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小树的柴天权现
  • 川崎穿越爱
  • 泛反反
  • 4021字
  • 2018-02-25 23:00:16

先把没考上中级班的事情放到明天,今天是星期日,还有一天才正式开学。

昨晚妳一早已经回房间,我则很有节制地只喝了三罐啤酒,跟德力一群人聊天聊到凌晨左右,期间先后又有几个宿友加入、离开。今早倒是挺精神的,又是八点多就醒了。看来年纪确实是大了,生理时钟也越走越快了。

起床梳洗,下楼准备早餐。星期天早上的厨房,一个人影也没有,甚至连灯都还没开。因为星期天黑田小姐也是休息的,所以整个青之馆就会陷入一种自生自灭的氛围。

弄醒了厨房之后,我先随便冲了杯三合一的即溶咖啡,随便找了支平底锅洗干净热了热,放了块北海道鲜牛油,等牛油溶化流匀整个锅底之后,打了两个荷包蛋,再在旁边放上两根小香肠,两块培根。噢天,整个厨房顿时充满了香浓的油烟。我再用多士炉烘了两块多士,擦上鲜浓的北海道牛油,熟悉的味道激起了无限食欲。

几分钟后,简单而诱人的早餐已经被盛到盘中,往荷包蛋上撒了点盐,就完成了最后的仪式。一轮“叮叮当当”之后,厨房归于平静,还是只有我一个人。有点失望,不过没关系,已经好久没有这么悠游和认真地开火弄早餐了。

一个人住了差不多二十年,每天出门上班前都只喝一杯温水,再在公司附近街角的小面包铺买两个面包,一咸一甜,外带一杯热咖啡少糖。休息日就在家冲杯鸟巢即溶,弄个即食通粉什么的,吃块面包或饼干。只有极少数外出工作或工作早餐时,才尽量找间像样的餐厅,吃个有血有肉的早餐。像这样理想的早餐,已经是记忆中足以让人感动流泪那么久之前的事了。

吃完早餐,百无聊赖,便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星期天早上的电视节目,大概全世界都一样,平淡无味。新闻重覆着战争与死亡,清谈谂叨着疾病与食物,电视剧是万年日常,综艺闪动着庸俗和虚无……看着看着,自然而然就睡着了。

“喂,喂喂,HK哥。”耳边响起德力的声音,好像在做恶梦。

我揉了揉睡眼,伸了个懒腰,从深陷的沙发里爬出来,赫然见到妳坐在长桌边喝着咖啡,望向我这边。旁边是赵桑。而德力和陈桑则趴在沙发背上,像看着什么奇怪的东西似地看着我,傻笑着。

“噢,怎么了?早。”我算是打了个招呼。

“HK君,别告诉我,你只喝了几罐啤酒就在这里睡了一晚上哦。”陈桑眯起眼有点鄙视地说。

“啊?”我有点儿想爆发,但忽然转念一想,如果我在这种无伤大雅的地方开个小小的玩笑,会不会改变什么呢?而且俗话说得好:“没事认认㞞,凡事会变通”。于是我说:

“噢,是啊,哈哈,原来我酒量这么差。没干什么奇怪的事情吧?”我挠着后脑勺儿,又再揉了揉眼角。

“噢,在这里睡一晚上也很奇怪吧?哈哈……”陈桑开始有点想发作的样子。

赵桑也笑了笑。妳捧着咖啡杯,整个脸都被挡在了杯子后面,只露出紧皱的眉头和充满疑惑的眼神。噢,当然还有两扇金色的“帘刀”轻轻地晃了晃。

“噢,但HK哥,你倒是没什么酒味儿,反倒是有点咖啡味和培根味。”德力不知什么时候像狗一样凑了过来闻着,还真灵敏。我整个人打了个激灵。

“噢,哎,那一定是有人吃了早餐吧。”我扫过墙上的挂钟,竟然已经快十点半。然后成功岔开话题。“对了,今天开学前最后一天了,有什么节目吗?”

“啊,对啊,”德力成功被岔开。“我们今天去小树寺。一起吧。”

“小树寺?在哪儿?有什么玩的?”我当然已经知道。

“是在川崎北,挺远的,骑车大概要三十分钟。”德力介绍着,看来又是他的搞作。

“我的话要四十分钟吧。”赵桑举手投降着说。

“六十。”妳也坚定地说,皱着眉头。

“噢,那咱们赶快出发吧。”德力说。

“哎,还没说有什么玩的?”我坐起来追问道。

“快起来吧,换件衣服,十分钟后门口等,边走边说。”德力倒是变得特积极。

“好吧,等会见。”我一个蹬地弹了起来,然后跟众人打了个招呼。妳还是躲在马克杯后面,皱着眉头怀疑着目送我逃离。

十分钟后在大门口,妳和陈桑、赵桑抽着烟,德力和佐治已经如期出现,然后塞巴斯蒂珊珊来迟。塞巴斯蒂很麻烦,以后就叫他塞巴。

在等塞巴的当口,我把妳今天的样子收在了心底。妳还是那个桃太郎头,淡妆,擦了润唇膏,穿了一件粉蓝色樽领毛茸茸的上衣,嗯,我说不出那个材料的名字,反正是摸上去一定会很舒服的那种。上衣外套了一件淡紫色的大衣,紧身的黑色洗水牛仔裤,黑色长靴。还带了副咖啡色的墨镜,那是妳在阳光下必备的东西。

妳这身打扮骑起车来,噢,真的很不习惯。

好,人齐了,烟抽完了,出发。还是出青之馆左转向西,在丹尼斯的路口右转进入省道,一直向北,经过伊甸,Aeon,Aeon再前面的婚礼服务店,再经过警察署之后右转向西北,沿省道经川崎体育馆武道场后,再向北,跨过玉川明神桥,继续向北沿着省道,再走差不多由青之馆到明神桥一段同样的距离,就到小树寺了。

众人一开始有说有笑,德力还认真向我介绍了一下小树寺,但说了半天最特别的重点就一个,是供奉了主学业进步的神明。他还一路向众人介绍沿途的一些风景和地标,看来是做足了功课。当我们经过武道场之后,开始没什么声音了,德力、塞巴和佐治继续兴奋地骑在前面,开始抛离主车团,陈桑和赵桑可能在福尔摩沙也不少机会骑机车或自行车吧(噢,虽然骑机车似乎跟体力没什么关系),表现还算轻松。但妳就开始显露疲态了。

“喂喂……”在妳身后的我大声把大家叫停。“不行不行,这有个商场,休息一下啦!有点头昏。”

“怎么那么差劲啊!”在稍前一点的陈桑虽然也有点气喘吁吁地,但还是回过头来给了我一个白眼。

“噢,哈哈,没办法,身体虚啊,靡烂太久了。”我一边拿纸巾擦着微汗,一边嘻皮笑脸地说。

“怎么啦?”德力他们从前面骑了回来问。

“哎,HK喇,外强中干。踩一点车就叫累了,要休息。”赵桑指着我说。

“休息一下吧,骑好半天了,还爬长命坡,这到底还有多远啊?”我故意,嗯,也不全是故意的,喘着大气问。

“差不多一半了,再坚持一下吧。”德力好像还很精力充沛地说。以他的身形,还真看不出体力那么好,大概是被他压在身下的可怜的单车更吃力吧。

“我天!还有一半!下次还是坐车吧,要不就别叫我了。”我报怨着。妳在旁边皱着眉,看不到墨镜后的妳在看哪里,但妳好像点了点头。

我知道妳是最讨厌体力运动的,甚至上下楼梯也可免则免。这次一起出行,对妳来说应该是很辛苦的,但妳仍然在队伍的后面,皱着眉咬着牙坚持着。虽然那个时候的现在,我还没有意识到妳的体力问题,只觉得妳骑得很慢,还以为是因为少骑车所以骑得不顺,我问起的时候,妳也是这么告诉我的。但如今,我是清楚知道妳的辛苦和坚持的,在这差不多已经到一半的地方,也没有什么方法可以帮妳,除非把车放在路边打车,但那样的话,其他人就会进退失据,而且还得找时间过来把车骑回去,还至少是两架。所以,我知道妳是会一直坚持下去的。

我看着妳紧皱的眉头,骑车的吃力样子,不知有多心疼。我唯有放慢速度,跟在后面陪着妳,然后就这样先后在路边三个商场把大家叫停,争取休息了一下。

一个多小时之后,我们终于抵达了小树寺。

小树寺已经有三百多年的历史,全木结构,主要建筑有供奉丰国稻荷的木塔,如来佛祖的主殿。殿前悬铃,我们投了钱,二拜二拍一拜后,便参拜了主殿的如来佛像,佛像两边的金柱上,分别刻有“厌离秽土,欣求静谧”的大字。

出了大殿后,信步来到玉龙水手舍,虽然次序好像有点不对,但还是洗了手,没漱口,怕脏。然后经过安产观世音像,来到丰国稻荷塔。但那个传说中有助学业的神,竟然不是丰国稻和大神,而是,而是昂首立于塔前右手边的小叶坊柴天权现。

小叶坊柴天权现是何方神圣?丰国稻荷大神的宠物神犬是也。那尖耳石犬,蹲在跟普通人差不多高的石座上,望向天空,胸前还挂了块红布,确是有几分神威。至于为什么柴天权现神犬大人是学业的守护神,则说来话长……还是自己百度一下吧,如果度得到的话,呵呵……

当大家参拜完权现大人之后在四周游逛的时候,妳还停留在神犬前面,温柔地望着神犬,在供奉塔的阴影里,妳已收起墨镜,看妳凝望着神犬,好像有一些特别的情愫。


“桃太郎小姐。”我趁别人没注意,叫了妳一声,妳反了个白眼儿。“妳是不是养过狗狗?”

我这样借机问妳,好像是有点不公平,因为现在的我当然知道答案。但在当时,我也是这样问的。

“嗯,洛奇,牧羊犬,我小学的时候,由BB开始养,养了十四年,三年前离开的。”妳没有表露伤心痕迹,也没有紧皱眉头,是一种深深的怀念。

“嗯。”我也不知道应该再说什么,唯有静静地陪着妳回忆。

过了一些时候,看来妳已决定暂时把过去的留在过去。妳恭敬地站在权现的前面,双手合十,低头静默了一分钟,我也学妳一样,默默地许着愿。然后,妳拍了两拍,睁开眼睛抬起头,又凝视了一会儿神犬,转过头来看着同样拍完手但看着妳的我,向我身后的午后阳光皱着眉说:

“好啦,许完愿了,走吧。”

“妳不想知道我许什么愿吗?”我问妳。

“为什么要知道?我也不会告诉你我许什么愿啊。”妳一边说着一边戴上墨镜。

“欸,有道理。但如果妳问我我会告诉妳的。”

“如果你那么想说就说吧。”

“那我不说了。”

“噢,那走吧。”

“女士请先。”我故作潇洒,做了个手势请妳先行,妳毫不客气地走开了。

小树寺始终也只是个小寺,逛来拜去,也不过大半个小时。临走,我们还买了寺里著名的十平饼,嗯,红豆沙糯米饼,对于刚骑了一个多小时车的人来说,简直就是神之甘饴。

回去的路也是漫长的,也是先后大休三次,小息了无数次,用了一个多小时。算起上来,差不多三个小时来回,才游玩了不到一小时,这肯定是组织者的问题嘛!

差不多三点半的时候,终于回到学校附近的范围,一大帮人迫不急待地冲进了Aeon购物城,然后在一楼的一角找到了一间食店。

停自行车的时候,有一只柴犬从我身边经过,抛了个极之不屑的眼神。天,我冷汗直冒,马上立定低头闭眼合十祈祷:尊敬的神犬大人,我是有一点点取巧,用我的学业换取妳的二手烟,要不就一手,代替妳。虽说我的学业是注定没什么成就的,但吸烟也不是什么好事啊。能不能大发慈悲,来个双赢?

…………那柴犬扬长而去,丝毫不作停留,也没回头多看一眼。

我决定肯定,只有两个原因,令我向神犬大人的祈愿没能实现:第一,神犬大人偏帮妳;第二,可能毕竟是言语不通吧,所以根本就没能传达到神犬大人那里。

(待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