,指挥族人冲锋。

厮杀声再次响彻云霄。

“天黑了,火焰都熄灭了,那些狼族并没有离去,反而引来了同样声势浩大的羊族,现在正在激烈交战呢。”

独孤飞羽把头探出地面,大致了解了一下战场情况:“我可算是出人头地了。”

一只羊蹄狠狠踩踏在独孤飞羽脑袋上。

“我愺!你没长眼睛啊,嘶呜呦呦呦。”

独孤飞羽骂骂咧咧地又把头缩回地下。

“我们趁乱走吧。”夜巡天提议到。

“不妥,现在出去八成会被误伤,还是在地底躲着吧。”独孤飞羽摇了摇头。

“那我打造一个坚硬的壁垒,也舒服点。”马星云用真气往下挖了一个能容纳几人的空间。

“你滴,优秀滴干活。”独孤飞羽竖起大拇指表示肯定。

“这是要开始苟分了,真没劲,要是能有个美人相伴该多好。”夜巡天开口了。

“差不多,总得等人家打完吧,战场覆盖好几万里呢,你现在出去也不好走出战场,弄不好会被人家误伤,你能打得过几个啊,人家好几万尊者呢,就当是休息了。”独孤飞羽回道。

“夜巡天?这真是一个好名字,我感觉你的身材样貌,神情举止很像我认识的一个人。”星炎盯着夜巡天。

“咦——,奶……阿姨,你别盯着我看,我不认识你。”夜巡天对这种老女人不感兴趣,立马转过头去。

“夜巡天尊者是哪个星辰的修士呢?”星炎询问起来。

“神星的。”夜巡天迅速回答到。

“你撒谎,我是炼神尊者,你骗不了我。”星炎一把揪住夜巡天的衣领。

“别生气,正所谓英雄不问出处。”夜巡天一把扯过衣领,嫌弃地拍了拍,生怕与星炎有肢体触碰。

“你是旗昂王星的对不对。”星炎言语激烈,就差要动手了。

“对对对,老奶奶别那么大声,我怕你一激动,血压升高,人没了。”夜巡天把独孤飞羽扯了扯,挤到离星炎最远的位置,心里直郁闷,怎么被一个老女人缠上了。

“夜巡天!你个负心汉。”星炎扒开独孤飞羽,挤到夜巡天边上去。

“我这一生确实负过很多女人,但是与你无关啊,你要是为谁出头,你让她来找我,你别跟我纠缠,这里面水很深,你把握不住。”夜巡天往洞壁使劲挤。

“我是三百年前在凌空大陆救了你的那个女人,你玩完了我就跑了?我找了你整整三百年。”星炎眼里面都要喷出火了。

“是那位善良可爱的村姑吗?”夜巡天颤抖地回想了一下,双眼乱飘不敢直视星炎的眼睛。

“对!就是那个村姑!”星炎把夜巡天的头掰正,死死盯着夜巡天的双眼。

“你,变化真大啊,那时候你还是前凸后翘的,啊哈哈哈,真是岁月不饶人啊。”夜巡天强撑着笑容。

“我专门为你毁的容,你知道吗?我那时候一直以为你就是我的真命天子,没想到你就只是单纯玩玩,后来我努力修行,为的就是有一天能找到你……”星炎气的浑身颤抖。

“你已经找到我了,快变回原样吧,你这个样子我不敢看。”夜巡天人都麻了,或许是一生都沉浸在美好的事物中,已经对这种长相的女人产生了抗拒。

“这就是我的原样,你不是很喜欢玩吗?怎么不玩我了?我救了你,你却玩了我就跑。”星炎浑身的真气已经快止不住要爆发出来了。

“等一下,两位都冷静点,别乱来。”独孤飞羽赶紧开口。

“行,我冷静点,抱歉,失态了。”星炎转头说着抱歉,一只手抓住夜巡天,已经释放了魂术控住他。

星炎挥挥手,用黄大褂将星炎和夜巡天的身影隔开。

独孤飞羽也不敢乱探查,只听得夜巡天一声凄厉的惨叫,醒了过来。

巨大的惨叫声把地面激战的狼族和羊族尊者吓得浑身炸毛,一蹦十丈高。

“上百位尊者齐蹦,何其壮哉。”头狼和头羊远远看着上百位尊者整齐跳跃,惊叹不已,直呼牛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