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以十二之名

  • 川崎穿越爱
  • 泛反反
  • 4067字
  • 2022-06-04 22:00:00

古代的刀很锋利吗?还是不用太锋利已经可以达到它们血腥的目的。每次看着电视里滴着血的利刃,背后的恩仇,都有一股热血沸腾的感觉。当然肯定不是说要以血养器的、见血封喉之类的无法无天的东西,现代文化里不以武犯禁,尊守法规的概念已经根深蒂固。只是那种还存在于人性本身对胜者为王、以实力说话的简单真实感,无论是摆在哪个时代、背景,或者是游戏、人生之中,都是有绝对让人能放弃一切去追求的吸引力的。

然而,还有那些游刃有余的庖丁们,他们手中的家伙也很锋利,甚至更锋利。因为取命的手段,并不需要削铁如泥,只需要破坏重要的器官,切开柔软的皮肉和血管已经足够。但庖丁们,却必需面对坚如磐石的骨骼,将其降服切割,才能把美食最终的形体呈现给挑剔的食客们。

而每一个人,也就是每一个食客,除了在非得为争取食物才能生存的环境之下,免强称之为食物的奴隷之外。在任何一个还能选择食物的年代和环境之中,每一个人,都应该是食物的主宰,而每一道美食,都应该为能满足人们的食欲而服务、而被制作存在,而骄傲。

那些什么我要做厨神、顶级厨神之类的垃圾节目里,根本看不到做为一个庖丁,甚至食客的尊严,更体味不到美食的真谛。只是一味地因地、因时制宜地东施效颦、哗众取宠地浪费食材。那些所谓融会了什么什么菜式、厨艺、风格、技艺的学说和评论,也只是一知半解,甚至错误理解,不知所谓、愚蠢可笑的胡乱拼凑和野蛮简陋的手法。要做好一道菜,其实就只须要精研、精研、和执着地再精研。在不断地精研之中,就自然会形成风格,产生创意和突破。作为一个庖丁,一个食客,甚至只是简单地作为一个人,除非不幸失去了味觉和信心,又怎么能尝不出一道菜品的好坏?又怎需要哪怕是神仙作为外人的指指点点?

……

……

我们站在几乎溢出通往未知感的两道大门之前,“䲴”是典型的和式门面,古旧的暗木色门楣不高,大概刚好两米,却有一扇同样暗木色两米阔的木质拉门。门楣正中间,有一个暗金色传统字体的“䲴”字浮雕纹章,“䲴”字的上面是暗金色浮雕的半月线,下边是字体稍小一些的平甲名“Hitori”浮雕围成的半圆。拉门上的自然的木纹,门框上挂着四块稍浅一些的木色暖帘,每一块都是刚好平均分布的大长方形,垂到门的一半多一些,上面都有一个暗金色圆圈圈起来的“䲴”字。感觉比普通铺子的暖帘要大很多,所以,进门的时候,一米七、八以上的人都得弯着腰撩开幅布好像才能不碰到头的感觉。古旧的木色上有着自然的木纹,丝毫不会让人怀疑其原质感。

这种木纹的原质感,引领着人们的眼神,自然而然地蔓延到了旁边的“一人”。

木纹旋转的动感,被渐变成浮世绘式的浪潮,以由深到浅的黑白主调,“涌”向了“一人”砖木结构的外墙上。每一个浪花卷起的地方,便是一扇贴满海报的窄长小窗。海报的主角,从爵士起源的不知名黑人的团体歌舞和圣歌,新奥尔良的某个角落酒馆里吹着小号的乐手,到艾灵顿公爵在纽约绵花田具乐部的一个瞬间,班尼古德曼的即兴独奏,黛夫人的奇异果实,还有查利帕克,迈尔士戴维斯的Bebop,然后是约翰柯川的色士风,各位大师们的四重奏、五重奏,进而是与灵骚、摇滚、蓝调和放克的融合,好像还有詹姆斯布朗、贝蒂戴维斯的身影,但却在步入新时代主流之前戛然而止,彷彿时间流动突然被阻止在某个闸门之外,门内,才是往夕最美好的时代。

此时,“一人”的门外,除了街道、行人和附近店子的一些日常的声响之外,几乎是静悄悄的。也不知道是隔音做的好,还是还没开门。于是,夜说祂还年青,白了一眼这么想没什么常识的人。

于是,在七点多一点儿的时候,一群还不太知道自己没有常识的人,在店铺的门前稍微欣赏缅怀了三分钟之后,便走向了“䲴”。

撩开暖帘,拉门是预期之中的顺滑,门后不知被藏在哪里的铃铛清脆地叫了一声之后,便在余音中又归入寂静。

门被拉开的瞬间,便有一股浓郁香醇炸鸡味像无形的云海涌出峡谷的那种气势一样,洗刷了一下众人的味觉和三观。

室内,与室外有着稍微不一样的感觉,光线似乎比只凭店铺各种不同灯光和被屋檐遮住了大半的街灯照明的街道更亮一些,但又比那些连锁大众式的电视剧里的炸鸡店更柔和暗淡了不少。在柔和的灯光之中,又刚好适度的音量,流送着当年流行的日文歌,好像有Zard和桑田佳祐之流。

每一张桌子,都有坐下之后刚好可以档住视线的淡黄色小屏风,细想一下,也是很窝心地隐藏了开怀嘶咬炸鸡的虎狼之相。椅子也是有靠背和扶手的简约欧式设计,在椅子下面有一个小篮子可以摆随身的物品和包包之类。如果东西较大较多的话,椅子的后背和两边,都有与设计线条融为一体的挂钩。除了温馨舒适的设计之外,店里的卫生环境也出奇的好。那种平时给人一种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就会在桌子底下的某个角落踩到食物的残渣,地上可能还有随便丢弃的用过的纸巾,桌子上可能至少有一些不那么明显的油渍,放餐具的盒子和酱料瓶牙签筒什么的会有污渍或灰尘……什么的等等等等,一概通过了我的严格质检!说真的,这简直是让食客,尤其是有些洁癖如我的这种食客大快人心、胃口大开的事情。

我们一行十三人占了两张相邻的八人桌,也是很舒适窝心的一个被小屏风隔开的小区里。侍应生更将隔着两张长桌的小屏风拆了下来,减少了隔阂。如果手机拍照的质素再高一些的话,就肯定更方便照多几张大合照。

不过,根据我和大多数人的共识,来到这间大前题就是美味的炸鸡店,主要就是为了品尝美食,尤其是在这种可以称得上是优雅整洁的食店,我一坐下就迫不急待地找到餐牌,准备大快朵颐。

「䲴」的餐牌是一张比A4纸稍小一些又比A5稍大些的对折硬厚卡纸。拿上手既不会给人感觉好像很多餐厅那种大到不知如何是好的餐牌的那种无奈,又不会小到密密麻麻让人眼花撩乱的程度。这餐牌设计简单,封面就是火鸟的纹章、地址和预约电话。打开之后左手边是不多不少十二款特色炸鸡,每款都分特点和普通。特点是两块炸鸡加小配菜和一杯特饮,普通就只是一块炸鸡,特点的价钱当然是翻倍的。翻过封底,正是已经被猜到的十二款特色饮料。所有的名字都是日文汉字、片甲名和英文翻译,有国际化的先见之明。

十二款特色炸鸡,分别是用黄道十二宫来命名。呃,这个让人对做法、调料或味道完全毫无头绪,但沉浸在进店之后一直浓郁的香气里,管它是金牛还是摩羯,都应该是不会差到哪里去的。十二款特色小吃,是奥林匹克山的十二众神之名〔注1〕,倒是有太多想像的空间,可能也是因为想像空间太多了,所以就索性在每个神名之下,也加以说明是什么小吃。最后,那十二款特色饮料,则是法国共和历的十二个月份的名称,也就是由公历每月大概二十号开始算,由十二月到十二月分别是“雪、雨、风、芽、花、木、获、热、果、酿、雾、霜”,这个倒是可以根据季节性稍微猜到一点儿饮品的冷暖之类的。当然,最直接的,还是问清楚侍应生的好。而这些十分有心思的菜式和饮品的价钱嘛,倒可能只是赚了名字的设计费,就比普通炸鸡店贵了一点点而已。

怀着兴奋和饥饿的心情,在众人还在猜着哪个宫是什么味道的时候,我先点了一个金牛炸鸡,因为真的饿得能吃下一头牛了。想了想可能不够,又点了一个本命宫的双子炸鸡。又叫了个赫拉的酸菜丝和阿特弥丝的炸芦荀,还有一杯雪月的特饮。

“哎,Hon桑,你猜这个白羊宫的是什么味道的?”坐我旁边的王桑大概也是就着自己的本命宫问道。

“羊味?哈,真没法猜,”我两手一摊地说:“碰碰运气嘛,反正肯定不会差。除了那个天蝎宫和狮子宫有个小辣椒在旁边估计是辣的之外,其它那些也没有特别说明,应该是一般人都没问题的口味吧。”

“噢,那就不管他了,就叫个白羊炸**。”王桑笑着自我肯定地自言自语地说:“再来个狄俄弥特的蔬菜拼盘和阿瑞斯的招牌辣酱,我可是无辣不欢的,哈。喝的嘛,嗯,就来个霜月吧。好,就这样。”

“其实,”坐我另一边的狄波拉说:“不如就按大家各自的星座点个炸鸡,没点到的就再额外点,每款炸鸡特点都有两块,大家可以分着吃。配菜和饮品就各自点好了,没点到的饮品,其实连炸鸡和小菜,等会儿在旁边的酒吧都有得点。好吗?”

狄波拉说完,大家略微想了想之后,都点头赞成。结果,我们十三个人竟然点到了九款炸鸡,剩下三款本来我跟其他几个饿得不行的就要点多一个,所以毫无问题地就点齐了十二款,还追加了三款。小菜则是除了宙斯的坚果拼盘之外,其它的都点齐了还得外加好多狄俄弥特的蔬菜拼盘。饮品嘛,可能大家都觉得吃炸鸡这么火气大的东西,就应该喝点冰凉的东西吧,所以大多点了“雪、雨、风、雾、霜”,只有阿诗阿杰分别点了“花”和“果”,吉尔儿点了“芽”,Masa当然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地点了“酿”。

叫来侍应生用了差不多十分钟的时间才点齐了东西之后,倒是没用十分钟,用浅口竹篮装的大小适中的炸鸡块儿,木碟和木盘装的小菜,以及各种杯子装的饮品,便被陆陆续续地端到各人面前。装炸鸡的篮子里除了一大张厚厚的吸油纸外,还有两大块鲜翠欲滴的青菜叶。而蓝子里除了两块炸鸡之外,还有一些洋葱块,三小块特制的炸脆薯和一小条酱瓜。

我的金牛宫是第一批来的炸鸡,篮子刚一放下,我便迫不急待地抓起了一块金黄色的炸鸡,大口地咬了下去。一瞬间,浓郁的芝士香味和不知名的香料味,便好像无视皮肤骨骼似地,直接冲进了脑核里。嫩脆的口感已经完美,再加上那种香味,一时间真有些忘我的境界感。在加国的时候,曾经有个素食主义的朋友说:吃肉就是在吃Dead Animals。这种故意让人噁心的说法,不单噁心了素食主义者,还侮辱了真正的肉食美食。那些不把自己身为人类而置身食物链顶层的骄傲当回事儿的虚伪主义者,或者说是悲天悯人(那自然逻辑上也就悯了自己)的自悲主义者们,是注定无法享受到这种绝世的美味炸鸡的。这一刻,我怀者要踩扁一切贬低肉食的非肉食主义者的人们的无畏心情,心底里激动得无以名状地名状着。

(待续……)

+++++

〔注1〕:为免不同版本的迷惑和给不太熟悉的朋友参考,这里的十二神的希腊和罗马名分别是:宙斯/朱比特,赫拉/朱诺,波塞顿/奈普顿,狄俄弥特/克瑞丝,雅典娜/密涅瓦,阿波罗/福玻斯,阿特弥丝/戴安娜,阿瑞斯/玛尔斯,阿芙罗黛蒂/维纳斯,赫菲斯托斯/乌尔坎,赫耳墨斯/墨丘利,迪俄尼索斯/巴克斯。至于各神职司,请自行孤狗。而各神的小菜,文中没说的,保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