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021又聪明又戏精又自以为是的人

苏靳桓示意上前一步,顾纯恩就连退几步,脸色僵白冷漠:“你要是敢过来我会杀了你!”

心中的黑暗还在蔓延……

苏靳桓脸上依然是一副如沐春风的笑意,拿起纸条来,就在顾纯恩要感到窒息的时候,只见那清朗的嗓音像入军宣誓一样一个字一个字清晰朗道:“苏先生,我喜欢你,愿意跟我交往吗?”

顾纯恩心底处紧绷住的弦瞬间被拉断,这个该死、挨千刀的戏精男人!

狠狠的刷了道白眼过去。

苏靳桓眨了下眼,继续卖弄道:“哎呀,咱们都是成年人了,干嘛还像高中生那样扭扭捏捏呀,直接约我到小树林密会不就可以了。”

“把纸条给我拿来!”方默骞立即上前去争夺纸条。

他可不相信顾纯恩会给苏靳桓写情书。

这张纸条还真的不是情书,是顾纯恩偷偷告知有个姓‘姓苏的人要杀他’让苏靳桓自己去查。

怕苏靳桓当面将这念出来顾纯恩这才紧张,不过现在她还真想扑上去暴揍苏靳桓这个戏精男人!

“时间剩下不多,别在墨迹!”当心方默骞这一闹,这纸条的事情败露,顾纯恩赶紧转移话题。

“别担心跟我来。”苏靳桓突然神秘道,那胸有成竹的模样成功将顾纯恩‘骗走’。

原来苏靳桓是带着她和方默骞去跟苏娴娅汇合呀,苏娴娅此时衣裳凌乱坐在马背上,背对着大家的视线,不知道在马背上捣鼓着什么。

而马的脚边是一堆破烂木板,还有两个轮子,想必是马车的座椅吧。

苏靳桓看了眼情况,便停住脚步对顾纯恩说道:“看来娴娅还没把芯片挖出来,咱们趁这个时间把那马车座钉回去。”

“芯片?”/“芯片?”

顾纯恩和方默骞同时发出疑问。

“嗯,这不是人的自我幻象,毕竟每个人埋在心底处的东西不同不可能会出现一样的气象阻碍,所以能出现同样的气象阻碍那么问题就是出现在道具上面了,马车座没了之后,坐在马上依然经历着狂风暴雨所以问题定是出现在马的身上!”

“也就是说出现龙卷风的都是选择马车的人,被铁泥侵蚀的人是因为选择自行车?”

“是的,自行车上面定是也安装了芯片,芯片是智能根据游戏进度或是碰撞随时发生不可预料的现象。”

“那…那选择步行的人该不会是手环上……”听了苏靳桓这么一分析,顾纯恩立马反应出来这些怪异的现象,

她以为是游戏本身增加的难度,原来是这样呀,这样的话就比较好应付。

此时已经打开手环去检查里面的装置了。

“手环中的东西就没必要去捣鼓,毕竟是游戏方直接给咱们的东西,要是被你挖出来,人家岂不是很没面子,一生气将你永远困在这里面怎么办?”

呃…!

顾纯恩抽搐着嘴角刷着白眼过去,眼前这男人这么精明,怎么会被她给杀死呢?

本是磨刀不误砍柴工,最后两人却因为马车座争执了起来。

马车是一人座,顾纯恩想砍些树木下来加宽做拉板车,苏靳桓却不同意,苏靳桓意思是自己抱着顾纯恩坐在马车上,方默骞和苏娴娅坐在马背上。

这一主意别说顾纯恩不同意,另外两人也不同意,而且一匹马也不能拉四个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